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70章 王祭

第1670章 王祭

    “你的手段僅此而已嗎?”孫聖向前逼去,二話不說,舉拳轟殺。

    金色和銀色的光輝乍現,今天他必須屠掉一個“傳說級”,要不然都對不起自己這麼費勁巴拉的參加這場論戰。

    神屠一族的青年也惱火了,目光凶狠,動用各種秘術與孫聖拼殺。從出道以來,他就沒被人壓制過,這一戰卻讓他處處吃虧,他也要不惜一切代價擊殺孫聖。

    但就在這時,寒光乍現,孫聖猛地頭皮發麻,下意識的躲閃,但已經沒有來得及。

    “噗!”

    一口雪亮的戰戟幾乎是突然出現在孫聖的背後,一下子將孫聖的腰肢斬斷。

    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臉色一變,包括正在論戰的諸位王,都嚇了一跳。

    屠王者被斬了!

    有人出手偷襲,那口雪亮的戰戟,出現的太突然了,無聲無息,就這麼將正在與神屠一族青年激戰的孫聖給腰斬了,可以說是突如其來的必殺一擊。

    “是混沌子!”

    眾人驚呼道,誰也沒有想到一直安靜不出聲的混沌子,會突然對孫聖下殺手。

    剛才那一擊,幸虧孫聖及時躲開了致命要害,沒有被劈開紫府,不然的話麻煩就大了。

    “哈哈哈哈!”

    神屠一族的青年大笑,迅速的撲殺上去,直取孫聖的眉心,想要趁此機會徹底的誅殺掉孫聖。

    “找死!!”

    孫聖大喝一聲,半截肉身猛地發光,有一股蓋世仙威釋放,聖體法突然爆發,他張口一吐,聖體之劍從他的口中飛了出來,聖體法此刻全都集中在了這口劍上。

    “啊!!”

    “噗!”

    劍光一道,神屠一族青年的頭顱當場被斬了下來,身體被一道劍光掃飛出去,肉身一剎那間分解了,支離破碎,不知道斷成了多少塊,血肉模糊。

    “嘶!”

    此刻,所有人都在倒吸涼氣,這實在是一場驚變。先是混沌子偷襲,斬斷了屠王者,緊跟著屠王者一劍斬下了神屠一族青年的頭顱,並且將其肉身分解,換做是一般人,這一擊必死無疑。

    不過神屠一族的青年沒死,他強大的再生能力讓他保住了一命。

    另外一邊,孫聖斷體連接,不死物質快速了修復了他的肉身,使其*再次迸發出耀眼的光。

    “身為堂堂‘傳說級’的古王,既然做這種卑劣的事情。”遠處,唐媚凌空而起,紅衣招展,如同火焰一般跳動,想要出手。

    “哼,這是戰爭!”混沌子的回答很簡單。

    諸王論戰,是一場盛事,也是一場戰爭,他們會不惜一切手段戰勝對方。

    “好,我來會會你。”唐媚說道。

    “不要。”孫聖搖搖頭,回頭對唐媚說道︰“你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可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你陷入險境。”唐媚皺眉道。

    “听話,計劃不變,這三個‘傳說級’也就那麼回事兒,我算看明白了,這仨貨的實力不過是被吹噓出來的而已。”孫聖冷笑道。

    這句話,讓聖嬰、神屠一族的青年和混沌子的臉色都十分冰冷。

    其他人也紛紛無語,“傳說級”古王的強大,這是所有人公認的,也是事實,即便是老輩人物都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實力,如果動起手來,其他的極道領域都不是這些古王的對手。

    屠王者的這句話,未免太自大了,即便不是和孫聖敵對的人,都覺得這話說的太滿了。

    “看來要先解決一下這些雜魚,我們才能順利的爭奪最後的資格。”聖嬰說道。

    “嗯,我同意,準備王祭吧。”混沌子說道。

    “王祭?”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一陣愕然,包括一些王,都露出了意外之色,王祭是什麼?連他們都沒有听說過。

    只有麒麟王和黃金象臉色一變,麒麟王不禁惱怒,道︰“你們打算用王祭!”

    “王祭是什麼?麒麟王。”神劍王秦欣問道。

    雖然此刻麒麟王全副武裝在水晶甲冑當中,但可以感覺得到她十分惱火,嬌軀都在顫抖,怒不可及。

    “王祭,是古王最後的手段,但這一招,非到萬不可以的時候,是不會動用的。”麒麟王說道。

    “王祭……听名字,我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魔太君不禁說道。

    “沒錯,所謂的王祭,便是獻祭除了古王之外所有的王,來成全古王。”麒麟王說道。

    “這……”

    這句話,引起了一番轟動,不要說在場的幾位王,就是仙土外圍的那些人,听到這句話也是一陣愕然。

    竟然要獻祭掉其他的王,來成全這些古王,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王與王之間,雖說不是平等的,但都是身份高貴。古王固然強大,那是因為他們誕生的年代久遠,曾發生過一些事情,所以他們實力才會超越普通的王。

    但這也並不能證明其他的王是弱者。

    現在,這些王將要被獻祭掉,來成全別人,不要說他們自己,就算是其他人听到都有些接受不了。

    被獻祭掉之後,這些王會怎麼樣?死亡嗎?他們的生命,難道就要在這場盛事中結束嗎?

    “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服!!”泰坦王怒吼道。

    他怎能甘心?其他的王也不會甘心。

    “我已經說過了,你們都是陪襯品,你們的存在,便是在這一刻發揮你們的光和熱。”聖嬰冷漠的說道。

    一句話,讓在場的幾位王臉色鐵青,陰郁無比,他們也曾經高高在上,也曾經驕傲無雙,如今怎能甘心做別人的陪襯。

    “麒麟王,你也知道王祭,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們?”清月王不禁說道。

    麒麟王說道︰“王祭,非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才會用,我本以為王祭是多此一舉的,沒想到他們……”

    “你們古王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到現在還不能說嗎?”玉三清嘆了口氣說道。

    麒麟王沉默,沒有說話,非到萬不得已,他們都不會說出這個秘密,因為會泄露黃金域的存在。

    所有人都知道古王的背後有秘密,但卻無法得知,每一位古王,都在保守這個秘密。而這個秘密,便是他們來自黃金域的事情,但是這不能對外公布,不然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只有孫聖,眯起了眼楮,因為他知道這個秘密。

    此刻,孫聖越來越覺得,諸王論戰不簡單,說是為了這一界著想,但到最後,所有的王,都只是為了成全這些來自黃金域的古王,只有他們能拿到最後的造化。

    黃金域到底想做什麼?他們是不相信這一界的人?還是說有別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嗎?

    “神力王,麒麟王,你們現在站到我們這一邊還來得及,不然王祭開始,你們也會跟著一並煙消雲散!”神屠一族的青年冷漠道。

    神力王,自然是指那尊黃金象,此刻,黃金象毫不猶豫的飛了過去。

    從始至終,這尊黃金象都是和三位“傳說級”的古王站在統一戰線的。

    “你們真要這麼做嗎?為何要如此極端。”麒麟王說道,她還是不願意走這條路。

    “存在便是合理的,既然有王祭這麼一說,相信就是為了讓我們走這條路。”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而後突然抬頭望著虛空,大聲喝道︰“準備王祭!!”

    “轟隆隆!”

    虛空中,黃金秩序彌漫,但是在這片秩序的背後,隱藏著一個人,是金蝠古王!

    金蝠古王從論戰開始一直都沒有出現,眾人差點忘記了這位古王,沒想到他藏在了那里,有黃金秩序守護著,沒有任何人可以發現。

    此刻,金蝠古王出現,在他的上方,一道道可怕的秩序彌漫,所有的黃金秩序,都像是燒紅的鐵鏈一樣,這些秩序在改變,變得異常可怕。

    “你們早就準備用王祭了,讓那只臭蝙蝠提前在那里準備。”麒麟王惱怒道,沒想到三大“傳說級”瞞著所有人做了這樣的事情。

    “我說怎麼一開始他就沒來,我還以為也和九仙子一樣出了意外呢。”魔太君咬著牙說道。

    王祭的發動,是需要一段時間來醞釀的,金蝠古王提前去做了準備,等到合適的時機,再由三位“傳說級”的古王來發動王祭。

    從一開始,這三位“傳說級”的古王就是這麼打算的,不管這次論戰對他們有利無利,他們都要發動王祭。

    一時間,在場的王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王祭一旦開始,就意味著他們這一批人都要落幕了。

    而仙土外圍,很多人都沉默無聲,一陣感慨,實在沒想到,這樣一次盛事,竟然演變成了災難,會有一批王被獻祭,就這麼不甘心的死掉。

    即便是隱藏在虛空中的一些大聖,看到這一幕,都發出了嘆息。

    但是,他們不能改變什麼,諸王論戰有秩序,即便是古之大聖,也不能插手,他們的力量進入不到戰場當中。

    “王祭,竟然還有這種事情,這未來天地的格局,真是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一位老者發出了這樣的感慨聲。

    “諸王論戰最大的變故,也許就是王祭吧,本不應該出現,但三位‘傳說級’的古王卻要發動它。”

    “如此一來,真是一大災難啊,諸王被獻祭,他們等了這麼多年,來到了這個年代,竟然只是為了成全別人,圖做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