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再次提升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再次提升

    奪天化道運轉,外界一切力量都不能干涉,現在,奪天化道反轉,即便是在場有四位帝君,也只能干瞪眼。

    而且,這種秘術由于太過古老,他們只懂得如何施展,不懂得如何另其停止,只能等到奪天化道自行停止。

    “怎麼會這樣!”三頭六臂的帝君驚呼道,不能平靜。

    “這小子……到底做了什麼?他怎麼可能干涉的了奪天化道!”紫衣帝君此刻咬牙,殺意再現,比剛才更加洶涌。

    因為他看到,三座道台的三位皇子正在遭受巨大的災難,他們的道法在流失,被祭壇吸走,這完全是奪天化道反轉所導致的。

    原本應該是受益的一方,現在反倒是成了獻祭者。

    “不!!”

    “老祖救我們!”

    “為什麼,為什麼被獻祭的是我們!”

    這三位皇子此刻大聲叫道,臉上充滿了絕望,前一秒鐘,他們還在想著得到孫聖所有的道法,甚至出言諷刺、奚落。但是沒想到,現實轉變的這麼快。

    本為受益者的他們,卻在此刻發生了反轉,成為獻祭者,其道法,被源源不斷的剝奪,吸走。

    最終,三位皇子大叫,他們的道法被吸收干淨,此刻全都癱倒在三座道台之上,一生修煉的精華,被剝奪了個干淨。

    而祭壇中央,孫聖盤坐在那里,肉身綻放光明,祭壇內,一縷縷精純的道法氣息被他吸收掉。

    那是三位皇子的道法,此刻成全了孫聖,不過孫聖並不會去修行他們的法。在孫聖眼中,只有自己的道法才是最強的,不過三位皇子的道法,倒是可以化為養料,讓自己的道法更加強大。

    “不!!”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修行的成果成全了別人,三位皇子全都痛心疾首,差點吐了血。

    本來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本來他們才是受益者,孫聖的一切修行成果都是他們的,但現在,全都反過來了,受益者成了獻祭者,獻祭者成了受益者,別提三位皇子心中多麼憋屈了。

    但是,在一分鐘之前,他們可不會這麼想,一分鐘之前,他們姿態狂傲,覺得吸收孫聖的道法理所應當,只不過現在換成了他們自己,覺得受不了了。

    “嗷!!”

    最後,孫聖長嘯一聲,肉身光明奪目,全都是道火在燃燒,吸收了這三位皇子的全部道法之後,他感覺自己的道法又強大了一大截。

    “哈哈哈哈哈!”孫聖放聲大笑︰“沒想到會是這個結局吧!”

    話音落下,孫聖一伸手,三座道台上的三位皇子全都飛了過來,落在了孫聖的腳下,被孫聖一人一腳踹翻在地上。

    這三位皇子本為皇族中的佼佼者,但現在,他們的道法喪失干淨,一生的修煉精華,全都成全了孫聖。

    “鏘”

    一口黑劍出現在孫聖的手中,他沒有任何 攏 苯右喚B湎攏 斷鋁四敲範г芍擁幕首擁耐仿   渲鍔鋇背。 咨 南恃  瀆松袷Д鈉  髀湓詡撈成稀br />
    “我說了,我的道法,你們無福消受!”孫聖說道,一腳踩住了那名白衣甲冑的皇女身上。

    “不!不要……”這位皇女驚恐,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害怕,也是最後一次。

    孫聖根本不留情,拿腳踩住她,直接斬首,即便是這位皇女美若天仙,比紫夢公主還要美麗也不行。

    “住手!”

    祭壇外面,那位紫衣真君怒吼,因為下一個就輪到他的子嗣了,而且是他的親生兒子,族中一位高貴的皇子,最強的後人,天縱之姿,在所有的皇子中,他都算是佼佼者。

    紫夢公主已經死在了這個少年劍下,他沒想到如今連他們族中最高貴的皇子也步了後塵。

    可惜,他們在祭壇外,根本無法插手。

    “啊!”

    慘叫聲響起,但也戛然而止,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滾了出去,紫夢公主的皇兄也被斬了,本來被寄予厚望的三位皇子,如今全都死在了孫聖的劍下。

    “轟!”

    也就在這時,那奪天化道的力量終于結束了,因為一切都已經順理成章的進行了。雖然奪天化道最後反轉,但也完成了儀式,這股力量,消失在這座高大的祭壇上。

    “小子,我豈能饒你!”那位紫衣真君最先動了,朝著孫聖轟殺過去。

    殺女之仇,再加上滅子之仇,這樣的仇恨已經不共戴天!

    “轟!”

    帝君之力,浩大莊嚴,不可侵犯,比開天闢地都要恐怖,此刻朝著孫聖碾壓過來,他一掌朝著孫聖拍了過來,龐大的真君氣壓,一重接著一重,換作是一般人,當場就會爆碎。

    “無敵圈,開!”

    孫聖心中沉喝一聲,霎時間,天外玄光流淌全身,他遁出天地之外,這股磅礡的帝君氣壓,沒有傷到他。

    孫聖騰空而起,肉身變的神秘起來,仿佛化作了一片人形星空,直接從這位紫衣帝君的手掌之中穿了過去,直奔遠處飛去。

    “遁出天地之外,他竟然還精通這種手段!”紅祖驚異說道。

    孫聖打開無敵圈,直接遁走,想要逃離這個地方,在這種狀態下,他是無敵的,沒有人可以攔住他,即便是帝君也不行。

    可是,就在孫聖以為自己逃出去的幾率百分百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紅祖出手,竟然祭出了那部古老的經書。

    這部經書,明顯的不是兵器,但此刻祭出之後,迎空放大,直接壓在了孫聖的頭頂,剎那間,遁出天地之外的狀態消失了。

    “怎麼回事?”孫聖抬頭望著頭頂上方的經書,充滿了金屬質感,雖然是殘缺的,但卻古老神秘。

    這部經書壓在頭頂,竟然把他從“化身天地外”的狀態下逼了出來。這些域外人,果然掌握有很多大手段,不是第二世界的人可比的。

    “事到如今,你還想去哪?你非死不可!”那名紫衣帝君呵斥道,伸手向前抓來,一只大手放大,帝君氣壓磅礡,直接朝著孫聖拍了過來。

    “斬!”

    孫聖大喝,手持黑劍向上揚去,黑暗劍氣爆發,擋住了這鋪天蓋地的一掌。但顯然,他支撐不了多久,畢竟這是一位敵軍級別的強者在出手,堪比古之大聖。

    很快的,黑暗劍氣落了下風,一點一點的被壓制了回來,並且把孫聖從半空中壓落下來。

    孫聖半個身體都被壓入了土中,卻依然苦苦支撐著,甚至嘴角開始流血,在帝君的強大力量下,遭遇了創傷。

    “留你不得,既然不能為我們所用,那就只有殺無赦!”紫衣帝君說道,殺女之仇,滅子之恨,不共戴天。

    如果是當初,孫聖肯定用瑤池之水淹了這丫的,但可惜,瑤池之水他並未得到多少,早在十幾年前便已經耗光了。

    那名三頭六臂的大聖和那位白衣大聖,雖然沒有出手,但也帶著殺意,顯然他們不會阻止。

    紅祖也嘆了口氣,最終搖了搖頭,選擇了放棄。

    即便是孫聖對他們有利用價值,但也知道這是一只喂不熟的野狼,不可能為他們所用。而且這小子身上變數太多,不是好事。

    “停手!快停手!”突然,虛空中,一道人影快速的接近,眨眼間來到這個地方。

    這是一位老者,須發皆白,但依然鶴發童顏,光芒內斂,此刻出現在這里,直接探出手去,擋住了紫衣帝君。他能擋住紫衣帝君,相比也是一位帝君。

    “嗯?出什麼事了?”紅祖問道。

    這名老者臉色十分的難堪,看了孫聖一眼,然後手中出現了一枚黑色的信件,道︰“是那位大人,那位大人傳話過來,要留住這個少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