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56章 格局變動

第1756章 格局變動

    這片領土,不能平靜,孫聖歸來的消息,傳遍了每一個角落。

    每個人都對孫聖不陌生,曾經都見識過這個少年的風采,故此,當人們知道這個少年重新出世之後,心中都是百般滋味。

    有人欣喜,因為覺得這麼一個強大的少年在他們這邊,無疑可以士氣大增,畢竟當初他的風采,所有人都見過了。

    但也有人面露冷色,這些都是孫聖敵人,比如說那些大道統的人,此刻都不能平靜。

    對他們來說,不管這個少年多麼出眾,多麼不凡,那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的仇怨,不可能化解,只能你死我活,哪怕是天地覆滅,這仇怨都無法化解,只要他們當中任何一個還活著,這個“疙瘩”就解不開。

    當初孫聖已經踏上了歸隱的道路,但大道統依然沒想過要放過他,想要徹底鏟除掉,不留後患。

    現在,當他們听說孫聖回來了,心里都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開心。

    因為他們已經听說,貌似這個少年走上了一條更強的道路。

    當初說的歸隱,只是個幌子,其實他在默默的修行,只是不想讓人打攪,所以聲稱退隱。

    大道統的人,心里自然不好受,這個言論他們听在耳中,恨在心里。

    只是他們不知道現在這個少年的實力如何,因為孫聖回來後,大道統也派人過去盯著了,但是匯報過來的訊息卻是一頭霧水。

    因為現在的孫聖,修為全無,什麼都感應不到,即便是一位半步大聖過去,都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孫聖的回來,有人開心,有人難受,但也有一部分人表示,並不認識孫聖是誰。

    而這一批人,這是那些回歸的古人,這些人,有的神魂革新了,成為了嶄新的個體,有的由于神魂融合了其他的強大存在,洗刷了之前的記憶,還有的,神魂被另一種強大的魂魄佔據,忘記在了現在的種種,只記得當初,等同于是古老的神魂借助新的軀體再生了。

    他們都是史上的一些大人物,曾經青史留名,但卻遺憾一個年代。

    據說在古老的時期,曾發生過一件大事,這件大事,涉及到了一個大計劃。

    只不過,當初參與這個計劃的人,全都沒有得到好下場,不是身死道消,就是與世隔絕,郁郁而終,雖然青史留名,但都留下了巨大的遺憾。

    然而,那個計劃並沒有因為這批人的不測而作廢掉,這些人,借助一些特殊的方法又回來了,應證在了那一批回歸的古人身上。

    早些年,那批回歸的人,只是一個鋪墊,他們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接引這些大人物歸來。

    ……

    此刻,一座遺跡當中,堪稱洞天福地,比任何仙家聖地都要美不勝收,雲蒸霞蔚,彩雲繚繞,一眼仙泉,最是特殊,有道之元在里面涌動。

    此刻,在這一眼仙泉當中,盤坐著一位曼妙的佳人,她看上去格外的出塵,背後有九輪太陰懸浮,一襲華貴的藍色仙衣,點綴的她更加縹緲,肌膚瑩瑩有光澤,她面蒙輕紗,唯有動人的眸子,光澤明亮。

    月尊!

    這人就是月尊,很年輕,就像是一位絕世嬌女,背後九輪太陰演化出來,超凡脫俗,美不勝收。

    她盤坐在仙泉當中,正在讀取一枚玉符,不禁冷笑一聲。

    “曾經的屠王者?沒有任何印象,很厲害嗎?”月尊冷冷一笑,說道。

    “月尊大人,屠王者,就是那個劍璇璣的男人。”一位侍奉月尊的女子說道。

    她其實也是回歸的古人,只是身份沒有月尊高貴而已。

    “哦?那個女人……哦,我想起來了,她的男人……呵呵呵呵,你難道想說,他會找我報仇嗎?”月尊笑道。

    “听說那個少年曾經很強,但最後歸隱了,也有人說他在秘密修行。”那位侍女說道,對曾經的事情,了解一些,並沒有全部忘記。

    “呵呵呵呵,後世少年懂得什麼才是力量?所謂的天驕,不過是草狗。唉……這個年代的人,都不知道如何修行了,可悲。”月尊說道,十分驕傲。

    ……

    與此同時,在另一座遺跡當中,還有一位青年,英俊絕倫,如果此刻孫聖在這里,一定會驚訝。

    這是他曾經認識的一個人,曾是他的強敵,但現在,這肉身當中的神魂,早已不是原來的人。

    “孫聖?不認識,但這個名字,不知為何讓我感覺到厭惡,有種想要殺掉他的沖動。”年輕人冷笑一聲說道。

    ……

    某一座古遺跡當中,一個氣質妖邪的青年睜開了雙眼,眼中紫色的妖光浮動,冷冷一笑,道︰“原來是以前那個少年,隱約中還有點印象,想要重新出世嗎?可笑,這個年代,還能否能容下他?不過听說這個少年修行過一部特殊的經書。”

    ……

    一座山崖上,一名中年男子雙眸睜開,射出萬丈之光,道︰“孫聖……我听大道統的人說,有一個修行《長生經》的少年,可是他?”

    在這個地方,可以說是暗流涌動,由于孫聖的回來,一些大人物坐不住了。

    ……

    而此刻,孫聖並不關心這些,他和一些老朋友暢談了一夜,了解現在的情況

    他了解到,當初的大清洗,果然發生了不止一次,一共清洗了三次。

    第一次,是一些古之大聖,被清洗掉了,那簡直就是一個黑暗的年代。黑暗戰車從黑暗中駛出,將古之大聖從天地間除名,那一日,人們真切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大聖如草芥。

    那一次,幾乎天地間的大聖,所剩無幾了。

    但是,這並未結束,第二次大清洗,選中了一批活化石,當時也是死傷慘重,而且只出動了七輛黑暗戰車,便清洗掉了一大批活化石。

    當時,半步大聖也死了很多,甚至連星猿、鐵站僧、劍無生,謝天依這樣的人,都死在了黑暗戰車之下,爆碎成一團血霧。

    而第三次大清洗,則是只出動了兩輛黑暗戰車,再次清洗掉了一批活化石,幾乎百萬年以上的人,全都死絕了。

    那段時期,當真是最黑暗的日子,域外人更是趁此機會踏平了古要塞。星空下的三座要塞,幾乎全都崩潰了,造化被奪走,世人都被逼到了星空角落當中。

    他們在這種黑暗中,度過了七年之久。

    終于有一日,女帝出現了,帶著一個小生靈,一個從金色神卵中孕育出來的小生靈。

    女帝帶領世人,進入到了戰場,打開了昆侖山的一條通道,世人躲了進去。

    但是,域外人也緊隨其後進來了……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那批古人回來了,其中有一批至強者,甚至有一批古之大聖級別的存在,來到了這個地方,以特殊的生命體,君臨此地。

    這些人,雖然十分強勢,但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出現,第二世界的人才有了和域外分庭抗禮的實力,以至于在昆侖山中,有幾次與域外人交手,他們都沒有佔到什麼便宜。

    孫聖了解了這些之後,不禁陷入了沉思當中,十年一別,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以至于,曾經那些強大的存在,那些大聖們,都已經消失無蹤,被大清洗格殺掉了。但卻有一批回歸的大人物,以至于整個格局,都改頭換面了。

    “對了,我怎麼沒有看到我父母,還有兩位神猴將軍?連帝清也沒在這里,他們在哪?”孫聖問道。

    按道理說,自己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開,他的父母應該在第一時間趕來才對,可怎麼一夜都沒有露面。

    此言一出,在場的幾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甚至有人咬牙,眼中滿是憤恨之色。

    “他們被驅趕了。”青牛說道。

    “驅趕?什麼意思?”孫聖不禁站了起來,這不應該啊,世人退守昆侖,每一個都有權利,為何他的父母要遭到驅趕?而且他的父母也沒有仇人。

    難道是當年對他不滿的人,在暗中加害?他們找不到孫聖,所以把怨憤發泄到了孫聖的父母身上?

    青牛說道︰“因為最後一次大清洗,出現了問題,兩輛黑暗戰車並沒有回到黑暗當中,而是炸碎了,其中一部分人,受到這股力量的干擾,被烙印下了某種印記。”

    “印記?”孫聖不禁一愣。

    青牛點點頭,說道︰“本來這一切並沒什麼,那烙印,並未給這一批人帶來什麼影響。但是,就在進入昆侖之後,那批回歸的大人物,說是此乃不詳的烙印,會危害到所有人,于是將他們驅趕了。”

    “我們曾阻止過,但沒有任何用。”神劍王也說道。

    “驅趕?驅趕到了什麼地方?”孫聖不禁問道。

    “一處饑荒的角落,據說是一片無法修行的地帶,那里猶如牢籠,被驅趕到了那里,根本出不來,即便是天大的修為也無用,無法從內部打出來。”青牛說道。

    “不過老孫你放心,我和豬聖前輩已經商量好,選個日子營救,必須把那些人接回來,不管是什麼不詳的印記,都有解決的辦法。”釋如來信誓旦旦的說道。

    孫聖皺眉,確實,這件事不管怎麼說,他都一定要做,他的父母竟然被放逐了,為人子,怎能看到自己的父母受罪?

    什麼不詳的印記,孫聖得去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什麼時候去?”孫聖問道。

    “豬聖前輩已經去準備了,估計就是這幾天的事情。”釋如來說道。

    他的朋友,也是孫聖的朋友,孫聖的父母,也是他的父母,以他們兩人的交情,就算這一次孫聖沒有回來,釋如來也打算去營救。

    這時候,蒼寶兒說道︰“哥哥,你去看看月姐姐吧。”

    “璇璣……”孫聖沉吟了一下,道︰“她在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