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禁忌武器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禁忌武器

    “這……”

    “什麼情況!”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金蝠古王和黃金象最先驚呼一起來,三位“傳說級”的古王也都變色,意識到了不妙。=樂=文=小說

    孫聖從火爐中沖了出來,渾身上下,古老的印記飛舞,化作了火焰,此時的孫聖就像是個火人一樣,渾身上下金色的火焰盛烈的燃燒,提著聖劍殺了出來。

    他直奔神屠一族的青年而去,聖劍綻放出奪目的光輝,也被沐浴了一層金色的火焰。

    “找死,王祭之下,任何生靈都要給我毀滅,去死吧!!”神屠一族的青年咬牙,無數的血色神鏈飛了上去,鋪天蓋地。

    “鏘!”

    聖劍鋒芒所指,血色神鏈“ 嚓嚓”作響,此時這些無堅不摧的血色神鏈,竟然像是朽木一樣,被孫聖砍瓜切菜一樣擊碎。

    “就是你,今天你非死不可。”孫聖說道,盯緊了神屠一族的青年。

    “攔住他!”神屠一族的青年喝道,他和另外兩位“傳說級”的古王是關鍵,絕對不能有閃失。

    當下,金蝠古王和黃金象攔住了孫聖的去路,他們同樣駕馭著漫天的血色神鏈而來,神鏈招展,鋪天蓋地,朝著孫聖碾壓過來。

    “此等異類,必當誅殺之,以儆效尤!”金蝠古王喝道,眼中殺意逼人。

    “轟!”

    孫聖揮動聖劍,滔天的劍光,帶動大量的金色火焰,所過之處,血色神鏈粉碎,根本沒有抵擋之力。

    此時的孫聖,就好像一代戰仙甦醒一般,大踏步往前走,一劍一劍的劈出去,劍芒掃過,神鏈崩碎,可以說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不好,他的身上攜帶著火爐中的力量!”黃金象說道,而後瞬間後退。

    但是,已經晚了,孫聖一劍劈開重重神鏈,殺到了黃金象的面前。

    “不管你是什麼血脈,孽畜就是孽畜!”孫聖說道,一劍斬了上去,“噗”,黃金象頭被割了下來。

    緊跟著孫聖再次劈出了一劍,劍光奪目,將這顆黃金象頭劈開,元神被一劍劈成了兩半。

    這尊黃金象慘死,沒有任何的懸念,元神都被斬滅了。

    一位古王隕落,緊跟著,在孫聖的背後,一道屠王令出現,這是斬殺黃金象之後得來的。

    “很好,雖然你殺了神力王,但是有屠王令在,至少一炷香的時間內,你是不能動武的,這些時間,足夠完成王祭了。”神屠一族的青年冷笑道。

    此言一出,眾人皆恍然,孫聖再次殺了一位王,屠王令此刻反倒是約束了他,讓他不能出手。

    “哼!”

    孫聖冷哼一聲,身上金色火焰沸騰,那些由古老符印化作的火焰,覆蓋住了屠王令,很快“滋啦滋啦”的聲音傳來,那枚屠王令,竟然被焚燒掉了,化為灰燼。

    “什麼!這……怎麼可能!”

    “屠王令,竟然被燒毀了!”

    “該死,這到底是一股什麼力量,可以對抗王祭,連已經加持在身上的屠王令都能燒掉。”

    當場,眾人呆住了,尤其是三位“傳說級”,更是臉色蒼白,這一刻,連他們都感覺到了恐慌,難以自持。

    “殺!”

    孫聖喝道,向前殺去,金蝠古王擋在他的面前,但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此刻這位古王迅速轉身,想要離開。因為他不想步神力王的後塵。

    “哪走!”

    孫聖喝道,一掌向前抓了過去,“砰”的一聲拽住了金蝠古王後面的蝠翼,用力一扯,“嗤啦”一聲,將這只金光閃閃的蝠翼給撕扯下來。

    孫聖快速逼近,一劍力斬而下,這一劍從金蝠古王的頭頂斬了進去,“噗嗤”一聲,將金蝠古王活生生的從中間劈開,黃金血液飛濺,到處都是。

    又一位古王隕落了,被一劍劈殺,這一刻的孫聖,簡直是戰無不勝的。

    屠王令出現在他身後,但是,很快的就被焚燒掉,孫聖依然大踏步的向前,逼近三位“傳說級”的古王。

    “把王祭的力量全都集中向他,我就不信殺不死他。”聖嬰說道,咬牙切齒,眼珠子都瞪紅了。

    “轟隆隆!”

    虛空中,無數的血色神鏈飛來,這一刻,所有的血色神鏈都在朝著孫聖這邊擊中。

    孫聖舉劍劈殺,絲毫不懼,一條條血色神鏈在他的劍下粉碎,但依然有的纏繞在了孫聖的身上,最後,成百上千條血色神鏈捆縛而來,將孫聖捆了個結結實實,像是鎖住了一頭大凶一樣。

    “我看你怎麼躲,斬!”

    神屠一族的青年喝道,操控王祭,虛空中,血色秩序交織,化作了一口血色大斬刀,朝著孫聖當頭劈落。

    一片血光當場降臨下來,沒有肅殺,也沒有毀滅氣息,但卻極端的恐怖,比那些血色神鏈強了不知多少倍。

    這是王祭當中的力量,王祭不僅僅是局限于那種血色神鏈而已。

    “開!”

    孫聖大喝一聲,渾身一震,金光暴動,身上“ 嚓嚓”作響,那些捆縛住他的血色神鏈根根斷開。而後抬手就是一劍,與那口血色大斬刀踫撞在一起。

    “鏗鏘!”

    血色大斬刀斷成兩截,不是這口大斬刀不夠強,而是此刻聖體之劍上覆蓋著一層金色火焰,每一縷火焰,都是一枚古老的印記所化,這種印記,是專門對抗王祭之力的。

    三位“傳說級”古王震驚,怎麼會這樣,王祭之力對眼前的少年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我就不信殺不了你!”聖嬰也怒了,和神屠一族的青年聯手,共同催動王祭。

    無數的血色大斬刀落下,鋪天蓋地,朝著孫聖斬殺過來。與此同時,王祭之力化作各種兵器,想要把孫聖斬殺當場。

    孫聖黑發飛揚,眸子倒豎,此刻他雙手持劍,大開大合,劍光一道接著一道,像是大瀑布一般壓蓋了上去,與王祭之力展開了大踫撞。

    “嗡!”

    這時候,唐媚所化的那口火爐也飛了過來,與孫聖配合,同樣傾瀉出大片的古老印記,來配合孫聖的攻擊。

    漫天的血色兵刃粉碎,孫聖伴隨著那口火爐向前殺去,並且這口火爐不斷的垂落下金色的火焰加持到孫聖的身上,讓孫聖愈戰愈強,他一個人,幾乎就擋住了所有的王祭之力。

    “這……太不可思議了!”

    此刻,下方的眾位王拖著傷殘之軀,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激動,現在王祭之力已經全都集中在孫聖那里,他們免遭厄難。

    而且看這架勢,孫聖得那股神秘力量相助,大有將王祭之力斬盡殺絕的可能。

    而仙土外圍,人群也在沸騰,這場諸王論戰,真的是一波三折,如今演變到這種地步,是誰也沒有想到的。

    “這次論戰,當真是變數多端啊,先是王祭,然後那位少女,不過我依然覺得,最大的變數還是屠王者。”

    “諸王論戰竟然演變到了這種程度,未來天地的格局,真的是讓看不透啊。”

    “不過幸好那些王活下來了,不然一次性死這麼多位王,這將是巨大的損失,王都戰死了,將來還有誰能抗衡域外的強者?”

    “這麼說起來,反倒是應該感謝屠王者和那個少女了?沒有他們,這場王祭就是一次災難。”

    人們議論道,此刻,很多人心中復雜,因為這次論戰變故實在太多了,改變了很多人的想法。

    同時,一部分人心中難以平靜,看著仙土內那個渾身冒火的少年,他真的太強大了,即使不想承認都不行,古王在他面前,說殺就殺,便“傳說級”的古王都被打退了,還有誰有這樣的魄力?這恐怖的戰力,同輩之中,還能再找出誰來?

    “此子若是踏入極道領域,將會是第二個季布,又一個在大聖之下無敵的人。”這時,星猿這般說道。

    他的輩分很高,說出去的話很有分量,不得不讓人鄭重。

    “他的成就,將來超越季布都不是不可能的。”一直沉默不說話的劍無生也這般說道。

    這已經是很高的評價了,此刻即便是大道統的人,都不說話了,一個個沉默不言,眉頭緊皺。也許,他們該重新衡量一下這少年的價值了。

    “轟!”

    仙土上方,血色秩序崩毀。

    終于,孫聖和那口火爐殺到了三位“傳說級”的面前,孫聖緊盯神屠一族的青年不放,這個人,他今天必須要殺掉。

    神屠一族的青年惱怒,帶動漫天的血色秩序沖殺過來,他也知道王祭計劃破敗了,現如今只能拼個魚死網破。

    另一邊,聖嬰也殺了過來,混沌子這一次也不再留手,同樣向前殺來,手持一口雪亮的戰戟,此乃道法所化的兵器,無聲無息的斬出,防不勝防。

    “嗡隆!”

    那口火爐迎了上去,抵擋住了兩大強者,給孫聖留下足夠的時間去擊殺神屠一族的青年。

    這火爐,雖然不是唐媚的力量,但既然和唐媚融為一體,必然也有一部分唐媚的意志在里面,不然不會和孫聖配合的這麼默契。

    “轟!”

    混沌子出手了,一片黃金海沸騰,洶涌而來,他背後的那片黃金海,像極了傳說中的混沌之海,此刻淹沒而來,浪濤驚天,這就是他的王之力,掌握有真正的混沌之力。

    結果,火爐發光,爐蓋打開,所有的金色大浪全都被收了進去,古老的符印在里面涌動,將這股力量摧殘。

    “什麼!”

    混沌子臉色一變,他的力量就這麼被摧殘了,這火爐到底是什麼東西,是兵器嗎?應該不是,論戰中,真正的兵器是無法使用的,除非是……

    混沌子想到了一個可能,忍不住一個機靈!

    除非是傳說中的禁忌武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