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50章 接我一招

第1650章 接我一招

    “第一王……呵呵呵呵,久遠以前的事情了。”季布淡淡的說道,而後別有深意的看了聖嬰一眼,道︰“你來此,不單單是想要看我的實力吧。”

    “呵呵呵~~”聖嬰依然笑眯眯的,但其眼中的光輝,卻變得格外耀眼︰“我想,你是知道我是為何而來的。”

    “準備摸清楚我的實力,應付‘諸王論戰’是嗎?放心,這次戰役,我是不會參加的。”季布說道。

    他知道聖嬰為什麼而來,說實話,如果季布參與這場戰役,就算是那三大“傳說級”的古王,都要視為最大的威脅。

    季布在人世間磨煉的太夠強大了,他若是參與到其中,注定是個最大的變數。

    “你真的甘願放棄這次機會?”聖嬰問道,臉色略有舒緩。

    “我不參加,並不代表放棄,有人會代替我參戰。”季布這般說道。

    “哦?”聞言,聖嬰楞了一下,而後望向了遠處的那座煉兵場,道︰“就是他嗎?屠王者,那個被你選中的年輕人?”

    “不錯!”季布點點頭。

    “他?呵呵呵呵,你覺得他夠資格嗎?”聖嬰不禁笑了起來,那笑容雖然隨和,但卻充滿了諷刺的味道︰“能屠王,我承認他有些本事,不過即便他代你出戰,又能如何?終究是個過場而已。”

    “誰知道呢,也許能成功也不好說。”季布則是說道,模稜兩可。

    聖嬰目光深邃,看向了煉兵場的深處,道︰“這個年輕人,對我也有用,所以希望你割愛,再尋一個人代替你吧。”

    什麼!

    聞言,眾人皆是一驚,聖嬰看中了屠王者了?這是唱的哪一出啊,不久前聖嬰降下“斬殺令”要殺掉屠王者,現在又說屠王者對他有用,一時間讓人摸不著頭腦。

    只有一部分冷靜的人知道,或許聖嬰看重的,並不是屠王者本人。

    “你看中他?是他的經書吧。”季布冷笑起來,一語道破。

    “恩。”聖嬰倒是沒有賣關子,直接承認了,道︰“這個年輕人,將會為吾等送上一份大禮,這份大禮,自然是那部經書,不光我看重,其他的幾位古王也看中了。”

    季布沒有說話,但是其身上,已經散發出來了可怕的氣息。

    聖嬰笑了笑,繼續說道︰“本來我想直接把這個年輕人帶走的,但如今看到你在人世間歷練出來的實力,確實,現在的我,還不一定有把握從你手底下把人帶走。”

    “不是不一定,是你一定帶不走…”季布冷笑起來。

    “當然,讓我放棄是不可能的,不如我們來賭一次。”聖嬰笑眯眯的說道︰“壓制在同等境界,若我擋下你三招,人我帶走,你另尋其他的替代品吧。”

    這話一說出來,讓人驚悚,這位“傳說級”的古王果然自信,剛才見識到了季布那樣的實力,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仔細一想,壓制在同等境界,擋下季布三招,並不是沒有可能。

    要知道,這可是“傳說級”的古王啊,本身實力強大不俗,踏入了極道領域,也就是說,他們的境界,差距並不會太遠,擋下季布三招,並不是沒有可能。

    “我已經做出了讓步了。”聖嬰依然在笑,但這笑容,卻帶著一種毋庸置疑,誰也不能反抗他的決定。

    季布臉色冷了下來,他能感覺的出來,對方來者不善,即使從頭到尾這個年輕人都在笑,但他的態度,十分堅決,甚至有種挑釁。

    “你不會連這點自信都沒有吧。”聖嬰再次說道,依然在笑,但氣勢卻咄咄逼人。

    “哈哈哈哈哈!你這話說的未免太滿了。”

    突然,就在這時,煉兵場的方向,傳來了一聲朗笑,緊跟著,煉兵場內,光芒散開,那撐住天地的金光和銀光全部收斂,一位風姿灑脫的少年從里面邁步走了出來。

    是孫聖!

    孫聖出來了,他看上去像是沒有任何變化,同樣是一襲白衣,飄逸出塵,濃密的黑色長發斜飛,從煉兵場的深處走了出來。

    “刷刷刷!”

    身形幾個閃爍,孫聖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立在當場。

    季布朝著孫聖看了一眼,而後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抹笑意,因為他看得出來,孫聖成功了,與兩大古仙器徹底的融合,這幾天總算是沒有白忙活。

    “有勞前輩了。”孫聖朝著季布行了一禮。

    最後,孫聖朝著聖嬰望去,這個光芒奪目,英俊的不像話的青年,對方一身金色戰衣,說不出的神聖,尤其是背後的遠古圖騰,蘊含著一種神秘的力量。

    “听說你找我?”孫聖開口說道。

    聖嬰沒有說話,面色平靜,望著孫聖,雖然神態平和,但其眼神,卻說明了一切,看向孫聖時,有一種淡漠的神情,仿佛絲毫不把他放在眼中,孫聖在他面前,就像是個無關緊要的人。

    所有人都感覺的出來,聖嬰很驕傲,那種傲,是天生的,猶如天神俯視凡夫俗子,充滿了一種憐憫和不屑,又猶如俯瞰螻蟻,像是自己動動手指,就能將其碾死。

    “哎呀,我認得你。”孫聖看透了這種眼神,故意指著聖嬰大叫起來︰“那天在道場外,我教訓了一個淘氣的熊孩子,就是打屁股的那個,跟你好像哦,雖然長大了,但眉毛眼還是有幾分相似的。”

    “……”

    霎時間,全場沒了聲音,所有人都是一陣沉默,甚至臉色 黑。我靠,不帶這樣的,罵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而孫聖這句話,可以說是兩者全都帶進去了。

    果然,聖嬰的臉上第一次有了變化,眉頭一皺,眼神也沉了下來。

    孫聖則是懶得理會這些,盯著聖嬰,說道︰“好了,不討論這些了,你剛才說,只要你接下季布前輩三招,就要把我帶走,是嗎?”

    “沒錯。”聖嬰點點頭,再次恢復了剛才的神態,仿佛目空一切一樣,雖然神態平和,卻不把一切放在眼中。

    “不用這麼麻煩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孫聖則是冷笑一聲說道。

    “你待如何?”聖嬰眯起了眼楮。

    孫聖神秘一笑,抬手點指聖嬰,道︰“你站在那別動,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招,我就任你處置。”

    “……”

    現場再次陷入了一片沉默,緊跟著“嘩”的一聲,暴起了沖天的喧嘩之聲。

    孫聖這句話,可以說比剛才的聖嬰還要狂妄,還要自大。

    一招!

    他竟然說只要聖嬰接下他一招,他便任其處置,這話說的也太大了,他就這麼自信嗎?覺得自己現在就可以和“傳說級”的古王抗衡?

    就連季布,都十分意外的看著孫聖,顯然連他都不覺得孫聖可以做到這一步。

    “瘋了,這家伙肯定瘋了,他以為他是誰,現在就要和‘傳說級’古王抗衡?”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聖嬰之前的三招之約,已經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現在屠王者更是驚世駭俗,竟然承諾出了一招!”

    “他是故意的吧,想用這種方式來羞辱聖嬰不成?”

    “不可能,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我看屠王者才是把話說得太滿的那個人。”

    人群議論開來,這在所有人看來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季布都在皺眉,可見孫聖許出去的承諾是多麼不靠譜。

    但是季布沒有說話,他認識孫聖以來,雖然有時候這個少年會做出一些出格的舉動,但卻不會盲目的自信。

    他現在融合了定山神珍和定海神珍,實力究竟提升了多少,其實季布也不知道,只有孫聖自己心里明白。

    聖嬰盯著孫聖,沉默不語,但眼神卻越發冰冷起來,因為他覺得這是孫聖在刻意挑釁他。

    “不說話?是不行?還是不敢?”孫聖說道︰“不如這樣,一招之內,如果你不吐血,就算我輸。”

    人群炸開了鍋,真是一句比一句狂妄啊,能嚇死人!之前那句話,他們已經覺得無法接受了,這次孫聖更過分,竟然揚言要把這位“傳說級”的古王給打吐血,他是認真的嗎?

    “呵呵呵呵,這就是你的計謀,刻意這麼說,想讓我輕敵是嗎?”聖嬰說話了,帶著諷刺之色。

    “敢不敢應戰?”孫聖直截了當。

    “盲目的自信,必然會付出慘痛的代價。”聖嬰聲音冰冷起來,顯然心里很不爽。

    估計自他出道以來,第一次對上孫聖這樣的人。

    “你算什麼東西,讓聖嬰與你做賭注?”就在這時,遠空中,飛來一道金光,很快的出現在這里,金光散去,來人同樣是一個年輕人,而且是一位少年姿態的面貌。

    這是一個同樣披著金色戰衣的少年,不過他身著的是金色甲冑,光芒璀璨,如黃金鑽石一般,而且在其身後,生有一對金色的蝠翼,上面勾畫著古老的花紋。

    金蝠古王!

    這同樣是一位古王,不過不同于聖嬰,這位古王的實力,也就和麒麟王旗鼓相當而已,在天道領域巔峰,但卻隨時有可能邁入極道領域。

    估計只要再蛻變一次,就能踏入極道領域了,那個時候,他甚至可以和“傳說級”並駕齊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