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43章 公主駕到

第1743章 公主駕到

    這可是大新聞,現在外面都在傳,沒有遮蓋住,畢竟三位皇子的死,這可是大事,現在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

    “這少年……竟然做出了如此人神共憤的事情!”

    “區區另一界的草民,卻敢在這里屠殺我界的皇子,為什麼沒有殺掉他,反而安置在這里好吃好喝的優待,這里面肯定有事!”

    “听說這事紅祖的意思,要求誰也不能動他,甚至……听說紅祖有意找他入贅!”

    “什麼!有這種事情?”

    “沒錯!好像紅仙郡主首當其沖,最有可能被選中,另外兩位公主,十有*也會被安排出來,讓這少年挑選。”

    “這……”

    這一下,很多人不能平靜了,怎麼會這樣?這不過是一介階下囚而已,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對待?他斬殺皇子,羞辱皇族,這本是必死之罪,結果對方非但沒有受到責罰,反而受到了優待,連皇族的公主都要許配給他。

    “不!!”

    很多人在怒吼,因為族中的兩位公主,包括後來被選進來的紅仙郡主,那都是深受很多人的追捧的,將她們視為女神,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被許配給外人?而且此人還是另一界的草民。

    不管孫聖的成就有多大,他們對第二世界人的第一印象不會改變,將其視為草民,看不起,尤其是域外皇族,更不會高看他們一眼。

    如今,得知自己族內的明珠,要屈尊嫁給域外人,誰能忍受?域外皇族,基本上都是近親婚姻,這和他們的傳承有關系,保持血脈的純正。

    “不行!絕對不行!我族的公主,怎麼能嫁給這樣的草民?”

    “他憑什麼?他是什麼身份?區區草民,一介布衣,更是階下囚,怎麼配娶我族的公主?”

    “他走上了什麼路?值得族中這麼看重嗎?我界強者如雲,據說最強一批的皇子,都是只手遮天的人物,他這一介草民,怎能相比?”

    總之,這個消息一傳開,議論聲很大,很多人不服氣。

    故此,孫聖暫居的地方,每天都有很多年天古皇族的年輕人聚集,他們很不服氣,甚至有人想要挑戰。

    但是,即便他們嘴上說看不起孫聖,但真若是輪到自己出手的時候,還是得掂量掂量,畢竟,這個少年的所作所為,他們也是看在眼中,听在心里的。

    據說他很強,屠殺過皇子,連“奪天化道”都沒有奈何他。

    “誰去挑戰呢?這人真的很強嗎?修道不過百余載,我怎麼不相信他有這樣的實力?”

    “我族那幾位皇子據說要回來了,他們前段時間去了一個地方,疑似得到了大造化,幾位皇子歸來,這件事其能善了?”

    “對,就算我們不出手,他們也會出手的,絕對不容許我族明珠蒙塵,嫁給這種草民。”

    這些皇族的年輕人全都議論,一個個憤憤不平。

    而孫聖則是不介意這些,他每日里忙著修煉,最近吸收了三位皇子的道法精華,讓他實力突飛猛進。孫聖覺得,自己即便是和半步大聖比,也不會差多少了。

    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對自身的了解,對自己道法的強弱程度,孫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很快的,半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孫聖在這里居住,幾乎是不聞不問的,無人問津,沒有人來找他。

    只有紅仙郡主來了一次,而且也不顧及族中其他人的目光,來見了孫聖一次。

    她的意思很明顯,還是希望讓孫聖歸順天古皇族,並且說要用族中最精貴的皇血對孫聖洗禮。

    對此,孫聖冷笑,道︰“我還需要你們的皇血洗禮?我的路,不是你們這種所謂的皇血可以染指的。”

    這句話,可謂是十分的狂傲,但孫聖是故意的,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

    一眨眼,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一日,天古皇族的紅祖匆匆回來,回來之後,立刻頒布了一條命令,不管如何,把這個少年留下,而且名言許諾,族中的兩位明珠,再加上紅仙郡主,任其挑選。

    這則命令,可以說是震動了整個皇族。

    一開始,他們只是听到風聲,但現在他們族中一位老祖親口承認,要把兩位明珠許配給這個少年,甚至說,哪怕是強行許配也可以,甚至說……想要把族中的兩個明珠都嫁給他。

    這頓時在族中炸開了鍋,反對的話,自然不用說了,都炒到天上去了,連族中的一些高層,都持有反對意見,因為這樣太被動了。

    他們可是高貴的皇族啊,憑什麼這麼委曲求全?就算是要孫聖歸順天古皇族,完全可以用強,沒必要付出這麼多。

    但是,紅祖心意已決,她不知道在外面了解了什麼,鐵了心的要把族中的明珠許配給孫聖,必須要把孫聖捆綁在族中。

    然而,當孫聖得到這個消息後,也是臉色一陣漆黑,或許這對別人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是十幾輩子修來的福分,畢竟這可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啊。但孫聖可不這麼想,入贅到該族,他就等同于和該族綁定了,那他就真的反了。

    絕對不可以!

    孫聖打定主意,絕對不能和該族聯姻,必須想辦法逃走。

    但是,他的頭頂之上,鎮壓著那部經書,一舉一動,都被該族的高層掌握,想要私下逃走,顯然是不可能的。

    最近,孫聖暫居的地方,可以說是十分不平靜,越來越多的天古皇族的年輕人聚集在這個地方,一個個怒氣沖沖,像是和孫聖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一樣。

    “看看看,看你麻痹!”孫聖冷哼一聲。

    “不要著急,我族的皇子就要回來了,他們強大過人,絕對不會讓這小子囂張多久。”

    “沒錯,兩位公主豈是他這種草民可以染指的,我族皇子回來,必定不會饒恕他,把他大卸八塊那都算輕的。”

    “哼,兩位明珠包括紅仙郡主都有幾位皇子傾心,他們會善罷甘休才怪呢。”

    這些皇族的年輕人冷笑道。

    這則消息傳的很快,很快的,天古皇族的人全都知道了,甚至驚動了該族的兩位皇女。

    她們沒有外出,就待在族中,其實她們早就得到消息了,不過沒當回事兒而已。覺得那可能是以訛傳訛,做不得真。但是現在,該族的老祖宗都說話,說明這件事不簡單。

    現在,這兩位公主都不能平靜了,以為是假的,沒想到現在落實了,她們兩個人之中,竟然會有一個人嫁給這個草民少年,甚至有可能,兩個人都會嫁給他。

    這開什麼玩笑,她們可都是高貴的明珠,聖潔無暇,怎麼能嫁給這樣的草民?即便是知道這個少年不凡,但那都是听說的,做不得真。即便是這個少年有些本事,值得本族拉攏,但也不能把她們全都許給這個少年啊。

    很快的,在孫聖的暫居之地外,兩位公主現身了,引來了一眾人的喧嘩。

    兩位公主親自來訪,她們為的是什麼?是來看看自己未來的夫君?還是為了別的?

    不得不說,這兩位公主殿下,確實很漂亮,美麗的有些不真實,即便是“仙子”兩個字都不足以形容她們的美麗,她們超塵脫俗,不染凡塵,舉手投足間,都流動著聖潔的味道。

    這兩位公主,一個一襲紫衣,曼妙多姿,一個一身靚麗的甲冑,英姿颯爽,有著不同的韻味兒,每一個都讓人十分著迷,流連忘返。

    這些族中的年輕人全都看到發呆,但是一想到以後這兩位公主可能要嫁給這個草民,就都打心里面窩火,覺得太屈尊了。

    “那個少年呢,我倒要看看是否真的有那麼不凡。”一名紫衣公主說道,十分強勢。

    這兩位公主,一個叫玲瓏公主,一個叫紫玉公主,她們都是天之驕女,風采奪目,別說是本族人對她們有想法,就算是其他的皇族,也有很多追求者,不過這兩位公主都看不上眼,故此一直沒有聯姻。

    現在,她們出現在這里,想要見識一下那個少年,看看究竟是什麼天縱之才,能讓本族的老祖宗都對其另眼相看。

    紅仙郡主也來了,而且是和紅蓮夫人一起過來的,此刻站在遠處觀望著,也想看看這兩位公主到底作何打算。紅仙郡主了解她們的脾氣,知道這件事她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肯定要采取行動的。

    “滾出來!”

    那位紫玉公主十分強勢,一襲紫衣翩然飛舞,發絲晶瑩剔透,高貴出塵,但卻透著一股強大的戰意,朝著孫聖暫居的地方呵斥道。

    但是,暫居之地沒有任何反應,仿佛這里根本無人。

    “哼,怎麼,不敢出來嗎?連我族的皇女都不出來迎接,成何體統。”

    “區區草民,擺什麼大架子,趕緊滾出來。”

    但是,呼喚了良久,都不見人出來,眾人納悶兒,難道根本沒在這里嗎?

    “里面的那個少年,我不管你有什麼三頭六臂,滾出來一見,我有話要跟你說清楚。”紫玉公主嬌喝道,彩霞繞體,神聖脫俗,絕對是一位天之驕女。

    那名身著甲冑的公主名為玲瓏龍公主,她則是沒有說話,但也是目光冷冽的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