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聖嬰降臨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聖嬰降臨

    “季布!!算你狠!!”三凶至尊披頭散發,被剛才的拳力給震到了,僅僅是拳風,便撕裂了她的防御,狼狽不堪。www。ウwxs。com

    但是此刻,她也拼盡最後的力量撕殺,因為她知道,季布對她殺心決絕,不可能會放過他。

    這個老人想要殺一儆百,故意這麼下狠手的,似是要警告其他人。而她,倒霉的今天撞到了這個晦氣,成為了季布下手的目標。

    兩人激烈的交手,但是,強大的三凶至尊,只堅持了區區不到十個回合,便被季布打碎了雙手雙腳,被活生生擒住了。

    “砰!”

    季布一伸手,從後面擒住了三凶至尊的後腦勺,凌空提了起來,原道力鎮壓她的奇經八脈,讓她根本動彈不得,任何手段也施展不出來。

    “季布,不要……”被打傷的那名老者驚嚇,此刻嘴角抽搐。

    而周圍的人,也都是看傻眼,堂堂大道統的負責人,培養過兩位大聖的強者,結果在季布面前,毫無還手之力,像是大人教訓小孩子一樣,被**裸的打壓。

    這個老人,真是當之無愧“大聖之下最強”的稱號,同樣都是極道領域巔峰,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

    大聖不出,誰還能是他的對手?

    “季……季布……原來你,踏出過那一步,為何又退了回來!!”三凶至尊像是猜到了什麼,此刻這般說道。

    “以你的見識,我很難跟你解釋。”季布漫不經心的說道。

    三凶至尊吐血,高高在上的她,著實被嚇壞了,更被教訓慘了,此刻一邊吐血一邊說道︰“你不能殺我……殺了我,你可知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自以為是,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嗎?”季布冷笑道,提著三凶至尊的頭顱,道︰“自以為身份高貴,其實什麼都不是,就算我殺一百個你這樣的人,你們大道統的大聖,也未必敢對我下手。”

    此言一出,眾人不禁驚駭,什麼意思?難道說季布有什麼特別的身份嗎?

    眾人只知道,這個老人活的歲月足夠久遠,在戰場上立下了汗馬功勞,實力強悍,誰都要給他面子,連活化石們,都對他很恭敬。

    因為這取決于季布為這片星空做出的貢獻,和他過人的戰力。

    此刻季布說出這番話,這不禁讓人猜測,難道說他還有別的身份?這不禁讓人想到了一則說法,有人在說,季布是史上第一位王,不過沒有雪藏,也可能是雪藏過程中出了問題,所以提前甦醒了。

    由此可以聯想,說不定季布真的有不為人知的身份。

    而這個身份,不是平常人知道的,只有一些大人物知曉。

    “啊!不!季布!!”三凶至尊慘叫,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頭顱在季布的手掌中,逐漸的裂開。

    “季布,你真要殺她?”另外一位老者也惶恐。

    “今天不殺個人,恐怕一些宵小會更不識抬舉。”季布說道,手掌用力,三凶至尊的頭顱逐漸裂開,里面飛出元神之光。

    那是三凶至尊的元神在粉碎,從裂開的頭顱當中飛出來。

    “不!!”

    三凶至尊大吼,七竅流血,但最終,沒人可以救她,另外一位老者根本不敢上前,因為他知道,現在出手,是犯了季布的忌諱,說不定還會拿他開刀。

    此刻,三凶至尊的心中追悔莫及,但這都是她自找的,是她太自信了,以為培養出了兩位大聖,自己也不可戰勝。

    結果在季布面前,像小孩子挨打一樣,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三凶至尊伸手抓向遠處,似是想要求救,但下一刻,“噗”的一聲,她的頭顱爆碎,元神散盡,一命嗚呼。

    一位超級高手,就這麼死了,這是一位大道統的負責人,培養了兩位大聖,可以說是功不可沒。

    但最後,就這麼被人徒手捏死了,實在是天大的諷刺。

    眾人鴉雀無聲,沒有人覺得季布過分,只是被他的強大實力所震懾。同樣都是極道領域巔峰,差距實在太大了,甚至此刻,要是有人說季布是一位大聖,也有人相信。

    “太強了,真是不敗的神話啊。”

    “大聖之下,無人是其對手,莫非季布前輩踏入了半步大聖的領域。”

    有人做出了這般猜測,覺得非常有可能,不然季布強大,簡直沒有天理。

    但是,在場的幾位老者卻搖頭,道︰“季布並未踏入半步大聖的領域,不過如果他想,只怕隨時都可以的。”

    “季布前輩活了這麼久,修為一直停留在極道領域巔峰,沒有道理啊?”有人覺得不對勁兒。

    這樣強大的人,其一生的修為,不可能在極道領域止步。

    “他一直在斬自己的修為……”這時,在場的一位活化石語出驚人的說道“季布前輩,一直在斬自己的修為,只要修為逾越極道領域巔峰,他就會自己斬掉,不讓自己踏出那一步!”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詫異,這也太離譜了,每個人都想讓自己強大,突破更高的境界。但季布,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自斬修為,讓自己停留在極道領域。

    也就是說,如果季布想的話,恐怕早些年,甚至是在遙遠的年代,他就能證就大聖道果了。

    只是這般一次又一次的自斬,到底為何?

    三凶至尊的尸體被扔出去,落到了那名老者的面前,季布淡淡的開口︰“帶回去吧,你知道該怎麼說。”

    老者臉色蒼白,他的身份同樣高貴,但此刻卻在季布面前抬不起頭來。

    最終,這名老者帶上三凶至尊的尸體,身形一動,從原地消失,直接離開了。

    來時,他和三凶至尊可以說都狂傲到了極點,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態,目空一切,結果卻遭遇了最慘烈的打臉,最後只能灰溜溜的離開,一句話都沒有留下。

    眾人唏噓,相信此一戰,那些想要暗中找麻煩的人都消停了。

    三凶至尊的慘死,給某些人敲響了警鐘。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

    “啪啪啪啪~~~”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聲音傳來,緊跟著是一陣巴掌互拍的聲音。

    誰也沒有注意,虛空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青年,一個光芒奪目,像是集合了天地間所有光輝的青年。

    這青年,身著金色戰衣,而且生有一頭金色的長發,長發舞動,如綢緞一般有光澤。這是一位英俊到極點的青年,很難想象一個男人可以俊俏到這種程度,在其身後,還背負著一道遠古圖騰,像是跨越了時空而來的年輕戰神一樣。

    他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是一驚,因為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即便是在場的一些活化石,都沒注意到這個年輕人什麼時候接近的。

    “聖嬰!”

    其中一位活化石驚呼,他見過這個年輕人,知道他的身份很來歷,此刻忍不住驚呼出聲。

    眾人詫異,這就是那位“傳說級”的古王,人稱聖嬰。

    一個從出生開始,就具有傳奇色彩的年輕人,來自古老年代的一位古王。

    自從他來到古要塞之後,少有人見過他的真正面貌,只有幾個德高望重的活化石見到過。這一次,是聖嬰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拋頭露面。

    “就是他嗎?他就是聖嬰,好個光芒奪目的青年。”

    “傳說此人降生之時,大道都顯化出來,表示臣服,著實不簡單,這樣的人……到底有著什麼來歷?”

    “幾日前,聖嬰道法顯化,驚天動地,是個嬰兒的形象,不過這才是他的本來面目。”

    “好英俊的男子,這世上竟然有如此俊美的男人。”

    有人驚呼,有人露出了花痴的表情,這難怪,以聖嬰這般英姿面貌,還有這絕世風采,要說沒有女孩子為之著迷,那才不正常呢。

    他的出現,讓全場所有人喧嘩,議論,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位身著金色戰衣的年輕男子給吸引了過去。

    “啪啪啪!”

    聖嬰拍著巴掌,站在那里,風姿奪目,仿佛他一出現,把所有人的光芒都給奪去了。

    季布看著他,沒有說話,也沒驚訝,因為他們已經見過了。

    “果然好風采,這般實力,如果生在同一個年月,或許連我都要感覺到壓力。”聖嬰說道,笑眯眯的,仿佛沒有威嚴,但卻沒人敢小覷。

    “來此所為何事?”季布開口了,盯著聖嬰說道。

    “只是好奇你的戰力而已,如今一見,讓我十分意外。”聖嬰說道。

    平日里,任何人和季布說話,都得加上“前輩”兩個字,因為身份在那擺著呢。

    但聖嬰卻毫不忌諱,仿佛面前的老人,並不值得他尊重,亦或者說,他把自己擺在了和季布相同的位置。

    “如今見到了,作何感想?”季布背負著雙手,面無表情的說道。

    “呵呵呵呵~~”聖嬰笑道︰“不得不說,人世間的歷練,是鍛造強者最好的熔爐,難怪你選擇在人世間歷練,放棄了雪藏的機會,第一王。”

    聞言,人群中引起了一番議論,本來人們都說季布是史上第一位王,還有一些人不相信,畢竟季布沒有親自站出來承認過。

    但現在,這句話出自這樣一位“傳說級”古王的口中,人們確信了,季布真有這麼一個身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