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83章 源頭

第1783章 源頭

    先不管這麼多了,紅粉骷髏的事情,暫時被孫聖拋之腦後,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一個更嚴重的事。

    禁忌之河奔騰,湍流不息,這里不像當初見到的禁忌之河一樣,充滿了神聖,沒有任何不詳的氣息。

    孫聖猜測,這里可能是禁忌之河的源頭,它從這里流淌而出,流向了禁區,也許中途經過了很多,所以才會出現在世間的時候,變得不詳。

    現在,禁忌之河的源頭終于找到了,竟然是從禁區中流淌出去的。

    “我們好像都錯了,禁忌之河並非是墮落的銀河,另有來歷。”帝清說道,白衣動人,曼妙多姿。

    “走,我們去最上游去看看,那里才是真正的源頭!”孫聖說道。

    當下,眾人朝著這條河的源頭走去……

    河水奔騰,湍急,每一片水花,都是神聖的,流動著光澤。

    孫聖他們沿著這條河往前走,不多時,他們終于看到了這條河的起點,也是禁忌之河的真正的源頭。

    一座大山,確切的說,是一座山包,像是一座大墳一樣。山包上,石碑林立,每一座石碑,都參天聳立,像是不朽的山峰一樣,而且在釋放著不朽的光澤,這些光,形成了一個光幕,將這座山包給籠罩住。

    這條禁忌之河,正是從這座山包內部流淌出來的。

    這座山包,很大,大到即便是巨人在它面前,都像是螻蟻,像是塵埃一樣渺小。

    而此刻,在這座山包的下面,很多人都在這里,孫聖看到了那些回歸的古人,也看到了那些域外皇族的年輕高手,此刻他們也找到了這個地方,聚集在這座山包之下,觀察這座大山。

    畢竟,這座大山太不凡了,只要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能找到這個地方來。

    孫聖他們走來,與一些人接觸,那些回歸的古人最先看到他,冷冷的掃了一眼,不禁哼了一聲。

    至于那些域外皇族的年輕高手,則是沒有看他,眼中只有那座巨大的山包。

    這座山包確實非比尋常,尤其是上面那些林立的石碑,古老、滄桑,所釋放的光澤,守護者這座山包。

    而這些古老的石碑之上,有一些圖案,所有的光芒,都是從這些圖案中散發出來的。這些圖案,像是隨時隨刻都在變化,玄妙無比,其變化,貌似具有什麼奧妙的規律。

    此刻,很多人站在山包下,在觀察那些石碑上的圖案。

    即便是相距很遠,但這些人修為很高,視力過人,想要觀察這些圖案的變化輕而易舉。

    “嗯?”突然,孫聖看到了一位美麗少女。

    這個美麗少女,正是不久前被紅粉骷髏教訓過的,變成了一位肥龍,但此刻,看到她依然美麗動人,像是一位驕傲的仙子站在那里,周圍有一些年輕人簇擁著。

    “怎麼回事!”孫聖驚訝。

    這位少女不是變成肥龍了嗎?紅粉骷髏說恢復不過來了,怎麼現在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黑暗人!你在看什麼?”那名美麗的少女問道。

    “哼!”其他一些回歸的古人也在冷哼,對孫聖沒有好印象,甚至對其充滿了厭惡的感覺。

    “你怎麼沒變?”孫聖問道。

    “變?變什麼,我和你很熟嗎?”美麗驕傲的少女問道。

    孫聖心中一動,看來,不光是釋如來他們對紅粉骷髏的記憶消失了,連這些回歸的古人,對紅粉骷髏的記憶都消失了,甚至連被紅粉骷髏改變的少女都恢復了原狀,關于紅粉骷髏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甚至此刻,連孫聖自己都在懷疑,紅粉骷髏是否真的出現過,為何從進入這塊大陸開始,紅粉骷髏的一切信息都消失了,連她曾經做過的事情都改變了。

    “嗯?出現了。”就在這時,這些回歸的古人驚喜道。

    在那座巨大的山包上,其中一座石碑突然發光,上面的圖案,竟然飛了出來,化作一道光,飛向了山下。

    “抓住它!”域外的一位皇子說道。

    一位皇子出手了,抓向那飛來的流光,將其擒在了手中,這道流光,飛進了這名皇子的體內,迅速的與其融為一體。

    “這是……什麼!”這名皇子驚訝道,但是很快的,他臉色一喜,說道︰“是一種手段,絕學?術法?說不清楚,是一種我們都不理解的手段。”

    “一種手段?”一名皇女不禁皺眉。

    “沒錯。”

    那名皇子說道,並且當場演化處那種手段,以他們的法力駕馭,將這種手段演化出來。

    這不是一種神通,也不是一種術法,反倒像是一種絕學,施展出來,配合以玄妙的動作,猛地向前轟去,空氣中產生了一種劇烈的波蕩,“轟”的一聲炸開。

    這種手段,威力很大,至少比普通的神通的威力要強大。

    “又來了!”這時候,那巨大的山包上,有一座石碑上閃爍其樂光芒,一道圖案飛了起來,飛向了空中,想要遁空逃走。

    這時候,一位皇女騰躍起來,直接抓向了那道流光,這道流光也融入了這位皇女的體內。

    很快的,這名皇女也臉色一喜,她也多掌握了一種手段,此刻演化出來,單手結印,像是一種印法,一共七十二道印法,瞬間結成,那流光融入他們的軀體後,像是與生俱來就掌握了這種手段一樣。

    “轟!”

    威力不小,比普通的神通強大一些。

    “這種手段,我們沒有接觸過,不屬于術法。”那名皇女說道。

    “還有我們所不了解的世界嗎?”這時候,一位皇女說道,鳳冠霞帔,正是那名天鸞聖女。

    天鸞聖女、十二道生和神皇子全都在這里,這些人以他們為首。

    此刻,連這些域外皇族的皇子們都很吃驚,他們的族群,活的足夠久遠,傳承了不知道多少個年代,比第二世界傳承的歲月都要久遠,沒有他們不了解的。

    但是此刻,他們卻不料這些石碑上記載的是哪個時代的手段,不知道這些東西屬于哪個世界的。

    “還有我們不了解的世界,有意思,十分有意思。”神皇子冷笑道。

    而這時,那些回歸的古人則是不能平靜,其中古創等一些核心人員,盯著山包上的那些石碑,說道︰“疑似是我們當初在神秘空間中看到的。”

    “沒錯,當初那些古仙術,就是記載在同樣的石碑上的。”古創說道。

    這句話,讓不遠處的孫聖听的心中一驚,他知道這些回歸的古人都掌握有一些古仙術,疑似和曾經的那個大計劃有關系,他們好像接觸過什麼東西,所以懂得一些古老的仙術。

    孫聖對帝清使了個顏色,帝清點點頭,詢問這些回歸的古人情況。

    雖然這批回歸的古人很驕傲,對孫聖等人冷眼相視,不過古創卻還是說出了其中的大概。

    大概意思就是,當初他們跟隨那些大人物參加大計劃,曾經闖入了一片神秘的空間,在那里,同樣有一些古老的石碑,記載的圖案和眼前看到的十分相似,那些古老的仙術,就是從那些古老的石碑上而來的。

    孫聖心中沉思,那些古老的仙術原來是這麼來的。

    這就證明,所傳承下來的那些仙術,根本就不是九界中的手段,仙母當初雖然傳下來了仙法,但並不包含那些仙術,那些仙術,都是來自一個更加神秘的世界。

    “這些石碑中,飛出來的東西,都是普通的,你們看那些最高的石碑,光芒最耀眼的,那里才有最驚人的手段。”這時候,十二道生說道。

    巨大的山包上,石碑林立,而山包之下,則是禁忌之河在流淌。

    這里是真正的源頭,這山包之下,也不知道究竟隱藏著什麼,禁忌之河的河水源源不絕的在流淌,像是永無止境,那里像是儲存著無盡的河水。

    “呵呵呵,想辦法去觸發最高處的那幾座石碑,我有種預感,那里藏著的東西,更加珍貴,有我們預想不到的力量。”神皇子說道。

    此刻,連這三位血統高貴的皇子,都忍不住動心了,他們盯著山包最高處的石碑,眼中釋放出光芒。

    當即,有人行動起來了了,有一些皇子和皇女試圖接近這座巨大的山包,想要靠近最高處了那些古老的石碑。

    那些石碑,比山峰都要巨大,釋放著永恆不朽的光輝,在那上面,有很多圖案在閃爍,變幻莫測,宛如在演化古老的神話一樣。

    但是,這些人,根本無法靠近那座山包,這山包的周圍,被一層光幕籠罩著,即便是這些皇子和皇女們實力足夠強大,但也不能觸及,根本打不破。

    “怎麼辦?”一時間,眾人為難起來。

    那最高處的古老石碑上,蘊含著驚人的力量,可能記載著某種神秘的手段,連天鸞聖女、十二道生和神皇子都十分眼熱,他們不想放棄這個機會。

    “想要得到這上面的東西,光是蠻干是不行的。”就在這時,回歸的古人當中,有人這般說道。

    這是一個青年,和古創站在一起。

    “你們知道?”神皇子斜睨這些人。

    “呵呵呵呵,並不是只有你們懂得多的,我知道如何得到里面的東西。”那名青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