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81章 彎弓射大聖(上)

第1681章 彎弓射大聖(上)

    “道友,有些過了。”有人在提醒,是那位南極道君,覺得天海之主太直接了。

    天海之主的目的很明確,一來,是代替大道統爭奪那件禁忌武器的歸屬權,二來,他想要得到萬法玲瓏,明知道孫聖將萬法玲瓏融合了,竟然還想要放孫聖的血。

    雖然這樣做有*份,但此刻絕對多數人都不敢多言,因為天海之主凶名很盛,可以說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那種人。

    跟這樣的大人物作對,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屠王者,這次事情結束後,隨我會天海作客如何?”天海之主這般說道。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位大人物不懷好意,他要孫聖的血,如果孫聖跟他走了,那還得了?估計渾身的精血會被抽干。

    “天海之主,你也太過分了!”劍無生說道,實在有些听不下去了。

    天海之主也算是輩分很高,雖然凶名遠播,但這個輩份的人,如此行事,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但是,恰恰是因為此人的凶名,他行事可以無所顧忌。

    “你算什麼東西!滾!”天海之主說道,呵斥劍無生。

    劍無生也是輩份很高,但和天海之主比差了一截,因為人家是一位半步大聖。

    “天海之主,如此行事,有失你的身份。”星猿也站出來說道,這曾經是一位大凶,但可惜還是不及天海之主的身份。

    “施主,三思而後行。”鐵戰僧也站出來說道。

    “好像很多人在多事,都想要與我為敵嗎?”天海之主冷冰冰的說道,可以說是極為囂張,不把星猿、劍無生和鐵戰僧這樣的人看在眼中。

    大道統的人此刻不說話了,但卻明顯的露出了冷笑之色,大有看好戲的意思。

    天海之主是他們這邊的人,身份崇高,實力強大,如果孫聖落在了天海之主的手中,必然大道統也能從中獲得好處。

    很明顯,在這一刻大道統是偏向于天海之主這一邊,絲毫不介意與星猿、鐵戰僧和劍無生這樣的人撕破臉,而且一大道統的底蘊,也不介意與這些人為敵。

    “我們只是想勸前輩莫要沖動行事。”鐵戰僧說道,雙手合十,稱呼天海之主一聲前輩。

    但這也沒起到什麼作用,天海之主冷笑道︰“我行事,不需要一群後輩指指點點。我請這個年輕人去天海做客,是給他面子。”

    要知道,這可都是老的不像樣的一群人,存活的歲月悠久,很多都不出世了。但結果天海之主竟然像是數落小毛孩子一樣數落他們,讓人大跌眼鏡。

    “諸位別緊張,天海之主也沒說非帶走他不可,只是有條件的。”大道統的一位老者笑道,而後看向孫聖,到︰“少年,那件禁忌武器,在你手里確實沒用。”

    “我知道。”孫聖說道︰“所以,我打算交給某位德高望重的人,最為安全。”

    “德高望重……你是說季布嗎?”那名金色法袍的老者終于說話了,道︰“就知道你是他的人,不過恐怕連他也沒有資格持有這件兵器。”

    孫聖臉色冰冷,心中怒火一點點的攀升,這幫人實在是過分到了極點。

    那黃金門後的造化,是自己拼殺出來的,結果這幫人眼看不受約束了,就想要用各種辦法巧取豪奪。

    “屠王者,你必須答應這兩個條件。”那名金色法袍的老者說道︰“第一,那件禁忌武器,你一定是要交給大道統的,第二,我們需要你一些血,放心,流點血對你也沒有壞處。”

    聞言,孫聖冷笑,看來他們的目的很明確,不管自己在黃金門後面得到什麼,他們都要分一杯羹。

    首先,大道統對那件禁忌武器,志在必得,一定要拿到。

    其次,其中一部分人,想要得到萬法玲瓏的力量,雖然孫聖已經融合了萬法玲瓏,但他們卻想要放他的血。雖然嘴上說只放一部分,天知道他們抓住主動權之後,會不會放干孫聖的血。

    而且,放出的都是道之精血,這道之精血損失一部分,很容易出問題的。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放我的道之精血,還說沒有壞處,你傻還是我傻?”孫聖冷笑道。

    聞言,金色法袍老者的臉色越發的冰冷,冷笑道︰“那你恐怕走不出這個地方了。”

    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孫聖不禁嗤笑,道︰“做人不能無恥到這種地步,我自己得來的造化,是我拼死拼活殺出來的,憑什麼你們一句話,就要分一杯羹?”

    “那是你的造化嗎?那是王的造化?你不也是搶來的?如果今天是那些‘傳說級’的古王得到了這些東西,我們自然沒話說。”一位大道統的人譏諷的說道。

    “大人說話,小孩少插嘴。”孫聖呵斥道。

    “你……”這大道統的人惱怒,這是一名老嫗,也是活化石,活了最起碼十萬年了,一身道行精湛。

    結果,孫聖卻一句“大人說話,小孩少插嘴”呵斥她,這也太沒面子了,換做誰誰能承受得了?

    “放肆!”這老嫗呵斥道。

    結果,孫聖一甩袍袖,無形無相,原始道紋飛了上去,直接撞在了這老嫗的胸口位置,“砰”的一聲,這名老嫗即便是運轉*力抵達,但還是被震得踉踉蹌蹌的後退,嘴角一口鮮血溢了出來。

    “嘩!”

    眾人一陣驚呼,這屠王者現在到底有多強大啊,那可是因為踏入極道領域多年的活化石了,結果就這麼一甩袍袖就給震傷了了。

    這一刻,連天海之主、金色法袍的老者都是眼神凝重,同是心中更加堅定了對付孫聖的念頭。

    如果再過幾年,這個少年沒準兒連他們都能打壓了,那還得了?

    “屠王者,這兩個條件你不接受也得接受。”金色法袍老者說道。

    “這兩個條件,他哪一個都不會接受。”這時候,虛空中傳來一聲沉喝,緊跟著,一條原始道紋凝聚成的大道蔓延過來,來到了這片仙土之中。

    這上面,有一位白衣老人走了下來,身形幾個閃爍,便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季布來了,前來接應孫聖。

    一時間,眾人紛紛喧嘩,都知道這個老人的強大,此刻他到來了,事態會發生扭轉性的變化嗎?很多人想到這一點,但是又搖了搖頭,應該不可能。

    季布雖然強大,被譽為大聖之下第一人,但在場的恐怖人物可不止一尊,單單是天海之主,便不可戰勝,一位半步大聖,已經無限接近大聖了,就算是季布也不是對手。

    季布一來,那名金色法袍老者和幾位大道統的高手,紛紛露出了冷色,至于天海之主,則是冷哼一眼,投去鄙夷的眼神,似是根本不將其放在眼中。

    季布就算再強,但也是大聖之下最強,而他是半步大聖,不在同一個檔次當中。

    “線索找到了嗎?”季布走過來問道。

    “嗯,我知道怎麼開啟那枚水晶魔方了。”孫聖說道。

    “好,此事重大,我們走吧。”季布說道,完全無視這些人,就要帶著孫聖離開。

    這一下,這些圍在這里的人全都不干了!

    “季布,你實在是放肆,未免太自以為是了,也不看看這里是什麼地方,是你撒野之地嗎?”那名金色法老的老者說道,大踏步的向前,就想要攔住季布。

    “哼!”

    季布冷哼一聲,不等對方靠前,而後身形一動,驟然出現在這金色法袍老者的面前,直接一伸手,“砰”的一聲擒住了這金色法袍老者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

    “額……額……”這名金色法袍老者頓時慌了神,沒料到季布會突然這麼對他,被掐著脖子,一句話不說,直接將他制住了。

    對方的力量太強了,一縷縷原始道紋滲透到了他的道法當中,竟然讓他根本反抗不得,其道法,像是被鎮壓了一樣。

    “你……”金色法袍老者驚恐,卯足了渾身的力氣掙扎,奈何一點用沒有。

    “住手!!”

    其他幾位大道統的活化石向前,臉色驚恐,也沒想到季布會突然出手,此刻向前逼來,想要阻止。

    “轟隆!”

    孫聖冷漠的回眸,而後一條手臂橫斷虛空,這條手臂銀光錚錚,同時有原始道紋爆發,“砰!砰!砰”,三位活化石被這股力量沖擊到,向後倒退出去,足足退出去了百米遠。

    “誰敢上前?”孫聖冷漠的說道。

    眾人驚駭,屠王者現在的實力,真的今非昔比了,強大了太多,三位活化石,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結果就這麼被他一甩胳膊,震退出去上百米遠,說跟誰誰會相信?

    現在的孫聖,當之無愧是年青一代第一人了,甚至可以說是歷史上最強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將來自各個時代的王都打敗了,當之無愧的最強後生。

    而另外一邊,季布提著金色法袍的老者,毫不留情,“喀嚓”一聲扭斷了對方的脖子,而後一巴掌拍上去,頭顱和身子分家,整顆頭顱,差點爆碎掉。

    “啊!”

    這老者的頭顱慘叫著,雖然沒有死,卻受了嚴重的道傷。

    “有誰要阻攔我嗎?”季布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