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19章 鬼王之死

第1719章 鬼王之死

    今天,是悲劇的一天,屬于大聖的末日,一位位絕代人物隕落。

    大聖如草芥!

    這句話並不是說說而已的,這個預言真的應驗了。

    黑暗戰車到來,給這片天地帶來了黑暗,一位位大聖喋血,他們都是道之巔峰的人物,古今強大,是天下最強的一批人!

    但現在,他們都變得那麼脆弱不堪,在黑暗戰車的沖擊下,全都爆碎,大聖一位接一位的死亡。

    天地間,血雨紛紛揚揚的落下,古之大聖的氣血,何其磅礡,每一位大聖爆碎,天地間都會下起瓢潑血雨。到最後,血雨紛紛揚揚,散漫了星空,整個星空都在下著瓢潑血雨。

    人們看著這一幕,心中說不出的悲哀。

    那些死掉的大聖,曾是他們追溯的強大人物,但現在,去如同草芥一般,死的十分淒慘。

    “啊!!”

    大道統的一位大聖被盯上了,黑暗戰車追了下來,像是最可怕的惡魔一樣。

    這位大聖根本不可迎敵,轉身就走,想要逃出古要塞!

    “轟!”

    但就在這時,在它面前的虛空,突然被撞塌,又一輛黑暗戰車鑽了出來。

    這輛黑暗戰車不久前飛向了星空深處,不知道去抹殺什麼大人物去了,這一刻它穿越虛空回來,戰車上沾滿了鮮紅的血液,充滿了肅殺之氣。

    “啊!”

    那位逃跑的大聖頓時驚叫起來,前路被堵死,與此同時,後面的那輛黑暗戰車也追了上來。

    結果,兩輛黑暗戰車踫撞在一起,而置身在兩輛戰車中間的那位大聖,更是慘叫一聲,直接被兩輛黑暗戰車給擠壓的爆碎,什麼都沒有留下。

    最後,兩輛黑暗戰車全部掉頭,追擊下一個目標,它們相互撞擊,並沒有受到損傷。

    “魔鬼啊!”

    此刻,很多人怒吼著,因為死掉的那些大聖,有些是他們的敬重之人,這些大聖留下了自己的弟子,甚至是後代,但現在,這些人完全幫不上忙,只能看著這些大聖被清理掉。

    古要塞上方,孫聖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唏噓,雖然想象到了大清洗的日子會十分可怕,但也沒想到會這麼悲慘。

    那可都是大聖啊,天地間最強的人物,如今就這麼一個接一個的死掉。

    這還只是他能看到的,此刻在星空的其他地方,角落中,這樣的悲劇,無一不在重復著,那些離開的黑暗戰車,去清理其他隱藏起來的人了。

    “但凡是在這片天地間有大舉動的人,都會被清理掉,古之大聖,只是首當其沖而已。”孫聖這麼想著。

    他相信,這只是開始,大清洗不會這麼快結束,除掉古之大聖之後,這些黑暗戰車會不會對其他人出手?

    “嗯?”就在這時,孫聖注意到,遠處,有一道熟悉的聲音。

    那是一位近乎完美的女子,一位女大聖!

    “是她!”孫聖說道。

    這正是大道統的那位完美女子,孫聖不知道她叫什麼,但他知道,這位完美女子,曾經和他的前世身紫衣道祖關系密切,是道祖的紅顏知己,但最終道祖也因為她而隕落。

    此刻,這位完美女子也被盯上了……

    黑暗戰車朝著她沖去……

    “呵呵呵,沒想到,連我也被盯上。”完美女子淒迷的說道。

    她雖然是一位大聖,但道齡絕對不超過十萬年,這是一位十分年輕的女大聖。

    但現在,連她都被盯上了!

    此刻,完美女子沖天而起,她沒有慌亂,眼中只有一抹決絕之色。

    下一刻,完美女子肉身發光,每一寸肌膚,都綻放出耀眼的光輝,將其襯托的更加神聖起來,那完美的容顏,不容褻瀆。

    緊跟著,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她竟然解體了,大聖之軀在解體,就這麼消散在世人的面前。

    很多人驚呼,尤其是大道統的人,忍不住呼喚,以為這位完美女子選擇了玉石俱焚,自己消亡。

    但是,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一道虛幻的影子沖天而起,這道影子,正是完美女子。

    “神魂?”孫聖驚訝道,因為只有他看到了,那完美女子的神魂,進入到了一種特殊的狀態。

    “嗯?”

    與此同時,那完美女子的神魂也看到了孫聖,他們像是處于了同樣的次元中。

    不過,這完美女子的神魂並沒有停留,迅速的沖天而起,消失不見了。

    她竟然逃了……

    孫聖完全被震驚了,這完美女子到底做了什麼,她舍棄了肉身,神魂遁入了天地間,而且進入到了特殊的次元,逃脫了大清洗。

    孫聖心中無法平靜,因為在這大清洗當中,沒有任何人可以逃得掉,就算是古之大聖,都被如草芥一般斬殺,但她竟然有特殊的手段逃過了這一劫。

    那輛黑暗戰車沒有追出去,顯然沒有發現。

    孫聖不禁皺眉,這個女人真不簡單,如果日後為敵,將會是個大麻煩。

    “師傅!”

    這時候,孫聖听到了熟悉的呼喚聲,是劍璇璣!

    一位月白色的美麗身影,去追逐一位黑影子,那是一位籠罩在黑影子當中的人,是鬼王!

    鬼王,是劍璇璣的師傅,曾看中劍璇璣的資質,指導過她。當初鬼王還曾送了孫聖一件戰衣,用來克制他體內的不死物質。

    現在,連鬼王都被盯上了,一輛黑暗戰車追在他的後面。

    “師傅!”劍璇璣呼喚著,想要沖上去。

    “回去!”鬼王怒喝道。

    “師傅,弟子不要!”劍璇璣平日里冷若冰霜,一直是一種高冷範兒,但現在,卻顯得有些柔軟。

    “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我不人不鬼的活著,想死都死不掉,就是為了等到大清洗這一天解脫……但是!就算是要離開,也要死的有價值!”鬼王說道,沖向了古要塞的一個地方。

    那里有一座墳,是鬼王的道場。

    鬼王鑽了進去,黑暗戰車也追了進去。

    “轟!”

    下一刻,那個地方徹底炸開,但是,鬼王並沒有死掉,從里面沖了出來,懷里抱著一口黑色戰戟。

    “此物乃我鑽研了一生所鑄,等的就是今天!”鬼王說道,將黑色戰戟扔向了一個地方,口中大喝︰“季布接著!!”

    “轟!”

    一道人影沖了出來,是季布,將這口黑色戰戟攥在了手中。

    “老鬼……你真的要……”季布看著鬼王,眼神說不出的復雜。

    鬼王點點頭,說道︰“事到如今,還有別的辦法嗎?既然注定要死,就要死得其所,我會以我畢生的道法激活這件武器,利用它,查清楚這件事。”

    “嗯!”

    季布沒有說話,用力的點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下一刻,鬼王通體發光,籠罩在他身上的霧氣全部散盡,呈現出來了鬼王的真實相貌。而且此刻,從鬼王身上散發出來的光,也不再是充滿死亡的光芒,而是一種神聖的光芒。

    “這……就是鬼王的真實相貌。”

    此刻,許多人看到,忍不住驚呼,因為很多人都不知道鬼王長什麼樣子。都知道這是一個不人不鬼的存在,游離于死亡與現實之間,平日里對這位老人敬而遠之。

    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具體修為。

    但現在,人們知道了,鬼王是一位大聖,如果他不是大聖的話,黑暗戰車不可能追他。

    此刻,鬼王肉身發光,緊跟著,其肉身所有的精華,包括道法全都離體了,沖著那口黑色的戰戟飛了過去。

    而鬼王的肉身,則是在瞬間石化,像是成為了一塊石頭一樣。

    “轟!”

    最終,黑暗戰車沖了過來,一下子將鬼王的肉身撞得支離破碎。

    “師傅!!”劍璇璣在遠處呼喚。

    鬼王死了!

    但是臨死前,其道法和精氣,全都匯聚到了那口黑色的戰戟當中。

    這也不知道是一件什麼樣的兵器,此刻握在季布的手中,綻放出光芒。下一刻,黑色戰戟褪去了黑暗,化作了一口黃金神兵。

    “殺!”

    下一刻,季布大吼一聲,手持這口黃金神兵,突然殺了出去,直奔其中一輛黑暗戰車而去。

    黃金神兵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朝著黑暗戰車劈斬了過去。

    “鐺!”

    一聲清脆的巨響,震天動地,這口黃金神兵和黑暗戰車踫撞,這輛黑暗戰車大震,緊跟著,這黑暗戰車的一角竟然被斬落了下來。

    “什麼!”

    此刻,眾人驚駭,這件兵器,竟然撼動了黑暗戰車,斬下了一角!

    這怎麼可能!

    這些黑暗戰車的可怕,所有人有目共睹,大聖在他們的面前,脆弱不堪,如草芥一般被抹殺了。

    但是此刻,季布手中的這間兵器,竟然擋住了一輛黑暗戰車,並且讓黑暗戰車損壞了。

    “老鬼!你不會白死!”季布喝道,揮動這口黃金神兵,與這輛黑暗戰車廝殺在一起。

    黑暗戰車不知畏懼,此刻朝著季布沖撞過來,黑暗氣息滔天,像是要把季布包裹進去了一般。但是,此刻手持黃金神兵的季布,似是無懼黑暗戰車的力量,與黑暗戰車踫撞,爆發出片片神光。

    每一次踫撞,黑暗戰車的一些碎片都會蹦飛出去,被斬下來一角!

    眾人看到這一幕,震驚之余,忍不住心中激動,但是,很多人又都忍不住嘆息。

    就算此刻季布有所作為,但一切都無法改變,就算他找到了克制著黑暗戰車的方法,但他孤身一人,注定人單力薄,無法擋住所有的黑暗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