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82章 彎弓射大聖(中)

第1682章 彎弓射大聖(中)

    此刻,很多人都在咂舌,這個老人實在是彪悍,一位大道統的大人物,差點被他活活拍死在手中。

    而另一邊,孫聖更是抬手間震飛了三位活化石,這一老一少,實在是所向披靡啊,似乎就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事情。

    尤其是此刻,大道統的大聖就在遠處,而且有不止一位大道統的大聖在,結果這一老一少無所顧忌,該出手時就出手,像是沒有注意到人家的大聖在場一樣。

    “哼!”

    這時,不遠處的天海之主一聲冷哼,道︰“季布,你可認識我是誰?”

    這是十分狂妄的話,似是在有意彰顯自己的身份一樣,直接喝問季布是否知道他,這是想要以自己的身份壓制對方。

    “哦,原來是混在天海的那個小子。”季布的回答更干脆,直接稱呼天海之主為小子。

    一時間,眾人無語,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比天海之主更干脆。天海之主活了多少年,少有人知道,季布活了多少年,更是無人知曉,是個謎,這兩個人若是比拼輩份的話,很多人都插不上話,因為涉及的年代太過久遠了。

    天海之主的臉色果然不好看,道︰“季布,你覺得自己能帶走這個少年嗎?”

    “你要阻止嗎?”季布冷淡的說道。

    “呵呵呵,你也配讓我出手?我只說一句話,留下他,我不為難你,不然今日,你也走不了。”天海之主說道,十分干脆。

    沒有人覺得他狂妄,反而覺得他說是的是事實,因為這是一位半步大聖,即便是季布號稱“大聖之下第一人”,但也是大聖之下,半步大聖不在這個檔次里面。

    “你太自信了。”季布搖了搖頭說道。

    “你試試看。”天海之主冷笑。

    下一刻,在他的身上,可怕的氣息大爆發,那是屬于半步大聖的氣息,完全超越了極道領域,這股氣息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沖擊的向後倒退出去。

    即便是孫聖,都在退步,因為半步大聖,確實不是他現在可以承受的力量,即便是登上了極道領域也不行。

    “現在你還要戰嗎?”天海之主冷視著季布,半步大聖之力外泄,讓人不可抵擋,甚至里的較近的人,都有一種要臣服的沖動。

    因為半步大聖這個級別,基本上算是初步證就大聖道果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有生之年,絕對可以成就大聖之位。

    此刻,天海之主就是在以自己半步大聖的氣息,想要震懾住季布,讓他知難而退。

    “N瑟!”

    結果,季布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大踏步向前來,十分干脆的一拳壓了上去,轟隆隆之聲作響,比天地的大氣勢都要可怕,那纏繞著原始道紋的拳頭,就這麼朝著天海之主壓了上去。

    眾人訝異,這可是一位半步大聖啊,不是普通的極道領域,季布竟然也敢對其揮拳。

    但是,此刻天海之主則是神色一變,似是看出了什麼,而後鼓動處龐大的法力,與之抗衡,他一掌拍出,宛如一片星海浩瀚、沸騰,朝著季布轟了過來。

    “轟隆!”

    一瞬間,天穹裂開,即便是這片堅固的仙土,大地也瞬間淪陷了,因為這是一位半步大聖的可怕一擊,無法想象。

    這一刻,真的很多人要頂禮膜拜了,半步大聖的氣息,已經初步具有古之大聖的風采了,普通人,無法承受這股力量,源自本能的想要臣服。

    “爆!”

    突然,季布大喝一聲,覆蓋著原始道紋的拳頭,在一瞬間爆發出可怕的力量,原始道紋劈天斬地,瞬間將那片星海壓制了下去。

    “轟!”

    這一拳落下,星海沸騰,大浪被擊碎,季布的拳頭果斷的轟到了天海之主的近前,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

    “啊!”

    天海之主吃驚的叫了一聲,似是沒想到季布有這樣的力量。

    緊跟著,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天海之主被一拳擊中,“砰”的一聲,這拳頭在他身上砸出了一個深深地拳印,凹陷了下去,其血肉之軀,已經受了創傷。

    “什麼!他……打傷了一位半步大聖!而且只用了一拳!”

    “這……這怎麼可能!季布不是極道領域最強嗎?怎麼能觸及到半步大聖那個高度!?”

    眾人驚慌,難以置信,此刻全都啞然。

    很快的,季布再次出手,第二拳壓了上去,原始道紋驚天,在轟到了天海之主近前時,同樣凶猛的爆發。

    天海之主大喝,動用了全身的力量去抗衡,但結果還是被季布一拳破敵,狠狠地轟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這一次,一擊就把他的胸膛擊穿了,可怕的半聖之軀,竟然也無法擋住季布的拳頭。

    “轟!”

    “轟!”

    “轟!”

    季布一拳一拳的壓落下來,干脆直接,簡單粗暴,面對一位半步大聖,季布采用最直接的手段鎮壓。

    而天海之主這一邊,星海爆碎,他動用的所有神通,全都被打爆,以無上法力演化出來的星海,更是被打的沸騰。

    他的肉身,被季布的拳頭擊穿了好幾個血窟窿,堂堂的半步大聖,初步證就了大聖道果,結果,竟然一個回合之下,被季布壓制的體無完膚,他的一切驕傲,一切尊嚴,在這一刻都要多不值錢有多不值錢。

    “怎麼會這樣!”天海之主驚怒,鼓動大神通,去抵擋季布的拳頭。

    “轟!”

    但結果依然一樣,神通被季布一拳擊的粉粉碎,天海之主的身上,再次多了一個血窟窿。

    “這……季布難道也是半步大聖?”

    “這怎麼可能呢?他身上沒有半步大聖的氣息,一直以來,這個老人都在自斬修為,停留在極道領域,怎麼會是半步大聖呢。”

    “離譜,太離譜了,他真的是極道領域嗎?竟然一下子就碾壓了一位半步大聖。”

    人們震驚,連那些活化石都瞠目結舌,無法解釋清楚面前的一切。

    很多人都知道,季布存活了這麼久,不但一次次蛻變,增添壽命,而且他還在自斬修為,只要是逾越了極道領域,他自己就會將修為斬掉。

    很多人不明白季布這麼做的原因,覺得這種行為甚是古怪。但時間長了,人們也就習以為常了。

    不過今日,季布展現出來的實力,卻絕對不像那麼回事兒,這根本不是極道領域的力量,極道領域即便再強,也不可能打破壁壘,戰勝一位半步大聖的。

    此刻,就連孫聖都很驚訝,季布怎麼會這麼厲害?戰力完全不符合極道領域的邏輯,雖然他自己也是這樣,但那是因為他在體內開啟了一道門,將潛力超極限釋放了。

    難道說季布也懂得這種秘術,他也超極限釋放了自己的潛力?。

    “啊!!”

    此刻,天海之主大聲慘叫,他被季布一拳擊中了腦袋,頭顱當場粉碎,無頭之身飛出去了好遠,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不過,他並沒有死掉,依然還存留著生機,只不過,這是一次嚴重的道傷,想要恢復,一時半會是不行了,最起碼光是頭顱重塑,就需要花費上好久的時間。

    “……”

    一時間,現場鴉雀無聲,這位不久前還信誓旦旦,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半步大聖,一眨眼,就被人轟碎了頭顱,半死不活的躺在那里,真是諷刺到了極點。

    “天海的小子,再回去練練吧,等成為大聖再來找我。”季布冷聲說道。

    這句話,讓人汗顏,同時內心當中驚恐,這個老人,實在是強大的不像話,強的無法用道理來形容。他明明在極道領域,為什麼會有這麼超凡入聖的戰力?

    堂堂半步大聖,被他輕輕松松幾拳干翻了,人們猜測,若非是季布刻意留手的話,天海之主今日很可能會橫尸當場。

    季布並沒有殺他,疑似在給一些人面子,很有可能和遠處的那些大聖有關。

    “現在我要帶頭走,還有人要阻攔嗎?”季布說道,冷漠的眸子掃視全場。

    這一刻,無人敢跟季布對視,有人在後退,不久前那些不懷好意之人,全都不敢說話。

    一位半步大聖都被人家干躺下了,他們能怎麼樣?也許,能阻止季布的,只有那些大聖了。

    “唉……”

    一片虛空中,傳來了一聲嘆息,那是一位大聖的嘆息,有一位老人隱藏在那里。

    “季布……你太讓我失望了。”那片虛空中,傳來這樣的聲音,這是一位大聖在開口︰“季布,我念在這些年來,你為這片天地立下了汗馬功勞,本不願意為難你,但自從這個少年出現後,你的行事,讓人失望到了極點。”

    一位大聖開口了,其他人都不敢言語,但大道統的人卻露出了激動之色,因為這是他們大道統的一位大聖。

    他此刻開口,顯然是在針對季布。

    “是嗎?”季布冷笑一聲,道︰“世人就是如此,你對他好的時候,他覺得理所應當,只要做一點不順他們的事,就會被批判。”

    “唉……”那位大聖再次嘆息,道︰“我也不願為難與你,你留下這個少年吧,我們有大用,這件事你不要管。”

    此言一出,人們紛紛竊竊私語,現在,連古之大聖在針對孫聖了,表明了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