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61章 殺向禁區

第1761章 殺向禁區

    月尊的強大,讓人唏噓,孫聖在很多人眼中,都算超一流的強者了,被譽為絕世少年,史上最強的後人。

    但是,遭遇月尊,還是一下子就被鎮壓了。

    也許,他還是太早的就和半步大聖抗衡了。

    “哈哈哈哈哈,果然如此,根本不行啊,與半步大聖為敵,還是太早了。”有人大笑起來,正是大道統的一批人。

    此刻看到孫聖被月尊鎮壓到了湖底當中,這些人都很興奮,不比其他人震驚和擔心,他們心中,有的只是暢快而已。

    “自以為是,目中無人,敢對半步大聖睥睨,有此下場,不足為奇。”

    “呵呵呵呵,雖然只過去了十幾年,但現在已經不是他能囂張的那個年代了。”

    “嘿嘿嘿,這對他來說,是個教訓,讓他認清楚現在的局勢。”

    這些大道統的人說道,嘴角帶著冷笑和陰冷。

    而湖邊,劍璇璣則是臉色巨變,呼喚著孫聖的名字,果然,她的擔心成真了,孫聖還是不敵半步大聖級別的強者,一下子就被月尊鎮壓了。

    月尊雖然是個女人,但卻心狠手辣,有此一次,她絕對不會放過孫聖的。

    “呵呵呵呵,好像沒我想象中的那麼了不起。”虛空中,月尊也冷漠的說道,那張美麗的面孔,充滿了譏諷的笑容。

    “轟隆!”

    突然,湖水沸騰,一股大浪從天而起,緊跟著,原本鎮壓在里面的那座太古魔印浮了上來。

    太古魔印下方,孫聖身上道火熊熊,一只手托著這尊太古魔印,從里面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登天而上。

    他並未受傷,甚至身上連一點水漬都沒有沾到,就這麼拖著太古魔印走了出來,雲淡風輕,毫不費力。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他竟然沒事,並未被鎮壓,也麼有受傷,依然是一只手托著這尊大印,一步步走出來,輕描淡寫,仿佛只是經歷了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樣。

    “嗯?”虛空中,月尊美麗的面孔變得凝重起來。

    而劍璇璣,則是松了一口氣,沒什麼比現在看到孫聖安然無恙更加讓她放心的了。

    “不過爾爾!就憑這些,你就覺得能鎮壓我?”孫聖笑道,單手托著太古魔印的那只手掌發光,下一刻,“轟”的一聲巨響,這座太古魔印被炸成了碎片。

    緊跟著,孫聖突然沖天而起,道火燃燒,鋪天蓋地,他這次采取了主動進攻,一只手直接朝著虛空中抓去,抓向了那張精美的面孔。

    “轟!”

    月尊同樣在出手,九輪太陰發光,想要抵擋孫聖的,但結果,這一次,作用不大。

    孫聖一掌向前抓了過來,單手擒住了一片虛空,仿佛將這片虛空給抓在了掌心中一般,那張精美的面孔,就這麼不受控制的飛向了孫聖。

    “鎮壓我,你算老幾?呼你個熊臉!”孫聖口中喝道,揚起一巴掌扇了上去。

    手掌放大,將這張精致的面孔給覆蓋了進去,“轟”的一聲,虛空浸滅,連那張精美的面孔,一起被抽的支離破碎,煙消雲散。

    這是一次強勢的反擊,孫聖真的說到做到了,抽了月尊一巴掌,那張精美的面孔被拍碎。

    雖然那不是月尊真實的面孔,是她演化出來的法相,隔著一片虛空。但是,這一巴掌抽的結結實實,就像真的掌摑在了月尊的臉上一樣,將其抽碎。

    眾人鴉雀無聲……

    旋即,爆發出來驚天的喧嘩之聲!

    “這……他真的掌摑了月尊!”

    “不可思議,即便月尊隔著一片虛空出手,但被人這麼對待,也是頭一次,這事大了,以月尊的脾氣,斷然不會善罷甘休。”

    “這個少年……真是好大的魔性啊,半步大聖都不放在眼中,以這種姿態對其羞辱,有恃無恐,難道說……”

    這一刻,很多人想到了一種可能……

    孫聖不是傻子,他敢這麼對待月尊,不難讓人看出其中的道道兒。月尊是一位半步大聖,這一點孫聖肯定知道的,但他還是這般有恃無恐的出手,難道說……這個少年,已經同樣進階道半步大聖的地步了嗎?

    這樣的想法似然不切實際,但眼前的一切,不得不讓人往這方面聯想。

    “轟!”

    但就在這時,遠處的虛空中,神光萬丈,那是一種狡黠的光芒,並不耀眼,但是,卻充滿了神聖的氣息,凝聚成一條大道,蔓延到了這個地方。

    在那里,站著一位寶藍色仙衣的女子,身材玲瓏,曼妙無雙,背負著九輪太陰,這是一位明艷不失妖嬈,妖嬈不失神聖的女子,面遮輕紗,正是月尊本人。

    她的真身,終于趕到了,來到了這個地方!

    “來的還挺快。”孫聖笑道,依然有恃無恐,絲毫不懼。

    其實,孫聖本不願意這麼過早的和月尊對上,他想先去營救自己的父母,然後再來收拾這個女人。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由于那位小月亮的原因,導致孫聖現在不得不提前對上月尊。

    “哼!”

    冰冷的聲音,從月尊口中傳來,殺意很重。

    剛才她隔著虛空出手,但卻沒有奈何這個少年,反倒是被抽了一巴掌,這是巨大的屈辱,以月尊的脾性,絕對不會容忍。

    “到禁區一戰,敢否!”月尊做出了表態。

    她要和孫聖一戰,竟然是要把他叫到禁區中去戰斗。

    所謂的禁區,就在昆侖山的上方,因為整座昆侖山,就是置身在禁區當中的。

    這些年來,世人也探索過禁區,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也只是探索了禁區的一部分而已,禁區的深處,無人敢去,也無人能進得去。

    但是,但凡是有大人物激戰,都會去禁區當中,因為昆侖山是最後的防線,他們不願意因為戰斗而毀掉太多的東西。

    在這個時期,能提供給世人居住的地方實在是太少了。

    月尊沖天而起,直接飛向了天外禁區。

    孫聖也不 攏 松先ャ br />
    既然已經提前對上了,那什麼也不說了,有冤的抱冤,有仇的報仇!

    其他人自然也不例外,跟了下去,想要一睹這場戰斗。同時也想看看這個當初光芒奪目的少年,如今到底成長到什麼地步了,因為這算是他回來之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

    在昆侖山之上,一片灰白色的世界當中。

    孫聖和月尊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里是禁區,孫聖以前就來過,他曾穿越黑暗深淵,來到過這個地方,到處都充斥著一種灰白色的戰氣,其中,甚至還生活著強大的禁區生靈。

    這里只能算是禁區的外圍,而且已經被開發過了,並不見禁區生靈。

    月尊來到了這個地方,很美麗,宛如一輪皓月當空,讓人忍不住心中向往,那完美的身材,籠罩著神聖的光輝,肌膚白皙無瑕,晶瑩剔透,每一寸肌膚,都在流動著寶光。

    在月尊的身後,懸掛著九輪太陰,每一輪太陰當中,都仿佛有一頭生靈盤踞在里面,神秘莫測。

    “來吧,拿出你的全部力量,與我一戰。”月尊說道。

    孫聖笑道︰“你就這麼自信,一定能戰勝我?”

    月尊冷笑一聲,道︰“少年,你太自以為是了,之所以給你資格與我一戰,是我想要見識那部經書的力量。”

    還是因為《長生經》,自從孫聖修行了《長生經》之後,很多人都在覬覦。當初大道統的人覬覦,想方設法的想要得到,奈何當時情況比較復雜,大道統幾經努力,都沒有得手。

    後來,年輕的王出世,也想得到《長生經》。

    現在,這些回歸的古人,同樣如此,這部《長生經》,很多人都在覬覦,它貫穿了整個歷史。多少年來,很多人都希望找到它,最後落在了紫衣道祖的手中,傳給了孫聖。

    這部經書的奧秘,連孫聖自己都說不清楚,不知道《長生經》具體的功能,到底是用來干什麼的。

    “听說你走上了一條特別的路,估計和那部經書有關系吧,我要見識一下。”月尊開口說道。

    “如你所願!”

    孫聖說道,沒有任何 碌幕埃 苯涌 劍br />
    “轟!”

    道火熊熊,照亮了這里,孫聖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一出手,道法驚天,光芒萬丈,孫聖如同覺醒的戰神,朝著月尊攻殺過去。

    由于之前短暫的交手,孫聖知道月尊不簡單,是個可怕的人物,所以這一次,孫聖同樣沒有手下留情,一上來,就動用了自己最強的力量。

    孫聖的手臂向前揮動,化作一記黑暗刀光,這是他曾經掌握的一些古老仙術,如今以自己的道法催動出來,更勝當初。

    “呵呵呵呵,班門弄斧。”月尊冷笑道,一出手,同樣是一種古老的仙術爆發。

    兩種仙術對持,一光一暗,像是光明對決黑暗一般,全都爆發出可怕的氣息。

    孫聖驚訝,月尊必然有人了不得的來歷,她所掌握的古仙術,比自己理解的更加奧妙。

    “在曾經的年代,這批古仙術,全都來自于一個地方,呵呵呵呵,只怕那個地方,你見都沒見過。”月尊自以為是的說道,似是在彰顯自己的經歷。

    孫聖心中一動,這也許和當年那一批人參加的某個大計劃有關系。

    至于那個大計劃是什麼,後世人沒人能說的清楚,恐怕也只有當初參與者知道。

    古仙術對決古仙術,打出驚天動地的力量,席卷這個地方,即便是身在禁區當中,周圍都被震裂了。

    “說說你們的計劃,我很好奇。”孫聖一邊向前攻殺,一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