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51章 打吐血

第1651章 打吐血

    來到古要塞的兩位古王,已經全都現身了。

    金蝠古王也很強大,少年姿態,也算是清秀,只不過他的皮膚呈現出淡金色,耳朵是尖尖的,一雙眼眸分外的陰冷,充滿了死亡氣息。

    這位古王,本體是太古金蝠,一種特別的生靈,以吸食別人的神通而食,所有的神通,對他都不起作用,神通對金蝠古王來說,猶如一頓豐盛的大餐一樣。

    甚至可以這麼說……

    金蝠古王,是一位萬法不侵的存在,神通對它沒有作用。

    金蝠古王立在虛空中,背後的金色蝠翼煽動,蕩漾出可怕的漣漪,一雙冰冷的眼楮盯著孫聖。

    “你是什麼東西,閃一邊去,我對你沒興趣。”孫聖朝著金蝠古王看了一眼,其修為一目了然,不禁輕蔑的看了一眼。

    “恩?”金蝠古王眼神冰冷,殺意十分明顯,完全不像聖嬰那麼隱藏,直截了當︰“狂妄的人我見過不少,不過都是一群盲目自大,沒腦子的家伙而已。”

    “我討厭老鼠,更討厭長翅膀的老鼠,獸不獸,鳥不鳥,什麼玩意兒!”孫聖說道。

    “你……你說什麼?!”金蝠古王氣息一下子冰冷起來,殺意瞬間傾瀉出來。

    而眾人則是汗顏,暗道這可真是一位祖宗啊,就沒有他不怕的嗎?金蝠古王,那也是一位古王,雖然實力不如聖嬰,但也絕對是可怕的存在。

    金蝠古王身上氣息可怕,向前邁步,每一步走出,都有金色的漣漪擴散出來。

    這金色漣漪所過之處,看似平淡無奇,但只要被觸及到,就會被削弱能力,感覺呼吸都不順暢了。

    “金蝠古王,你打算與我搶嗎?”突然,聖嬰開口說話。

    這句話,頓時讓金蝠古王止步,臉上變顏變色。

    眾人都是一愣,馬上反應了過來,金蝠古王一來就和屠王者針鋒相對,言語沖撞,像是故意在挑釁一樣,不難猜出他的目的。

    孫聖身上的那部經書,讓所有的王和古王都覬覦,金蝠古來一上來就挑釁,顯然是想要在聖嬰前面出手,先發制人,得到那部經書。

    不過,聖嬰也不是吃素的,一眼就看出了金蝠古王的目的,冷冷的說道。

    金蝠古王咬牙,最後只能後退了一步,他現如今還不敢和聖嬰正面沖突。

    這時候,聖嬰說話了,盯著孫聖,道︰“這是個很有意思的條約,我接受。”

    “那就請吧。”孫聖說道,干脆利落。

    他騰空而起,來到了上空,緊跟著,聖嬰也升空而起,金色戰衣獵獵作響,如綢緞一般的金色長發無風自動,散發著光澤,最關鍵的是他背後的遠古圖騰,散發出一種古老滄桑的氣息。

    眾人一下子緊張起來,沒想到聖嬰真的答應了屠王者的條件。

    但是,那個條件太苛刻了,一招將聖嬰擊退,甚至屠王者還大言不慚的說,要把聖嬰擊傷,這在很多人看來,不亞于一個孩童對一個壯漢說,我要打到你流鼻血。

    眾人都在緊張關注,連季布,都眯起了眼楮,說實話,他也不知道孫聖融合了兩口古仙器之後,實力究竟提升了多少。

    虛空中,聖嬰身上,光芒奪目,而這個時候,他在壓制自己的修為,從極道領域,退到了天道領域。

    這樣的人物,都很驕傲,自信無敵,他們不屑于佔便宜,要在同級別,給自己的對手嚴苛的打擊。

    “不要讓我失望,若你一招連近我身都不能,我會連‘諸王論戰’的資格都將你剝奪。”聖嬰說道,神采奪目,像是天生的聖靈一般,耀眼燦爛。

    “那就來試試看吧!”孫聖喝道,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他準備出手了,沒有什麼多余的話,此刻他的手臂瞬間涌動出燦爛的光輝,但是,所有的氣息收斂,集中在這條手臂上,沒有外放。

    故此,眾人無法從氣息上判定這一擊的強大,只看到孫聖的一條手臂,光芒變幻莫測。

    首先,是聖體法的光芒,在手臂上糾纏。緊跟著,原始道紋出現,那是原道力。到最後,這條手臂綻放出一種銀光,錚錚作響,像是神兵嗡鳴。

    “喝啊!”

    下一刻,孫聖出手了,沒有太長的醞釀時間,抬起手臂就是一擊,讓人感覺十分倉促,像是隨意打出的一擊一樣。

    這樣的手段,真的可以把聖嬰擊退嗎?

    “轟!”

    孫聖一拳向前轟殺了過來,他的手臂上,一共十幾顆穴道,全都噴出了耀眼的光柱,一顆拳頭,啥時間變得銀光璀璨,充滿了聖潔的氣息。

    “恩?”

    外人感覺不到這一拳的氣息,但聖嬰卻忍不住眉頭一皺,因為他首當其沖,這一拳所有的氣息,全都鎖定住了他一個人。

    當即,聖嬰雙手結印,牽動強大的道法,霎時間,普天之下,所有的光芒像是都集中過來了一樣。

    最後,聖嬰一掌向前彈了出去,姿態狂傲,像是一只手就能執掌乾坤一般,同樣以單手接下孫聖的攻擊。

    不過,此刻在聖嬰的手臂上,有古老的神出現,這些神的影子,活靈活現,有飛升的仙人,有坐落在太古年代的大神,還有縱橫萬古的聖靈,像是再現出了一個輝煌的修行年代一樣。

    人們驚訝,聖嬰竟然一只手演化出了一個大世界的縮影。

    這個大世界,很有可能是聖嬰所處的那個年代,此刻被他演化出來,以一方大世界的縮影,來抵擋對方的攻擊,這種手段,讓人嘖嘖稱奇,即便是老輩人物都忍不住眼前一亮。

    “轟隆!”

    兩股力量凶猛的踫撞在了一起,但是,這股力量並未擴散,只存在于孫聖和聖嬰所立足的那片空間。

    一個恐怖的黑洞當場炸了出來,孫聖和聖嬰置身在其中,那銀光璀璨的拳頭,對上了一方大世界,兩股力量在相互沖擊。

    “砰砰砰砰……”

    無數可怕的神光在那里炸開,比煙花都要絢爛,那一方世界的縮影中,古老神和仙人的影子撞向了銀色拳頭,在抵消上面的攻擊。

    最終,那銀白色的拳頭光芒暗淡,被一方大世界給禁錮在了虛空中。

    這一拳,被聖嬰擋下來了,單手演化處一方世界,就這樣禁錮了孫聖可怕的拳力。

    看到這一幕,眾人忍不住唏噓,還是不行啊,屠王者也太自大了,聖嬰是什麼人,傳說級的古王啊,即便他壓制了修為,但很多素質都改變不了,怎麼可能一拳將其擊退呢?更不要說一拳打傷了,實在是痴人說夢。

    “結束了……”眾人說道。

    這一場對決,來得快,去的也快。

    “看來你太自信了。”虛空中,聖嬰從容不迫的笑道,神采飛揚,金色的長發比綢緞都要有光彩。

    那顆銀色的拳頭,被禁錮在了一方世界中,光芒越來越暗淡。

    “還沒結束呢!”這時候,孫聖冷笑,那顆被禁錮的拳頭,突然再現出神光,整條手臂上所有的穴道,此刻都在噴薄神光。

    “轟隆!”

    下一刻,這一顆拳頭,撼動了那片大世界,緊跟著,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那大世界中的神、仙人和聖靈的影子全都崩潰了,被這顆拳頭上的力量震碎。

    “給我破!”

    孫聖大喝一聲,拳頭光彩奪目,“轟”的一聲,這一方大世界崩潰,粉碎,像是紙糊的一樣被撕裂了。

    那顆銀色拳頭勢如破竹一般轟了上去,直奔聖嬰的胸口,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嚇了一跳,即便是聖嬰也臉色一變,迅速的鼓動神光,護住了自己的身體。

    “轟!”

    銀色的拳頭一擊即中,轟在了聖嬰的胸口上,聖嬰悶哼一聲,腳步踉蹌,後退了出去,一股強大的沖擊里在沖撞著他,讓聖嬰全力抵擋。

    但最後,他依然沒抵擋住,身體“砰”的一聲向後倒飛,足足飛出去了上百米遠,最後才穩住身形。

    什麼!

    眾人大驚,這一幕來的太突然,任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聖嬰何其風采,但此刻,卻被一拳擊退,而且飛出去了上百米。

    此刻他猛地仰起頭,臉色潮紅,平淡的眼神,變得復雜,有驚訝、有惱怒、有羞辱,各般情愫,怒視著百米開外的少年。

    “呵呵呵,別堅持了。”孫聖收回了自己的拳頭,淡淡的笑道。

    聖嬰臉色潮紅,嘴唇緊繃著,但是,在其嘴角處,依然有一縷神聖的金色血液流淌下來。

    “這……”

    “我擦……瞎了我的眼!”

    人們不能平靜了,聖嬰真的流血了,屠王者說到做到,不久前曾放出話,要一擊讓聖嬰流血,當時所有人都不相信,以為他是故意這麼說,想要擾亂聖嬰的心緒。

    但現在,他真的做到了,不但一拳擊退了聖嬰,而且靈氣吐血,將其打傷。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打傷了聖嬰!”

    “一擊,擊退了聖嬰,另其流血,那可是‘傳說級’的古王,讓他流血,實在太難了,就算是活化石們走未必做得到。”

    “是因為聖嬰輕敵了嗎?他壓制了修為,若是他全力抗衡,未必會落到這一步。”

    “這個很不好說,聖嬰即便壓制了修為,但其本身素質,還是要超越屠王者,這樣都能被擊傷,只能說屠王者剛才那一拳很不簡單。”

    “那一拳,我們也看不出門道,這就是融合了古仙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