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她的男人?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她的男人?

    虛空中,那一截光潔如玉的手臂壓落下來,爍爍放光,這應該是一位女子的手,演化出大能,具有驚天動地的氣勢。

    這不禁讓天古皇族的人大駭,什麼人敢攻打皇族?膽子未免也太大了!

    這些皇族,任何一個都不可侵犯,攻打皇族這種事情,在域外的歷史上都很少發生,因為那無疑是一種找死的舉動。

    每一座皇族,都有著悠久的歷史,底蘊豐厚,高手輩出,一旦他們動用底牌的力量,那將是一場災禍。

    “轟!”

    很快的,讓天古皇族的人驚憾的事情發生了,那光潔如玉的手掌壓落下來,一下子就把皇城外的禁制給壓塌了,擊穿了一個大窟窿。

    這一刻,就算是紅祖都震驚失色,因為這皇城外的禁制,是天古皇族歷代的大能強者加持過得,凝聚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的心血。

    即便是紅祖這樣強大的人物,想要強行攻破,都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但是此刻,那一截光潔如玉的手臂竟然一擊就把這皇城的禁制給擊穿了一個大窟窿。

    “天吶!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族的禁制如同虛設!”

    天古皇族的高層們此刻都震驚無比,臉上變色,這種事情,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見到過。

    紅祖眉頭緊皺,凌空一步,直接出現在虛空中,喝道︰“是哪位高人?”

    “呵呵呵呵~~~”

    虛空中,傳來了輕曼的笑聲,清脆玲瓏,宛如天籟之音一般。

    而這聲音一出現,孫聖最先激動起來,因為這笑聲讓他覺得十分熟悉,牽動他的心神。

    皇城外的禁制,被轟出了一個大窟窿,虛空中,一道曼妙的身影從天而降,這是一位少女,仙資曼妙,青絲飛舞,爛漫動人,她生有一張完美的嬌顏,五官精致,堪稱絕妙,紗衣遮體,翩翩飛舞,修長光潔的**,白皙動人,且在雙腿之上,生有黑色的魔紋,玉-足光潔,點在虛空,說不出的動人。

    小魔女!

    來人是小魔女,孫聖不會認錯,太熟悉了。

    而且是他認識的小魔女,就是這般姿態,紗衣遮體,**生有魔紋,以前孫聖看不出來,但現在孫聖能感覺的出來,這並非是小魔女的本尊,而是一道靈體,疑似一種分身。

    包括當初小魔女進入第二世界,用的也是一道靈體,就是眼前的少女。

    “這是什麼人!”

    天古皇族的人,有大多數不認識,不知道哪來這麼一位少女,但這絕對是個高手。

    “你是誰?”天古皇族的高層問道。

    “我是誰?”小魔女笑了笑,有些爛漫,但又帶著一點小邪惡,笑道︰“也對,你們真正一睹我真容的人,只有幾個老家伙了,你們不認識算是正常。”

    “你是什麼人?”紅祖說道,她也看出來了,這少女是一道靈體,不是本尊。

    好家伙,一道靈體,竟然就有這樣的力量,一擊擊穿了皇城外的禁制,這樣的實力,紅祖自問,她做不到。

    小魔女笑嘻嘻的,感覺就是一位爛漫的少女,此刻,她抬手演化出了一個印記,這個印記,像是一種古字,又像是一種魔紋。

    這個印記,和當初那件黑色信件上的印記一模一樣。

    看到這個印記,紅祖頓時臉色大驚,天古皇族高層的幾位大人物,此刻也變色。

    因為這些天古皇族的高層當中,也有帝君級別的強者,而且只有帝君級別的強者知道這枚印記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這個印記,只有那位大人才有資格有用。

    “你……你是……不,您是……”紅祖驚訝道,慌忙就要行禮。

    要知道,紅祖已經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輩分高得不像話,而且還是純血皇族的老前輩了。但現在,竟然在對一位少女行禮,這不得不說太驚人了。

    此刻,就算是不了解小魔女身份的人,都猜出來了。

    這位少女,十有**就是那位傳說中的大人了,沒想到這麼年輕,是一位少女。但是,沒有人相信她真的是一位少女,因為看不透,也不知道骨齡。

    紅祖要行禮……

    “算了,不用了。”小魔女擺了擺手說道。

    紅祖驚訝道︰“大人,我沒想到是您來了。”

    “是啊,來看看我的老朋友,我的人被你們叫來了。”小魔女說道。

    話音落下,小魔女身形一動,已經出現在了孫聖的面前,孫聖挺激動,小魔女和女帝生有相同的相貌,但氣質完全不一樣,肌膚白皙無瑕,玲瓏動人,有著說不出的韻味兒。

    “看什麼看,不認得我了嗎?”小魔女笑道。

    “你來找我了。”孫聖笑道。

    “是啊,許久不見了,想沒想我?”小魔女笑道。

    “還行,沒那麼掏心掏肺的想。”孫聖撓了撓頭笑道。

    小魔女不禁噗嗤一樂,笑道︰“行了,別貧了,過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說著,小魔女帶著孫聖,身形一動,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出現在另外一座山上。

    沒有人敢跟上去,連紅祖都沒敢跟過去。

    周圍,一些議論聲傳來了過來,他們都知道這少女身份不一般,可能就是那位大人,不然也不會讓紅祖對其那麼客氣,還要行禮。

    只是,他們卻不知道這位大人到底高貴在什麼地方。他們是堂堂皇族,能讓他們皇族尊重的人,說實話,並不多。

    有人想到了一些可能,涉及到了一些古老姓氏的人。

    “老祖,這人是……”信皇子走過來問道。

    紅祖擺了擺手,說道︰“不要問太多,你們現在的資格,還不配知道她的身份。”

    “這……”

    一時間,周圍的人無語,這到底是什麼人啊,連他們都沒資格知道?他們貴為皇子,這在其他人眼中,那已經是高貴的不要不要的了,而他們竟然都沒資格知道她的名字。

    “莫非……她是那些古老姓氏的人?”信皇子猜測道。

    結果,紅祖瞪了他一眼,讓信皇子把後面的話給咽了下去,讓他不要胡亂猜測。

    一群人等在這里,沒有人敢胡亂說話,連身為新娘子的紅仙郡主都被晾在了一邊。

    ……

    而此刻,在另外一座山上,小魔女把孫聖領到了這個地方,小魔女依然是一臉笑嘻嘻的姿態,望著孫聖,說道︰“不錯嘛,現在已經走上這條路了,看來是她沒少教導你吧。”

    “嗯,是!”孫聖點點頭,小魔女和女帝的事兒,他也是知道的。

    “唉,真是的,既然你走上這條路來了,看來以後變數更多了。”小魔女說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孫聖不明白。

    小魔女說道︰“孫聖,我實話跟你說吧,走上這條路,後期是要付代價的。”

    “什麼代價?”孫聖不禁問道。

    “走上這條路的人,以後都要去參加一場重要的戰役,到那時,你要隨我一起參戰。”小魔女鄭重的說道。

    孫聖倒是很少看到小魔女這般姿態,因為往常小魔女都是嬉笑怒罵的,爛漫天真,又帶著一點小邪惡,很少像這般露出鄭重的神色。

    “跟你參戰?什麼樣的戰斗?”孫聖不禁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小魔女把玩著一縷青絲,心事重重,說道︰“唉,變數太多了,現在你我都已經看不清楚局勢了。”

    “女帝也說過這樣的話。”孫聖說道。

    “她心里恐怕也有數了,說實話,孫聖,我現在也不逼你站隊了,說不定以後……是我輔佐你呢。”小魔女笑道。

    “我……听不懂。”孫聖搖搖頭說道︰“我現在只想離開這個地方。”

    “好,我帶你離開。”小魔女倒是無所謂的說道,而後看了一眼孫聖頭頂之上的緊箍咒,都︰“哼,還給你帶了這麼一個圈子,緊箍咒還是我傳下來的呢。”

    話音落下,小魔女屈指輕彈,“鏗鏘”一聲,將孫聖頭上的緊箍咒給震斷了,說道︰“走吧,我看他們誰敢攔住你。”

    緊跟著,小魔女和孫聖再次出現在天古皇族的面前。

    見到孫聖的頭上已經失去了緊箍咒,紅祖不禁臉色一變,但也沒敢多問,走了上來,說道︰“大人,您有什麼指示嗎?”

    “人,我就帶走了。”小魔女干脆利落的說道。

    “這……”

    此言一出,紅祖的臉色微微變了變,紅仙郡主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十分復雜。

    紅祖笑了笑,說道︰“既然大人要帶他走,我們不說什麼,不過……此子已經和我族的後人結親,說到底,他現在也是我族中人了,等大人忙完你的事情,煩請送他回來。”

    “他不回來了。”小魔女說道。

    “這……”紅祖的臉色再變。

    他們拉攏孫聖,有兩個原因,其一,是想要利用孫聖的力量,因為孫聖走上了一條特殊的路。其二,便是知道孫聖和這位大人有關系,想要以孫聖來搭橋。

    “話說回來了,誰讓你們與他結親的。”小魔女臉色一冷,突然呵斥道︰“你們打得什麼主意我知道,但是我在信箋里說的很清楚了……這是我的男人,你們別踫!結果你們非但如此,還與他結了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