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71章 督戰的人

第1671章 督戰的人

    感嘆歸感嘆,但是,這些人無法插手,王之間的事情,只有王說了算,他們的命運,取決于這次論戰,是生是死,是崛起還是淘汰,此戰過後,一切都有定數。

    “轟隆隆!”

    仙土上方,可怕的秩序醞釀,黃金秩序變得通紅,像是燒紅的鐵鏈一樣。這種秩序不再神聖,而是充滿了殺戮氣息。

    “麒麟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想和他們一起去死嗎!!”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

    “我……”

    這一刻,麒麟王真的有些猶豫了,在這種關鍵的時刻,誰都要為自己著想,雖然麒麟王不願意走“王祭”這條路,但終歸她也是古王一列的。

    如果不選擇和他們站在一起,那麼這次王祭,會把她也獻祭掉,即便她是古王,卻無法反抗三位“傳說級”一起出手。

    “你要過去嗎?”孫聖淡淡的說道。

    “我……”麒麟王猶豫,為難,她幽幽嘆了口氣,道︰“我該如何選擇?你能扭轉這一切嗎?”

    “你有一次選擇的機會,踏過去,或者是留下,與我們並肩作戰。”孫聖說道。

    “並肩作戰?屠王者,你有辦法扭轉這樣的局勢嗎?”麒麟王不禁苦澀的笑道。

    其實她也不願意走王祭這條路,但現在已經把她逼到了絕路上,她只有一個選擇。

    “王祭,原來如此,這就是你們的目的是嗎?”這時候,遠處,唐媚站了起來,紅衣如火,身形一動,便出現在了孫聖的身邊,窈窕的身段兒,曼妙多姿,肌膚晶瑩如玉。

    “你?”麒麟王看著唐媚。

    孫聖也看著她,說道︰“大帝說的橫生變故,是這個意思嗎?”

    “我想應該是了。”唐媚說道。

    “好吧,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吧,我相信你,也相信大帝。”孫聖認真的點點頭。

    “這……什麼意思,唐媚姑娘要做什麼?”神劍王秦欣問道。

    而此刻,唐媚已經走了出來,明媚無暇,紅衣招展,每一寸肌膚,都閃耀著光澤,絢爛的動人。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異,這個一直未出手的少女,想要做什麼?從他們的談話中,不難听出,這個少女貌似有什麼計劃,莫非她早就料到了會有“王祭”這麼一場變故。

    可就算如此,他又能改變什麼?王祭是來自于一片神秘世界的規則所化,被幾位古王所掌控,連諸位王都反抗不了,要被活活的獻祭掉,如今這麼一個少女,她能怎麼樣?

    “這少女是誰?”

    此刻,有人忍不住對她的身份懷疑,不久前唐媚霸道出手,力壓不敗王,可以說是驚艷四方,當時就有很多人在猜疑唐媚的身份。

    “這少女到底有什麼來歷,有這麼強的實力,不可能籍籍無名啊。”

    “我知道她,和屠王者是來自同一個時代的,貌似她是一位古之大聖的弟子。”

    “哪位大聖的弟子?就算是大聖弟子,也不可能強大到這種地步吧。”有人表示無法苟同。

    因為在場的人中,也有幾位古之大聖培養過的人,但他們也只能算是一流天驕,比不上王。而唐媚,那可是活生生把不敗王這樣的古王給打殘的人啊。

    “八十萬年前……那位女大聖。”這時,人群中傳來一道聲音。

    這是一個渾身黑氣的人說的話,他周圍沒有人敢站著,這人身上籠罩著一種陰森的鬼氣,不像是活著的生靈。

    鬼王!

    說話的人正是鬼王,一個不老不死的生靈,十分神秘,古要塞的人都對他敬而遠之。而且這位鬼王實力也是個謎,有人說他是半步大聖,有人說其實鬼王很多年前就證就了大聖道果,只是無人知曉而已。

    “八十萬年前的女大聖……是那個女人,這是那個女人的弟子!”一位老活化石說道。

    “幾年前,在戰場上,那個女人出現了一次,進入天外禁區當中尋找那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

    “原來如此,這個紅衣少女,竟然是那位女大聖的弟子,無怪乎這麼強大。”

    眾人驚愕道。

    而此刻,仙土內,唐媚肌體明亮,燦爛奪目,這一刻,她一頭飄逸的秀發散開,如綢緞一般舞動,發絲根根晶瑩,說不出的美麗動人。

    “來吧,讓我看看你們所謂的王祭。”唐媚開口說道。

    “哼,女人,你算什麼東西,你以為憑你一個人,就能阻止王祭嗎?”神屠一族的青年說道。

    “行與不行,你就試試看,諸王論戰本是一場盛會,但你們自作主張,不讓它以正常的規則進行,那我就打破你們所謂的規則。”唐媚說道,她盤坐在虛空中,開始結印。

    “轟!”

    僅僅是一個起手式而已,天搖地動,整個仙土都像是被撼動了一樣。

    唐媚掌握有一種古印法,這種古印,不久前對付不敗王的時候曾初綻鋒芒,一個印記,便把不敗王打的吐血,連他的王之力都抵擋不住。

    現在,唐媚再現出這種古印法,而且這一次,結出了不僅一枚印記,這些古老的印記一枚一枚的飛出,環繞在唐媚的身體周圍。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悸動的力量,從唐媚的體內散發出來。

    “這個女人……怎麼回事!”聖嬰驚呼道。

    “不好,這是個變數!”混沌子也說道,臉上變顏變色,感覺到了不妙。

    “啟動王祭!”神屠一族的青年已經等不及了,飛向高空。

    緊跟著,聖嬰和混沌子也沖天而起,那尊黃金象也跟著沖向了虛空。

    仙土上方的虛空,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不再像剛才那麼神聖,到處都是血色的秩序神鏈,交織在虛空中,每一道神鏈,都散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

    “嗡隆!”

    終于,王祭開始了,那些血色神鏈,從虛空中降落下來,神鏈之間相互踫撞,傳來“轟隆隆”的聲音,每一根神鏈都在發光。

    “祭!!”

    神屠一族的青年喝道,一條散發著血色光輝的神鏈,突然落下,像是燃燒著血色的火焰一樣,朝著唐媚落下。

    王祭,不單單是針對王,但凡是出現在“諸王論戰”當中的生靈,都能活活獻祭。

    “嗡!”

    這時,唐媚身上,一枚枚古老的印記飛出,這些印記,糾纏了上去,與那散發著血色光輝的神鏈踫撞在一起,這些古老的印記如跗骨之蛆一樣,纏繞在了這條血色神鏈上。

    “ 嚓 嚓!”

    接下來,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那血色神鏈竟然被腐蝕了,碎裂開來,內部的秩序全都腐朽,像是爛木頭一樣,消散在虛空中。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力量!!”虛空中,三大“傳說級”古王變色。

    緊跟著,唐媚快速的結印,最後,在唐媚體內,一團光在燃燒,隱約中,在唐媚的胸口處,有一座通紅的火爐出現,這火爐似是與唐媚的身軀融合在一起,此刻在她體內發光。

    孫聖驚異,這是什麼東西,這一刻,連站在唐媚身邊的他,都感覺到一種悸動。

    “嗡!”

    最後,這團光徹底的把唐媚給籠罩了進去,化作了一尊燃燒的大火爐,通紅無比,火爐中,無數的符文在醞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個少女,才是最大的變數!”這時候,仙土外圍大道統的人忍不住大聲叫道。

    他們大道統卜算出來,這次論戰,會有一個巨大的變數。

    起初他們猜測是孫聖,後來覺得像是王祭,但現在才發現,唐媚,才是這次論戰最大的變數。

    “光靠這個少女自己,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是八十萬年前的那位女大聖在背後操控。”

    “她想要做什麼?抵抗王祭?拯救其他的王嗎?莫非那個女人早就料到了會有今日的局面?”

    “八十萬年前的那位女大聖,到底是什麼人,有著什麼來歷?”

    有人問出了這個疑問,但卻沒有人可以解答。

    提到那個女大聖,唯一知道的是,曾經她建立了自己的道統,名為陰曹地府,但後來有幾位古之大聖觸及到了禁忌,為了自保,將禍水東引,引到了陰曹地府,惹惱了那位女大聖。

    這位女大聖十分干脆,只身殺到了古要塞,一日之間,連斬古之大聖,可以說是驚天動地的事情。

    不過當時有大人物刻意隱瞞這件事,沒有傳播的太廣。

    現在,這位女大聖又出手了,派遣自己的弟子,來干涉這場王祭。

    仙土內,恐怖的氣息彌漫,孫聖護著其他人後退出去。

    萬靈王說道︰“屠王者,你早就知道唐媚姑娘能阻止王祭是嗎?你也早知道王祭的存在?”

    孫聖說道︰“說實話,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三個‘傳說級’古王有所圖謀,而唐媚,是奉了她師傅的旨意,來阻止這場變故的。如果諸王論戰順利進行,她不會出手,只有發生變故的時候,唐媚才會干涉。”

    這其實唐媚出關之後告訴孫聖的,她眉宇間的王之印記,是酆都大帝特地找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唐媚能參與到其中。

    換句話說,唐媚就像是在代替酆都大帝監督這場論戰一樣,一旦有失公平公正,酆都大帝就會借唐媚之手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