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07章 戰場異動

第1707章 戰場異動

    她始終堅信,孫聖心志堅定,不可能做出如此極端的事情,也許她又知道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我心里有數,回去。”孫聖暗中傳音說道,他不想說太多,免得暴露。

    “你把話說清楚,我不能看你這樣下去,就這麼毀掉自己。”劍璇璣也傳音說道。

    “這是一條路!听我話,我不會有事的。”孫聖傳音道,只能說這麼說。

    最後,孫聖把劍璇璣一掌推開,推到了遠處,而後祭出黑暗斬境刀,繼續朝著自己瘋狂的斬落下來。

    “噗!”

    這個畫面,十分淒慘,孫聖一直在自斬,一直把自己從人道領域斬了下來,成為了一個普通的聖者。

    終于,他躺在血泊中不動了,徹底昏厥了過去。

    這樣瘋狂的自斬,損傷也是很大的,孫聖不可能一口氣徹底把自己的修為全斬掉,他需要慢慢來。今天從極道領域,一直斬到了聖者,這已經是極限了。

    沒有人上前,因為不知道孫聖的具體情況,連劍璇璣他們都止步不前。

    孫聖現在的狀態十分不好,他們生怕自己做錯了什麼,出大問題,故此只能在這里干著急。

    “我懂了,他這麼做,也許是想躲過不久之後的大清洗。”這時,一位老者說道。

    這老者很有身份,輩分很高,活了幾百萬年了,此刻說出了這樣一番話︰“大清洗,是一場劫,一場針對天地間各種強大生靈的劫,首當其沖的便是大聖,接下來,陸陸續續會有一批生靈被清洗掉,到那時,越是光芒鼎盛的人,都無法幸免。”

    “也就是說……屠王者害怕被清洗,所以斬了自己的修為?”有人猜測道。

    “可能有這方面的原因,但是……這個少年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如果僅僅是這樣,不可能讓他喪失斗志。”老者嘆了口氣說道。

    “所以……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真相。”人們唏噓道。

    “真是可悲啊,一直追求真相,結果到頭來,自己卻因為真相失去了斗志。”

    “古往今來,所有得知真相的人,都沒有好下場,想想真龍、想想那位斗戰神,全都是因為真相,落得淒慘的下場。”

    “這是一個多麼強大的少年啊,曾經是那麼意氣風發,已經是史上最強的年輕人了,卻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人們在感慨,但也有人幸災樂禍,畢竟孫聖的敵人有不少,有很多抱著羨慕嫉妒恨,或者是別樣情愫的人。

    此刻看到孫聖落得這般下場,他們心中暗喜。

    尤其是,人群中,有兩個人,喜色難以掩飾,這兩人,正是不敗王和九仙子。

    這是兩位古王,卻因為孫聖遭到了“諸王論戰”的除名,一直都懷恨在心。但是由于孫聖的強大,他們不敢怎麼樣。現在,孫聖自斬修為,落為聖者,這是他們希望看到的,沒有什麼比看到自己的敵人一蹶不振更興奮的了。

    終于,山崖上,孫聖動了,渾身是血,他的修為境界已經在聖者行列了,從極道領域跌落下來。

    下一刻,孫聖飛了起來,飛回了道場的方向。

    劍璇璣、蒼寶兒、三位王全都追了上去,想要弄明白孫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孫聖很快的回到了當場,路途上,他清掉了身上的血跡,由于不死物質的原因,他身上由于自斬帶來的傷口已經愈合,此刻看上去,並無太多的異樣,只是修為境界落到了聖者行列。

    但是,孫聖自己卻很激動,今日他初步自斬,已經成功了,雖然斬掉了三重領域,極道領域、天道領域和人道領域,但他的道法,依然強大,體內道火在熊熊燃燒,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此法可行!

    孫聖知道,他成功的邁出去了第一步,斬掉了自己修行中多余的東西。

    境界是累贅,他現在已經初步斬掉了,只等以後徹底強大起來,斬掉更多的累贅。

    不過,這個期間,孫聖要時刻保持道法鼎盛,體內道火不滅,不然,他就這的墮落了。

    回到道場,孫聖見到了諸葛果,諸葛果很是擔心,因為她听說了孫聖在自斬修為,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很快的,劍璇璣他們也回來了,第一時間詢問孫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孫聖搖了搖頭,說道︰“你們不用多問,我不會做糊涂的事情,等事情圓滿之後,我自然會給大家一個解釋。”

    對此,孫聖不想吐露半點消息,倒不是不相信眼前的這些人,而是不想節外生枝。

    這條路很危險,孫聖自己都說不準自己是否能走得順暢,所以,他不想受到干擾,一丁點的干擾,都有可能讓他前功盡棄。

    最後,孫聖成功避過了追問,他接下來的時間,不再做其他的,連修行都沒有,時常一個人坐在某個地方出神。

    在外人眼中,這是一種失去自我的表現,這位少年戰神,而今已經徹底失去斗志了,甚至有時候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很多人都覺得他坐化了一樣。

    但是,孫聖只是在考慮接下來的路,初斬成功,並非意味著結束。他要每時每刻都完善自己的道法,在這個過程中,最容易出意外。

    ……

    然而,此時此刻,在不為人知的戰場上,那片傳說的戰場另一端,正在發生著不可思議的一幕。

    戰場上,空間扭曲,像是打開了一條次元通道一樣,無數的力量從里面涌了出來,最終,定住了這條次元通道,一道道人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是一隊人馬,而且是域外人馬,此刻降臨在了這個地方。

    為首的是一批強者,大概十幾人,清一色的極道領域強者,其中大多數為老輩人物。

    緊跟著,這條次元通道內,又走出了一批年輕人,各個光芒奪目,血氣翻滾,極為鼎盛,尤其是其中幾個人,身上散發出強烈的壓迫感,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威嚴

    純血皇族!

    這些都是純血皇族的人,每一位,都有著皇子的稱號,即便他們只有幾個人,但卻比百萬神魔都要強大,身上散發出鼎盛的氣息。

    “時隔多年,終于又聞到戰場上的氣息了。”其中一位皇子說道,一身金銀道袍,背負著一口陰陽劍,呼吸間,像是在吐納天地大氣。

    “我們都睡得太久了,不知第二世界的人,還是否記得我皇族之威。”一位女子笑道,生的爛漫,但眸子卻十分攝人,一眼望去,仿佛諸天都要坍塌。

    “此界即將走向滅亡了,一線生機在他們手中,這一次,一定要將其奪回。”一名老者說道。

    “我只想知道,這一界的年輕一輩,可有能與我皇族一戰者?”那背負著陰陽劍的皇子說道,冷傲而自負。

    “皇子,您多想了,此界最強的後人,要屬那一批年輕的王,但他們曾被我界的半血皇族擊殺的狼狽不堪。”那名老者冷笑道。

    “哦?是這樣嗎?我怎麼甦醒後听人說,有我界的一位皇子死在了第二世界的一個年輕人手中?”那眸子攝人的女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