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68章 神屠

第1668章 神屠

    唐媚未出手,盤坐在道台上一動未動,但是卻始終盯著戰場上的變化,尤其是盯著孫聖那邊,時時刻刻關注著。

    “轟!”

    兩座黃金道台之間,孫聖與神屠一族的青年對決,打得十分火熱,他們各自顯化出了元神法相,那渾身散發著紫色神光的生靈異常凶猛,撲食天地,一撲、一跳,像是大宇宙都在毀滅一樣。

    而另一邊,孫聖的元神法相也不甘示弱,伸手一抓,“砰”的一聲擒住了這頭紫色生靈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而後一拳轟在了這頭生靈的肚子上。

    “吼!”

    這頭生靈如同活生生的一般,張口吐出紫色的血水,眼珠子凸出,布滿了血絲。

    “砰!”

    “砰!”

    “砰!”

    “砰!”

    孫聖所化的神猴拳頭發光,一拳轟出去了十幾拳,最終“噗”的一聲將這頭紫色的生靈腹部給打穿了,出現了一個血淋淋的口子,紫色鮮血流淌,這並非真正的血液,而是道法所演化出來的。

    “開天闢地掌!”最後,孫聖所化的神猴一掌打了上去,其實不是什麼知名的神通,就是胡亂起了一個名字而已。

    “轟!”

    但是這一掌,卻十足的可怕,戰力驚人,因為融入他體內的古仙器在發揮作用,轟在了這頭紫色生靈的身上,將其轟飛出去。

    “大聖怕怕拳!”

    孫聖再次凶猛的撲了上去,一拳朝著那頭紫色聖靈的面門砸去。

    “吼!”

    這頭紫色生靈咆哮,張口一吐,一掛比銀河還要絢爛的光輝飛了出來,里面有星辰的影子,像是十萬大星匯聚而來一般,洶涌澎湃。

    “轟!”

    閃爍著金色光彩的拳頭與這掛比銀河還要絢爛的光輝踫撞在,如驚濤駭浪一般,神力席卷八荒。

    這一拳,轟入了那片星河當中,拳壓十萬星辰,一顆顆星辰被這霸道的拳力給沖擊的碎裂開來。最後,這顆拳頭轟入了那紫色生靈的口中,“噗”的一聲,將其下巴擊碎,鮮血淋灕。

    “吼!”

    紫色生靈發出痛苦的咆哮之聲,這是一記重創,能口吞乾坤的嘴巴,被孫聖一拳打爛了。

    “菩薩搖頭不要不要指!雙管齊下。”孫聖喝道,化作神猴向前,兩根手指沖著這紫色生靈的眼楮戳去。

    即便是那頭紫色生靈瞳孔中射出神光,依然沒有擋住,“噗!噗!”兩聲,這頭紫色生靈的眼楮就被戳瞎了,眼球爆裂。

    ……

    仙土外圍,眾人看的目瞪口呆,屠王者真的好凶猛,壓制了神屠一族青年的道法,最關鍵的是,他用的是什麼招術?他們听都沒听說過,什麼開天闢地掌、大聖怕怕拳,最操蛋的是最後一個菩薩搖頭不要不要指,還特麼雙管齊下,怎麼听起來這麼污啊,世上真有這樣的神通嗎?

    “砰!”

    最後,那頭紫色生靈被孫聖一腳踢飛出去,差點支離破碎,神光散去,露出了神屠一族青年的本來面貌,臉色鐵青,陰沉無比。

    而孫聖也散去了元神法相,道︰“你們這一族的生靈,到底是跟什麼雜交的,我咋看不出來?”

    這句話,讓神屠一族的青年更加惱怒,他們這一族是無上的榮耀,代代相傳,每一代都屠殺過至強的生靈,甚至可能連龍族都比不上他們,如今到了孫聖口中,卻成了雜交品種了。

    雖然神屠一族的青年知道自己來自于黃金域,但他體內現在流淌的是神屠一族的血,種族驕傲還是有的。

    “哼,只配給我族拉車的低等種族,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趾高氣揚。”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大踏步向前。

    這一次,他的身上恐怖的神潮澎湃,他終于動用了王的力量。

    葬神氣!

    這是神屠一族青年所掌握的王之力名字,一種來源于黃金域的高尚力量,說他是一種氣,但卻比任何神力都要恐怖,而且無形無相,不見任何光輝,只有一股可怕的神潮在涌動。

    孫聖眉心一皺,感覺到了這股力量的可怕,但下一刻,他身上同樣爆發出來一種大氣勢。

    原道力!

    這是季布的力量,但是現在成全了孫聖,而且孫聖已經將原道力修行到了一定的程度,此刻施展,一圈圈原始道紋飛出,每一枚道紋,都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這就是第一王給你的力量?好,我也試試第一王的手段。”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戰意高昂。

    季布這次未能參戰,但孫聖卻用季布的力量與之對敵,這不禁讓對面那位“傳說級”的古王都有了興趣,想要看看所謂的第一王,掌握的到底是什麼力量。

    “砰!”

    兩人對轟一拳,兩顆拳頭如同絕世隕星踫撞,恐怖的力量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場域。

    “砰砰砰砰……”

    兩人快速出拳,每一拳踫撞,所迸發出來的力量,都足以帶來毀滅的災難。

    原始道紋一縷縷,原道力可無形無相,也可化為原始道紋。

    而對面,神屠一族的青年則是動用葬神氣,這同樣是一種超絕的手段,無形無相,看似一拳揮出,沒有任何光芒,但實際上,葬神氣卻已經轟殺過來。

    兩人的交手,驚動了不少人,仙土外圍那些觀戰者們的目光,幾乎絕大多數都被吸引了過去。

    因為那里的大戰太過激烈了,比聖嬰和麒麟王的對決都要精彩。

    聖嬰和麒麟王的對決,是道法上細節上的過招,而相比較之下,孫聖這邊就精彩多了,實打實的道法大踫撞。

    “轟!”

    兩人展開了絕世一擊,原道力對轟葬神氣,結果,那神屠一族的青年悶哼一聲,他的一條手臂當場骨折變形,被孫聖一拳震飛了出去。

    “好強的肉身之力!”神屠一族的青年驚呼︰“這根本不可能是人族的體質,即便是人族最強的煉體法也……”

    神屠一族的青年並不知道孫聖身懷聖體法,此刻吃了個虧。

    而孫聖一招得利,迅速的向前撲殺過去,兩條手臂分別綻放出一金一銀兩種顏色的光輝,那是融入他體內的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在發威。

    “轟!”

    這一擊,讓神屠一族的青年變色,迅速的退了出去,但是依然被擦到了邊,一條手臂當場化為血霧,被打碎了。

    “嘶!”

    眾人倒吸涼氣,神屠一族的青年如此強大,此刻竟然也吃了大虧,這個屠王者到底強大到了什麼地步?

    而此刻,神屠一族的強者並未慌亂,他的斷臂處血肉蠕動,一條嶄新的手臂很快就長了出來,這是超速再生,是神屠一族的秘術,這一族的生命力極為頑強,幾乎是打不死的,就算只剩下一點血渣,都能完美的再生。

    這也是神屠一族強大的原因,他們每一代都要去誅殺一個至強的存在,據說那是真正意義上的“神”。

    “殺!”

    神屠一族的強者認真起來,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和孫聖近身對決,顯然知道對方肉身之力強悍,根本不像人族,恐怕史上最強的以肉身之力見長的種族都沒那麼夸張。

    孫聖身上,原始道紋鋪天蓋地,伴隨著他的拳頭轟出,這些原始道紋化作了各種形態,或者是兵器,或者是飛禽走獸,朝著神屠一族的青年撲殺過去。

    這一戰,打得尤為激烈,讓人看的眼花繚亂,此刻,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的強大,即便是大道統的人,都要咬牙相信,如果這個少年不死的話,崛起勢不可擋。

    一位“傳說級”的古王,號稱是史上強大的神屠一族,竟然被他打的節節敗退。

    而此刻,仙土外的一座山峰上,季布通過銅鏡看到這一切,忍不住欣慰的點點頭。

    雖然孫聖對原道力的掌控,還不能達到登峰造極,但有這種成就,已經很難得了,畢竟孫聖掌握原道力只有區區幾年的時間而已。

    原始道紋驚天,從孫聖的天靈蓋沖了出來,顯化其形,化作了一只龍爪,朝著神屠一族的青年抓了過去。

    “噗嗤!”

    神屠一族的青年極力躲閃,但胸口處的一團血肉被狠狠地抓了下來。

    但是,他依然拼著受傷,轟出去了一拳,葬神氣擊中了孫聖,即便是孫聖體質強大,依然被震得不輕,畢竟這是一位古王的王之力。

    神屠一族的青年咬牙切齒,即便血肉可以恢復,但也消耗他的神力。

    而且一次又一次的被孫聖擊傷,這讓他覺得恥辱!

    “神屠!!”

    神屠一族的青年突然大吼一聲,伸手抓向了虛空,“轟”的一聲巨響,虛空中,竟然落下了一件兵器,一口銀光閃閃的大鍘刀。

    “這是……神屠!!”仙土外圍中,天海之主說道。

    “神屠是一件兵器?”有人疑問。

    “不是兵器,論戰中,不可能借助兵器的力量,那是一種秩序,是神屠一族代代相傳的一種秩序,可化為神兵,以該族的名字來命名,”天海之主說道,他對曾經古老年代的神屠一族有所了解。

    仙土內,那口銀光閃閃的大鍘刀落在了神屠一族強者的手中,一刀朝著孫聖劈去,無形無相的刀氣,摧枯拉朽,因為這是以葬神氣在駕馭這口兵器。

    “噗!”

    即便是孫聖後退,但依然被斬傷了,身上留下了一刀血淋淋的刀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