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62章 驚艷萬古的少年

第1762章 驚艷萬古的少年

    月尊很驕傲,面對孫聖的喝問,冷笑一聲,道︰“爾等愚昧無知,不懂天地奧秘,跟你說再多也是無用。”

    話音落下,月尊直接出手,再現出一種古仙術,驚天動地,晃動乾坤,朝著孫聖碾壓過來。

    一道道擊穿萬物的紅色光束,射殺過來,每一道光束,都像是絕世戰矛一樣,踫上就死,擦上就傷。

    孫聖雙手結印,向前轟殺,漫天的雷霆涌動,黑暗神雷驚天,每一道雷霆都粗壯無比,向前劈殺過去,與月尊的仙術對決。

    兩人大戰進行的如火如荼,月尊確實很不簡單,掌握的仙術層出不窮,甚是玄妙,有些是孫聖听都沒有听說過的。

    孫聖所會的仙術,也就那麼幾種而已,全都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的。

    普通的神通,並不是這些仙術的對手,孫聖只能施展原道力,化作各種攻擊,朝著月尊殺去。

    月尊凌空,被神聖的月光守護著,其仙術層出不窮,或者雷霆萬丈,或者神光驚天,或者火光劈殺,不同種類的仙術壓落下來。

    這要是一般人,單單是面對這些可怕的仙術,恐怕就會被轟殺的連渣滓都不剩了。

    要知道,古往今來,流傳至今仙術,十分稀少,能找到一兩門已經不錯了。

    但月尊的手中,其古仙術,最起碼得有十幾種。

    漸漸地,孫聖越來越好奇,月尊他們那一批人,當初到底參與了什麼大計劃,竟然知道這麼多的仙術秘典。

    “轟!”

    孫聖扯開黑暗聖拳,向前殺去,雖然他知道的仙術不多,但本身戰力強大,無需什麼過多的招術,單單是聖拳,便能橫掃天下。

    月尊動用了一門仙術,化作了一尊大葫蘆,噴薄出神光,想要轟殺孫聖。

    孫聖直接沖上去,一記黑暗聖拳,直搗黃龍,一拳轟入了這尊大葫蘆當中,可怕的拳威,將這大葫蘆給震碎,化為碎片,連古仙術,都抵擋不住孫聖的拳頭。

    月尊臉上變色,向後倒退出去,臉色變得嚴禁起來。

    “聖體法,大成聖體!”月尊驚駭道。

    聖體法源遠流長,在古老的年代就有過,只不過,連小成的聖體都十分少見,更不要說大成的聖體了。

    而此刻,面前的少年,竟然是一具大成的聖體,這讓月尊驚訝無比。

    “那計劃到底是什麼?說來听听。”孫聖問道,十分好奇。

    “後世人,沒資格知道。”月尊冷喝道,依然驕傲。

    下一刻,月尊身上光芒明亮,滿頭秀發飛舞,九輪太陰光明無盡,她終于開始動用自己的道法了。

    太陰之法!

    古往今來,這都是一種比較玄妙的道法,雖然修行的人很多,但真正有大成就的人卻少之又少。歷史上,即便是有一位自稱是太陰之祖的人,也沒有將太陰之法修行到頂峰。

    月尊,即便是不能和那位太陰之祖相比,但也差不太多了,只要給她時間,說不定可以可以超越太陰之祖。

    “太陰化形!”

    月尊嬌喝一聲,九輪太陰,化作了不同的生靈,或者是玉兔,或者是銀虎,或者是白龜,或者是槐樹,出現在月尊的身上,為她加持可怕的力量。

    “呵呵呵……”

    孫聖笑著,繼續向前攻殺,黑暗聖拳所向披靡,與月尊大戰在一起,以聖拳,對決太陰之法,絲毫不落于下風。

    兩人的大戰,可謂是十分的激烈,這片禁區,戰氣都被橫掃一空,露出了一大片灰暗的領域,猶如傳說中的混沌世界一樣。

    這里成為了戰場,連禁區都被打裂了,到處都是裂痕,如蜘蛛網一般,蔓延出去好遠。

    “砰!”

    月尊揮掌相應,以一條銀龍纏繞在手掌之上,太陰法顯化,朝著孫聖拍了過來。

    孫聖同樣一拳擊上去,充滿黑暗氣息的拳頭,一拳便崩碎了那條銀龍,甚至讓月尊的手臂變形,骨頭全都被震斷了,將其震退出去。

    可怕的戰氣激蕩,那些跟上來的人,只敢在遠處觀望,同是內心中驚駭無比。

    “月尊是半步大聖,但好像並不能佔到便宜,難道說……孫聖也是一位半步大聖?”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了,他沒有借助任何外力,以自身的道法搏殺,卻能讓半步大聖後退。”

    “天吶,他修道還不足兩百年,竟然已經踏入了半步大聖的領域,這……這是我頭一次听說。”

    “史上從來沒有這樣的人,兩百年的半步大聖,尚且不存在,古今最驚艷的人物,也只是五百歲成就半步大聖而已。”

    “這可真是一個妖孽啊,修道不足兩百年,竟然有這樣的成就,真是一個驚艷萬古的存在。”

    “果然,十幾年前他選擇歸隱,實際上是在默默修行,在閉關,我們都被騙了,還以為這個少年真的失去了斗志。”

    “這是何其驚艷的成就,說是‘驚艷萬古’一點都不為過。”

    人們議論著,用到了“驚艷萬古”這個詞,這並不是夸張,確實是如此。

    修道不足兩百年,成為半步大聖,這要是傳出去,別人恐怕笑掉大牙,認為是痴人說夢,甚至是指責什麼都不懂。但是,眼前貨真價實的例子擺在那里,讓人們不得不相信。

    古往今來,這是第一個在這個年紀站在這個位置的年輕人,超越了古代聖賢,超越了史上最驚艷的人物。

    他還這麼年輕,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成就,如果再給他百年,或者是千年的時間,那他會成長到什麼境界?

    大聖!

    人們想到了這個詞,如果以這個少年的驚艷程度來看,千年成就大聖道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萬年前,曾有一位年輕人,被世人評為“道祖”,他僅僅是用了萬年的時間,便成就了大聖位,那已經是驚艷古今了。而現在,這個少年更甚之,修行不到兩百年,便有了這樣的成就。

    當然,很多人都知道,其實這個少年,就是當初那位道祖的神魂種子的新生,這一世,他更加的驚艷。

    “轟隆!”

    又是天塌地陷的一擊,孫聖的霸道聖拳落下,月尊一下子被轟飛出去,身上的骨骼變形,這一擊,險些讓她重創。

    “黑暗物質!你的身上有黑暗物質!”月尊驚呼道,望著孫聖。

    此刻,孫聖的身上魔氣沸騰,像是一位黑暗領主一般,一伸手,只手遮天,宛如蓋世的魔尊。

    月尊驚訝,她感覺到了黑暗氣息,一種屬于禁忌的黑暗氣息。

    “想不到你體內有那種黑暗物質,你去過星空深淵嗎?”月尊呵斥道。

    “如何?”孫聖冷聲問道。

    “哼,原來你已經化為了不詳的生靈,你這樣的人,就該被驅逐,不能在這里。”月尊呼喝道。

    這不禁讓孫聖心中一動,想到了很多,但現在沒必要多言,直接出手,朝著月尊碾壓過去。

    “轟!”

    又是驚天動地的一擊,這一次,月尊以道法化作一件兵器,一桿晶瑩如玉的神槍,刺殺過來,一連刺出上百擊,擋住了孫聖的拳頭。

    而孫聖手中一晃,一口黑劍出現,向前劈殺過去,黑暗劍氣,碾壓乾坤,像是一大片黑夜落下來了一樣。

    “嗯……”

    月尊悶哼,雖然這一劍被她擋住了,但還是真的五髒六腑沸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讓人看的目瞪口呆,堂堂月尊,古來無敵,青史留名,曾經在某個年代做出了巨大的成就。但此刻,她竟然不敵了,被孫聖壓制。

    “說!那到底是個什麼計劃!”孫聖呵斥道,向前殺去。

    黑暗聖劍在手,孫聖更加的勇猛無敵,所向披靡,強大的月尊,被他一劍劈的步步後退,肌體甚至都裂開了,有神聖的血液流淌了出來。

    月尊咬牙,什麼話都沒說,攻殺上去。

    這是一個很驕傲的女人,她從來不會讓自己失敗,不管是在過去那個年代,還是回歸到現代,她都沒有失敗過。

    而且,她更不容許自己敗在一個後世少年的手中。

    這樣的一批人,簡直比王都要驕傲。

    其實,他們都算是比王更強大的人了,只不過他們都沒有參與王的選拔,而是在人生最輝煌的時候,被挑選參與了某個神秘的計劃而已。

    月尊一出手,太陰法融合了各種仙術,攻殺上來。

    這些古仙術,讓孫聖看的十分眼熱,雖然他的道法驚人,可以靠一雙拳頭就能打遍天下,但也想鑽研鑽研這些古仙術,對他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

    月尊連續出手,一頭白龜飛了上來,駝著一座恢弘的大山,朝著孫聖狠狠地壓制下來。

    孫聖舉起黑暗聖劍,一劍迎上,黑暗劍氣貫穿古今,與這頭白龜撞在了一起。

    這頭白龜,是太陰法所化,但此刻卻像是有血有肉的生靈一樣,發出了一聲慘叫,從中間劈開,大片的鮮血染紅了這片灰白色的禁區。

    這是一場戰力的大比拼,月尊雖然強大,半步大聖,從未敗過,但此刻和孫聖對上,也顯然不敵了。

    兩人交手了得有上百個回合,月尊逐漸的開始落入了下風,從孫聖全力以赴開始,她便已經開始不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