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53章 第一千七百無月尊

第1753章 第一千七百無月尊

    “是嗎……”孫聖苦笑。

    他現在感覺壓力好大,走上這條路,原來並不簡單,注定要去承受許多東西。

    小魔女說道︰“我們下次見面,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所以有些話,我今天與你說清楚……關于這條路,當你走到終點,也許結果並不好,你可能會失去這里的所有人。所以現在,不管你和誰在一起,我都不會管,因為我知道,在這條路的終點,只有我在等著你,也只有我有資格站在那里等你……結局到來的那一天,你是我的。”

    說完,小魔女騰空而起,這一刻的她,雖然身上沒有光芒,但卻有一種不屬于世間的風采,仰望著蒼穹,道︰“放手去做吧,成為這個世界的唯一……”

    說完,小魔女飛向了最高空。

    “你去哪?”孫聖忍不住問道。

    “我去你要到達的地方等你,在此之前,你我不會再相見了,不過不用擔心,我留下了三具靈體幫你。”小魔女說道,沖向了最高空,那里是一片灰暗,最終,小魔女消失在那里。

    灰暗的天空,那里仿佛有無形的秩序……

    此地是昆侖,而昆侖之外,是真正的禁區。

    小魔女應該是進入到了禁區的深處。

    這一刻,孫聖只覺得小魔女更加神秘了,更加無法猜測,她走了,留下了一段重要的話。

    雖然孫聖現在不理解,但他相信,早晚有一天,當他站在最巔峰的時候,也就是小魔女說他要到達的那個高度的時候,一切的謎團,都會解開。

    一座大荒,橫亙在孫聖的面前……

    這座大荒,將域外人和第二世界的兩片領地給劃分開來,他們佔據了不同的領域,開啟了不同的造化之地。

    孫聖整理好自己的情緒,騰空而起,沖向了大荒的另一邊,他現在歸心似箭,想要回到另一邊去,去見見多年不見的朋友,或者是親人,也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來到了昆侖山,是否有被隔絕的。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片大荒遠比孫聖想象的要大得多了。

    以他的速度,竟然飛了好久都沒有看到盡頭。

    茫茫大霧之中,其實也充斥著很多神聖的地方,一路上孫聖的所見所聞,充分的說明了這一點。

    這里,有的地方仙霧繚繞,有的地方光芒沖霄,或者是一些孕育著驚人生命力的地方,連一些會行走的大藥,都隨處可見,這些大藥,都對修士有著巨大的幫助。

    孫聖也是吃過見過的主了,但這一路走下來,還是抓了不少藥物,因為實在動心。

    最後,他終于離開了這座大荒,來到了大荒的另一端。

    歸隱十多年,如今終于要見到曾經熟悉的一批人了,這讓孫聖心中激動不已。

    他知道,這群人大變樣是肯定的,甚至其格局都改變了,疑似牽扯到了一批回歸的古人,也不知道他那些朋友現在是否還安好。

    “嗯?”

    就在孫聖剛剛離開這片大荒後,途徑一個地方,卻看到了一批人在這個地方,這是一批年輕人,而其中為首的,是一位少女,說她是少女都有些過了,因為這是一個小姑娘。

    這小姑娘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但卻出落的清麗脫俗,縹緲出塵,青絲舞動,飄逸的長發垂到精致的小腿處。

    這位小姑娘,渾身放光,身上散發著耀眼的道光,舉手投足間,大道轟鳴,有一種超脫天地的至強威嚴散發出來。

    蒼寶兒!

    這位十二三歲的小姑娘,赫然正是蒼寶兒。

    即便十年未見,蒼寶兒依然沒有長大多少,但是,這小姑娘的風采卻比當年盛了太多太多,一身極道領域巔峰的修為,舉手投足間,都已經具備了絕世風采了。

    此刻,蒼寶兒在和一名中年男子交手,這中年男子看上去並不大,甚至連骨齡都很小。

    但在其眼中,卻有一種滄桑感,一種古老的氣息散發出來,眉宇間,透著一種神秘的風采。

    “轟!”

    兩人交手,頻頻踫撞,神光炸開,猶如一股可怕的風暴。

    “先天道體,果然不一樣。”那名中年男子說道。

    “為何?為何要對我等出手?”蒼寶兒問道。

    “你威脅到了某個人,不該存在。”中年男子說道,向前邁步,雖然蒼寶兒是先天道體,而且已經成長到了極道領域巔峰,但這名中年男子絲毫不懼。

    “轟!”

    抬手間,這中年男子演化出一種古法,驚天動地,像是蘊含著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一樣。

    回歸的古人!

    這是一位回歸的古人,但是,在這名中年男子體內,有一種更加古老的力量,而且十分危險。

    蒼寶兒是先天道體,成長起來,也是極端的恐怖,此刻和這名中年男子交手,雖然一開始佔了優勢,但是很快的,當這位中年男子身上爆發出這種古老的力量之後,蒼寶兒明顯的不敵了。

    “半成的先天道體,呵呵呵,不怎麼樣,如果你是大成的先天道體,我尚能懼你三分。”中年男子說道。

    “我懂了。”蒼寶兒說道,眼中閃爍著憤怒之色︰“是那個賤人派你來的,對嗎!”

    “你說什麼?你敢對月尊無禮!”中年男子呵斥道。

    “哼!月尊,那個賤人敢自稱為尊?”蒼寶兒冷笑道,貌似對這個叫“月尊”的女人十分反感,甚至是厭惡。

    “哼,小丫頭,你的先天道體還未大成,就敢這麼目中無人,月尊果然說的不錯,你這樣的人留著,早晚壞她大事,既然不能將先天道體化為己用,就應該想辦法除掉。”中年男子冷笑道,滿腔的殺意。

    “除掉,你想除掉誰?”虛空中,傳來一聲冷漠的聲音。

    虛空中,走出了一位黑袍銀甲的少年,雖然是少年姿態,但背負著雙手,宛如一位黑暗領主一般,走了出來。

    他看上去很普通,甚至沒有強大的氣息,連修為都看不出來,就這麼從虛空中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

    “嗯?什麼人?”那中年男子看了孫聖一眼,不禁眉頭一皺,感覺有些面熟。

    “哥哥!”蒼寶兒則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驚呼出聲,小臉兒上滿是激動之色。

    而在不遠處,還有幾位年輕人,此刻看到從虛空中走出來的少年,也都是神色一震,而後大驚失色。

    “是當年的屠王者!”

    這些人當中,有當初的年輕天驕,此刻不禁驚呼出聲,這個少年,他們不會不認得。

    “他真的回來了,一開始听說,我還不相信!”

    “真的是他,不久前豬聖前輩以及那個小和尚好像提及過,但听說他不是身陷域外那片領土了嗎?被域外人抓住了。”

    這些年輕天驕驚呼,認得孫聖,而且,他們一開始就知道孫聖已經回來了。

    不久前,豬聖出手,接應釋如來,結果最後卻被域外皇族的一位帝君給打亂了,將孫聖扣留了下來。

    這個消息,已經傳回了這一邊,故此很多人都知道當年的那個少年疑似回來了,不過可惜沒能從另一片領土中帶回來,被域外的強者給扣留了下來,不知生死如何。

    當時,豬聖打算帶一批人去營救,尤其是一個小和尚,叫的最歡,甚至當時還有幾位年青一代的大人物響應,比如說幾位王,也要出手,把孫聖從域外那邊給帶回來。

    但不知為何,當時這件事被壓下來了,最後誰也沒有出手,最終也無人去營救這個少年。

    沒想到,他自己回來了!

    “我想起來了,你是當初的那個少年,我有點印象。”那名中年男子盯著孫聖,冷冷的說道。

    “你是那一批回歸的古人?好像沒有那麼簡單,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們身上都發生了什麼。”孫聖對這名中年男子說道。

    當初,那批古人復甦,就是個謎團,他們疑似在密謀一些事情。直到後來,這批人消失,不知道去向了何方,如今再回來,變得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听說你踏上了歸隱的路,怎麼?現在打算在出山嗎?”那名中年男子笑道︰“就算是你現在想要出山,但是這個天下還能不能容下你,就是個未知數了。”

    “哦?”孫聖不禁微微一笑,道︰“你待如何?”

    “識相的話,月尊的事你不要插手,我也懶得搭理你這種人,不然,這里容不下你。”中年男子說道。

    他很自信,這種自信,不單單是來源于他自己,還有他背後那個叫月尊的女人。孫聖不知道那是什麼人,但貌似十分了不起。

    這中年男子,身在極道領域巔峰,但卻比普通的同級別者強大太多。

    從他對上蒼寶兒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比先天道體都要強,可見不是等閑之輩。

    “很好,我不介意抓住你,親自審問。”孫聖說道。

    這批回歸的古人,是個異數,不管他們的目的如何?但是此刻,他們對蒼寶兒下手,這件事就絕對不能饒恕。

    “嘿嘿嘿……”誰料,面對孫聖的威脅,這中年男子不以為然,冷聲道︰“天地早已和當初不一樣,你覺得你回來還能做什麼?你已經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