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48章 皇子的黑暗

第1748章 皇子的黑暗

    “轟!”

    戰火燃燒這個地方,不得不承認,這兩位皇子,絲毫不比鵬皇子弱,都掌握有不同的禁忌手段。

    尤其是信皇子,算是三人當中最強的,其道法,化作了一桿方天畫戟,揮動間,像是要重開一片天地一樣。

    炎皇子也不弱,抬手演化秘術,一座古老的大印懸在他的頭頂之上,向前轟去,勢不可擋,碾壓天地。

    “咚!”

    孫聖抬手一拳對上了那枚大印,相互交際,雖然沒有將這枚大印擊碎,但卻讓這枚大印的光芒瞬間黯淡了下去。

    因為這枚大印,也是炎皇子的道法顯化,而十八禁正好克制他們。故此,蘊含著十八禁的拳頭,打中了這枚大印,對他的道法進行了克制。

    “嗯?”炎皇子驚訝。

    而另一邊,孫聖一掌震開了信皇子的方天畫戟,同樣讓方天畫戟的光芒黯淡了下來。

    “怎麼回事?”兩位皇子全都大驚失色。

    他們都感覺到了,這少年一出手,竟然克制他們,這在以前絕對沒有發生過。他們皇族的強大,向來是所向披靡的,誰能克制的住他們?

    但是此刻,兩位皇子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對方明顯的克制它們。

    這一場對決,一上來就打得十分火熱,孫聖沒有留情,對兩位皇子展開了碾壓的節奏。

    信皇子和炎皇子,實力與鵬皇子相比只高不低,但此刻,兩人聯手,依然受到了壓制。

    最終,孫聖一拳打穿了那枚大印,而後一掌劈斷了那桿方天畫戟,將兩位皇子震得步步後退,驚恐無比。

    “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你是半步帝君!”信皇子驚訝道。

    其他人也很意外,天古皇族的眾人,都感覺眼皮抽搐,這個少年竟然一個人壓制了兩位皇子,除非他是半步帝君的修為,不然根本不可能做到。

    可是,這個少年還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會是半步帝君呢?修道百余年的半步帝君,他們沒有听說過。

    而且,他們也看不出孫聖的修為,那是肯定的,因為孫聖現在沒有修為。

    “莫非真的是那條路!”信皇子驚呼道。

    以他們的身份,自然不會像其他人那麼無知,對于那條特殊的路,他們也是有所耳聞的。

    只是他們不相信,連他們這種皇族中人,都無法走上那條路,這個少年怎麼可能,他肯定是用了什麼手段,讓人誤以為他在那條路上。

    而就在他們震驚的同時,孫聖已經主動殺了上來,信皇子大喝,全身的道法在燃燒,像是一股洪潮,突然爆發,朝著孫聖壓制過去。

    孫聖微微一笑,一掌壓了上去,沒有放大,看似就是普通的一掌,但卻被那股爆發的洪潮壓腿了回來。

    最終,“轟”的一聲,這股洪潮炸開,灰飛煙滅,而信皇子也倒飛出去。

    與此同時,炎皇子從後面撲殺上來,施展絕殺,結果孫聖一翻身,躲過了這一擊,同時一腳踩塌下來,壓在了炎皇子的後背上,將炎皇子從半空中狠狠的踩落下來。

    “轟!”

    地上震出了一個大坑,炎皇子被踩在地上,脊椎骨都震斷了,雖然這點傷勢對身為皇子的他們不算什麼,很快就能恢復,但這種屈辱,卻恢復不了。

    “不過爾爾。”孫聖說道,一掌轟在了炎皇子的後腦上上,將他的頭顱打進了地里面,再次砸出了一個深坑。

    炎皇子怒吼著,身上道光洶涌,在他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道天圖,上面烙印著縱橫八荒的圖案,光芒盛烈,無數道殺光從里面飛出來,想要把孫聖絞殺當場。

    這已經算是炎皇子的底牌了,平日里不會動用,只有到遭遇滅頂之災的時候才會使用。

    從炎皇子出道以來,他只動用過三次,分別是在一些特殊的地方使用過,但是對付敵人,他還從來沒有動用過這張天圖的力量。

    此刻,炎皇子也豁出去了,動用了這張天圖的力量。

    無數道殺光,絞殺向孫聖,這種近距離之下,即便是真正的半步大聖,都會死!

    “錚!”

    孫聖伸手,一口黑劍出現在他的手中,黑暗聖劍橫批豎斬,將這些殺光卻不禁滅,最後,黑暗聖劍斬了上去,這張天圖,被撕的七零八落,成為碎片。

    這一刻,這位炎皇子再也發揮不出來什麼威能,被孫聖以十八禁封印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比電光火石還要快,炎皇子也被鎮壓。

    信皇子想要營救,根本來不及,因為此刻信皇子也受到嚴重的道傷,而且他是被自己的道法反噬的。

    剛才全力爆發了一次,卻被孫聖一掌壓制了下去,這對信皇子的傷害是很大的。

    此刻,信皇子臉色鐵青,這個少年的可怕程度,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即便他們此次在外面得到了大造化,實力突飛猛進,但也不行。

    本想拿這個少年作為磨刀石,檢驗他們現在的修行成果,沒想到,如今他們一個比一個慘,都被狠狠地教訓了。

    而這時,孫聖身形一動,直接來到了信皇子的近前,說道︰“看來你也不打算停下了,我已經沒多少興趣了。”

    信皇子臉色陰冷,說道︰“看來,就算我不想動用那一招也是不行了。”

    話音落下,信皇子身上的氣息開始極端爆發,一股恐怖的潮流,在信皇子的身上醞釀。

    緊跟著,從信皇子的身上,竟然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神魂氣息爆發,仿佛他的身體里沉睡著另一個神魂一樣。

    “怎麼回事?”

    這時候,就連天古皇族自己人,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信皇子身上,會有兩個神魂,像是感覺眼前的信皇子,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一樣,而且是一縷十分恐怖的神魂。

    “難道說……信皇子真的被當成了半爐鼎?”紫玉公主說道。

    這件事,只有皇族內部的一些重要人物知道。

    天古皇族曾有一位老祖,死後神魂不滅,依然保留了神魂中大部分的力量。天古皇族將其封存起來,想要借助這種力量,後來據說將其安置在了某位皇子的身上,都在為難的時候,解封這縷神魂,發揮出巨大的力量來。

    這時候他們才知道,原來信皇子就是,那綠神魂,被安置在了信皇子的身上。

    所以,才說是半爐鼎,因為這縷神魂只會起到幫助,並不會佔據信皇子。

    “轟隆隆!”

    一股極端恐怖的力量醞釀出來,信皇子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連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充滿了滄桑的氣息,還有一種舍我其誰,氣吞天下的風采,就像是一位真正帝王一樣。

    與此同時,孫聖也在皺眉,感覺到了威脅,這應該是一位古皇的神魂,雖然不是完整的,只有一部分,但也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此刻,孫聖也不閑著,抬手結印,每一道印記結出,都蘊含著一股神秘的力量。

    這是《禁仙經》中的手段,十八禁神秘難測,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而此刻,孫聖所施展的,就是他所能動用的十八禁當中的最強的一種封印之術。

    “吼!”

    信皇子仰天長嘯一聲,體內的至強神魂復甦,他渾身都在發光,宛如萬古帝王覺醒,一發不可收拾。

    而就在這時,孫聖也動了,一掌拍在了信皇子的天靈蓋上,下一刻,信皇子體內,發出來一聲不甘和憤怒的咆哮,緊跟著,那神魂之力熄滅了,信皇子身上的光芒消失。

    “你……”

    最終,信皇子恢復了本來的氣質,看著孫聖,又驚又怒,因為他體內的神魂被封印了,根本甦醒不了了。

    “呵呵呵呵,在我面前,耍著寫花樣是沒用的。”孫聖笑道,而後一巴掌拍了上去。

    信皇子直接被拍飛,並且道骨裂開,飛出去了好遠,狼狽的摔在地上。

    此刻,信皇子和前兩位皇子一樣,一身道行被封印,剛才那禁封之術,不但封印了信皇子體內的神魂,還封印了他本身。

    ……

    一時間,周圍天古皇族的人鴉雀無聲。

    敗了,三位皇子就這麼敗了,他們不敢相信。從來覺得自己族中的皇子有無敵風采,卻這麼輕易的敗在了這個少年的手中。

    尤其是紫玉公主、玲瓏公主等一群年輕人,都不願意承認這是真的。他們一開始都覺得,只要三位皇子出手,鎮壓這個少年是妥妥的事情,他們相信三位皇子有那個實力。

    尤其是這次外出尋造化,他們都得到了巨大的好處,實力突飛猛進,比過去更強。

    但沒想到,他們三人會敗得這麼慘,被孫聖輕松的給打壓了,甚至被鎮壓在這個地方,動彈不得,這將會是天古皇族黑暗的一天,恥辱的一天,一旦被傳出去這個消息,那天古皇族可能淪為笑談。

    “怎麼會這樣……三位皇兄……都不如他嗎?”紫玉公主喃喃道,臉色蒼白,依然不願意接受現實。

    玲瓏公主依然沉默不說話,但臉色也極度難堪。

    這是她們最後的希望了,只盼望著三位皇子能出手鎮壓這個少年,讓族中的高層知道他們看錯人了。但沒想到,結局確實這般?號稱強大無雙的三位皇子,被人教訓的體無完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