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39章 奪天化道(上)

第1739章 奪天化道(上)

    此刻在這里,孫聖看到了好幾位大人物,其中就有那名三頭六臂的帝君,以及那名騎著白龍馬的白衣帝君,還有一人,一身紫衣,看上去很年輕,也就三十來歲,背後,有一朵妖艷的紫花影子。

    很顯然,這紫衣人,和紫夢公主是一族的,氣息相同,身上傳來一股讓人無法形容的壓力,因為這是一位帝君。

    四位強大的帝君在這里,除此之外,還有幾位半步大聖。

    此刻,這些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孫聖的身上,眼中閃爍著光芒,尤其是那名紫衣人,目光凶狠,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

    還有幾位半步大聖,同樣眼神憎恨無比。

    因為不久前,他們的族人都曾死在孫聖的箭下,尤其是紫夢公主,算是里面身份最尊貴的一個,結果卻被這個少年給一劍劈了。

    他們怎麼可能不恨?簡直是恨之入骨啊!

    尤其是最後,孫聖讓幾位皇族成員跪倒在地上,這更是當眾打了他們的臉,讓他們無地自容。

    紅祖擒著孫聖來到了這個地方,一伸手,孫聖被禁錮道法,扔在了那座高大的祭壇上。

    “確定這小子真的走上了那條特殊的道路嗎?”那名紫衣人不相信,充滿了殺意。

    他真的很想將孫聖就地正法掉,身為帝君的他,碾死這樣的一個少年,輕而易舉,不管他走上什麼樣的道路,但畢竟是個年輕人,與他這種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帝君,差距不知有多大。

    “應該沒錯,不過確實需要驗證一下。”那名白衣帝君說道。

    “好,如果這小子並非是那種人,我要殺他,你們也別攔著。”紫衣帝君冷冰冰的說道。

    其他幾人沒有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確實,對他們來說,孫聖對他們唯一的用途,就是走上那條路,這會對他們有用。反之,他將沒有任何利用價值,別說是紫夢公主的族群不會放過他,那位紅祖也會治他于死地。

    “那就開始吧。”白衣帝君說道。

    這座高大的祭壇,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禁制,而孫聖又被其中一名帝君壓制著,根本無法輕舉妄動。

    他不知道自己被帶到這個地方來,究竟所謂何事?難道說真的打算把自己祭煉成人兵嗎?

    “轟!”

    突然之間,祭壇之上,一股沉重的壓力落下,無數的禁制朝著他碾壓而來。

    “嗯……”

    孫聖悶哼一聲,被壓制在地上,不過卻沒有趴下,而是盤坐在了地上。

    下一刻,無數的秩序纏繞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法則,變幻莫測。

    紅祖向前走出一步,手掌一翻,一部古老的經書出現在他的手中。這部經書,充滿了歲月的氣息,不知道什麼年代留下的,為不知名的物質打造而成。

    但是顯然,這部經書並非完整的,只有一小半……

    紅祖拖著這部經書,此刻在吟誦咒語,那是一種古老的咒語,本來孫聖就對域外的語言不精通,之所以能听懂他們說話,完全是因為通過精神意志而已。

    但是,就在紅祖誦讀出這種咒語的同時,那部經書做出了感應,散發出淡淡的光澤。

    這部經書內,飛出了一片片經文,這種經文,黯淡無光,有著一種神秘的氣息。

    它們飛向了祭壇當中,同樣纏繞在孫聖的身邊。

    下一刻,孫聖身上,突然散發出光澤,這種光,並非是孫聖自主的發出來的,而是和周圍的經文形成了一**鳴。

    “果然,他走上了那條路!”這一刻,在場的幾位帝君,包括半步大聖,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這部經書,可以檢驗出來,雖然只有一部分,但卻不會有錯。這部經書平日里不知道塵封了多少年,因為少有人可以走上那條路,即便是最強的皇族也沒有。

    今日,他們為了另一界的少年重啟這部經書,沒想到真的奏效了,檢驗成功。

    他們很驚訝,雖然猜測是一方面,但此刻證實,還是讓他們覺得心頭震撼無比。

    “果然是身在那條路上,這小子背後肯定有人指引,憑他自己,這麼年輕走上那條路,根本不可能。”三頭六臂的帝君說道。

    “嘿嘿嘿,不管怎麼樣,落在我們手里,算是我界之福。”那名紫衣帝君,一改剛才的姿態,此刻露出了笑意。

    “你們打算做什麼?”孫聖冷冷的問道。

    因為他覺得,這群人心懷不善,好像不僅僅是把他煉成人兵這麼簡單的,他們好像還有更大的舉動。

    “小子,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老身之前的條件,還算數。”紅祖不冷不熱的笑道。

    “如果我不同意,你們打算對我做什麼?祭煉成人兵?”孫聖問道。

    “無需跟他廢話了,與其讓他歸順,安排的定時炸彈在身邊,倒不如將其一身造化,成全我界中人。”那名紫衣帝君說道。

    紅祖沉默了些許,而後點了點頭,什麼都不再說了。

    孫聖心中一動,成全他們?什麼意思?

    而這時,有三名年輕人來到了這里,這三名年輕人,氣質出眾,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其風采,甚至比紫夢公主還要耀眼,每一個身上都伴隨著各種異象。

    第一人,身上沐浴著仙氣,其仙氣化作了一口仙鐘,懸在自己的頭頂之上。

    第二人,看上去更加年輕,仿佛還是一個少年,英俊無比,眉毛眼兒,竟然和紫夢公主有些相似,身上紫氣重重,一朵朵妖艷的紫花,盛開在他的周圍,這是一位美男子,美的有些耀眼。

    至于第三人,則是一名女子,身上同樣纏繞著仙霧,一身白色甲冑,英姿颯爽,但眸子卻十分逼人,冷光森森。

    這三人,絕對不是等閑之輩,他們有著“皇子”的稱號,但卻比普通的皇子風采更勝。

    這三人到來,目光直接鎖定了祭壇上的孫聖,他們的眼神十分復雜,要麼火熱,要麼冰冷,要麼帶著諷刺,但卻都不是善意的眼神。

    “這就是殺了小夢的那個人?”那名沐浴在紫氣當中的少年說道,言語冰冷。

    他和紫夢公主屬于同族,但是身份絕對在紫夢公主之上,應該是該族的皇子。

    “你們三個就位吧,這小子不識抬舉,那麼他一身的造化,便用來成全你們吧。”那名紫衣帝君說道。

    孫聖心頭冰冷,這幫人果然不單單是要把他祭煉成人兵這麼簡單的,竟然想要剝奪他身上的造化!也就是說,他所走的這條路,可能會用來成全別人。

    雖然他不知道對方用什麼方法,但是他們竟然能用一部殘缺的經書窺探到自己真的走上了那條路,說不定真的有方法能剝奪自己的道法。

    要知道,孫聖走上這條路,可是吃了不少苦頭的,他磨礪了十幾年,九死一生,才走上了這條路,十分不容易。

    沒想到而今剛剛回來,竟然遭遇了這樣的變故。

    “你們就位吧。”紫衣帝君說道,眼神有些激動。

    一開始他對孫聖殺意凜然,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但就在證實了孫聖已經走上了那條特殊的道路後,他變得興奮了起來。因為他的子嗣將有可能繼承這個少年身上的造化。

    “你們三人,算是皇族中的佼佼者,而且一降生,就被族中的秘術栽培,要培養你們走上那條路,不過卻中途退了下來,故此,你們三個也許有機會從這個少年身上剝奪他的道法為己用,直接被送到那條路上。”白衣帝君說道。

    孫聖听的心驚,果然是這樣!

    “嗯,我們明白了。”三人全都說道,難以抑制眼中的興奮之色。

    “殺我皇妹,罪該萬死!”那名與紫夢公主同族的皇子說道,身上一朵朵妖艷的紫花綻放。

    “但是,你們當中,只會有一個繼承下來其中的造化,到那時,整個皇族,都會全力栽培。”白衣帝君說道。

    當即,三位皇子級別的人物登上了這座高大的祭壇,這祭壇上有三個特殊的地方,形如道台,銘刻著復雜的咒文。

    這時候,這座高大的祭壇上,壓力更加大,全都加持在了孫聖的身上,一縷縷神秘秩序飛了出來,竟然如同火焰一般,落在了孫聖的身上,將孫聖覆蓋在其中。

    與此同時,在場的四位帝君,全都向前走來,其中以那位紅祖為首,手里拖著那部殘缺的經書,泛著冰冷的青銅光澤。

    “開始吧。”那名紫衣帝君說道,迫不及待。

    因為他知道,有三分之一的可能,自己族中的那位皇子將會繼承……或者應該說是剝奪這個少年全身的造化。

    孫聖咬牙,沒想到會面對這般局面,這些域外人,掌握的秘密真不在少數啊。這樣的手段,在第二世界,絕對沒有人能完成,就算是大道統,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此刻,孫聖十分無語,真的是小看了域外人!

    “轟!”

    霎時間,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氣息降臨了,將孫聖困在了當中,這座祭壇,眨眼間光芒萬丈,其神光,如火焰一般在燃燒著,而且在朝著孫聖那邊匯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