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23章 戰神怒(下)

第1723章 戰神怒(下)

    星空下,大戰尤為淒慘,古要塞損失慘重,許多位天驕慘死,或者是被直接吞噬掉,被當成人體大藥了。

    而此刻,兩位皇子級別的人物盯上了蒼寶兒這個先天道體,向前逼來,連三位王都沒有擋住。

    “寶兒!”劍璇璣大叫,著急,但可惜被數名域外的年輕高手給擋住了。

    蒼寶兒自己也在浴血奮戰,她的肉身道光明亮,這幾年的修行,蒼寶兒也登上了極道領域,體內的神藏,正在一點一點的覺醒。

    不過,先天道體的潛力依然沒有釋放出來,她的年紀還小,現在還是一副小姑娘的姿態。

    如果現在不是紀元末,蒼寶兒光是成長期就要好幾萬年才可以,這是先天道體的一大弊端,成長比較慢。

    “先天道體的小姑娘,長得還挺可愛,我都不忍心吞下你了。”那籠罩著黃金神火的皇子說道。

    “直接將其煉化成人體大藥太可惜了一點,可以養起來,慢慢放血,直到她體內的神藏全部釋放干淨為止。”髏族皇族更是陰狠。

    他們現在全都駐扎在戰場上,故此可以隨便帶這片天地的人進去也無妨。

    “呵呵呵,說的也是,直接服用太可惜了,這樣的人體大藥,舉世罕見。”籠罩著黃金神火的皇子說道。

    他們逼近了蒼寶兒了,此刻出手了,蒼寶兒銀牙緊咬,她知道這是一次滅頂之災。

    “可惡,若是上蒼借我十萬年,我一定鎮壓你們。”蒼寶兒憤恨的咬著紅唇。

    先天道體成長緩慢,蒼寶兒現在其實已經比當初的小天王要強了,但依然沒有進入先天道體的大成期。

    如果道體大成,她也能展現出無敵的姿態,到那個時候,眼前的這兩位皇子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哈哈哈哈,還十萬年,你們這一界,恐怕連百年都堅持不住了。”髏族皇子冷笑道,此刻沖上前來。

    這一刻,這具水晶骷髏的拳頭發光,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是殺傷力極大的武器,一拳擊殺同級別者,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蒼寶兒也凝聚出來一拳,向前攻殺過去,道體之光,凝聚于一點爆發。

    “轟!”

    這一擊,當場震得周圍的星空龜裂,蒼寶兒終究是不敵,道體的光芒熄滅,向後倒飛出去。

    這還是先天道體強大的原因,換做一般人,承受髏族皇子這一拳,恐怕被轟的連渣渣都不剩了。

    “嘩啦啦!”

    髏族的皇子一伸手,一條黃金鎖鏈飛出,瞬間銬住了蒼寶兒的四肢,將其道法禁錮,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蒼寶兒被擒住了,小姑娘此刻傷痕累累,面容蒼白,幾乎絕望,她恨自己為什麼不強大,恨自己晚出生了十萬年,如果再給她十萬年,不至于會落到這步田地。

    “不錯不錯,采摘了一株先天道體大藥,遠比一株王藥的價值更大。”髏族皇子十分滿意的說道。

    “你可不能獨享。”那籠罩著黃金神火的皇子說道。

    “哥……”就在這時,被擒住的蒼寶兒突然叫了一聲。

    “嗯?已經開始叫哥哥了,這就服軟了嗎?”髏族皇子嗤笑道。

    但很快的,他發現了不對勁兒,因為這個少女在看著上方的星空。

    當即,髏族皇族也抬頭望去,只見在這片星空的上方,一條次元通道在開闢,而那條次元通道當中,正有一個銀灰色長發的少年從里面走出來,這少年一身黑袍銀甲,撕裂次元通道而來。

    “嗯?是誰?”髏族皇子不禁納悶兒,穿越次元而來,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與此同時,那籠罩著黃金神火的皇子也抬頭望去,同樣發現了星空上方的詭異,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轟!”

    最終,那次元通道開闢完畢,里面的那個少年,直接一拳將其打穿,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個動靜,不禁吸引了在場的所有人,此刻人們紛紛抬頭望去,看到了從次元通道中走出來的少年,全都呆住了。

    但是,古要塞的人,卻在這一刻瞪大了眼楮,臉上的表情十分復雜,有驚訝,有欣喜,有激動,因為他們認得這個少年,這不正是數年前,曾消失于世人的眼中,踏上歸隱之路的屠王者嗎?那個曾經強大的少年戰神。

    “孫聖!”

    “屠王者!”

    “是他!真的是他!他……回來了!”

    這一刻,古要塞的人全都抬頭仰望,望著星空下的少年,他們不會認錯,與幾年前相比,這個少年一點也沒有變,亦如曾經離開時一般,只不過……他的身上,貌似少了一種強大的氣息,一眼望去,像是沒有任何修為了一般。

    “這……屠王者的修為喪失干淨了?成為了凡人?”

    “不可能啊,他剛剛穿越次元而來,如果是凡夫俗子,怎麼可能做得到!?”

    古要塞的一群人喧嘩,他們心中很擔心,這個少年雖然回來了,但卻感覺失去了一身的修為,現在的他,還能亦如過去那般強大嗎?

    “孫聖……”劍璇璣也抬起了頭,激動無比,高冷的她,甚至此刻眼中泛起了淚光,有一種柔情在眸子深處涌動。

    他果然又回來了,消失了數年,而今終于又看到了這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他!”

    與此同時,聖嬰、混沌子也都是瞳孔緊緊地收縮,這兩人身上都已經掛彩了,被銀血皇族的皇子壓制的十分厲害,都已經受了傷,如果繼續打下去,他們當中的一人,必定會隕落在這里。

    “你是什麼人!”銀血皇族的皇子也看到了孫聖,不禁皺眉道。

    這個穿越次元而來的少年,讓他摸不清道不明,感覺他身上沒有任何修為,但偏偏卻能穿越次元而來,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孫聖掃了那名銀血皇族的皇子一眼,而後淡漠的別過頭去。

    這眼神,讓銀血皇族的皇子心里十分不好受,那是一種蔑視的眼神,這個人真的是好大的膽子,連他都敢蔑視,難道沒听說過銀血皇族的威名嗎?

    他自問,即便不在同樣的天地,但他的威名,也震懾這片星空下的人,結果卻遭到了這個少年的蔑視,他心里怎能好受?

    孫聖目光鎖定住了髏族的皇子,看到了被拷上了枷鎖的蒼寶兒。

    “嗯?看來你在這一界名頭不小,怎麼?要反抗我等嗎?”髏族的皇子說道,看向了孫聖。

    “你很強嗎?”孫聖開口了,淡漠的說道。

    “強于不強,你下來試試看不就知道了?敢否?我看你身上連一絲修為都沒有,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髏族皇子冷笑道,眼中滿是不可一世的光彩。

    這是自信,因為他看得出來這少年的骨齡其實很小,還不如他們,只有百余年。

    這樣一個年輕人,即使此刻保持的十分神秘,但他也不放在眼中。

    這幾年與這片星空下的年青一代交手,幾乎無人可以擋住他們純血皇族的鋒芒,連他們自詡為強大的王都不行。眼前的這個少年,雖然神秘,但連王都不是。

    “放開她,不然……粉身碎骨!”孫聖說道,他在強行壓制自己的戰火。

    “粉身碎骨?呵呵呵呵……”髏族的皇子笑了起來。

    不光是他,那籠罩著黃金神火的皇子也在冷笑。

    其他那些域外的年輕高手就更不用說了,放肆的大笑,笑得明目張膽,眼神中盡是鄙夷之色。

    “哈哈哈哈,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在與誰對話嗎?”

    “一個毫無修為的人,口氣真不小,難道真是蓋世強者?呵呵呵,就算真的是一位隱藏起來的強者,在我界皇子面前,也不配!”

    “滾下來受死,什麼東西,竟敢站在皇子們的頭頂之上說話,你配嗎?滾下來!”

    這些域外的年輕高手大聲呵斥,紛紛叫囂,趾高氣揚。

    而髏族的皇子也笑了起來,道︰“少年,你倒是想知道,你如何讓我粉身碎骨!下來,讓我試試你的身手。”

    “好啊。”

    星空上,孫聖笑道,下一刻,他出手了,猛地從上方俯沖下來,速度不快,但在這一刻,他的道法轟然爆發,凝聚在拳頭之上,一拳壓落下來。

    “轟!”

    霎時間,星空粉碎,全部坍塌,那一只拳頭,看上去輕描淡寫,但卻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威勢。

    這一刻,一股巨大的壓力覆蓋了這片星空……

    “啊!!”

    那些域外的年輕高手全都慘叫起來,原本還一個個趾高氣揚,但是此刻全都臉色慘變,這股壓力,實在太強了,讓他們承受不住,當場軟到了,骨頭咯吱咯吱作響,像是要被碾壓碎了一樣。

    “什麼!這……”

    他們惶恐了,這是什麼力量,對方一拳還未真正壓落下來,僅僅是拳風,便讓他們不能自持,感覺身體像是要炸開了一樣。

    但是,這股拳威僅僅是局限于這些域外人,孫聖控制的很好,古要塞的人,並未承受這種壓力。

    可即便如此,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被嚇住了,太夸張了,僅僅是拳風,竟然就壓制了一片域外的年輕高手,這得是多麼可怕的戰力才能做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