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01章 少年妖孽

第1701章 少年妖孽

    天牢之外,兩位半步大聖親自主持這里,吩咐人將所有的大陣都搬運而來,壓在了天牢的入口上。

    一百零八座大陣,將這里封閉的結結實實,每一座大陣,都具有可怕的殺傷力,此刻全都壓在這個地方,就算是蓋世大能,都打不出來。

    “催動所有的大陣,毀掉天牢,將天牢之地當做爐鼎,把那個妖孽活活煉死在里面。”青衣老者發狠,下達指令。

    “轟隆!”

    一百零八座大陣,全都爆發,綻放出光芒,朝著天牢之地灌輸進去,要把那里當做爐鼎,煉化孫聖。

    “這次他若還能活著出來,那就真的是妖孽了。”古天庭的那位銀袍半聖冷笑道。

    “轟!”

    很快的,大陣之下,傳來暴動,能看到里面有驚世劍光涌動,震得一百零八座大陣搖晃。

    “大……大人,那小子在里面反擊,怎麼辦嗎!”一位真君匯報,聲音有些慌亂。

    這樣的人物,平日里都是處變不驚的,在古地的時候更是眼高于頂,目空一切。

    但此刻,他們卻慌亂無比,感覺像是要大難臨頭了一樣。

    “慌什麼!”銀袍半聖呵斥道︰“一百零八座大陣駐守這里,他必死無疑,真以為他能翻了天不成,給我全力催動大陣,將他活活煉死!”

    “是!”

    這些真君點頭,全力激活這些大陣。

    “轟!”

    “轟!”

    但是,一百零八座大陣下面,依然傳來恐怖的震動,劍光在里面醞釀,澎湃,竟然有幾座大陣被毀掉了。

    緊跟著,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這一百零八座大陣,一座接著一座從內部崩毀,僅僅是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便已經有數十座大陣被擊毀了。

    這一刻,每一個人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里面的人太可怕了,像是來自深淵的戰神。即便他們以一百零八座大陣駐守這里也沒用,對方還是要從里面殺出來了。

    “看到他了。”這時候,有人忍不住驚呼道。

    在這些大陣之下,能看到一個少年,手持一口戰劍,攙扶著一個渾身是傷的人,他就這麼一劍一劍的劈上去,粗大的劍氣涌動,毀掉了攔路的大陣。

    “這小子……真的是個妖孽嗎?”那名青衣老者說道。

    銀袍半聖則是一陣皺眉,最後一咬牙說道︰“我去請那件東西吧,不能讓他活著出來。”

    青衣老者猶豫了一下,而後痛快的點了點頭。

    緊跟著,那位銀袍半聖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飛進了此地的深處。

    “轟隆隆!”

    大陣之下,那少年即將殺出來,又有十幾座大陣崩毀掉了,這不禁讓在場的一些真君級別的強者都嚇得膽戰心驚。

    這也太可怕了,一百零八座大陣能困住蓋世大能,卻困不住這個少年,說他是戰神,都不足以形容其恐怖程度。

    大陣一座接著一座被毀掉,下方的少年一人一劍殺了出來,勇猛不可擋,劍氣劈開了所有的光輝。

    一百零八座大陣,眨眼間只剩下一半,已經很難壓制這個地方了。

    不過好在,那位銀袍半聖終于回來了,並且背負著一口大葫蘆而來。

    這枚大葫蘆,一看就不是凡物,為特殊的物質打造而成,葫蘆口被封印,並且鎖著袑騑陷釭甄篜魽A應該是許久沒有人動用過了。

    這大葫蘆看上去貌似十分沉重,即便是一位半聖扛著,都十分的吃力,一步一步踩穿虛空而來。

    “這是……竟然把這件東西給請出來了!”在場的一些真君驚呼道。

    其他人也無不變色,他們都是這兩大超級勢力的核心人物,故此知道這是什麼。這東西在大勢力中一直處于密封的狀態,里面是一種黑暗之力。

    至少他們是這麼稱呼的,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具體是一種什麼力量,只是以黑暗之力簡稱而已。

    那名青衣老者沖了上來,和銀袍半聖一起祭出了這枚大葫蘆。

    這口大葫蘆實在是太沉重了,墜落下來,“轟”的一聲落在了鎮守這里的大陣上。當下,兩位半步大聖聯手,拍開了葫蘆上的封印。

    “轟!”

    立刻,從葫蘆當中,飛出了一種黑暗之力,十分可怖,氣息懾人,讓人遠遠的後退,仿佛一旦被沾染,就會被魔化一樣。

    這股黑暗之力,滲透到了大陣中,而後向前飛去。剎那間,那些神聖的大陣,全都被黑化,像是化作了一座座蓋世大魔陣一樣,壓向了下方的孫聖。

    “呵呵呵,這回……他應該沒有機會了。”銀袍半聖冷笑道。

    很快的,人們便看不到下方的情況了,全都被黑暗之氣給籠罩,原本那一座座神陣,也化作了魔陣,下方魔氣沖天,什麼都看不清楚。

    不久之後,下面平靜下來,沒有劍芒斬出,也沒有什麼大動靜。

    這讓上面的人十分放心,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因為在他們看來,孫聖應該是被壓制回去了,無法承受中那種黑暗之力,遭劫了。

    “看來是結束了,就算他在妖孽,也承受不住這種力量!”銀袍半聖冷笑道。

    “大人……這股力量到底是……”一位年輕的真君問道。

    因為即便是他們,都不了解這股力量,只知道這是一種黑暗之力,一直塵封在這里,平日里基本上不會動用。

    “這是來自星空深淵的力量。”銀袍半聖說道。

    此言一出,讓人心中驚駭,提起星空深淵,人們都不寒而栗,那里是真正的黑暗之淵,死亡之淵,讓古之大聖都止步,幾乎沒有人走進去過。

    那里面會醞釀出什麼力量?這是個未知數!

    而這黑暗之力,竟然是從星空深淵處得來的,那里可是進不去的啊,究竟是誰從那里帶出來了這種力量?

    眾人不可思議,但也沒有多問,現在他們只知道,不管這種力量是正是邪,這一次都多虧這種黑暗之力,才鎮壓了下面的少年妖孽。

    “哼,在這股力量之下,他恐怕要化為血水了吧。”銀袍半聖冷冰冰的笑道。

    “轟!”

    然而,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大陣下方,突然暴動,再次傳來了動靜。

    一道黑暗劍氣,突然沖天而起,粗大的黑暗劍氣,沖破了一座座大陣,讓這些大陣支離破碎。

    緊跟著,下方那充天的魔氣當中,孫聖再次鑽了出來,他沒有受傷,更沒有化為血水,此刻那洶涌的黑暗之氣,纏繞在他手中的劍上,激發出了黑暗劍芒。

    而帝俊,則是被他用一縷縷原始道紋保護著,同樣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什麼!他……他吸收了這種黑暗之力!怎麼可能!”

    “這……這是個什麼妖孽!”

    當場,眾人慌了,緊跟著,還不等他們震驚出聲,下方那黑暗劍氣再次暴漲,破壞了一座又一座的大陣,這黑暗之力非但沒有壓制他,反而被他據為己有,展現出了更加驚人的破壞力。

    “收起那股力量,快!”青衣老者大聲喝斥道。

    銀袍半聖立刻動手,將這枚葫蘆重新封印了起來……

    而下方,一座座神陣崩塌,下方的那個少年斬出黑暗劍氣,粗大的黑暗劍氣摧枯拉朽,摧毀了這個地方,眨眼間,大陣連續崩塌,像是窗戶紙一樣被撕破。

    “轟!”

    終于,孫聖從里面沖出了來,帶著帝俊一躍而起,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他長發斜飛,眸子冷冽,白衣獵獵作響,在其手中,聖劍纏繞著一種黑暗之氣,剛才的那股力量,被孫聖利用,轉化到了聖體之劍上。

    “剛才那是什麼東西?”孫聖冷漠的問道。

    此刻,銀袍半聖和青衣老者全都臉色鐵青,咬牙切齒,動用了諸多手段,竟然還是被這個少年給脫困了,他們實在是沒見過這樣的妖孽。

    “妖孽,你罪行累累,還不跪下伏誅!”銀袍半聖呵斥道,不過聲音輕微的抖動了一下。

    “呵呵呵,這語氣有問題,以前你們不是這樣的。”孫聖笑道︰“怎麼?身為半步大聖,你們也覺得害怕嗎?”

    “害怕?你覺得我們會怕你嗎?就算你逃出來,本座也有一千種方法懲戒你!”銀袍半聖呵斥道,身上強大的道法涌動,半聖之威展現。

    “呼啦啦!”

    當場,這里跪伏下來一大片人,那些真君、聖者,全都無法抵擋這種威嚴,本能的生出了畏懼,跪倒在這位銀袍半聖的面前。

    半步大聖全力釋放自己的道法,除非是古之大聖親自到場,不然沒有人可以戰勝。

    這位銀袍半聖,籠罩在強大的氣息內,猛地向前踏出了一部分,“轟”的一聲,這片天地差點顛覆了,而後口中大喝︰“跪下!!”

    一般人,听到這句話,絕對當場軟到了,像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鎮壓一樣。

    但此刻,孫聖卻嗤笑一聲,猛地張口一吐,霎時間,一股水浪沖出來,這股水浪像是一條水龍一樣,淹沒而來。

    這位銀袍半聖就在眼前,來不及提防,當場被卷中了。

    瑤池之水傾瀉,直接把這位銀袍半聖澆成了一個落湯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