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80章 擱淺

第1780章 擱淺

    對于孫聖的站出,對方一些皇子皇女都顯得十分意外,沒想到會是這麼個少年。

    起初,他們沒把孫聖放在心上,畢竟孫聖氣息內斂,外人感覺不出來什麼,再加上看不出修為,甚至也有可能是掌握了“化身天地外”的原因,很多人會本能的忽略他。

    此刻孫聖站出來,頓時讓他們一愣,剛才那名生有十二只羽翼的皇子,也不禁眯起了眼楮。

    “嗯?感覺沒什麼特別?”

    “那就是在我界中傳開的那個少年嗎?手持一柄黑劍,褻瀆我界皇權的人。”

    “竟然看不出修為?也對,听說此人走上了一條特殊的道路。”

    一時間,這些皇族的年輕人紛紛低語,相互之間小聲地議論,只有那名風光霞帔的皇女、生有十二只羽翼的皇子以及那名頭生羊脂玉犄角的皇子不說話,他們三個只是在皺眉。

    “並沒有傳聞中那麼神奇……”最後,那鳳冠霞帔的皇女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不得不承認,即便是皇族中,也有一些不入流的皇子皇女。”背生十二只羽翼的皇子說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孫聖當初擊敗的,只不過是一些不入流的皇子,即便是同為皇族中人,同樣都是皇子,但也分三六九等。

    “真是想不明白,這樣的人,竟然會引來那名古老姓氏年輕大人的注意。”鳳冠霞帔的皇女說道。

    年輕的大人?

    孫聖不禁想到了小魔女,難道他們說的是小魔女?

    但是,他們提到了古老姓氏這四個字,這孫聖不得不多想。

    當初孫聖在域外的某個皇族中待過一段時間,從他們的話中,孫聖了解到,在域外,有一批特殊的人,他們可能是某一個古老的皇族,也可能是某一批人,稱之為“古老姓氏”的人,貌似很強大。

    那鳳冠霞帔的皇女提到了“古老姓氏”四個字,指的應該不是小魔女。

    “呵呵呵,讓我來試試你有什麼手段!”那名頭生羊脂玉犄角的皇子站了起來,戰意凜冽,瞳孔中一對神劍放光,想要在這里動手。

    下一刻,他的身上劍氣纏繞,那不是一般的劍氣,每一縷劍氣,都能劈開乾坤,像是能重塑天地一樣,可見其威力多麼不凡。

    一時間,孫聖周圍,那些回歸的古人全都退開了,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們要的就是如此,讓域外人來打壓孫聖,最好直接擊殺,省的他們麻煩。

    在這些人眼中,始終沒有將孫聖當成是同胞看待,而是把他當成異類,當成黑暗人對待。

    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這樣的人是個禍害,應該盡早除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當中的大能者竟然不追究其責任,這才讓他們想到了借域外人的手,除掉這個少年。

    “哼!”

    一聲冷哼,釋如來站了出來,說道︰“你算老幾啊,想動手,我陪你。”

    聞言,那頭生羊脂玉犄角的皇子冷笑一聲,十分厭惡,道︰“自以為是,與我交手,你也配嗎?就算是這個少年,我也只是好奇他而已,平常這種人,我哪會高看一眼。”

    “哼,一條特殊的路,真有那麼夸張嗎?一個人的強大,跟他們走上什麼路沒有關系,只有血統才是最重要的。”那鳳冠霞帔的皇女說道。

    這幾人都很驕傲,而且域外皇族的人格外看中血脈,他們認為,只有血脈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此為亙古不變的理論。

    孫聖走上的這條特殊之路,即便是在域外,知道的人也很少。對于這條路,只局限于那麼幾個皇族有所了解。

    其他的皇族,即便是那些不知道傳承了多麼久遠的古老皇族,對此了解的都不多。

    因為他們足夠強大,只要他們的血脈不斷,會一直強大下去,而且沒有競爭對手。故此,在他們的認知中,即便是真有這麼一條特殊的道路,也不能和他們的血脈之力相比。

    雙方劍拔弩張,那名頭生羊脂玉犄角的皇子十分囂張,一步邁出,“轟”的一聲,這片區域,直接被可怕的劍氣給籠罩了。

    “哦?更久遠的大世,可以研究研究。”這時候,站在孫聖身邊的紅粉骷髏突然說道。

    “喂,你不要出手,我能搞定。”孫聖悄悄的說道。

    倒不是他自信,而是不想讓眾人知道紅粉骷髏其實就是先天神。

    “住手!”

    突然,一名帝君出現在這個地方,赫然是剛才接引幾位大聖離開的那位帝君,籠罩在混沌氣中,開口說道︰“戰車已經進入航線,隨時可能發生任何事情,不要生亂子,有什麼事……等到了地方在解決。”

    這名帝君說道,而後看了孫聖等人一眼,混沌氣中,眸子冷漠,不含感*彩,而後一轉身,消失在這個地方。

    顯然,這名帝君並非是為了替孫聖等人救場,單純的是不想讓他們影響到戰車的行駛。而且他說等到了地方在解決,那意思很明顯,他並不會阻止年輕人的戰斗,只是不能在這里。

    “哼!”

    那名生有羊脂玉犄角的皇子冷哼一聲,瞥了孫聖一眼,道︰“真是掃興,不過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此行,你們當中的某些人,最好老實一點,不然,我可不會繼續客氣了。”那鳳冠霞帔的皇女說道。

    本來雙方會有沖突,但卻沒有打起來。

    正如那名域外帝君所說,他們現在身在戰車當中,而戰車行駛在禁區的航線內,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不能發生不必要的亂子。

    眾人沉默下來,而那些回歸的古人,則是十分失望,一個個眼神冷冽,或者是臉上掛著冷笑,十分不善。

    “這幫家伙,太過分了,胳膊肘往外拐。”釋如來氣呼呼的說道。

    “不用搭理,一群無關緊要的人而已。”孫聖冷笑道。

    戰車繼續行駛,孫聖他們和域外的這批皇族年輕人始終隔著一段距離,涇渭分明。

    但從他們的談話中,孫聖知道了那三人的名字,那名鳳冠霞帔的皇女,名叫天鸞聖女,她是某個皇族當中的聖女,不單單是皇女而已,竟然被冠以了聖女的名諱,自然不簡單。

    那名生有十二只羽翼的皇子,則是被這些人稱之為十二道生,這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名號。

    在他背後的十二只羽翼,實際上是該族的十二位強者的道演化而成,從小扎根在這位皇子的身上,讓他從小就處于一種無敵的姿態,故此被人稱之為十二道生。

    還有那位頭生羊脂玉犄角的皇子,封號為神皇子,其實力,絲毫不在十二道生之下。

    戰車行駛在禁區當中,而這時,這里發生了變化,上方映照出了戰車之外的景象。

    顯然這些皇子們不甘寂寞,開啟戰車的規則,望向禁區。

    外面,灰蒙蒙一片,禁區之內,似是千篇一律,永遠都是灰暗的。

    此刻,戰車正沿著一條特殊的航線行駛,在永恆的灰暗當中,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確認航線的。

    孫聖獨自坐在一邊,紅粉骷髏就在他的身邊,同樣望著戰車外的禁區。

    “要多久才能抵達?”孫聖悄悄的問道。

    “以這種工具的速度,最起碼一年之後。”紅粉骷髏說道。

    “一年之後?這麼快,那你當初怎麼在這條航線上耗費了這麼久的時間?”孫聖不禁問道。

    紅粉骷髏不禁鄙夷的輕嗤了一聲,道︰“你還真的相信那個人的話啊,這條航線並非遙遠,當初我只是擱淺在了一個地方而已。”

    “哦,好吧。”孫聖點點頭,剛才東極聖主的話太玄乎了,差點連他都相信了,真以為這條航線那麼遙遠呢。

    紅粉骷髏笑道︰“一年的時間也挺漫長的,不如……我教你如何跪舔來打發時間吧。”

    孫聖一陣無語,道︰“玩兒蛋去,我真發現你心里極度的扭曲變態。”

    “嘻嘻嘻嘻嘻,沒情趣。”紅粉骷髏笑道。

    就這樣,戰車在灰色的禁區中行駛,眾人盤坐在戰車當中,靜靜的等候著,直到過去了半年的時光,紅粉骷髏突然笑了起來,低聲輕笑︰“已經接近那個地方了。”

    “哪里?”孫聖不禁問道。

    “當初我就是在這里被擱淺了無數的光陰。”紅粉骷髏說道。

    這句話,讓孫聖大駭,看來他們即將遭遇到大凶險了,紅粉骷髏當初遠征,最終被擱淺在了這里,直到紀元末才出來,如果此行他們陷入當中,天曉得會耗費多少光陰。

    “不用擔心,那條航線上,記載著如何出去的辦法,那是我刻意留下的。”紅粉骷髏則是平靜的說道。

    “轟!”

    緊跟著,戰車突然一陣震動,把所有人都從修煉中給驚醒了,全都抬頭朝著戰車外的禁區中看去。

    依然是灰蒙蒙的禁區當中,但是,在這灰色的禁區里面,竟然有無數的鎖鏈飛了出來,黑色的鎖鏈,每一根,都有山脈粗細,纏繞著神秘的規則,直接纏繞住了戰車。

    上百根鎖鏈,將戰車拽住,戰車轟隆隆作響,緊跟著,在眾人驚駭的目光當中,戰車被這些鎖鏈拉扯著飛走了,根本不受控制,朝著一片區域飛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

    眾人皆驚,不曉得發生了什麼,這些黑色鎖鏈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竟然牽扯住了戰車。

    “不要緊張,這是必經的區域,我們有辦法出去。”這時候,整個戰車內,傳來了剛才那名帝君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