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06章 自斬

第1706章 自斬

    女帝眯著眼楮看著孫聖,神色異樣,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我們都自認為能看清楚天地走向,但到了如今這步田地,誰也不能說能預知未來,也許……將來有一天,面對選擇的是我和她。”

    “什麼意思?”孫聖問道。

    “不說這個了,你想要走那條路,需要做一個決定。”女帝轉開了話題,盯著孫聖。

    “是什麼?”孫聖問。

    “斬掉你的境界。”女帝說道。

    孫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因為季布當初走這條路的時候,便在自斬修為,而且持續了好多年。但是,孫聖覺得,這所謂的自斬修為沒那麼簡單,不然季布也不會在極道領域爆發出大聖的力量。

    女帝解釋,自斬修為,但卻不是自斬道法,只是斬掉修行中多余的一些東西。

    這是一個比較艱難的過程,因為修為境界和道法密切相關,稍有不慎,斬掉境界,便可能會連著自己的道法一起斬掉。

    所以,這個步驟要十分的小心,一個失誤,可能會讓自己的道法有缺,得不償失。

    “斬去多少?”孫聖皺眉問道。

    “斬掉一切。”女帝說道︰“季布是從極道領域開斬,直到踏上這條路之後,才會逐漸的斬掉其他的不需要的東西。但你不同,有《長生經》在,你大可以放手一搏,但凶險還是有的。”

    坦白地講,季布是選擇了一條妥善的方法,一點一點慢慢地斬掉自己的修為,走上那條路。

    所以,他耗去了大量的時間,但這個方法卻很穩妥。

    而孫聖,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消耗,所以只能鋌而走險,一口氣把道法中不需要的東西全部斬掉。

    女帝傳授了孫聖一些敲門兒,但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孫聖自己,別人幫不到他。

    孫聖點點頭,然後好長一段時間,都在研究這條路。

    他又跑到了季布那里,向季布尋求經驗,告知他一些重要的東西。

    而當季布得知孫聖要走這條路的時候,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為他知道,如果孫聖要走最強的那條路,早晚會踏上這一步的。

    所以不久前,季布曾出口提示過他一些什麼,只是那個時候孫聖沒有來得及感悟。

    這一次,季布可以說是毫不保留,將自己的一些經驗傳授給了孫聖,希望孫聖能走的更加穩妥一些。

    一切準備就緒,孫聖開始了這一次最關鍵的修行。

    首先,他要做的是斬掉自己的極道領域,他盤坐在一座山峰之上,靜靜調息,將自己調整在最佳的狀態,而後,使自身的道法運轉到最強。

    這個過程很重要,道法要始終保持生生不息,經久不滅,不然的話,斬掉修為的同時,自身的道法會被斬掉。

    “起!”

    孫聖大喝一聲,一道光芒沖天而起,充滿了黑暗氣息,那是斬境刀,不過不再是光明的,而是充滿了黑暗。

    下一刻,斬境刀落下,朝著孫聖斬殺過來,他在自斬!

    “轟!”

    黑暗的斬境刀,一下子斬入了孫聖的天靈蓋當中,這一刻,孫聖張口慘叫起來。

    自斬境界,這個過程遠比孫聖想象的要痛苦百倍千倍,一記斬境刀落下,感覺比靈魂撕裂都要痛苦,這種痛苦,幾乎可以一瞬間讓人死過去。

    但是,孫聖不得不堅持下來,再次祭出斬境刀,而後自斬。黑暗刀光斬入了自己的天靈蓋當中。他不可能一次就把自己的境界斬下來,而是需要不斷的自斬,一直把修為斬盡才可以。

    黑暗的斬境刀,一重接著一重落下,孫聖飽經痛苦的折磨,即便是他,此刻都慘叫連連,肌體溢出了鮮血,這種鮮血,呈現出鮮紅色,不再如過去一般是金黃色。

    因為孫聖被黑暗物質改造,身體的一切素質都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如此舉動,不禁驚動了很多人。

    因為孫聖自斬修為並沒有保密,隨便選擇了一座山峰,故此很多人都看到了黑暗的斬境刀沖天。

    同時,那淒慘的叫聲,同樣吸引來不少人。

    當人們看到這里的情況後,不禁大驚失色。

    “屠王者……在自斬修為!天啦嚕,他瘋了麼?”

    “難道真的已經失去戰心了?連自身的修為都不要了?”

    “這……想不到,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被譽為史上最強的年輕人,如今竟然受到了這樣的打擊,先是黑暗化,最後甚至自斬其修為,這是徹底絕望了麼?”

    很多人這樣想到,因為孫聖的舉動實在太過怪異了。

    從當初得知真相歸來,就有很多人在關注他,他們看的是,曾經那個光芒奪目的少年,變得蕭條,獨自去星空中遠行,歸來之後,整個人黑化,疑似走火入魔了一樣。

    雖然期初很多人懷疑孫聖是否真的走火入魔,墮入黑暗。但現在,他又開始瘋狂的自斬修為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不得不引人懷疑,這個少年是否真的已經墮落了,一蹶不振。

    孫聖瘋狂的舉動,吸引來很多人。

    而不久之後,那座山峰上平靜下來,孫聖倒在了血泊當中,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鮮血染紅了山崖。

    此刻,孫聖將自己極道領域的修為斬掉了,退回到了天道領域當中。為此,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僅僅是斬掉了一重修為,竟然便如此的淒慘。

    很多人看到這一幕,跟著觸目驚心,好不容易修行上來的境界,就這麼斬掉,未免太可惜了,這是受到了多大的打擊才會如此啊。

    但是,只有孫聖自己知道,他雖然斬掉了自己的一重修為,但體內,道法依然鼎盛,體內道火在熊熊燃燒,實力並未衰退。

    “不,也許我們都想錯了。”就在這時,有人做出了這般評價︰“難道你們忘了嗎?季布當初也曾做過這種事情,他身在極道領域多年,只要修為有所突破,立刻就會自斬,但那一日諸王論戰結束後,季布卻爆發出了堪比大聖的威壓。”

    “你是說……屠王者只不過是和季布一樣,在走一條特殊的道路是嗎?”

    “很可能是這樣,他自斬修為,一定是有目的的。”

    不少人紛紛點頭,覺得有道理,但是很快的,這群人再次瞠目結舌。

    因為他們看到孫聖從血泊里爬了出來,繼續開始自斬,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這完全和季布不一樣啊,季布就算當初也自斬修為,但卻始終停留在極道領域,但孫聖,顯然是一副要把自己的境界斬的干干淨淨的架勢。

    “啊!!”

    慘叫聲回蕩在這里,很多人忍不住動容,難道他們猜錯了?孫聖並非是要走什麼特殊的路,而是要徹底自斬清楚,什麼都不留下。

    為什麼要這樣?即便是因為知道真相受到了打擊,但也犯不著做得如此過分吧,有必要把辛辛苦苦修行上來的一切全都抹除掉嗎?

    “這家伙……怎麼會這麼極端!”

    遠處,劍璇璣、蒼寶兒、神劍王、魔太君和玉三清也過來了,他們也很驚慌,不知道孫聖這是在做什麼,好端端的,干嘛要自斬?

    諸葛果沒有過來,因為場面太殘忍了,諸葛果身懷有孕,他們害怕諸葛果動了胎氣,所以強行把她留在道場。

    “孫聖,你在做什麼?快停下吧。”神劍王說道。

    “老孫,不帶這樣的,難道你就真的那麼在意麼?真相還只是一面之詞,尚不清楚,何苦這麼對自己。”魔太君也說道。

    一時間,人們紛紛讓出了一條路,因為他們知道,三位王也都是知道真相的人,他們有發言權利。

    “不要管我!”但是,孫聖只是冷冷的回答了幾個字。

    他不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走什麼樣的路,這是女帝的吩咐。因為一旦別人知道他在走這條路,一定會盡全力的阻止,既然世人以為他失去了戰心,墮落了,那便順水推舟,讓眾人這麼認為就好了。

    直到他正式踏上了這條路,再全力爆發,這樣就不會有人趁人之為了。

    “孫聖,你明明說過自己不在意真相的,如今何苦這麼為難自己?”神劍王嘆息道。

    “聖兄,這可不像是你的作風,當年意氣風發,風采何其奪目?連我等都沒有自甘墮落,你怎麼就……一蹶不振了呢。”沉默的玉三清也開口說道。

    “是不是有人又告訴了你什麼!”魔太君呵斥道。

    他覺得,以孫聖的脾氣,不可能這麼做,除非是他又了解了什麼重要的訊息,再次受到了打擊,才會做出如此極端的行為。

    但是,孫聖依然一句話都不願意多說,黑暗的斬境刀落下,斬入天靈蓋,“噗嗤”一聲,讓他肌體溢血,倒在了血泊中。這一刻,孫聖把自己天道領域的修為也給斬掉了。

    “哥哥,不要這樣,寶兒害怕~~”蒼寶兒更是已經泣不成聲,從來沒見到孫聖這麼淒慘的樣子,而且還是自己折磨自己。

    “刷!”

    一道月白色的倩影飛了上去,劍璇璣落在了那座滿是鮮血的山崖上,阻止了孫聖的下一步行動,道︰“為什麼要這麼做?是不是真的有人告訴了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