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57章 小月亮

第1757章 小月亮

    一處山清水秀的山中,這里雖然也是一處遺跡,但並不是絕佳的修行之地,只是彌漫著一種靈氣而已,與世隔絕,即便是景色秀麗,但卻像是被人遺棄的一個角落一樣。

    孫聖降落在這個地方,看到了一道月白色的身影,這是一位絕妙的佳人,即便是現如今已經失去了所有的修為和道法,但依然玲瓏精致,氣質脫俗。

    此刻,劍璇璣盤坐在竹林當中,竹影沙沙,她身姿曼妙,曲線完美無瑕,肌膚晶瑩有光澤,哪怕是失去了修為,但曾經蛻變的體魄,還是不會改變。

    劍璇璣此刻並沒有修行,只是在靜心打坐……

    孫聖來到了這里,如一縷清風一般吹過,無聲無息,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劍璇璣的背後。

    他伸出雙手,從後面摟住了劍璇璣的縴縴細腰,劍璇璣嬌軀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而後很快的安靜下來。

    “是你回來了嗎?”劍璇璣輕輕說道。

    “你怎麼知道是我。”孫聖不禁笑道。

    “呵呵呵,即便是沒有任何修為,我還是能感覺得到,是你。”劍璇璣笑道,轉過身來,容顏完美,如痴如醉的眸子,望著孫聖。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孫聖說道,看到劍璇璣現在的樣子,雖然表面上沒什麼改變,但內在的修為,道法,已經全部消失干淨。

    “不打緊,即便是失去了一切,但以我的身體條件,活上個百年還是沒有問題的。”劍璇璣說道,失去了修為,她竟然很平靜。

    此時的劍璇璣,失去了以前的高冷,多了一種柔情,平心靜氣,仿佛比過去更加動人了。

    孫聖沒有和劍璇璣交流別的,只是說了說心里話,相互溫存了一會兒。

    最後,孫聖才直奔主題……

    “那個月尊,是個什麼東西。”孫聖冷著一張臉問道。

    劍璇璣動了動嘴唇,想要說這件事過去就過去了,但她也知道,以孫聖的性格,過去?怎麼可能……

    于是,劍璇璣只能把月尊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月尊,那是一位大人物,曾經青史留名,後以特殊的方式回來了,他們曾經都有過大成就。

    月尊,還不算是回歸的那一批人當中的最強者,但也是一二線的人,實力強悍,曾經壓制修為,與混沌子和聖嬰兩位“傳說級”的古王搏殺,也絲毫不落下風。

    孫聖一听,那確實挺厲害的了,現在兩位傳說級的古王肯定成長到了很高的高度。

    月尊能獨自大戰他們二人,還不落入下風,已經證明這是個危險的人物了。

    當然,最關鍵的是,月尊是一位半步大聖!

    所以,大聖之下,這一批人算是最強的了。

    劍璇璣十分擔心,他知道孫聖不會罷手,但也希望孫聖暫時先不要與她作對,因為那是半步大聖啊。

    劍璇璣覺得,孫聖即便天賦再強,畢竟只有百余年的道齡,不可能現在就和半步大聖抗衡,即便是走上了特殊的路也不行,最起碼還得需要數十年甚至是上百年。

    孫聖點點頭,答應劍璇璣暫時不會和月尊沖突,但心里卻在冷笑,半步大聖,很了不起嗎?

    最後,孫聖拿出來一枚果子,這是他從隱居的島上帶回來的,服用一顆,立刻成為真仙。

    劍璇璣雖然失去了道法,但孫聖還是希望她有點修為,最起碼活得久一點,而且也方便一點,在這樣的環境下,沒有任何修為是不行的,哪都去不了。

    劍璇璣沒有說什麼,服用了下去,立地成為真仙,即便是失去了道法,但最起碼成為真仙後,有了一些保障,不用做凡夫俗子。

    孫聖牽著劍璇璣的手離開了這個地方,他也想領略一下這個地方的神奇,熟悉一下環境。

    同時,孫聖也在思考著一件事……

    劍璇璣不讓他現在就招惹月尊,孫聖其實也不想現在就去找她麻煩。

    因為,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解救自己的父母那一批人。

    他們被驅趕,被視為不詳,這件事一定要查清,不管是不是不詳,孫聖都必須把父母營救出來,哪怕是萬人敵。

    這里景色優美,與域外人佔領的區域截然不同,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到處都充滿了自然之道,神聖祥和之地,比比皆是。

    孫聖和劍璇璣一路走來,一路上,有人看到了他們,話題自然很多,全都在議論著而。

    “果然,這個少年可能走上了一條特別的路,他的身上,沒有任何修為。”

    “沒有任何修為豈不就是凡夫俗子了?”

    “怎麼可能是凡夫俗子,听說從域外那片領土傳來的消息,他在那里曾經血殺皇族成員,準皇子和準皇女就被他殺了不少,甚至逼迫域外皇族對他下跪。”

    “我靠,真的假的,子虛烏有的謠傳吧,域外皇族怎麼會對他下跪?”

    “那個女人……不就是之前被月尊看上的人嗎?”

    “沒錯,就是她,一身道法都被月尊吸收干淨了,你們猜,這個孫聖會不會去給自己的女人報仇?”

    “報仇?開什麼玩笑,月尊可是半步大聖!”

    “月尊是回歸的大人物,距離古之大聖,只差半步了,這個少年即便再怎麼不凡,但也不過是個年輕人。”

    “即便是超越了極道領域巔峰,但想要踏入半步大聖的行列,還是有段距離的,現如今,連兩位傳說級的古王都沒有正式踏入半步大聖行列呢。”

    “修道百余年,不可能成為半步大聖,除非再給他百年的時間才行。”

    “兩百多年的道齡,成就半步大聖,那已經是驚艷萬古了,就算再有一百年,也未必做得到。”

    “以他的天賦,應該可以……”

    眾人議論著,持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有人覺得,孫聖足夠驚艷,兩百多年成為半步大聖綽綽有余,畢竟他曾被評為史上最杰出的年輕人。

    但也有很多人覺得,還是太早了,兩百多年的半步大聖,古往今來都沒有。

    如果,此刻他們知道,其實孫聖已經攀比半步大聖了,不知道心里會作何感想。

    “哼,找月尊的麻煩?他現在還太嫩了,還是不行,月尊是青史留名的大人物,是半步大聖。”有人報以冷笑,皮笑肉不笑。

    “這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年代了,這批史上的杰出者回歸,王也黯淡了很多。”

    “沒有人會永遠光芒萬丈,當年孫聖在最耀眼的時候歸隱,錯過了最佳時機,現在重新出世,已經不是他的天地了。”

    “嘿嘿嘿嘿,以這個少年的脾性,恐怕一回來就得找月尊的麻煩。既然他現在不動聲色,說明他有自知之明。”

    一些人在說道,即便話語不是那麼好听,但很多人都覺得這是事實,並不認為孫聖現在有資格和月尊一戰。

    孫聖偶爾听到了一些這樣的言論,不禁眯起了眼楮,身上散發出一種寒意。

    劍璇璣則是緊緊地攥住了孫聖的手掌,對他搖了搖頭,暗中傳音︰“來日方長,他們說的也沒錯,月尊是半步大聖,現在與之沖突,佔不到什麼便宜。”

    孫聖說道︰“我現在不尋她麻煩,但不代表這件事我會罷休,等處理完眼前的事,我會親自會一會這個月尊的。”

    劍璇璣嘆了口氣,什麼話都沒有說。

    “昂~~!”

    而就在這時,一聲激昂的啼鳴之聲,響徹天地,遠空中,大片的祥光瑞彩彌漫天地,彩霞遮空,三頭仙凰一樣的生靈飛了過來。

    這是三頭珍貴的品種,即便不是純血仙凰,但也差不多了。

    這三頭生靈,放在任何地方,那都是血脈高貴,受人膜拜的,但是此刻,三頭仙凰一樣的生靈竟然在拉車。

    一輛奢華的玉輦而來,隱約中,可以看到玉輦當中坐著一位曼妙的身影,應該是一位少女,看這身材,就能想象到,這一定是一位驚為天人的大美女。

    她的身份絕對不一般,被三頭酷似仙凰一樣的生靈拉著,其身份的尊貴,可想而知,一般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排場。

    “藍月仙子!”有人驚呼道。

    這女子的身份,非同一般,是一會歸來的大人物,曾經貴為某一個年代的絕世嬌女,年紀輕輕,還在少女時期,就有了很大的成就。

    她的姐姐,便是月尊,而藍月仙子的實力,僅次于她的姐姐月尊,也是歸來的強者,曾經青史留名。

    在遙遠的某個年代,藍月仙子曾和月尊參與過一次大計劃。

    現如今在這里,藍月仙子又被稱之為小月亮,地位只在月尊之下。

    眾人驚呼,紛紛為其讓行,難怪此人這麼大的排場,原來是著名的小月亮。

    這批回歸的古人,都很不好惹,他們的神魂,均因為一場神秘的大計劃而得以保留,在這個年代回歸,展現出無上神力。

    雖然肉身是借的這個年代的一些年輕天驕的軀體,但也都被他們徹底改造過了,能發揮出他們當年全部的力量。

    而此刻,這三頭仙凰一樣的生靈,正是從孫聖他們的背後而立的。

    孫聖牽著劍璇璣的手,踏空而行,領略著這里的風光,而那三頭仙凰一樣的生靈,拉著玉輦,直奔他們撞了過來。

    這位小月亮十分驕傲,自然不會繞行,至于孫聖……呵呵,也沒有讓路的打算。

    “前面是誰!滾!”玉輦當中,小月亮傳來一聲嬌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