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52章 斗神台

第1652章 斗神台

    此刻,孫聖看著自己的拳頭,他知道聖嬰挨了自己這一拳並不好受。

    融合了古仙器之後,孫聖的攻擊力比他自己預想的都要高出一截。那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分別融入到了孫聖的兩條手臂,剛才那一拳如果轟在其他的天道領域修士身上,一拳足以抹殺了。

    此刻,聖嬰臉色冰冷,再無剛才平和的神態,他盯著孫聖,眼中閃過一抹激昂的戰意。

    不遠處,金蝠古王也是一陣心驚,沒想到這個少年真的做到了,不但打退了聖嬰,而且另其流血,剛才那一拳,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沒有人知道那一拳有多強,因為孫聖收斂的很好,恐怕只有聖嬰才知曉那一拳的威力。

    “你……竟然讓我流血。”聖嬰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淡淡的開口。

    “比我想象中輕松許多。”孫聖道。

    聖嬰眯著眼楮,道︰“你成功的讓我起了興趣,不知道放手一戰,你能做到什麼程度。”

    顯然,聖嬰不甘就此罷休,還要繼續戰,這次流血,讓他很不甘心。

    可想而知,像聖嬰這麼驕傲的人,孫聖另其流血,他絕不會善罷甘休的,今日畢將要找回一些面子,不然他這個“傳說級”,只怕會被其他的古王恥笑。

    “天道領域一戰,我並不懼!”孫聖說道,知道今日難免一戰。

    而其他人則是驚駭,緊跟著心中激動,兩人要放手一戰?這一下有的看了。眾人都知道,剛才那一擊,屠王者成功激怒了聖嬰,這一戰在所難免,聖嬰如果就這樣退走了,對他的威望有很大的影響。

    “慢著。”這時,季布突然站出來說道。

    “哦?難道你要阻止?對他沒有信心嗎?”聖嬰朝著季布看了一眼說道。

    雖然剛才那一擊,讓聖嬰流血,但他依然不減驕傲,神態之中,依然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季布說道︰“既然要天道領域一戰,那就去斗神台吧,公平公正。”

    斗神台,是古要塞的一座古擂台,在那上面對決,可以讓雙方都維持在同一級別,這樣的壓制,不僅僅是壓制修為,還要壓制身體各方面的素質,是絕對的公平不公正的。

    這樣的擂台,在每一座要塞中都有,這座古要塞,自然也不例外。

    “無所謂。”聖嬰說道。

    孫聖也點了點頭。

    “走吧。”季布說道,一跺腳,原始道紋匯聚成一條大道,瞬間貫穿虛空。

    這一手,鎮住了不少人,很多人極道領域巔峰的至強者,也不能說跺跺腳就能凝聚出這樣的一條路,但季布卻做得理所應當。

    季布帶著孫聖和聖嬰一起走了上去,遁向了遠處的虛空。

    不過這條路並未就此消失,很多人都跟著踏上去了,要去觀戰。

    而且,消息迅速的傳開了,屠王者和“傳說級”的古王要在斗神台同境界一戰,這個噱頭足夠大,足以把一些重要的大人物都給吸引過來。

    斗神台,古老的存在,據說這座擂台,存在的年月和大道統一樣的久遠。

    一般情況下不會輕易開戰,只有重要的戰斗,才會來解封斗神台,而且需要身份足夠高的人聯手才能解開斗神台的封印。

    季布來到這里之後,立刻邀集了兩位活化石,赫然是陸猊和黃一仙,三人一起出手,解開了斗神台的封印。

    “轟隆隆!”

    一片虛空當中,這座古老的擂台出現了,竟然是一座血色擂台,不知道是什麼材料鑄造而成的,仿佛時時刻刻都在滴血一樣,讓人看得觸目驚心,同時感受到了一種嚴肅的殺伐之氣。

    很多人都趕來了,這個消息送出去的非常快,驚動了不少人,一些大人物都來了,陸陸續續的有活化石級別的人物登場,甚至,連大道統那邊,都來了不少人。【愛書屋】

    可以想象,這一戰有多麼吸引人,“傳說級”的古王出手,所有人都要來看一看。

    很快的,這座古要塞的其他王也來了,十二位王,全都到齊,再加上那位金蝠古王。

    “孫聖和聖嬰要開打?我的媽呀,我們竟然才接到消息。”鱷央、魔太君、星辰王三人最先趕到,一個個臉色激動。

    緊接著,麒麟王來了,這同樣是一位古王,而且實力絲毫不在金蝠古王之下。尤其是前段時間麒麟王閉關,出關之後,已經在天道領域巔峰,隨時都有可能踏入極道領域。

    “他們已經動過手了,剛才孫聖一擊就把聖嬰打吐血了。”四法青雲早就來了,從季布勇搓三凶至尊的時候他就在,此刻熱切的像其他幾位王介紹情況。

    “真的假的,屠王者傷到了聖嬰?”萬靈王來了,表示不相信,這個傲嬌的小蘿莉這段時間同樣進步了不少。

    神劍王秦欣、死靈王、清月王也紛紛到來,唐媚和劍璇璣接到消息後,也趕了過來,擔心無比,因為這一次,孫聖是要和“傳說級”的古王戰斗。

    雖然是同級別一戰,但面對聖嬰這樣棘手的對手,也很難保證會有什麼結局。

    血色擂台橫亙在虛空中,孫聖和聖嬰全都登上了這座擂台。

    古老的擂台上,有法則彌漫出來,將他們的等級穩定在了同一級別。

    聖嬰受到了壓制,不單單是修為上,他身體的某些素質也受到了壓制。

    不過聖嬰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神色變化,坦然自若,目光平靜,但卻高貴不可侵犯,金色戰衣神聖無暇,他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了。

    雖然剛才孫聖一擊讓聖嬰流血,但並未真的重創于他,這樣的傷勢,對他來說,很快的就被治愈了。

    “你們可以開始了。”季布淡淡的說道。

    “好!”

    聖嬰向前踏步,十分干脆,“轟”的一聲,身上神光絢爛,顯然,他迫不及待了,孫聖剛才的舉動,實際上聖嬰已經動怒了,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現在,他只有鎮壓這個少年,而且是以絕對的姿態將其鎮壓,方能洗刷自己的恥辱。

    “錚!”

    在聖嬰的手中,出現了一口金色戰劍,那是他至強的道法顯化出來的,並非真正的兵器,和孫聖的聖體之劍如出一轍。

    此刻,聖嬰一劍在手,所向披靡,凜冽的劍光,能撕碎諸天,即便是這片天地的大乾坤都抵擋不住。

    眾人唏噓,看來聖嬰真的怒了,一句多余的話都沒有多說,直接就下手了,完全不像表面上那麼從容,他要以自己最強的姿態,戰勝面前的少年,向世人證明他的實力。

    而此刻,孫聖也大踏步向前,他的一條手臂,銀光錚錚,手臂上十幾顆穴道,全都噴薄出來光柱,而後筆直的一拳向前轟殺了過去。

    “鏗鏘”

    一拳一劍踫撞,但卻撞擊出了金屬交擊的聲音,打出了一片火星,每一顆火星,都像是能炸碎一顆星辰一樣。

    兩人就這麼一上來便激戰,完全沒有相互試探的過程,都是以當前境界最強的姿態來對敵。

    因為他們的信念都很明確,那就是鎮壓對方,其他的一切都是虛妄。

    聖嬰揮動戰劍,劍斬諸天,營造出了諸天破滅的景象,猶如一位神聖的戰神,高貴、驕傲,每一次出手,仿佛連天地都抵擋不住他的劍威。

    而孫聖,只動用了一條手臂,但這一條手臂,便已經威力驚人了。

    他的聖體法本就無雙,如今融合了兩件古仙器,更是所向披靡,一只銀色拳頭上下翻飛,抵擋住了聖嬰每一次劍擊,踫撞出絢爛的光輝。

    這完全是硬踫硬的戰斗,雖然孫聖金身無敵,但聖嬰的強大道法,同樣無懼近身搏殺。

    “我想知道,你的血液是什麼顏色。”聖嬰說道,顯然剛才的流血,讓他耿耿于懷。

    下一刻,聖嬰的手中,出現了一口戰刀,同樣是至強的道法顯化,朝著孫聖斬了過來。

    “鐺!”

    孫聖揚起了另一只手,金光璀璨,這條手臂的十幾顆穴道,噴出了金光,一把抓住了那口戰刀,其戰刀的鋒芒,難以割傷他的皮膚。

    “現在的你,恐怕沒資格讓我流血。”孫聖冷笑道,而後手掌用力一擰。

    “咯吱咯吱!”

    聖嬰手中的那口戰刀,竟然扭曲變形,被孫聖硬生生的擰了好幾圈,一口明晃晃的戰刀,眨眼間變成了“螺絲”的形態。

    緊跟著,孫聖另一只手抓住了聖嬰劈來的一劍,同樣一擰,以血肉之軀,生生的將這口戰劍給擰的變形。

    “碎!”

    孫聖爆喝一聲,兩只手可怕的力量爆發,血肉之中,仿佛有神兵交鳴的聲音。

    “喀嚓!”

    “喀嚓!”

    這一刀一劍,在孫聖霸道的攻勢下,全都粉碎,因為他的左右手臂,融合了定海神珍與定山神珍,兩口古仙器和聖體法結合,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聖嬰臉色一變,迅速後退,同時瞳孔緊緊的收縮,顯然沒有料到這一幕。

    而孫聖則是得理不饒人,上前跟進一步,雙掌猛力合擊︰“浩克smash!”

    “轟!”

    一股風暴從掌心中突然爆發一樣,朝著聖嬰沖擊過去。

    什麼鬼!

    眾人驚呼,這是什麼力量?只不過是雙掌交擊而已,但卻感覺威力比大神通都要可怕,那風暴,像是可以摧殘一切。

    聖嬰被沖擊的步步後退,金色戰衣獵獵飛舞,他迎空劈出去好幾掌,總算是把這股風暴給抵消掉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