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69章 拳裂神屠

第1669章 拳裂神屠

    銀色大鍘刀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同時被葬神氣駕馭,刀氣無形無相,防不勝防。

    孫聖被斬中,肉身淌血,不過很快的,他的傷口便愈合,立刻恢復了過來,是他體內的不死物質在發揮作用。

    神屠一族的青年大踏步逼來,揮動銀色大鍘刀,無形無相的刀氣,像是一場不可抵擋的風暴一般席卷而來。

    孫聖皺眉,屈指輕彈,原始道紋在他彈指間爆發,與無形的刀氣踫撞,“鐺鐺”作響,空氣中到處都是火星字。

    但依然有無形的刀氣斬中了孫聖,在他身上留下了清晰的刀口子。

    孫聖驚訝,這種無形刀氣,竟然連他的神目都無法洞悉,分不清楚從哪里斬來,只能硬抗。

    神屠一族每一代都屠殺過一種至強的生靈,恐怕和他們手中的這件兵器分不開關系。說是兵器,實際上這是神屠一族代代相傳的秩序,並不算得上是真正的兵器,不然也不能在這里使用。

    “屠王者,我承認你的肉身確實強悍,其他的生靈,挨上我一刀就灰飛煙滅了。”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

    听上去這像是贊美孫聖的話,實際上他是在自夸,襯托他的手段強大。

    “那口破刀,我馬上就把它掰斷。”孫聖火氣上涌,這對他來說是艱難的一戰。

    說實話,以孫聖現在的實力,少有人能讓他流血,但如今卻陷入了窘境,但這更加激起了孫聖的好戰之心。

    “自不量力,放心,我會留你一命,因為你是我看上的上好的車夫,留你一命為我族生生世世拉車。”神屠一族的青年自信道。

    大有鍘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氣概!

    銀色大鍘刀從天而降,斬盡天下生靈,連冥冥之中的大道都能劈得開,此刻朝著孫聖當頭落下。

    孫聖長嘯,也打出了真火,長發飛揚,眸子倒豎,一拳朝著那口銀色大鍘刀轟了上去,其拳頭上,金光耀眼,穴道噴吐神霞。

    “鐺!”

    銀色大鍘刀震動,像是兩塊生鐵踫撞在一起,可饒是如此,依然在孫聖的拳頭上留下了一道刀口子。

    但是,孫聖此刻拼了,全然不顧,揮動鐵拳,一拳一拳的轟擊上,仗著不死物質能夠快速愈合,完全豁出去了,一拳一拳的拼殺了上去。

    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孫聖徹底動了真火了,都不知道多久沒有這麼酣暢淋灕的大戰了,此刻痛並快樂著。

    “糟了,又殺紅眼了。”仙土外的山峰上,劍璇璣通過銅鏡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心中擔憂。

    她擔憂的,自然是孫聖體內的不死物質,現在的情況,孫聖是在過度的消耗不死物質。

    這種物質越是消耗,對自己的傷害就越大,直到有一日變得失去常態,化為不人不鬼的存在。

    但是,現在孫聖顧不了這麼多,不死物質雖然不詳,但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現在,他要全力搏殺面前的這位古王。

    “鐺!”

    最後,那口銀色大鍘刀被孫聖的拳頭震得飛出去,險些脫離了對方的控制。

    那神屠一族的青年又驚又怒,完全沒料到孫聖能變態到這種程度,這可是他們神屠一族的殺手 啊,是用來拼殺某種至強的生靈的,結果卻被這個少年用拳頭給震飛了。

    “一把破刀,我馬上把它撅折了。”孫聖說道,大開大合,亂拳轟出,原始道紋鋪天蓋地的壓制下來。

    神屠一族的青年被殺退,再次受傷,一片原始道紋凝聚成戰矛,擊穿了神屠一族青年的頭顱,差一點就擊穿了他的紫府。

    神屠一族的青年超速再生,快速愈合,此刻臉色鐵青無比,這一刻,他顧不得些許,大聲喝道︰“聖嬰,前來助我一臂之力,誅殺這個異類!!”

    他現在只想快速的擊殺孫聖,因為他感覺得出來,這個少年確實是個變數。

    聖嬰早就注意到了這邊的戰局,此刻抽身,放棄了與麒麟王繼續對持,轉身就朝著孫聖撲殺了過去。

    化道!

    化道之力朝著孫聖撲了過來,這種力量,一旦接觸,就會化掉一個人的道法,十分逆天。

    “你個熊孩子又來搗亂!”孫聖回頭怒視著聖嬰。

    聖嬰一個踉蹌,差點被這句話氣吐血,他雖然名號“聖嬰”,但可不是小孩子,可孫聖卻總是喜歡以這種方式羞辱他,張口閉口的熊孩子。

    “屠王者,我要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道法化為虛無!!”聖嬰怒喝道。

    化道之力席卷,一片禁忌之光朝著孫聖籠罩了過去。

    孫聖一抬手,這一刻,他終于動用了真正屬于自己的力量,一團天外玄光飛了出來,神秘莫測,直接包裹住了那一股化道之力,眨眼間消失無蹤。

    “什麼!”

    聖嬰驚呼,他的力量,竟然一眨眼就被浸滅了,那一團神秘光,不知為何物,裹挾住他的“化道之力”,直接被轉移走了。

    自然是遁出天地之外了,他的力量,被送出了這片天地。

    “熊孩子,滾蛋,不要插手大人的事情。再敢胡來,啪啪兩大嘴巴子踢死你!”孫聖對著聖嬰頤指氣使的說道。

    聖嬰臉都快被氣紫了,從來沒有人可以這麼對他,真敢把他當小孩子對待,像是長輩呵斥晚輩一樣的口氣,就算是當年聖嬰同族的長輩,都沒有對他用過這般語氣。

    “你死定了!”

    聖嬰撲殺了過來,協助神屠一族的青年對孫聖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聖嬰,你是不是找錯對象了。”麒麟王飛了過來,戰衣晶瑩如玉,曲線曼妙,說不出的動人。

    但此刻,她卻是一位女戰神,渾身上下綻放出光芒,完美無瑕,竟然有一種英武之氣。

    “麒麟王,你站錯位置了。”神屠一族的青年冷冰冰的說道。

    “沒有找錯,就是揍你。”麒麟王很干脆的回應道。

    “哼,不要以為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我就不會殺了你。”神屠一族的青年威脅道。

    “你能殺的了誰?所謂的‘傳說級’不過如此,我高看你們了。”孫聖冷笑道。

    聖嬰臉上陰冷的可怕,盯著孫聖,近乎咬牙切齒的說道︰“屠王者……你成功激怒了我!!”

    “略略略略~~~”孫聖吐著舌頭,大有挑釁的回味,把一群人看的傻眼。

    還能有這樣挑釁的嗎?太掉檔次了,感覺就像是隔壁小孩子打架一樣,伸舌頭擠眉弄眼兒。這讓眾人紛紛汗顏,暗道這個屠王者太沒下限了,什麼事都能做的出來。

    不過轉念一想,孫聖完全是故意為之,因為他是對聖嬰做的,像是真的把聖嬰當成了小孩子,連逗小孩兒的招式都是施展出來了,太會寒蟬人了。

    “他m的,屠王者,我與你不死不休!!”聖嬰徹底惱火了,實在是氣的不輕,從出道以來,就沒有人敢這麼羞辱過他。

    化道!!

    聖嬰一出手,全力施展化道之力,化道秩序一重高過一重,他倒要看看這一次孫聖如何化解。

    截道!!

    但是,麒麟王出手了,她的力量,與聖嬰正好相克,一個化道,一個截道,能截斷某一種道法,使其發揮不出來應有的功效。

    而此刻,孫聖則是朝著神屠一族的青年沖去,這人是一大威脅,孫聖鐵了心的要鏟除掉。

    神屠一族的青年咬牙,揮動銀色大鍘刀,以葬神氣駕馭,再度與孫聖大戰在了一起。

    孫聖依然展開了不要命一般的打法,一拳一拳壓制過去,與那口銀色大鍘刀硬踫硬,把這口大鍘刀震得嗡嗡作響。

    而孫聖自己,同樣拳頭裂開,最後都血肉模糊了,不過他體內的不死物質依然在快速的幫他修復。

    最後,孫聖揚起一腳,“砰”的一聲,踢在了神屠一族青年的手腕上,將其斷開,那口銀色大鍘刀直接脫手而飛。孫聖迅速的沖上去,一把攥住了這口銀色大鍘刀。

    他揮動了兩下,失望的搖了搖頭,這是神屠一族的兵器,是秩序顯化,只有神屠一族的後代可以發揮出他的力量來。

    “廢鐵!”

    孫聖怒斥一聲,雙手攥住這口銀色大鍘刀,猛地一用力,往自己的膝蓋上狠狠地一磕,“ 擦”一聲,這口銀色大鍘刀的中間,頓時裂開了一道裂痕。

    孫聖攥著這口銀色大鍘刀,往膝蓋上狠狠地磕了幾下,“ 嚓 嚓”之聲不絕于耳,裂紋越來越大,最後被孫聖用力一掰,這口大鍘刀應聲折斷,化作無形秩序,消失在手中。

    “你……”

    神屠一族的青年恨得咬牙切齒,眼珠子通紅,惡狠狠的盯著孫聖。

    “說了給你撅折就給你撅折,你以為我鬧呢。”孫聖冷哼道。

    而此刻,仙土外圍,則是嘩然聲一片,誰也沒想到,屠王者真的說到做到,真的把神屠一族代代相傳的武器給折斷了。

    “這怎麼可能!這樣的武器,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被屠王者給撅折了?”

    人們驚訝,不明所以,最後看向了天海之主,因為天海之主對這一族的人了解。

    天海之主說道︰“那只是秩序所化的武器而已,並非真正的兵器,這種秩序演化出來的武器,其強弱程度,也是根據一個人的實力來定的,屠王者雖然將其折斷,但這種秩序並未毀掉,只是短時間不能用了而已。”

    眾人點頭,這樣就合理多了,不過此刻人們心中依然驚恐,孫聖能做到這一步,也著實了不起了,讓他們都覺得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