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戰神一怒(下)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戰神一怒(下)

    這句話,可不是輕易說出口的,至少一般人,絕對不敢這般大放厥詞。

    那可是大道統啊,強大了這麼多年,不是沒有道理的,他們有著鎮壓一切的力量。

    而如今,季布竟然說,連大道統都不可能站在他的頭上說話,這讓人唏噓,這個強大的老人,這是要和大道統開戰嗎?

    季布的強大,古要塞的人都知道,甚至是這片星空下的人都有共識。

    但是,這個老人以往行事,都不會把事情做絕,給誰都留幾分薄面,不會做得太過分。他的凶猛,只存在于戰場上殺敵的時候。

    不過,自從這個屠王者少年出現後,季布為了保他,可不止一次發火了,剛來古要塞的時候,公然鎮壓大道統的活化石,將其斬殺,那畫面直到現在人們仍然記得。

    此刻,季布更是有種公然和大道統宣戰的感覺。

    “唉……”

    那片虛空中,傳來了一陣嘆息,那在小亭子中飲茶的老人,嘆息著搖頭,道︰“季布,念在你確實在戰場上立下了汗馬功勞,老夫實在不願意為難與你。”

    “哦?你還想要騎在我的頭上嗎?”山峰上,季布冷冷笑道,很不客氣。

    “這少年的事,你以後不要管了。”那小亭子中的老人這般說道,似是也不讓步。

    “那是不可能的。”季布說道,態度也十分決絕。

    “季布,你莫要不識抬舉!”

    突然,虛空中,有另一道聲音在大喝,那里同樣顯化處一道身影,隔著一片星空,出現了一位金袍老嫗。

    這金袍老嫗的背後,趴著三尊凶獸,這三尊凶獸,不知什麼血脈,渾身上下,凶氣繚繞。一頭具有龍形,一頭具有龜形,一頭具有人性,像是一頭暴猿。

    “嘶!”

    這金袍老嫗一出現,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在倒吸涼氣,甚至有些人想要頂禮膜拜。

    這兩人的強大都非同一般,尤其是這位金袍老嫗,名號三凶至尊,她的身份,已經不能用舉足輕重來形容了,乃是大道統的一位負責人,甚至她還培養出來過兩位古之大聖。

    大道統的那位完美女子,實際上就是這位三凶至尊的弟子。

    而那位小亭子里面飲茶的老者,實際上也是一位古之大聖的師傅。

    可見,這兩個人身份有多麼重要,都是大聖的師傅,雖然他們自身沒有進入大聖行列,但能培養出那樣的弟子,又豈是泛泛之輩?

    “季布,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退一步,大道統不會刁難與你。”那老者再次開口說道。

    “這少年的事,你不要插手,這是最後的警告。”三凶至尊人如其名,雖然是個老嫗,但卻很凶狠,直接開口呵斥。

    “呵呵呵,你們就這麼怕他?難道說真的怕孫聖有朝一日掀翻你們的道統嗎?”季布不禁笑了起來。

    “季布!你不要太過分!”三凶至尊說道︰“雖然你在這片星空下,號稱德高望重,但我等還不把你放在眼中。”

    如果說之前是警告,那麼現在,就是**裸的宣戰了,三凶至尊人如其名,以她的身份,任何人都不會放在眼中。

    “那就來吧,我就站在這里,看誰能逾越此地一步。”季布說道,這位絕代戰神一般的人,此刻鋒芒畢露,眼神光亮,射穿蒼穹。

    “好!”

    三凶至尊第一個答應,她隔著一片虛空邁步,身上可怕的秩序糾纏,而後就這麼直接出現在了這片星空中。

    “轟!”

    一股強大的凶威釋放,與她一同前來的,還有那三尊凶獸,釋放出滔天的氣勢。

    霎時間,站在這里的人心頭壓抑,在這股凶威之下,人們忍不住靈魂顫栗,腿肚子轉筋,即便是老輩高手,都有種要頂禮膜拜的沖動。

    “季布,何苦于此呢?”與此同時,另一片虛空中,那位飲茶的老人也出現了,來到了這里,沒人看到他做了什麼,像是突然出現的,神不知鬼不覺的橫跨了一片虛空。

    一時間,人們分分詫異,這可是兩位大人物,都培養出過一位大聖級別的弟子,是大道統的負責人,如今一起出現,針對孫聖,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有可靠消息傳來,大道統的七位高手,死在了這個屠王者的手中。”

    “什麼!真的假的!”

    “屠王者前段時間一走就是將近兩年,疑似去了一處重要的地方,大道統的七位高手也跟了進去,結果卻被坑殺在了里面,這個消息千真萬確,是昨日剛剛傳回要塞的。”

    這則消息,讓人們驚訝,嘩然,難怪今日大道統的兩位超級高手突然現身,要殺孫聖,原來是這件事敗露了。

    大道統的七大高手,都是極道領域,卻喪命在了屠王者的手中,大道統不做出點姿態,只怕會成為全天下人的笑柄。

    “轟隆隆!”

    兩位超級高手降臨,聲勢可怕,尤其是三凶至尊,伴隨著三頭龐大的凶獸而來,更是恐怖。

    “季布,為了一個少年,你想要身敗名裂嗎?別人稱呼你為大聖之下最強,莫非你真覺得自己有那個實力了不成?”三凶至尊冷笑道,可謂是很不客氣。

    山峰上,季布向前走出去一步,直接出現在兩位超級高手的面前。

    “不肯退步?很好,我喜歡這個決定,說實話,早就想與你過過招了。”三凶至尊冷笑道,直接強勢宣戰。

    這番言語,讓人肌膚發冷,季布這個老人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三凶至尊有實力說這種話,她培養出來過兩位大聖,自身實力,自然也是碾壓一切的。

    說實話,人們真的相信,也許她真的有和季布一戰的實力,甚至可能會將季布打敗。

    因為她足夠強!

    “哼!”

    季布冷哼一聲,站在原地未動,但是其身上,一股可怕的氣息爆發,原道力可化作原始道紋,也可無形無相,防不勝防。

    “砰!”

    一股大力直接朝著三凶至尊沖撞了過去,季布用實際行動,回復了三凶至尊狂妄的語言。

    “你太自負了。”三凶至尊冷笑,一甩袍袖,想要以絕對的姿態化解季布的攻擊。

    但是,原道力無形無相,防不勝防,三凶至尊雖然很拉風的一甩袍袖,但是並未阻擋住這股原道力。結果這股原道力直接撞在了三凶至尊的胸口上,三凶至尊像是正面挨了一拳一樣,“砰”的一聲後退出去。

    “你……”

    三凶至尊怒目而視,咬著牙,而她背後的三尊凶獸,更是齜牙咧嘴,發出低吼的聲音,蓄勢待發。

    “奉勸你們一句,回去!這是最好的選擇。”季布淡淡的說道,白衣獵獵,風采奪目。

    “好……很好!季布,今日就打破你大聖之下無敵的傳說。”三凶至尊惱怒,此刻咆哮一聲,像是一頭大凶發狂一般,朝著季布沖去。

    大戰一觸即發,沒有什麼前奏,就這麼直接開始了。

    “轟!”

    三凶至尊不得不說很強,一出手,便彰顯出狂暴的姿態,很難想象一個身材不咋地,甚至可以說是骨瘦如柴的老嫗,能展現出這般凶狂的姿態。

    三星至尊一拳擊出,蓋世凶威不可擋,像是一拳引爆了諸天星辰一樣,直奔季布的面門而來。

    季布滿頭長發飛舞,面對這蓋世一拳,他像是眼楮都未眨眼一下,同樣揚起一拳,拳頭上滿是原始道紋,一拳迎了上去。

    “轟!”

    兩股絕對的氣勢沖擊,一面凶威震九天,一面古老而原始,在這一刻針鋒相對,爆發出無量神威。

    “ 嚓 嚓!”

    在這劇烈的聲響之中,卻明顯的听到清脆的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

    “你……”三凶至尊眼神一變,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

    “哼!”

    季布冷哼一聲,拳頭一震,三凶至尊“砰”的一聲倒飛出去,一條手臂扭曲變形,骨骼盡碎。

    只此一拳,強大的三凶至尊便受到了重創,讓人驚駭。

    “你想跟我打嗎!”季布怒喝,長發倒豎,眼中滿是戰意,這是季布第一次流露出這樣的戰意,大有不死不休的姿態。

    下一刻,季布沖了上去,如絕代戰神出行,行走間,天地轟鳴,像是戰鼓一般擂動。

    季布沖到了三凶至尊的面前,二話不說,再次一拳轟落下來,原始道紋驚天動地,像是碾壓天地的一拳。

    三凶至尊咬牙,雙手交織,雖然其中一只手斷了,但依然鼓動出可怕的禁忌大神通,將她籠罩在內,形成了一種完美的防御圈。

    “轟!”

    “喀嚓!”

    季布一拳壓落下來,三凶至尊的防御圈,幾乎是在一瞬間被擊破,就像是一面玻璃突然遭遇到了一口重錘的砸擊一樣,沒有任何防御的可能,宣告崩潰。

    “噗!”

    三凶至尊的胸膛一下子被擊穿,一只拳頭將三凶至尊從虛空中釘下來,狠狠地砸在了大地上,將大地震成了齏粉。

    一時間,喧嘩聲四起,三凶至尊,可是當之無愧的超級高手,結果一個照面,就被季布以強大的姿態壓制,一拳釘殺在地上。

    這要是一般人,肯定當場就肉身炸開了,就算是極道領域也如此,恐怕一拳就會被轟的尸骨無存了。

    這也是三凶至尊強大的原因,不然可能被這一拳擊的四分五裂。

    “你很強嗎?”季布說道,拔出自己的拳頭,而後朝著三凶至尊的面門就轟了上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