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771.第1771章 它回來了

1771.第1771章 它回來了

    很快的,孫聖回到了豬聖的道場當中,沒想到東極聖主、洛天風和小邪王等人還在這個地方,並沒有離開。

    顯然,這些人依然是一副不會善罷甘休的姿態。

    “你見到他們了?”東極聖主冷哼一聲,看著豬聖,最後又盯住了孫聖,眼神中滿滿的都是惡意。

    這眼神,讓孫聖十分反感,因為他知道,所謂的黑暗物質,並沒有什麼不詳,當初那批黑暗人,犧牲了自己,為大天地貢獻了生命,是大成就者。

    而這些人,不過是過去打打下手,現在回來了,硬是把這份榮耀歸功到了自己的頭上,而真正的大成就者,卻被他們視為不祥。

    也許他們當中,有人不了解內幕,不知情,可能被誤導了,但他們拿著不屬于自己的成就來炫耀,還是讓孫聖覺得不恥。

    “哼,你們回去吧,如何行事,赤帝和南道主自會給你們安排。”豬聖冷冷的丟下一句話。

    “孫聖,他們沒有難為你吧。”劍璇璣和蒼寶兒走過來問道。

    孫聖搖搖頭,說道︰“屁大點事兒,不過是一些什麼都不懂的外行人煽風點火而已,能有什麼事兒?”

    听到這句話,洛天風、小邪王甚至是東極聖主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陰森的目光朝著孫聖往來,充滿了憎惡。

    “干什麼?不愛听啊,生氣我也這麼說,所謂的大成就者是誰,你們心里有數。”孫聖冷笑道。

    但是,豬聖卻制止了他,沒有讓他說出來,顯然豬聖也同意赤帝和南道主的看法,現在這件事,最好不要說開。

    孫聖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忍住了,不管這幾個人怎麼小人,至少,孫聖覺得赤帝和南道主還是不錯的。

    最起碼,他們是真的想要為世人謀福,不像眼前的這些人一樣,拿著不屬于他們的成就狐假虎威,一副天大地大他們最大的樣子。

    “好!很好!”東極聖主騰空而起,轉身就走,顯然不甘心,想要回去問問。

    至于洛天風等人,也跟著回去了,不過臨走前,依然向孫聖偷來怨恨的目光。

    “既然那什麼所謂的黑暗與不詳並沒有什麼,我們是不是也該去解救那一批人了?”孫聖問道。

    他的父母和一些朋友,都因為被這些回歸的古人冠以了不詳的征兆罪名驅逐了,孫聖打算現在就去把他們接回來。

    “嗯,既然如此,也該把他們接回來了。”豬聖說道。

    豬聖早就開始做準備了,而所謂的準備工作,無法就是查清楚當年大計劃的內幕,現在已經做到了。

    接下來,孫聖、豬聖和釋如來等人,即可動身,離開了這個地方,去接人。

    本來,如果沒有孫聖這件事,這次營救,注定會牽扯出很多的是非,會引來古之大聖出手,注定不會容易。

    但結果,此次營救,出奇的順利,雖然遇到了一些阻礙,被一些回歸的古人阻止,但總歸的還算順利,這一批人,被從昆侖山一個偏僻的角落營救了出來。

    這里十分蠻荒,不能修行,別說仙道氣機了,連靈氣都沒有,被困在這里,別說是修行了,連神通都施展不出來,難怪無法從里面打出來。

    孫聖再次見到了自己的父母,他們依然安好,除此之外,還有甦菲、帝清、帝俊等人,以及一批曾經在星空要塞下鎮守的修士,足足有上千人。

    這上千人,身上全都烙印者一種黑色的印記,在不同的位置,這是他們沾染了黑暗戰車的力量所導致的。

    第三次大清洗,黑暗戰車在一座星空要塞上方炸碎,當時黑暗戰車的力量四散,有上千人沾染了這種力量,在身上留下了印記。

    正是因為這種印記,被那批回歸的古人說成了是不詳,將他們驅逐到了這個地方。

    此刻,孫聖親眼見到了這種印記,在他父母的手臂上,就有這種印記,為不規則的圖案,每一個人身上的都不一樣,就像是水漬留在人身上一樣,呈現出不規則的圖案。

    孫聖檢查了一下,覺得這種黑色印記,和他融合的黑暗物質還不是同樣的,十分神秘,十分詭異,甚至像是有生命一樣。

    “黑暗戰車炸碎,留下了這種印記,好端端的,黑暗戰車怎麼會碎開呢?”孫聖覺得十分不解。

    “一口黑色戰矛,擊中了黑暗戰車!”這時,有一名老者說道,他的身上也有印記。

    “一口黑色戰矛!”孫聖不禁心中一動。

    那名老者點點頭,說道︰“當時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從星空中的某個方向,飛來了一口黑色戰矛,直接擊穿了黑暗戰車,另其炸碎。”

    “沒錯,那戰矛像是通天徹地一樣,最後消失在星空中,事後我們還得知,進入星空下的那三輛黑暗戰車,全都被這口戰矛給擊碎了。”甦菲也說道,她也看到了。

    第三次大清洗,只出動了三輛黑暗戰車,而這三輛黑暗戰車,全都沒有返回,被擊毀了,正是一口黑色戰矛所致的。

    是有人在出手阻止嗎?

    孫聖難以想象,究竟有什麼人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一擊擊碎黑暗戰車。要知道,連古之大聖,在這些黑暗戰車面前,都是脆弱不堪的。

    當初季布之所以能干廢一輛黑暗戰車,是因為鬼王留下的那件兵器所致。

    而這個出手的人,遠距離射殺出一根戰矛,一擊就讓黑暗戰車粉碎,實在難以想象那究竟是一種什麼力量。

    “我和帝祖,曾去追逐過那桿戰矛。”就在這時,一人說話了,赫然是帝清。

    帝清一襲白衣,超塵脫俗,即便被囚禁在這里幾年的時間,依然不改那縹緲出塵的氣質,美艷不可方物,身材修長,曼妙無雙,肌膚白皙晶瑩,每一寸肌膚,都流動著煙霞光彩。

    帝清說,當時,她和帝俊也發現了那口黑色戰矛,在被黑暗戰車的力量沾染之後,他們迅速的追向了那口黑色戰矛,想要看看是什麼來歷。

    那口黑色戰矛的速度並不快,但一路上,撕裂星空,幾次進行星空跳躍,帝清和帝俊尾隨在後面追了上去。

    他們不知道追出去有多遠,直到最後,他們在星空下,看到了一頭棕黑色的生靈,渾身上下,生有黑色的毛發,像是一頭魔猿,一聲咆哮,群星化為塵埃。

    那口黑色戰矛,落回到了他的手中,而這頭棕黑**猿,手持戰矛,轉身撕裂星空消失了,速度很快,導致帝清和帝俊都沒有跟上去。

    “一頭棕黑**猿!”孫聖驚愕無比。

    這口黑色戰矛,是這頭魔猿投擲過去的?而且還是在星空的另一個角落,遠距離射殺,這得具有多麼可怕的力量啊。

    而且,棕黑色的魔猿,這總讓孫聖覺得有些熟悉,沉思著,回憶著,自己是否有接觸過相似的生靈。

    最後,孫聖精神大動,沒錯!他接觸過,難怪覺得帝清的描述有些眼熟。棕黑色的魔猿,不就是一頭棕黑色的猴子嗎?而且手持一根黑色戰矛。

    孫聖想到了曾經在下界,那個跟隨過他一段時間的棕黑色小生靈,就是一只小猴子。

    只是當時孫聖遭難,當他出來之後,那小猴子已經不見了,直到當初進入西昆侖,也是昆侖山的一角,他在一處大湖地下,看到了那棕黑色的小生靈,他當時確實成了一頭魔猿,而且被葬在了大湖的底下。

    “難道是它……它出世了!”孫聖震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