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59章 戰月尊(上)

第1759章 戰月尊(上)

    小月亮白皙的臉上,被孫聖扇了一個清晰的手掌印,如花的嬌顏,白皙無瑕,故此手掌印顯得特別的清楚與刺眼。

    小月亮被扇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這也幸虧小月亮強大無比,換做是一般人的話,這一巴掌恐怕就被孫聖打爆頭了。

    所以,小月亮的肉身,肯定也經過特別淬煉過,在尋常的天驕眼中,這樣的肉身,已經無匹了,甚至比泰坦一族的肉身還要強大。

    昆侖山的造化驚人,小月亮被昆侖山的神奇物質給淬煉。

    但是此刻,任何強大的肉身,在孫聖的面前,都將失去資格,黯淡無光。

    小月亮被一巴掌扇飛,而後孫聖身形一動,再次出現在小月亮的面前,又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響聲清脆,小月亮被摑飛出去,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嘴角流血。

    這一刻,孫聖才不會顧及什麼打女人不打女人,在他們這樣的修士眼中,早已經脫離了什麼男女有別的概念,同為修士,都是強大的存在,哪一個不是伸伸手指就能破滅數萬星辰的存在?

    而且,孫聖欺負的又不是什麼弱女子,這小月亮,可是比王更強的人。

    “啪!”

    孫聖一閃身,再次在半途中截住了小月亮,又是一巴掌扇上去,這一巴掌,比剛才那兩巴掌更重,小月亮一下子就被抽斷的臉骨,面部凹陷了下去,完美的容顏,面目全非。

    “你……你竟然如此對我,知道會是什麼代價嗎?”小月亮惱怒。

    她嘗試著反抗了,但是根本沒用,在這個少年的面前,她自詡為強大的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作用。

    “你覺得你很驕傲?你很強?你無敵嗎?別說是你,就算你姐姐月尊來了,照打不誤。”孫聖說道。

    驕傲的小月亮,此刻落魄難堪,以至于遠處有悄悄觀看的人,都嚇得直瞪眼。

    他們都認識小月亮,她的身份很高貴,不單單是月尊的妹妹這麼簡單,她自身,也是地位超然。

    但此刻,她招惹上了孫聖,簡直是一大悲哀,這個少年,十年後歸來,性格依然沒有改變,還是那麼直接、霸道,而且火氣很沖。

    堂堂的小月亮,被人掌摑,而且被抽來抽去,這已經不能用奇恥大辱來形容了,對她來說,簡直就是災難、黑暗。

    “轟!”

    最終,孫聖直接伸手,擒住了這位小月亮,將其擒在手中,手掌發光,道火熊熊燃燒,他在以自己的道火,焚燒這位小月亮。

    已經穩定下來了,從今天起,恢復更新,這兩天進度有些慢,我也知道。

    “啊!”

    小月亮慘叫,貴為藍月仙子,此刻一點反抗都做不到,孫聖所爆發出的恐怖道火,將她折磨的異常淒慘,仙衣被化為灰燼,一頭青絲燃燒,晶瑩剔透的皮膚,被燒得潰爛,那嬌美的容顏,更是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眨眼間,這位美麗的小月亮,變成了一具黑炭,她慘叫著,怒吼著,甚至是張口辱罵,但這都改變不了什麼。再這樣下去,這位小月亮會被活活的燒死。

    “天吶,他難道真的想要把小月亮置于死地不成?”

    “難道他不怕月尊?那可是半步大聖啊!就算這個少年在風采超然,可半步大聖對付他還不是手到擒來的?”

    眾人驚呼,但是這些人也只是敢遠觀,只是這些人當中,有大道統的人,這些人對孫聖充滿了仇視,此刻轉身就走,不會知道在圖謀什麼?

    孫聖沒有去注意這些,因為懶得,但是劍璇璣卻將一切看在眼中,此刻不禁來到了孫聖的身邊,傳音道︰“大道統的人在附近,而且我估計有人去給月尊報信去了。”

    “去就去,我還怕她不成?”孫聖冷笑道。

    “可月尊是一位半步大聖,你……”劍璇璣擔心道。

    “呵呵,誰不是?”孫聖笑了笑說道。

    這句話,他說的很輕,幾乎是自言自語,別人听不見,但劍璇璣就在孫聖的身邊,自然不可能沒听到,此刻吃驚的瞪大了眸子。

    難道說……孫聖也是半步大聖!?

    劍璇璣心中冒出了這個想法,只覺得十分荒唐,他才多大?怎麼可能走到了這一步?如果是別人听到這句話,肯定會覺得孫聖是在吹牛。

    但是,以劍璇璣對孫聖的了解,他不可能說出沒有把握的話,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敢這麼說,說明他真的有可能成為了半步大聖!

    “啊!!不!!”

    小月亮淒慘的大叫,孫聖的道火十分恐怖,類似于當初仙母留下的銀色仙火,不但對小月亮的肉身和元神百般折磨,甚至還在把她的道法活活焚燒掉。

    這已經不能說是折磨了,簡直就是一種酷刑啊!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小月亮就被燒得面目全非,完全成了一具黑炭,再也看不出來當初的美好。

    同時,小月亮的道法,也被焚燒掉,失去了當初的修為,這更加讓小月亮絕望,從來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遭遇這樣的絕境,此刻這個清秀的少年在她面前,簡直比惡魔還要惡魔。

    “魔鬼啊!你是魔鬼!”小月亮失聲大叫。

    “呵呵呵呵……”孫聖冰冷的笑著,說道︰“如何?看著自己的道法被慢慢焚燒掉的滋味?你剛才還不是很自大嗎?不是還在看我們家璣璣的笑話嗎?”

    小月亮簡直無地自容,說不出話來。

    確實,就在剛才,她還在嘲弄劍璇璣。劍璇璣的道法被小月亮的姐姐月尊給吸收掉,而這位小月亮,更是以此來當做笑柄來嘲笑劍璇璣,目中無人到了極點,驕傲自豪,仿佛是她自己做的一樣。

    可是現如今,她落入了同樣的困境當中,或者說,比劍璇璣當初更加淒慘,忍受道火焚身的酷刑。

    最後,小月亮被燒得體無完膚,毫無人樣,而她的道法,更是被焚燒干淨,現在變成了凡夫俗子,只是吊著一口氣,懸一懸,就徹底死絕了。

    “噗通!”

    小月亮皮開肉爛的被扔在了這個地方,冒著黑煙……

    而孫聖則是拍了拍手,帶著劍璇璣揚長而去,繼續領略昆侖山的景色,像是做了一件很理所應當的小事一樣,絲毫不放在心上。

    但是,這對別人來說,絕對是大事件!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小月亮啊,月尊的妹妹,堂堂的藍月仙子,誰敢這麼對她?但現在,她竟然被孫聖折磨的這麼慘。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這個少年是故意的,是在泄私憤。當初月尊百般刁難劍璇璣,更是吸收了她全部的道法,而現在,孫聖回來,以更加殘忍的方式做出了回應。

    一開始,所有人都覺得,孫聖忌憚月尊半步大聖的實力,不敢和月尊沖突,所以假裝不知道這件事兒。但現在看來,是他們想錯了,這個少年不是不計較,而是憋著一股子狠勁兒呢,不是不爆發,只是還沒到時候。

    而偏偏在這個時候,小月亮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槍口上,還擺出一副趾高氣揚的姿態,所以才會有此下場。

    “這件事,月尊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有人冷笑起來。

    那些敵視孫聖的人,竟然巴不得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這樣一來,就不用大道統想辦法對付他了,月尊會親手處理這件事。

    “有人已經把消息傳遞給月尊了,相信月尊出手,是早晚的事情。”

    他們在幸災樂禍,沒有離去,而是遠遠地跟著孫聖,想要看看一位半步大聖出手,這個少年究竟要如何應對。

    昆侖山的景色,確實十分迷人,孫聖雖然進入昆侖山不止一次,而且在昆侖秘境當中隱居了十多年,但也沒有真正的領略過昆侖山的神奇之處。

    此刻,孫聖牽著劍璇璣的手,四處游賞,甚至遇到熟悉的人還會主動的打招呼,儼然是一幅沒心沒肺的姿態。

    只有劍璇璣,時不時的回頭觀望,十分擔心,因為她知道,小月亮的慘境,月尊肯定知道了,月尊是個極其凶悍的女人,雖然美麗,但卻冰冷無情,報復心很強,肯定會出手的。

    孫聖帶著劍璇璣來到了一處神奇的大湖岸邊,這湖中,生存著一種特殊的魚類,這些魚,其血肉,堪比大藥,十分珍貴,只是不易捕捉,也不容易釣到,需要以道法作為魚餌。

    孫聖一伸手,原始道紋凝聚成一根魚竿,以自身的道法為餌在這里垂釣。

    但是,很快的,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天地間,驟然黑暗了下來,風起雲涌,黯淡無光,但是,卻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聲音。

    天地間的氣機,仿佛在一瞬間發生了改變,晦暗無比,像是黑夜驟然降臨了一般。但這一切,都無聲無息,顯得有些詭異。

    但是,這黑暗僅僅是持續了幾秒鐘的時間而已,很快的,天地間一片明亮,因為有九輪耀眼的太陰,出現在虛空當中。

    太陰雖然不如太陽光芒耀眼,但九顆一起出現,還是照亮了這片天地。

    與此同時,虛空中,一對冰冷無情的眸子張開了,隔著一片虛空,但這對冷漠的眸子,卻仿佛懸掛在天地間的上蒼之眼一樣,俯瞰大地,冷漠的視線,讓人從頭涼到心里。

    “是月尊!月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