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16章 戰亂初現

第1716章 戰亂初現

    道法破而後立,進一步加強。

    這一個步驟就需要孫聖去慢慢磨練了,不是一個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工程。

    剩下的時間,相比較之前自斬修為,孫聖的日子過得倒不算是特別凶險了。他一點一點粉碎自己的道法,這個過程雖然需要小心翼翼,但卻不像自斬修為一樣,隨時隨地都會有大凶險。

    一眨眼,時間就這麼悄無聲息的過去……

    孫聖歸隱在這座仙島上,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就這麼安靜的走著自己蛻變的道路。

    ……

    而此刻,外界的一切,確實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距離孫聖當初離開,已經過去了兩年的時間了,而這兩年的時間,古要塞,戰場,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終于,戰場上的秩序被瓦解了,域外大軍,大舉進入這片了天地,不過他們並沒有入駐這片天地,而是在戰場的邊緣修建了堡壘。

    他們搬運來了一座巨大的古城池,橫亙在戰場之上,大批的域外人馬進入到了這座城池當中。

    這是一次大踫撞,域外人和這片天地的人,已經不知道交了多少次手了,這片天地的人也曾全力阻止過,發生過流血大戰。

    但可惜,這已經是大勢所趨,域外高手一批又一批的壓境而來,即便是這片天地的人努力了,也沒有阻止成。

    不過好在,那一線希望,那枚金色神卵,依然保留在古要塞當中,並沒有被域外人奪去。這次域外大軍強勢入侵這片天地,目的性很強,就是為了奪取那一線希望。

    同時,他們也是為了這個世界的一次最大的輝煌而來。

    這個紀元走向了終點,而這個時間段,會有一次最大的輝煌,就像是一個人臨死前的回光返照一樣,這個紀元也是一樣,會出現一場盛世,最後的繁華。

    而這次最大的輝煌,便意味著最大的造化,域外人入駐這里,也是為了這最大的一次造化而來。

    不過,域外人沒有真的踏入這一方天地,而是在戰場上修建了堡壘,做壁上觀,因為他們很清楚,這個世界在這個時間段兒最不穩定,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而且,即便是域外人都知道,這片天地會有一次大清算,將會影響一大批絕代高手,到那時,連古之大聖都逃避不過去,會被清算掉。

    域外人雖然眼熱這片天的最終造化,但也絕對不會卷入這樣的危險當中。

    這可以說是最不平靜的一段時光,域外人和這片天地的生靈,沖突已經不可避免。

    老一輩人物,在雙方的交手中,已經損失了一大部分。而年輕一輩,現在都已經成長了起來,紛紛踏入了天道領域、極道領域,在紀元末這個年代,可以說是真正年輕人當家做主的一個年代了。

    只不過,在數次的交手過程中,古要塞的人吃了大虧,他們的純血皇族覺醒,其皇子級別的人物,隨便一個站出來,那都是蓋世的人物,揮揮手,就能鎮壓一大批人。

    古要塞中,真正能與之抗衡的年輕後代,沒有幾個,幾位王,是唯一能站得住腳的人,但幾番交手下來,全都吃了大虧。

    即便是像混沌子和聖嬰這種“傳說級”的古王,在和域外的皇子以及皇女的交手過程中,都吃了大虧。

    域外的那些皇子,出了一批極盡驚才絕艷的人,這樣的人一出手,每一個都是橫推天下的姿態,讓王們都抵擋不住,敗下陣來。

    這幾年,幾乎是充滿戰火與戰亂的時期,古要塞的人損失慘重,拼死守護住了最後一線希望,將那枚神卵保留了下來。

    但是每個人都知道,這樣的局面,不會維持太久,域外人對其虎視眈眈,他們之所以還沒有全力搶奪,是在等。

    等到神卵中的生命真的孕育出來的那一刻!

    ……

    對于這些,孫聖不得而知,他隱居在昆侖山的仙島之上,每日過著幾乎神仙眷侶般的日子,這個地方有了日月交替、輪回的規則,孫聖他們三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日除了修煉自己的道法,就是和兩女過著逍遙的日子。

    孫聖很享受這樣的生活,真想一直這麼下去,沒有什麼天地大亂,沒有什麼勾心斗角,只是這樣每天陪著最重要的人。

    而經過這兩年時間的修行,孫聖的道法不斷地破後而立,更加強大起來。

    再加上女帝會時不時的出現,指點他一些關鍵性的問題,孫聖感覺自己在這條路上走得越來越順暢了。

    他並未感覺到自己比過去強大,但是,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去發展,他在一點一點的走上那條路,一旦正式踏上了這條路,那他就真的再無約束,將會像是掙脫枷鎖的困龍一般,一飛沖天。

    而這一日,奇怪的事情發生在了諸葛果的身上,她突然陷入了沉睡中,怎麼叫都叫不醒,連元神,都封眠了。

    這奇怪的現象,讓孫聖大吃一驚,隨後他發現了問題的關鍵,是腹中的胎兒。

    這胎兒,已經孕育了好多年了,而就在最近一段時間,他(她)有動靜了,散發出神光,這是一具神胎,最起碼一出生就是先天聖體。這些年來,胎兒一直在進行著蛻變,直到這一次,他(她)進行了最後一次蛻變,導致諸葛果也沉睡。

    “這胎兒一降生,必定非同凡響,他(她)在為最後的出生,做最後的蛻變。”妙菩薩說道。

    “那果果這一睡,要多久?”孫聖則是關心道。

    “最起碼到胎兒降生之前,果果不會甦醒。”妙菩薩說道。

    最後,孫聖將諸葛果帶進了那片九色神土構成的道場當中,在這座道場的最深處,有一座九色神土堆積而成的土台,他將諸葛果安置在這個地方,讓她在這里沉睡,道場中濃郁的仙之元,會保護她。

    這一次,諸葛果沉睡,不知會多久,也不知道諸葛果腹中的神胎要蛻變多長時間。

    但是,孫聖希望,短時間內,最好孩子不要出生。

    現在是最混亂的年代,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他自己身處在漩渦中,無法自拔,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被卷入這場大紛爭當中去。

    最後,孫聖封鎖了這座道場,他現在用不到這座道場,這里面的所有造化,都留給了諸葛果腹中的胎兒,此地濃郁的仙之元,可以讓其更好的蛻變。

    接下來的時間,又恢復了平靜,只不過從三人世界,變成了二人世界。

    孫聖依然在每日鑽研自己的道法,一點一點的朝著那條路逼近。他感覺,自己已經上道兒了,雖然沒有徹底的走上那條路,但最起碼,半只腳已經邁了進去,找準了方向。

    這已經是孫聖隱居的第四年了,他花費了四年的時間,終于找清楚了方向。

    這已經是很難能可貴的了,畢竟,當初不管是女帝,還是季布,走上這條路,都耗費了大量的光陰,孫聖能在短短四年的時間初步完成,這已經算是驚天之舉了。

    ……

    此刻,外界,依然是風起雲涌。

    古要塞和域外人又一次激烈的戰斗落幕,一片星空被徹底打爛,而這一次,古要塞的損失更加慘重,王大敗而歸,九仙子被擊殺,不敗王被粉碎了道基,聖嬰重傷,魔太君只撿回了一顆頭顱,險而又險的保住了一命……

    這是一個讓古要塞人無法接受的事實,域外人太強大了,而做到這一切的人,僅僅是一位皇子。

    他一人出手,橫推了他們這片天地的王,將他們逐個擊傷,連“傳說級”的古王,竟然都沒有在其手中走出十個回合,便大敗而歸。

    他們無法接受這個慘烈的事實,明明當初,孫聖與域外的皇子大戰,處于絕對的碾壓姿態,連斬域外皇子。當時他們不服氣,只覺得孫聖能做到這一切,他們也能做到,這些純血皇族不足為懼。

    但現在,他們不得不承認,這些人太強大了,隨便站出來一個,都是力壓同代。

    尤其是其中的幾位佼佼者,更是無敵的存在!

    這次大戰,傷亡慘重,很多人甚至都已經喪失了信心。

    這一刻,不少人開始懷念當初那個強大的少年戰神,如果那個人依舊在的話,他們怎麼會被欺壓到這種程度?他一個人,就能代表這片天地的當代最強,一個人,就能擋住這些強大的皇子。

    甚至,連過去那些看孫聖不順眼的人,都不僅希望這個少年能夠回歸,重新血戰沙場,殺出一片開闊的天空。

    “誰知道屠王者隱居在何處,請他出山吧。”有人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之聲。

    “你……真的想多了,都過去了這麼多年,那個人都不曾出現,看來他已經毫無戰力了,請他回來又能如何?”

    “那個人再強,都已經是當初的神話了……”

    有人感慨道,倒不是悲觀,而是覺得這是事實。

    曾經那個無敵的少年,在光芒最璀璨的時刻,選擇了後退,本就已經失去了斗志,即便是能回來,又能改變多少?他一個人真的可以解決現在的格局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況且,沒有人會相信孫聖能再次回來,都知道這個少年斗志全無,甚至厭倦了爭斗,歸隱而去,不問世間之事,他已經自斬修為,還有何用?

    這個年代,需要一個力挽狂瀾,蓋世無敵的英雄,而不是抱著曾經的“傳奇”去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