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74章 打群架

第1674章 打群架

    這根本不可能,這片天地,沒有禁忌武器,即便是歷代的大聖們搜尋了好久,幾乎快把這片星空翻過來了,都沒有找到一件禁忌武器。

    這少女的手中,怎麼會有禁忌武器呢?

    但是,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情得時候,混沌子和聖嬰向前沖殺,想要沖破這口火爐的防線,去支援神屠一族的青年。

    可惜他們做不到,兩人的攻擊,全都被這口火爐吸走了,即便是混沌子掌握的混沌之力,被吸入到當中,也很快的就被摧殘掉。

    “化道!”

    聖嬰出手,化道之力籠罩住了這口火爐,但是,卻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因為這不是道法兵器。

    “怎麼會……這是真正的兵器,難道真的是……”聖嬰也想到了禁忌武器的可能,但卻不敢承認。

    而另外一邊,孫聖和神屠一族的青年再次交上手了,這一次,孫聖所向無敵,即便是神屠一族的青年有王祭之力相助,但也沒半毛錢的作用。

    “噗!”

    孫聖一劍斬入了神屠一族青年的肩膀,將其上半身斜斬開來,鮮血噴濺,觸目驚心。

    “啊!!”

    神屠一族的青年慘叫,這一次,他的超速再生沒有發揮功效,因為孫聖的劍上附帶著金色火焰,被這股力量擊傷,即便是超速再生也沒有用,根本無法愈合。

    “你的好日子到頭了。”孫聖冷笑道。

    “殺!”

    神屠一族的青年大吼,眼楮赤紅,怒火攻心,屈指成爪,朝著孫聖頭顱抓了過去。他的手掌化作了一只魔禽的爪子,顯然是動用了某種秘術。

    如此近距離之下,幾乎是必殺一擊,少有人能躲得開。

    孫聖騰出一拳,拳頭銀光燦爛,一拳轟了上去,震斷了這只魔禽爪子,鮮血飛濺,骨指亂飛,神屠一族青年的手掌直接被打殘了。

    孫聖抽回了斬在神屠一族青年血肉中的劍,而後回身又是一劍斬了上去,將對方的一條手臂活生生的卸了下來。

    “噗噗噗!”

    孫聖揮劍連斬,神屠一族青年的四肢全都被卸了下來,鮮血淋灕,最後被孫聖一腳從虛空中踩落下來,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的超速再生呢?用不出來了吧。”孫聖踩著神屠一族的青年冷笑道。

    一位“傳說級”的古王,被打的傷殘,淒慘無比,這在平常是絕對不可能看到的。

    而孫聖也不再 攏 佣 種械慕# 喚2迦肓松褳酪蛔邇嗄甑耐仿 敝校  狄叛緣幕岫濟揮校 偷馗襠薄br />
    “不!”

    神屠一族的青年不甘的怒吼,但這依然改變不了什麼,這位“傳說級”的古王元神被誅殺。

    但是,在臨死前,神屠一族的青年依然發動了致命一擊,額骨上的王之印記發光,葬神氣進行了最後的爆發,轟出致命一擊。

    每一位王,都能將王之力爆發出一次絕殺,但同時也付出相應的代價。

    此刻神屠一族的青年臨死前打出了必殺一擊,而且就近在孫聖的眼前。

    “轟!”

    葬神氣無形無相,但此刻,卻爆發出了沖天的光芒,一下子將那個地方給淹沒了進去。

    “不好!”

    “糟了,屠王者雖然殺了他,但也被同歸于盡,如此近距離下,王之力的絕殺,那是必死無疑的!”

    人們還沒來不及驚訝孫聖斬殺了一位“傳說級”的古王,馬上又發生了戲劇性的反轉,神屠一族的青年臨死前的絕殺,將孫聖一下子籠罩了進去。

    王之力的絕殺,其威力,是正常情況下的十幾倍甚至是數十倍,這種情況下,沒人可以抵擋得住,即便是像在場的這幾位老輩的大人物,比如說星猿、鐵戰僧和劍無生等人,都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這……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兩人都隕落了嗎?”

    “不可思議,誰能想得到,就算那個屠王者的肉身固若金湯,但也沒可能承受下來這樣的攻擊。”

    “屠王者的生命力很頑強,他將聖體法修行到了圓滿,剛才這一擊,如果殺不死他,那他也重傷無法再戰了。”

    “這樣的一擊……還是無法殺死他嗎?”有人發出了不甘的聲音,是大道統的人,如果孫聖和神屠一族的青年同歸于盡,對他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

    “大成的聖體法,超乎你們的想象,應該殺不死他,不過重傷是肯定的。”這時候,天海之主說道。

    這是一位大人物,說話很有權威,沒人會質疑他的話。

    仙土內,光芒涌動,葬神氣全力爆發的光芒,淹沒了那個地方,一重重神潮沖擊著四面八方,分外的恐怖。如果不是在這特殊的場域內,不知道要毀滅多少地方。

    “嗖!”

    但很快的,眾人傻眼了,孫聖從那片神光之中沖天而起,他竟然毫發無損,長發飄飄,白衣出塵,連一根頭發絲都沒有傷到,竟然安全無憂的出來了。

    “什麼!怎麼會……他竟然毫發無傷!”

    “臥槽,妖孽啊,就算他的肉身固若金湯,但也不可能一點傷都沒有吧,那可是一位古王臨死前的絕殺!”

    “屠王者……到底是個什麼人,這樣都能跑出來,這是打不死的小強啊!”

    “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這是個什麼道理,為什麼這樣的一擊,都沒能傷到他。”

    “草,你第一天認識這個少年啊,這家伙辦的事,那有什麼道理可講的?”

    一眾人喧嘩,議論,有人震驚,有人不甘,而人群中天海之主的臉上極為不好看,他剛說完孫聖不死也得重傷,結果下一秒鐘,人家毫發無損的飛了出來,這可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他可是一位半步大聖,天海的主人,身份何其的尊貴,他的每一句話,都代表了權威性,和至理,結果此刻打臉打的不要不要的。

    孫聖沖上了虛空,看著下方涌動的葬神氣神潮,冷哼一聲︰“媽蛋的,臨死也不老實,嚇我一跳。”

    听到這句話,眾人一陣無語,一位“傳說級”古王臨死前的必殺一擊,結果換來的,僅僅是嚇了人家一跳而已,這也太會寒蟬人了。

    緊跟著,孫聖迅速的沖向了虛空。

    在那里,那口火爐將聖嬰和混沌子堵在了那個地方,讓他們難以逾越雷池一步。

    “下一個是誰!!”孫聖沖了上來。

    混沌子、聖嬰兩人的臉色都極度不好看,因為神屠一族青年的死,他們都看到了,大駭不已,沒想到孫聖真的能擊殺他。而且,神屠一族的青年一死,王祭之力明顯的衰弱了許多。

    孫聖渾身上下金焰涌動,有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如同戰仙,又酷似一位絕代神王。

    他來到了混沌子和聖嬰的面前,冷聲道︰“關閉王祭,我給你們一個公平一戰的機會。”

    兩人臉色冰冷,沉默的嚇人,他們本來勝券在握,沒想到走到了這一步。

    “哼,屠王者,你真是自信啊,如果沒有借助外來的力量,你以為你能阻擋王祭嗎?”聖嬰不甘心的說道。

    “王祭的存在,本來就不公正,你們一己之私,動用王祭來成全自己,也光彩不到哪里去。”孫聖寒聲道︰“你們也看到了,王祭已經被打破,繼續使用這種力量,還能威脅的了誰?”

    聞言,混沌子和聖嬰都沉默,這是實話,王祭被打破,已經失去了價值。

    他們大費周折,甚至不惜消耗了大量的神力,結果王祭卻沒有起到預料的效果,怎能甘心?但是繼續下去,確實沒什麼作用,倒不如靠自己的力量全力一拼。

    “好!”

    混沌子率先說道。

    聖嬰猶豫,咬牙切齒,實在是恨到了幾點,如果沒有孫聖出現的話,王祭將會獻祭掉所有的王,到時候他們三人,會得到巨大的造化。

    “我們放棄王祭,你也用自己的力量,公平一戰是嗎?”聖嬰開口問道。

    “屁話,那是自然的。”孫聖說道。

    “好,那我們放棄王祭。”聖嬰也做出了表態。

    血色神鏈,歸入虛空當中,虛空在恢復,那些秩序神鏈褪去了血色,化為了神聖的金色。

    王祭的力量散去了,三位“傳說級”大費周折,結果卻只是白白的消耗了一場,雖然擊殺了幾位王,但那幾位王對他們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真正想殺的人,一個都沒殺掉。

    而他們自己,則是臉色蒼白,因為之前動用王祭,對他們的消耗是巨大的。

    一旁邊,那口火爐的光芒也在熄滅,所有古印記都飛回到了火爐當中,包括孫聖身上的。

    最後,唐媚再次顯現出身形,那口火爐縮小,融入到了她的體內。

    但是,唐媚同樣臉色蒼白,顯然,那件兵器對她的消耗也是巨大的,此刻那張小臉兒上蒼白無血色,比混沌子和聖嬰好不到哪里去。

    “屠王者,那就來一戰吧,我突然想和你公平較量一次了。”混沌子說道,身背後的黃金海沸騰起來,展露出高昂的戰意。

    孫聖點點頭,看向下方其他幾位王,道︰“喂,你們恢復的怎麼樣了?”

    幾位王不久前被王祭之力所傷,但孫聖給他們爭取了足夠的時間,讓他們得到了喘息。

    “雖然沒有傷勢痊愈,但可以一戰!”麒麟王說道。

    “哦,如此甚好,來吧,有一個算一個,有仇的報仇,有冤的抱冤。”孫聖淡淡的笑道。

    “你……屠王者,你什麼意思!”混沌子不禁臉色一變。

    “什麼意思?看不懂嗎?打群架呀。”孫聖嘿嘿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