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67章 等了一個紀元的大戰

第1667章 等了一個紀元的大戰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了,誰也沒有反應過來,孫聖身上竟然同樣有黃金秩序,那是屬于古王的力量。

    非但如此,一座黃金道台從天而降,與孫聖產生了呼應,也就是說,在這場戰局中,孫聖得到了和三位“傳說級”古王相同的待遇。

    “我靠,我瞎了眼了!!”萬靈王驚呼一聲,張大了嘴巴。

    不久前,她還開玩笑的說,如果孫聖也掌握了這種秩序,他都不會覺得驚訝,但那也只是說說而已啊,客觀的吐槽而已,沒想到這一幕真的發生了,上演在他們的面前。

    眾人一個個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尤其是剛才那些對孫聖大放厥詞的人,前一秒鐘,他們還幸災樂禍,準備看孫聖如何收場,沒想到下一秒鐘,他們就被打臉了。

    誰能想得到,屠王者竟然也掌握有論戰的秩序,這簡直沒有天理啊。

    “變數啊,這個年輕人果真是個變數!”大道統這邊,有幾位老輩角色憂心忡忡的說道。

    他們大道統的高手進行了佔卜,得知這次論戰,會有一個巨大的變數。現如今,他們怎麼看都覺得孫聖就是這個變數,會影響這次至關重要的論戰。

    這是一個紀元的盛事,年輕的王被雪藏了無數個年代,就是為了等待今天。

    如果真的因為這個“變數”讓這次盛事不歡而散,那可就真是一個紀元的笑話了。

    仙土內,四座黃金道台的力量相互沖擊,形成了一種神力漩渦,恐怖無比。

    “你……你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力量!”神屠一族的青年不甘心的說道。

    而聖嬰,則是一臉陰沉,道︰“難道是第一王,是第一王賦予了你這種力量,可是……這種力量和每一位王融合,不可能被分離出去的啊。”

    他們表示震驚,無法理解,但是都無法改變此刻的現狀。

    孫聖站在高高的黃金道台之上,道︰“現在我有資格參戰了吧。”

    三位“傳說級”,此刻臉色陰沉的可怕,神屠一族的青年和聖嬰臉色都不是很好看。那名混沌子則是深深地看了孫聖一眼,眉頭緊皺,但眼神同樣非善。

    “好,屠王者,我算你有本事,不過這也並不能代表什麼,你很快就會出局。”聖嬰冷著一張臉說道。

    “我等著看你們的表現。”孫聖笑道,自信超然,站在高高的黃金道台上,和三位“傳說級”的古王並駕齊驅。

    “論戰,開始!!”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下一刻,他身上涌動出強大的氣息,恐怖的力量彌漫。

    霎時間,在神屠一族的青年背後,神秘的秩序交織,那是他的道法的顯化。

    諸王論戰!這是一場道法的對決,不借助兵器,也不借助任何外力,是專門在道法領域的比試,因為一個人的道法強弱,代表了一切,代表了所有的素質。

    “屠王者,我來試試你的道法!”神屠一族的青年喝道,第一個就鎖定了孫聖。

    恐怖的道法顯化,神屠一族的青年,動用的是他們本族的禁忌大術,一尊巨大的生靈法相顯化出來。

    這是一頭渾身散發出紫色神光的生靈,渾身上下覆蓋著紫色的鱗片,每一片鱗片,都猶如水晶一般,那巨大的獸頭,形似真龍,但卻不是真龍,生有一對銀光閃閃的犄角。

    神屠一族的青年背負著這頭生靈,像是與這頭生靈融為一體了一般。

    他脫離了黃金道台,但是與黃金道台之間,依然存在著聯系,即便不用站在上面,也能借助黃金道台的力量。

    這和當初大聖試煉場那外的那一次小規模的論戰不同,這次論戰,秩序更加圓滿,每一位王,在這里都可以放手一搏。

    沒有任何的前奏,論戰就這麼開始了,神屠一族的青年,率先對上了孫聖。

    而此刻,孫聖也動了,從黃金道台上凌空而起,他張口一聲咆哮,霎時間法相驚天動地,化作了一尊金盔金甲的神猴,如同一位神猴戰神一般,踏著虛空,朝著神屠一族的青年沖去。

    這是孫聖的元神法相,他的元神應斗戰神法而生,故此成為了神猴的姿態。

    “轟!”

    兩者相互沖擊,展開了大爆發,其旺盛的力量,沖擊著四面八方。

    神屠一族的青年和孫聖展開了大對決,但是,他們都展露出了法相,故此看上去,像是一尊神猴戰神在與一頭似龍非龍,似麒麟非麒麟的生靈大戰,每一擊,都涌動出可怕的神力風暴。

    而另外一邊,其他人也動了。

    聖嬰出手,朝著麒麟王逼去。

    麒麟王,對他來說也是一大威脅,同樣是一位古王,雖然不是“傳說級”,但也邁入了極道領域。

    這個所謂的“傳說級”,應該是和他們的神魂種子的來歷有關系,三位“傳說級”的神魂種子,必然有著驚人的來歷,至于其他的古王,明顯低了一個檔次,不然也不會只給三位“傳說級”黃金道台,連古王用的都是青銅道台。

    “你也與屠王者同流合污,真把自己當成和他們一路人了嗎?”聖嬰呵斥道。

    沒人听得懂他的意思,這是他們自己才能懂的談話,因為他們都知道彼此的來歷。

    聖嬰踏步向前,道法驚天,一瞬間展露出了自己的王之力,沒有輕視之心。

    化道!

    聖嬰大喝,他的王之力洶涌而出,那是一種化道的力量,屬于禁忌,能把一個人的道法活生生的化掉,另其成為一個凡夫俗子,甚至有可能把生命也全都化掉,淪為一培黃土。

    眾人驚愕,化道的力量,他們並不是沒見過,一些禁忌大凶之地,有存在著化道的力量,但那不是人為的可以掌控的力量,因為那是禁忌。

    沒想到,聖嬰竟然懂得掌握這種力量,那是他的王之力。

    麒麟王凌空而行,她施展出了另外一種力量,與化道的力量截然相反,一種紫紅色的光芒映照出來,化作神鏈,千變萬化,這些神鏈,化作了各種各樣的兵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

    截道!

    這是麒麟王的力量,與化道像是相生相克一樣,難怪聖嬰一上來就找上了麒麟王,看來他們之間互相有感應,彼此視為死敵。

    兩邊對上了,其他的王也在出手,彼此尋找自己的對手,以道法進行對決。

    像是神劍王、魔太君、清月王和死靈王這樣的人,他們彼此也在出手,相互試探,雖然沒有下死手,但依然十分可怕。

    既然是諸王論道,那麼自然而然的,他們互相都會出手,這十幾位王因為孫聖的關系站在了統一戰線,算是有些交情了,故此他們的對決,只分輸贏,不分生死。

    而且,這幾位王心里都有數,真正的敵人,不是彼此。

    “昂~~”

    一聲激昂的長鳴之聲響徹虛空,黃金象出手了,黃金神力滔天,象鼻子一卷,震碎乾坤。

    果不其然,這尊黃金象的王之力,偏向于肉身這個層次,此刻出手,其黃金神力爆發,朝著其他幾位王轟了上去,他選擇了先對這些王下手,而且口中喝道︰“人太多了,需要清場,無關緊要的人,需要出局!”

    他的意思很明顯,要清理掉一批王。

    “砰!”

    但結果,卻有人出手,一拳打退了黃金象的象鼻,這是一名中年男子,雖然很年輕,但卻生的老態,甚至連發絲都是花白的。

    是玉三清!

    此刻他出手了,竟然獨對一尊古王!

    “閣下莫非是欺軟怕硬之輩嗎?”玉三清冷漠的開口。

    黃金象的做法,令他感到不恥,不久前他強勢而來,要找屠王者的麻煩,可謂是十分囂張。結果不敗王被殘虐,這頭黃金象更是一句話都不說了,生怕惹禍上身。

    現如今,他不敢去找其他古王的麻煩,卻煞有介事的說什麼要“清場”。

    “你也配跟我斗?”黃金象冷哼,鼻孔中噴出白氣,打心底里看不起。

    “那就戰過再說吧。”玉三清倒也干脆,道法化作神兵,向前劈去,威視滔天,竟然不弱于古王的力量。

    “嗯?”黃金象也是臉色一變,沒想到這批普通的王當中,竟然還有這種實力的存在,當即鼓動處全身的戰力去抗衡。

    仙土內,大戰十分熱烈,每一位王都在出手,若非這里被黃金秩序守護,恐怕都要打翻了。

    仙土外圍,眾人看的心潮澎湃,諸位王在出手,每一位王手中,都掌握有他們沒見過的力量,讓他們看的心潮起伏,大開眼界,增長見識。

    即便是老輩人物,都是眼神熱切,那些王的力量,很多他們見都沒見過,那是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

    但是,這其中,有兩人未動,一個是混沌子,白衣如雪,俊朗不凡,標準的美男子,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痴情女,可能看一眼這樣的美男子,都會選擇終身不嫁。

    他並未出手,閉著雙目,仿佛這場大戰跟他沒有關系一樣。

    但是,細心的人都能發現,混沌子的眉宇間,有一枚豎眼,他在用這枚豎眼觀察著戰局。

    而另外一邊,還有一人未動,竟然是唐媚,唐媚盤坐在道台上,同樣只是在觀察,而並沒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