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789章 虐戰

第1789章 虐戰

    神皇子,儼然化作了一尊在世的古皇,身上光芒萬丈,像是披上了一層黃金甲冑一樣,光彩彌漫,在其身後,那尊皇座釋放著無上威嚴。

    下一刻,神皇子動了,手持上蒼之劍,乃是“斬天”劍法的最強顯化,朝著孫聖殺來。

    這一次,孫聖不得不認真起來了,一揮手,一口黑劍出現在手中,向前殺去。

    “出現了,就是這口黑劍!”

    域外人當中,引起了一聲喧嘩,他們對這個少年最深的印象,就是那口黑劍,他曾手持這口黑劍,在他們的領地當中逞凶,令人忌憚。

    此刻,這口黑劍再次出現了,證明這個少年認真起來了。

    這口黑劍之上,纏繞著神秘光束,同樣有《長生經》的力量蘊含在其中。

    黑暗聖劍和上蒼之劍激烈的踫撞,火星更加耀眼,鏗鏘作響,到最後,兩人的踫撞,再沒有劍氣,也沒有神光,兩人持劍硬踫硬,看似像是兩個凡人在揮劍一樣。

    “轟!”

    但是,這兩口劍每一次踫撞,無形的氣浪飛出去,都震得這片區域顫抖,如果是在一般的地方,不知道要毀掉多少地方。

    兩人把全部的戰力,全都凝聚在了劍上,絲毫不外放,讓自身的攻擊更加集中了。

    而且,兩人揮劍,全都玄妙無比,具有超越大道的哲理,其運劍軌跡,更是神秘,玄而又玄,看似普通的一劍落下,其運劍軌跡,卻有數千種變化。

    “轟!”

    神皇子背後的皇座發光,在為他加持一種秘力,此刻神皇子血脈燃燒,一種來自于古代皇者的壓力襲來,讓他的攻擊更加凶猛。

    “哼!”

    孫聖冷哼一聲,一劍揮了上去,黑劍掃來,一劍彈開了神皇子的攻擊,震出一片星辰大小的火星。

    與此同時,孫聖連續劈出了三劍,不含什麼劍法,單純的以絕對道法之力揮灑。

    “鐺!”

    “鐺!”

    “鐺!”

    “ 嚓!”

    神皇子手中的上蒼之劍,直接粉碎,並且被一劍掃飛了出去,一步一個腳印的後退了出去。

    “可惡!”神皇子已經惱羞成怒,一次次被擊退,讓他覺得羞辱到了極點。

    皇座發光,道法凝聚,那口上蒼之劍再次凝聚成形,凶猛的殺了過來。

    這一刻,在神皇子的瞳孔中,那對劍胎再次飛了過來,兩口劍胎相容,成為了一口劍胎,與神皇子手中的上蒼之劍化為一體,光芒明亮。

    神皇子可以說是全力以赴了,動用了極盡手段,在過去,他從沒有這麼盡力過。

    孫聖眉頭都不皺一下,黑劍所向披靡,大開大合,已經完全不需要借助什麼劍法了,他只是將道法催動到最強,所向無敵。

    一道纏繞著神秘光束的黑暗劍氣壓落下來,與神皇子踫撞,“鏘”的一聲,這一次,神皇子手中的劍,只是堅持了數個回合,便再次崩碎了。

    “不好!”

    這時候,即便是十二道生和天鸞聖女都不能平靜了,臉色大變。

    他們本以為,神皇子動用至高的血脈之力的話,可以戰勝這個少年的。

    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剛才神皇子沒有用盡全力,但顯然這個黑劍少年同樣沒有盡全力。

    此刻,他們全都發揮出最強的戰力,神皇子再次被壓制,即便是至高的血脈,都沒有讓他佔到優勢。

    這個少年的強大,超出他們的預料,這就是那條特殊的路,其可怕程度,竟然超越了他們的血脈之力。

    “怎麼可能!那條特殊的路真有那麼強嗎?”天鸞聖女驚呼道,無法自持。

    “可惡,究竟是一條什麼路?這個人絕對不能留!”十二道生也說道,眼中布滿了殺意。

    起初他們對孫聖並不在意,覺得這個少年根本不可能和他們相比。

    但是,當他們見識到這條路的強大,全都無法平靜了,露出了殺意,想要除掉。

    這樣的人,對他們威脅太大了。

    不管是什麼樣的人,即便是多麼高貴,多麼驕傲,面對能對自己產生巨大威脅的人,都會視為死敵。

    而此刻,對那些回歸的古人,心頭更加復雜,孫聖的強大,更是讓他們膽寒,說不出來心中是什麼滋味兒。

    “難道他觸及到了大聖領域嗎?不然哪來這麼強大的戰力?”聶天承說道。

    “並沒有,確實是半步大聖,那半步不好跨越,他有這麼強大的戰力,恐怕真的和那段特殊的有關系。”古創說道。

    “或者是……《長生經》的關系。”雪劍飛說道。

    他們都知道孫聖修行了《長生經》,那是一部曠世經書,其來歷神秘,連古之大聖都覬覦。

    他們每一個人心中都很復雜,這個他們眼中的黑暗人,竟然強大成這個樣子,大聖不出,真的無人是他的對手,這才是真正的無敵風采。

    這同樣也讓這些回歸的古人感受到了威脅。

    但是眼下,若非是這個少年在的話,恐怕他們所有人都會被域外皇族欺壓的體無完膚。

    “啊!!”

    這時候,神皇子大叫起來,因為孫聖一劍,不但再次震斷了他手中的上蒼之劍,一道劍氣,更是擊傷了他的額骨,那是致命的地方。

    最後,孫聖再次凶狠的一劍劈了上去,黑暗劍氣斬在了神皇子背後的皇座上,“轟”的一聲,這尊皇座四分五裂,被劈碎了。

    “噗!”

    神皇子當場噴血,那皇座與他的血脈相連,如今皇座粉碎,他的血脈也受到了重創。

    “怎會……這樣,難道那真是一條無敵的路?”此刻,連神皇子也開始懷疑人生了。

    “現在……你還驕傲嗎?”孫聖說道,向前逼來。

    神皇子額骨被打裂,但卻沒有致命,他不屈服,發動最後的反擊。

    但是這一切,都已經作用不大了,神皇子和孫聖大戰了幾百個回合,不管是道法還是心神,都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已經把他無敵的信念給打破了。

    甚至此刻,神皇子都在懷疑自己的人生了,血脈之力真有這麼強大嗎?難道真的比不上那條特殊的道路?

    所以,單此一點,神皇子必敗無疑。

    “砰!”

    幾個回合過後,神皇子被一拳擊中了額頭,額骨裂開的更加嚴重了,鮮血涓涓流淌。

    這神皇子的額骨,也專門淬煉過,堅固不朽,但是,再堅固的東西,也擋不住孫聖的拳頭。

    要知道,以現在孫聖的拳力,即便是完美仙器,他也能靠拳頭打破。

    “可惡啊!!”神皇子仰天長嘯,披頭散發,血流如注,驕傲如他,如今第一次遭遇到這種慘烈的壓制。

    “轟!”

    孫聖二話不說,再次一拳補了上去,將神皇子震得飛了出去。

    “趴下吧!”

    孫聖呵斥道,收起了那口黑劍,一只手向前壓去,一只黑暗大手壓落下來,“砰”的一聲,神皇子原本倒飛出去,卻被這只黑暗大手狠狠地拍在了地上。

    即便是這片土地堅固,但竟然也被拍出了一個清晰的五指印。

    神皇子骨斷筋折,大口吐血,從他出生以來,就沒有這麼淒慘過。

    而孫聖則是一步出現在他的身邊,神皇子剛想爬起來,孫聖的腳掌已經落下,將神皇子的頭顱狠狠地踩在了地上,“砰”的一聲,再次頭破血流。

    這樣的畫面,被人看的瞠目結舌,神皇子竟然被人踩著頭顱趴在地上,這是多麼滑稽不可信的事情。

    從這一刻開始,那些域外的皇子皇女們,都將這一幕視為噩夢,幾次夢回這一幕,回憶起這可怕的少年背影,都忍不住渾身冰涼。

    神皇子趴在地上,而孫聖則是以一種野蠻的方式,將其按在地上拳打腳踢。

    雖然孫聖經歷了一路的廝殺,戰斗經驗豐富,但是,他最喜歡的方式,還是以這樣的方式摧殘對手,雖然無賴了一點,不好看,但是……解氣啊!

    “你很驕傲是吧?我讓你驕傲!”孫聖壓在神皇子的身上,拳頭瘋狂的落下,招招見肉,將神皇子打的體無完膚。

    神皇子體魄也十分堅固,連仙器都難以在他身上斬出痕跡來。

    但是此刻,孫聖每一拳落下,都血肉橫飛,同時傳來“霹靂啪嚓”的骨頭碎裂的聲音。

    一開始,神皇子還忍著,最後實在忍不住了,開始慘叫起來,也不知道是被打的,還是被羞辱的。

    孫聖一陣拳打腳踢,或者是亂拳轟砸,或者是大嘴巴抽之,這人看的刺眼,高貴的神皇子曾幾何時被這麼教訓過?

    那些域外人心里都不好受,且心態上與一開始有著明顯的變化。

    “哈哈哈哈,打得好老孫。”釋如來在叫好,看的血液沸騰,也很想下場去打一架。

    “給我住手!”

    但這時候,十二道生卻呵斥道︰“你再敢動一下,我讓你們這些人全都無法活著離開!”

    孫聖停止了對神皇子的虐待,一腳踩住了他,冷視著十二道生,說道︰“你有這個自信?你比他好不了多少。”

    這時候,天鸞聖女站了出來,道︰“別忘了還有我們,你覺得在我們的合擊之下,你還能囂張嗎?”

    這是*裸的威脅,十二道生和天鸞聖女也忍不住要出手了。

    孫聖猶豫了一下,而後笑著點點頭︰“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