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奪天化道(下)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奪天化道(下)

    被這火焰覆蓋全身,但孫聖非但沒有感覺到炙熱,反而渾身冰涼。

    與此同時,這座祭壇當中,散發出來一種秘力,讓孫聖覺得特別危險。

    “轟!”

    緊跟著,祭壇之上,這股秘力將孫聖鎮壓,這一刻,他不受其他帝君的控制,因為這座祭壇上的秘力出現,將這里隔絕了,孫聖的道法可以運用了。

    只不過,此時此刻,祭壇上的那股秘力卻將他壓制的死死的,即便是道法恢復了,但依舊使用不出來,他被這祭壇上的力量給控制住了。

    而此刻,祭壇外,四名帝君全都在吟誦咒語,是那部殘缺經書上的經文。這部古經,疑似記載著某種秘術,此刻四位帝君在施展,可想而知其可怕程度。

    “可惡!”

    祭壇上,孫聖咬牙,道法涌動,其道火在其身體周圍燃燒,但是,都被這祭壇上的力量給壓制了回來,在這股秘力的鎮壓下,他竟然連動一動手指頭都不可以。

    而祭壇周圍的三座道台上,那三位皇子級別的人物則是在冷笑,其中那名與紫夢公主出自同族的皇子冷笑道︰“別白費心急了,你可知這是什麼?此乃奪天化道,是我界最古老的秘術之一,能將一個人的道果,全面的剝奪出來。”

    “沒想到現今這個年代,還有人走上那條路,但你的一切,最後都將成全我們。”那名身著白色甲冑的皇女冷笑道。

    奪天化道,確實是域外最古老的秘術之一,十分霸道,強行剝奪一個人的道果,而且是完美的剝奪。

    但已經被列為域外的禁術了,即便是他們自己人,除非是有三名以上的帝君級別強者許可,才能開啟這種秘術。

    顯然,這個條件現在是許可的,在場的光是帝君就有四個,而且有三個,還是純血皇族來的帝君。

    這座祭壇,顯然就是為了施展“奪天化道”而準備的,一股股秘力鎮壓下來,讓孫聖臉色蒼白,同時,他感覺到了,這座祭壇在吸收他的道法。

    與此同時,祭壇周圍的三座道台上,那三位皇子的臉上,全都露出了喜色。

    因為他們已經察覺到了,一股精純的道法之力,從這個少年的體內抽離了出來,被儲存到了祭壇當中。他們所在的三個位置,可以感受得到,不過這種道果暫時還不能成全他們。

    需要等到將孫聖體內的道果全部抽取干淨之後才行。

    “好驚人的氣息,真是想不到,另一界的草民,竟然有人踏上了這條路。”那名頭頂著仙鐘的皇子說道,眼中閃爍著驚異,有嫉妒和貪婪。

    “不管如何,這道果都將會成全我們,他徒做嫁衣而已。”紫夢公主的皇兄說道。

    那名白衣甲冑的皇女沒有說話,但眼中,卻充滿了炙熱的光彩。

    “轟隆隆!”

    高大的祭壇上,秘力越來越恐怖,孫聖的道果在被抽離,但他依然在反抗,道火熊熊燃燒,想要抗衡這種秘力,同時想要把被吸走的道果奪回來。

    這像是一場拔河比賽一樣,成了拉鋸戰,孫聖不但要反抗祭壇上的秘力,更要設法奪回被抽走的道法,一心兩用,苦不堪言。

    在這樣的情況下,恐怕就算是一位古之大聖來了,也難以擺脫宿命,根本力不從心。

    “不甘心,我太不甘心!”孫聖內心嘶吼道,自己耗費了十幾年的光陰,吃盡了苦頭,到頭來,修行得來的一切卻要成全別人,換做誰誰會甘心?

    “殺!”

    孫聖大喝一聲,亂發飛舞,灰白色的長發根根倒豎而起,這一刻,他體內的門打開,孫聖爆發出最強的戰力在反抗,但結果,一下子就被壓制了下來。

    在這種情況下,他連“遁出天地之外”都做不到,再這樣下去,他的道**被抽離干淨,修行來的一身道果會便宜其他人。

    祭壇外,四位帝君已經停手,現在根本不用他們出手,“奪天化道”已經成功,現在他們只需要眼睜睜的看著孫聖被剝奪一切就可以了。

    不遠處,那幾位在場的半步大聖也露出了冷笑之色,他們對孫聖懷恨在心,不久前他們族中的成員有的被孫聖射殺,有的被逼著下跪,可以說是丟盡了顏面,從來沒有人敢這麼羞辱過皇族。

    但凡是有人膽敢褻瀆皇權之威,都不得好死。而事實也恰恰如此,這個少年雖然不可一世的擊殺了他們多名皇族血統的年輕強者,但此刻,他也沒有落得好下場。

    “啊!!”

    祭壇上的孫聖大吼著,反抗著,不想就這樣被吸干,更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得來的一切徒做嫁衣。

    但這是一切,都無法避免,這“奪天化道”實在是太霸道了,就算是一位古之大聖站在這里,也會被吸干淨,淪為凡夫俗子。

    孫聖體內的道火,在源源不斷的被抽走,吸進了祭壇當中。

    最後,這座祭壇內部在發光,道果的光芒,耀眼無比,三座道台上的三位皇子全都感受到了這股精純的道果氣息,眼神炙熱無比,仿佛下一秒鐘,這天大的造化就屬于他們了一樣。

    “呵呵呵,無用的掙扎,早些放棄吧。”頭頂仙鐘皇子冷笑道。

    祭壇上,孫聖咬牙,說道︰“你們所謂的皇族,自詡為高高在上,卻卑劣的剝奪別人的道果,自己沒那個本事走那條路,即便這份道果給你們,你們也無法消受。”

    “嘿嘿嘿,事到如今,你也只能逞口舌之能了。”紫夢公主的皇兄不以為然的笑道。

    “我皇族尊貴,但也不介意天賜的造化,對我們來說,你就是上蒼賜福。”那名白衣甲冑的皇女說道︰“況且,無福消受的是你,你雖然走上了這條路,但命中注定你會失敗在這里,這份大禮,我們就收下了。”

    孫聖心中不甘,即便是道果被剝奪,他依然心中戰意激昂,想要殺盡一切。

    “嗡!”

    而就在這時,在外人不可察覺的情況下,孫聖體內,紫光瑩瑩,有紫色的神輝在的體內流動,這是……神荒骨的力量!

    神荒骨之力,一直跟隨著孫聖,每到關鍵的時刻,這股力量就會出現,護他安全。

    此刻,神荒骨的力量在孫聖體內流動,最終,匯聚向了他的胸口,紫色神光,在這里凝聚成一個旋渦,一股龐大的吸力,從這神皇旋渦之中飛了出來。

    孫聖原地盤坐下來,他不在可以的去抵抗,而是調動體內所有的紫色神光,朝著胸口匯聚。

    因為這次神荒骨的力量出現,孫聖隱約中感覺到,自己貌似可以支配它們了。

    “嗯?真的放棄了?”

    看到孫聖盤坐下來,三位皇子不禁全都一笑。

    “不放棄還能怎麼樣?沒有人能對抗的了‘奪天化道’的力量。”紫夢公主的皇兄說道。

    但是,很快的,他們發現了不對勁兒,這個少年雖然安靜的盤坐在那里,但是,“奪天化道”的力量貌似停止了,祭壇並未繼續抽取他體內的力量。

    緊跟著,祭壇內原本被抽走的道果之力,竟然開始倒流,那些已經被抽走,儲蓄在祭壇中的道果之力,在往回流,重新回到了這個少年的體內。

    “什麼情況!”

    一時間,三位皇子全都驚異無比,“奪天化道”的力量竟然失效了,這少年的道法之力在回流。

    “出了什麼事情!”包括祭壇外,四位帝君也都是臉色一變。

    他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奪天化道,雖然用過沒幾次,但從來沒有失靈過,這次是怎麼了?

    “不對,是這個少年搞的鬼!”紅祖說道。

    “不可能!奪天化道連你我都反抗不得?他是如何做到的?而且他並非我界中人,不了解奪天化道。”三頭六臂的帝君說道。

    而祭壇內,孫聖盤坐在那里,肉身光明,道火熊熊燃燒,他的力量回來了,其道果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該死!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三位皇子惱怒。

    眼看著這份驚人的造化成全他們了,沒想到最後是失敗,奪天化道失靈了,這等同于是一塊大手的大肥肉,突然被人搶走了一樣。

    “你……找死!”紫夢公主的皇兄冷喝道,仇恨的盯著孫聖。

    孫聖取回自己的力量,並沒有什麼不對,但是這三位皇子可不會這麼想,到手的肥肉就這麼丟掉,這是毀了他們的機緣,故此幾人全都心生怨恨。

    “呵呵呵呵……”孫聖盤坐在祭壇上,冷笑一聲。

    下一刻,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這座高大的祭壇“轟隆隆”作響,緊跟著,三座道台上,發生了神奇的一幕,三位皇子的力量,竟然在被剝奪。

    “怎麼回事!我們的力量……”

    “不!!為什麼?為什麼會抽取我們的道法!”

    他們驚慌無比,迅速的想要沖出去,但是,奪天化道一旦發動,但凡是身在這座祭壇上的人,包括那三座道台上,都不能擅自離開,被封鎖在了里面。

    “不好!奪天化道在倒轉!”紅祖說道,滿臉的驚訝之色。

    這位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老怪物,如今也不能平靜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