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王的災禍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王的災禍

    一口火爐,像是可以焚化諸天,那是唐媚所化,火爐內部,無數古老的符文閃爍,似是在醞釀一股更強的力量。=樂=文=小說

    “全力開啟王祭!”

    虛空中,神屠一族的青年呵斥道,緊跟著出手,其他兩位“傳說級”和金蝠古王以及黃金象也在出手,操控著漫天的血色神鏈落下。

    “轟隆隆!”

    神鏈踫撞,比炸雷都要驚人,此刻傾瀉下來,一道道血色神鏈,燃燒著血色火焰,鋪天蓋地。

    這一刻,所有的王,都有一種發自靈魂的顫抖,這些血色神鏈,就是王祭的關鍵,一旦被擊中,便會被獻祭掉自己的生命。

    “轟!”

    而就在這時,唐媚所化的那口火爐也發威了,無數的古老印記噴薄出來,每一枚印記,都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與不久前打飛不敗王的印記一模一樣,但此刻,卻成千上萬的洶涌出來。

    血色神鏈,與漫天的古老符文踫撞,這一次沒有劇烈的聲響,但景象卻分外的恐怖。

    這兩種力量,在相互對持,相互約束,都想要把對方磨滅。

    古老的符文纏繞在血色神鏈上,將血色神鏈腐蝕,神鏈如朽木一般,但是,依然有不計其數的血色神鏈落下,像是無窮無盡一樣,燃燒著血色火焰飛來。

    “不好!躲開!”魔太君驚呼道。

    因為這些血色神鏈太多了,即便是唐媚能阻止,但還是有血色神鏈朝著他們這邊而來,一種來自于靈魂的顫栗,讓幾位王頗為不安心。

    當場,眾位王迅速的躲閃,逃避這些血色神鏈。

    “啊!!”

    一聲慘叫,黑月王被擊中了,即便是全力躲閃,但背後十幾根血色神鏈落下,根本躲閃不開,一下子將黑月王給擊穿。

    “不!!”

    黑月王大聲慘叫,那血色火焰,一下子將他籠罩在內,只是眨眼的時間,黑月王被燒得血肉全無,最後連骨架都跟著燃燒起來,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黑月王被燒成了灰燼。

    這……

    眾人看到這一幕,只覺得脊背發寒,一位王,就這麼死了!

    黑月王在所有的王當中,算是實力過人的了,只差一步,就能踏入極道領域。但結果,他就這麼死了,被十幾條血色神鏈洞穿,其血色火焰,生生的將這位王燒死!

    獻祭!這是獻祭!

    那血色神鏈,誅殺掉黑月王之後,將黑月王一身的血肉精華,包括其道法,全帶走了。

    “為什麼會這樣!!”幾位王怒吼,諸王論戰,竟然成了死局,這是一場專門為屠戮王而設計的死局,只是讓他們來成全別人,圖做嫁衣。

    “我不甘心,就算是死局,也要殺出一條生路!”魔太君怒吼道,翻天動地的魔功施展,一邊躲避,一邊對抗這些血色神鏈。

    其他的王也全都怒吼,他們每一個都不是凡俗之輩,怎能甘心這樣被獻祭掉,也奮起反抗,要殺出一片天來。

    但是,這王祭超乎預料的強大,王的力量在其面前,都顯得十分渺小。

    “不要!!”星辰王被擊中了,一條條血色鎖鏈將他釘在地上。

    很快的,血色火焰將其燃燒掉,先化其血肉,而後焚燒盡骨骼。

    星辰王慘死!一身道法融入到了王祭當中去。

    緊跟著,魔太君被擊中了,一條手臂被擊穿,血色火焰迅速的覆蓋上來。

    幸虧他反應迅速,斬下了自己的手臂,才避免一場大禍。

    泰坦王肉身發光,全力轟殺這些血色神鏈,但奈何,這些血色神鏈,對王的克制十分明顯,一條神鏈化作血色戰矛,“噗”的一聲刺進了泰坦王的眉心中,將其釘殺在地上。

    鮮血染紅的地面,但是很快就會被血色火焰給覆蓋了。

    泰坦王的肉身雖然堅固,但也抵擋不住王祭之力,很快的被焚燒干淨。

    遠處,一輪清月炸開,清月王被血色神鏈擊穿,但是這個女人很干脆,寧死不屈,直接引爆了自己的道法,“轟”的一聲,清月王肉身和元神一起炸碎,道法也煙消雲散。

    短短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三位王,就這麼被擊殺了。

    但還這僅僅是一個開始而已,很快的,死靈王也宣告隕落,血色火焰連同著他的死亡世界一起燃燒掉了。

    仙土外圍,眾人看的發呆,怎麼也不會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王祭太可怕了,簡直就是災難,對諸位王來說,這場災禍無法幸免。

    一位接著一位王隕落,若非是唐媚在對抗王祭之力,阻擋住了大部分的血色神鏈,恐怕這些王會在瞬間被王祭給獻祭掉,無一幸免。

    “吼!”

    一聲怒吼,鱷央被擊中了,血色神鏈擊穿了他的身體,血色火焰瞬間覆蓋了下來。

    “斬!!”

    這時候,鱷央身邊人影一閃,孫聖沖了過來,手持聖體之劍,一件斬斷了這條血色神鏈,將鱷央從鬼門關救了回來。

    鱷央和孫聖的交情一直不錯,當初他們共闖昆侖禁地,死里逃生,能出手的情況下,孫聖絕對不會吝嗇。

    此刻,孫聖再次沖向另一邊,聖體之劍將玉三清背後的一根血色神鏈給截斷,不然剛才那一下,玉三清絕對會被擊穿後腦勺。

    “多謝!”玉三清說道。

    孫聖掌握有時空秩序,速度快到了極點,那些血色神鏈即便在追殺他,但卻追不上,被孫聖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鏗鏘!”

    孫聖再度一劍斬斷了神鏈,將神劍王推到了一邊,而後劍光閃爍,十幾根血色神鏈被孫聖劈斷,無法近身到他的面前。

    可是這般,消耗是巨大的,這王祭之力太強了,孫聖每一劍斬出去,都把聖體法催動到了極限,這般全力爆發,他能撐到幾時?終歸有彈盡糧絕的時候。

    “轟!”

    另外一邊,唐媚化作的那口火爐沖天而起,來到了虛空中,無數古老的印記飛出,蔓延天地,要把那些血色神鏈清除掉。

    這火爐不知道是什麼來歷,融入到唐媚的體內,此刻化形而出,連王祭都能阻擋,那些血色神鏈在迅速的崩潰。

    這時候,連三位傳說級的古王都變色了,他們全力催動王祭,雖然血色神鏈一根一根的崩潰,但虛空中還是有無數的血色神鏈落下,像是源源不絕一樣。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即便唐媚姑娘能擋住大部分的王祭之力,但拖得時間久了,我們也危險。”神劍王說道。

    孫聖抬頭,望著虛空中的那口火爐,眉頭緊皺。

    王祭的關鍵,在于三位“傳說級”的古王,想到這里,孫聖心中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他對其他王說道︰“你們再堅持一陣子,我去助陣!”

    “助陣?你要做什麼?”麒麟王驚訝道。

    孫聖沒有解釋,長嘯一聲,沖天而起,飛向了虛空中的那枚火爐,沿途中,無數的血色神鏈朝著他斬殺下來,不過都被孫聖以聖劍斬斷。

    最終,他來到了那尊火爐的旁邊,火爐的爐蓋打開,孫聖猶豫了一下,縱身跳了進去。

    “他在做什麼?”

    這一幕,讓人看得變色,這火爐雖然是唐媚所化,但內部充斥著可怕的印記,孫聖這般跳了進去,難道不會被化成血水嗎?要知道,不久前,僅僅是一枚古印記,就能把不敗王打飛。

    雖說唐媚不會傷害孫聖,但現在出手的,顯然不是唐媚,而是她體內的那件器具在發動。

    眾人驚愕,連三位“傳說級”的古王都是心頭一沉,不知道孫聖在搞什麼鬼。

    火爐震動,依然在噴薄出漫天的古老符印,對抗那些血色神鏈,但凡是靠近過來的血色神鏈,全都被這些古老符印給擊碎。

    而下方,眾位王依然沒有脫險,依然有許多血色神鏈降臨下來,朝著他們洞穿下來。

    這一刻,每一位王都負傷了,即便是極道領域的麒麟王也受傷,他們只要被那血色神鏈擦中,立刻就會自斬,以求保命。

    魔太君已經斬掉了自己的雙腿,拖著殘破的半邊身體在抵抗。

    神劍王秦欣,美麗動人,但此刻也失去了一條臂膀,這樣的傷勢,短時間內無法修復。

    萬靈王一只蝶翼被斬了下來,同樣斬掉了自己的一只腿,這才自保下來。

    玉三清也挖掉了身上多處血肉,此刻渾身是血,慘不忍睹。

    “吼!”

    災難再次出現了,這一次找上了鱷央,即便鱷央全力抵抗,但還是被血色神鏈擊穿了頭顱,血色火焰覆蓋全身,燃燒起來。

    “鱷央!”

    神劍王、魔太君、萬靈王等人大叫出聲,鱷央和他們關系都不錯,此刻看到鱷央被獻祭,這幾位王眼楮都紅了,紛紛沖上去救援。

    可即便如此,依然沒有擋住可怕的王祭,鱷央龐大的身軀被燃燒成了灰燼,臨死前什麼話都沒有留下,只是發出了一聲不甘的怒吼,其生命和道法,全都被王祭吸收掉。

    “可惡啊!!”魔太君怒吼著,望著虛空中三位“傳說級”的古王,實在是恨到了幾點。

    “咚!”

    而就在這時,虛空中的火爐內,傳來了震動的聲音。

    緊跟著,孫聖從里面逃了出來,渾身上下,密密麻麻的纏繞住古老的印記,這些印記在發光,像是火焰一樣,覆蓋了孫聖全身。

    “全都給我死!”孫聖怒吼著,沖了上去,聖劍所向,直指神屠一族的青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