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驅逐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驅逐

    孫聖的突然襲擊,讓大道統的一群人變色,一個個怒目而視,而且心中惶恐。

    剛才被孫聖一劍劈殺的那個人,是他們一行人當中的高手,已經初步觸及到了半步大聖那個領域,但結果,卻無法承受這少年的一劍。

    這也太夸張了,即便是他們已經知道孫聖現在為半步大聖,但如此輕松的擊殺一位大高手,還是讓他們不能接受。

    而此刻,古創、洛天風和那名邪性的青年都是臉色沉重,那名邪性的青年名叫小邪王,此刻露出了冰冷的殺意。

    “在我們面前,你還敢出手!”洛天風呵斥道。

    “你們很了不起嗎?要對我進行審判,你們也配?”孫聖笑道,擦拭著手中的那口黑劍,斜睨這些人。

    “太狂妄了,簡直無法無天,我看此子已經徹底墮落了毫無人性可言,應該現在就鎮壓他,處以極刑!”大道統的人咬牙切齒,想要攛掇古創、洛天風和小邪王動手。

    孫聖一日不除,他們寢食難安。

    “呵呵呵呵,處以極刑?你們做的了主嗎?一群跳梁小丑!”孫聖斜睨這些人一眼,又是一劍橫掃了上去。

    這一次,不見劍光,一種無形的劍氣飛出去,“噗噗噗”幾聲,幾個叫的最歡的大道統的人被斬下了頭顱。

    這些人都是高手,敢到這里來捉拿孫聖,哪一個不是極道領域巔峰的存在?甚至還有打破這一境界壁壘,超越巔峰的存在。

    但是此刻,這些所謂的高手,在孫聖面前都像是紙糊的一樣。

    孫聖一劍掃上去,他們根本看不清孫聖如何出招,連劍氣都看不到,這些人的頭顱就全都被割了下來,元神也直接被擊殺,死于非命。

    因為他們的實力,現在和孫聖根本就不在一個次元當中。

    “你……”

    大道統的人全都驚怒無比,沒想到,這個少年十年之後再回來,比以前更加囂張了,這是實力的使然,因為對方已經成長到了足夠的高度。

    即便是還沒有證就大聖道果,但已然不把他們大道統放在眼中了。這若是再給他百年或者是幾百年的時間,說不定他就敢覆滅大道統。

    “諸位已經看到了,他已經成為了不詳生靈,行事殘暴,毫無人道,這樣的人,留下來是個禍害啊。”

    “將他驅逐出去,這里不歡迎他,趕他走!”

    大道統的剩余的幾位高手呵斥道,他們不敢再喊打喊殺,而是給孫聖扣帽子,這是大道統最擅長的手段,將孫聖定義為十惡不赦的魔頭,不詳生物,這是一種誅心的手段。

    “哼!”

    孫聖冷哼,懶得解釋,直接下殺手。

    “轟!”

    又是一劍劈了上去,黑暗劍氣驚現,直接將其中兩位大道統的高手給裹挾了進去。

    “啊!”

    “啊!”

    兩聲慘叫,這兩人直接斃命,難以抵擋住這麼可怕的劍氣。

    “我懶得跟你們這些跳梁小丑解釋!”孫聖冷冰冰的說道。

    大道統的嘴臉,他見慣了,他們這是擺明了要為難自己,講道理根本就是無用的,而且大道統的歪理,他又不是沒有見識過,所以,只需要雷霆的手段擊殺就可以了。

    大道統的人後退,臉色巨變,這個少年真的強大到讓他們忌憚了,與十幾年前,不可同日而語,他的強大,即便是大道統,都無法針對。

    “你再敢動手,就是坐實了罪名!”這時候,古創開口說道。

    “僅憑你們三兩句話,就能定奪我的命運?”孫聖寒聲道,毫不給面子。

    古創說道︰“想當年,我們接觸過被黑暗物質附體的人,那是大不祥。”

    “不用跟他廢話,此人一身黑暗氣息,絕對是不詳,驅逐他!”洛天風說道。

    “這里不歡迎你,是你自己離開,還是等著我們強行把你驅趕出去?”那名邪性的青年也說道。

    “趕他走?你們憑什麼這麼做?當年若非是孫聖,那一線希望已落到了域外人的手中,我界便失去了主動權,會被遺棄在曾經的地方受難,今日世人能夠進入昆侖,孫聖功不可破,現在他回來了,卻被你們胡亂定義為不詳,就要將他趕出去,還有沒有道理可言。”劍璇璣十分激動,難以按捺情緒。

    其他一些人也很氣憤,世人能進入昆侖,享受這段時期的安寧,孫聖絕對有著大功勞,現在他回來,卻有人想要驅逐他,無論怎麼都說不過去。

    “呵呵呵呵,曾經小小的成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們拿出來說事兒,也不嫌寒蟬。”小邪王冷森森的笑道。

    “不詳生物,害人害己,沒有誅殺他,已經很客氣了。”洛天風也在冷笑。

    “昆侖山,是最後的土地,不能讓這種生靈迫害了,他必須離開昆侖!”古創也說道,身上的強大龍氣,給人一種壓迫感。

    驅逐昆侖,這讓在場的人都無法接受,因為世間,除了昆侖之外,再無淨土。

    當初的那片星空,在大清洗過後,早已不適合生存,留在那里只能受難,別說修行,連活下去都很難了。

    曾經也有一批人,身上攜帶著某種印記,被視為不詳的征兆,如今被驅逐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無法出來,幾乎跟坐牢沒什麼兩樣。

    他們所謂的驅逐,顯然也是要把孫聖送到那個地方去。

    “有一片地方,很適合你這種人去,我們會把你送去那里,敢踏出來一步,定斬不饒。”洛天風說道。

    果不其然,他們是想要把孫聖驅逐到那個偏僻的地方,永遠的困在那個地方。

    一時間,蒼寶兒、劍璇璣、金木郎等一行人咬牙切齒,恨意凜然,這些回歸的古人,儼然一副操控大局的姿態,在這里,他們簡直就像是主宰一樣,當初被驅逐的那一批人,也是這批回歸的古人擅自做主,自作主張的將他們趕走。

    “你還有什麼話說?”古創看著孫聖,冷冰冰的說道。

    “跟你們說不著。”孫聖同樣冷漠的回應,道︰“你們三人,無權定奪我,我知道你們這批人當中,有真正的大能者,叫他們出來,什麼是不詳,我想問清楚。”

    此言一出,古創、洛天風和小邪王全都神色一冷,眼神變得格外的陰寒。

    “我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想要見我們的大能者,你夠身份嗎?”洛天風說道,十分不客氣,言語惡劣。

    “哼,你為不詳生靈,見到真正的大能者,不被他們一掌擊斃已經不錯了。”古創說道。

    “有些事情,我也要調查清楚。”孫聖說道。

    關于他身上的黑暗物質,孫聖也想查明白,看具體是什麼,是否真的有什麼大危害。如果是那樣的話,孫聖絕對不會留,會驅逐出體外。

    但是現在,事態還不明朗,他絕不會任由這些人擺布,就算是說他是不詳,那也要查清楚才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