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60章 戰月尊(下)

第1760章 戰月尊(下)

    天地間,萬籟俱靜,但是,卻傳來了人們呼喊聲。

    有些人躲在了遠處,望著天上的九輪太陰,忍不住忌憚,尤其是那一對冷漠無情的眼楮出現的時候,更是讓人忍不住念出了“月尊”的名字。

    月尊出現了!

    雖然只有一對眼楮張開,但已經透發出了莫大的威嚴。

    她沒有直接現身,而是以這種方式出現,這是擺明在了在彰顯自己的手段,同時實在告訴世人,她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但是,孫聖依然在垂釣,甚至看都不看那虛空中的眸子一眼,依舊我行我素,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仿佛外界的一切,他都不放在心上。

    劍璇璣站在孫聖的背後,此刻眉頭緊皺,與虛空中的眸子對視。

    雖然劍璇璣失去了修為之後,整個人都很平靜,但此刻看到自己的仇人,也不能平靜了。

    “藍月是你傷的?”虛空中,傳來一道冰冷的女人聲音,那是月尊在喝問。

    孫聖頭也不抬,淡淡的說道︰“你是誰?來者報名!”

    “月尊!”

    虛空中,冷漠的女人聲音傳來,充滿了威嚴,簡直可以堪比一位古之大聖的威嚴了,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壓力落下,想要壓制孫聖,並且壓制劍璇璣。

    這股威壓,對于孫聖來說,不算什麼,但劍璇璣可承受不住,畢竟現在的劍璇璣,只有真仙的修為。

    “魚兒啊魚兒,還不上鉤?”孫聖說道,一抖手中的魚竿,“嗡”的一聲,沒有激起什麼大浪,但水面上,卻有一圈圈漣漪擴散出去。

    一股無形的力量,擴散開來,抵消了月尊的威嚴。

    這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手段,一般人做不到,需要對自己的道法掌握的十分巧妙才可以。

    “哼!”虛空中,冰冷的聲音傳來,月尊的整張臉浮現在虛空中,不過不是真實的,而是法相的一種顯化,她只是在彰顯自己的強大姿態而已,俯視著下方的孫聖和劍璇璣。

    這張臉,十分美麗,尤其是那一對冷漠無情的眸子,不含任何的煙火氣息。她的臉上,蒙著一層輕紗,即便無法窺視全部的容顏,但也能猜到,那是一張美麗至極的面孔。

    “劍璇璣,想不到你修為全無,還挺能作妖,找來這麼一個野小子對藍月下手,早知如此,當初我就不該留你一命。”月尊說道。

    她對劍璇璣直接呵斥,姿態盡顯,高高在上,像是一位尊貴的女皇,在喝令自己的侍女一樣。

    “你算老幾,敢這麼跟我的女人說話。”孫聖抬起了頭,同樣報以冷漠的聲音。

    這是很不客氣的話,讓人听到,只覺得心寒,因為在所有人的認知中,半步大聖,的確有資格高高在上,因為實力在那擺著呢。

    但是,人們還沒來得及評判孫聖的狂妄,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孫聖突然揚起了手掌,二話不說,直接一巴掌朝著虛空中那張美麗的面孔抽了上去。

    他……竟然要掌摑月尊!

    這個舉動,頓時讓一眾人膽戰心驚,他也太狂妄了,不久前掌摑小月亮,已經讓人覺得很過了,現在竟然連月尊他都要掌摑,還真是霸道的不像話啊。

    “轟!”

    孫聖也是有意為之,對方以這般高高在上的姿態降臨,彰顯姿態,他自然不會客氣,以更加不客氣的姿態回應,直接大嘴巴子扇之。

    虛空中,那張美麗的面孔不禁一怒,從未有人這麼對她,竟然要掌摑她,這實在是放肆到了極點。

    “轟!”

    當即,虛空中,一只晶瑩剔透的手掌探了過來,那是月尊在隔著一片虛空施展大神通。

    這只晶瑩如玉的手掌,手捏星辰狀,掌指間,真的有星辰的影子出現,實際上這一掌,並非是普通的攻擊,而是一種,古代的印法。

    “嗡隆!”

    與此同時,孫聖的手掌也在發光,化作了一只大手,向前拍了過去,目標依然不變,直奔虛空中那張美麗的面孔而去。

    “我還沒說殺你,你卻惹到我的頭上,找死!”月尊呵斥道,發光的手印朝著孫聖碾壓過來。

    “砰!”

    緊跟著,兩只手掌在虛空中踫撞在一起,轟然炸開,兩股力量相互低調掉了。

    不得不說,月尊是個強大的女人,為半步大聖,不然的話,普通強者,承受不住孫聖這一掌,而月尊竟然將這一掌給擊碎了。

    “有點意思。”孫聖笑道,手中一晃,魚竿消失了。

    下一刻,孫聖非常主動的出擊,迎空而上,一步步的踏著虛空上前,二話不說,再次一巴掌抽了上去。

    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掌摑那張美麗的面孔,孫聖也在彰顯自己的姿態,對這位自詡為高高在上的月尊進行羞辱。

    虛空中,又是一只發光的手掌探了過來,手捏古印,纏繞著星辰的影子,月尊隔著虛空,施展古老的手印,向前碾壓過來。

    而孫聖,目標不變,動作不變,單純的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扇了過去,與月尊施展的古手印踫撞在一起。

    “轟!”

    “轟!”

    “轟!”

    “轟!”

    兩人的攻擊,頻頻踫撞在一起,在虛空中炸開了一團又一團的光輝,比任何的煙花都要絢麗。

    兩人的攻擊,全都相互抵消了,但是,孫聖卻登天而上,朝著虛空中那張美麗的面孔走去。

    而那張美麗的面孔,則是黛眉緊促,雖然兩人這番交手,誰也沒有奈何的了誰,但孫聖每次都抬起巴掌扇過來,直奔她臉面,這已經讓月尊覺得很丟人了,因為從來沒有人敢對她這麼放肆過,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

    “這……這小子,竟然如此的猖狂,這是不掌摑月尊,誓不罷休啊。”

    “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和月尊斗得旗鼓相當?按道理說,半步大聖出手,應該是以絕對碾壓的姿態才對啊,但月尊的攻擊,全都被孫聖震碎了。”

    “月尊畢竟是隔著一片虛空出手的,想必她真身正在趕過來,到時候,這小子就完了,嘿嘿嘿嘿……”有人冷笑起來。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很多人心中都覺得納悶兒。

    就算月尊是隔著一片虛空出手的,但每一次出手,都是一種古老的手印,蘊含著驚人的力量。

    但孫聖,只是在普通的揮掌相迎,卻完全瓦解了月尊的攻擊,這中間的差距,已經彌補了,甚至可以說是綽綽有余。

    一時間,不少人心中一震,想到了某種可能,但很快的又搖了搖頭,覺得不切實際。

    “哈哈哈哈,你這個女人,讓我說你什麼好,真身未至,就想要壓制我?你想的太簡單了。”孫聖大聲笑道,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拍向虛空。

    而虛空中,月尊也在出手,隔著虛空施展一種古手印,與孫聖的攻擊踫撞在一起。

    “遠距離殺你,足矣,你還不值得我親身駕到。”月尊冷漠的說道,依然十分高傲,而且對自己用了“駕到”這個詞,這是擺明了將自己擺在至高的位置了。

    “是嗎?”孫聖笑了起來,凝視著虛空中那張美麗至極的精致面孔,雖然不是實體,但卻活靈活現,笑道︰“還是把你的臉收回去吧,萬一真被掌摑了呢?”

    “我看你是真的找死!”

    月尊真的怒了,虛空中,那張美麗至極的面孔怒目而視。

    她是一位青史留名的大人物歸來,在曾經的年代,有無敵之女的稱號,參與了一個神秘的計劃,成為其中的強者之一。

    但凡是參與那個計劃的人,都有人超天的本領,因此,不管是月尊,還是之前的小月亮,都看不上其他人,哪怕是在世人眼中的絕世天驕,甚至是王,他們都看不上眼。

    因為參與了那個計劃的人,都了解更多,懂得更加高深的力量。

    “轟!”

    一片驚世之光在虛空中綻放,那九輪太陰在發光,不過並沒有壓落下來,因為不是實體。

    虛空中,出現了一對晶瑩如玉的手掌,雙手接印,這一次,真的演化出了一座無上大印,充滿了古老的氣息,向是一座太古魔山,直接朝著孫聖壓了下來。

    “轟!”

    這一擊,奏效了,那太古魔印,砸下了崩天之勢,孫聖一只手向前探去,“砰”的一聲拖住了這枚太古魔印。但是,這太古魔印再次放大了數倍,一下子將孫聖從半空壓制了下來,“轟”的一聲,墜入到了下方的大湖當中去了。

    “嘶!”

    一時間,很多人都倒吸涼氣,果然不愧是月尊,真正出手,就展現出了強勢的一面,即便孫聖再強,也注定不會是月尊的對手,因為人家是半步大聖啊。

    那座太古魔印,狠狠地壓落,孫聖被壓入了大湖當中,湖水沸騰,很快的將其淹沒了進去,不管是太古魔印,還是孫聖,都已經沒了蹤影。

    “成功了嗎?只此一擊,就鎮壓了屠王者!”一時間,人們驚呼,徹底無話了。

    因為這一擊確實太強大了,這應該是半步大聖的全力一擊,不然也不會把孫聖這麼一個強大的少年當場鎮壓,畢竟,以這個少年的實力,能一下子就鎮壓他的人,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