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792.第1792章 銀色神聖之地

1792.第1792章 銀色神聖之地

    孫聖的道法,分化出來了上千股,觸動山包上的石碑。品 書 網 w w w .  . c o m

    “轟隆!”

    這時候,這座巨大的山包上,足足上千塊石碑,全都綻放出了光芒,里面一道道流光飛了出來,像是漫天的流星雨一般。

    緊跟著,所有的流光,全都朝著孫聖手中的黑劍凝聚了過去。

    上千道流光,里面有上千種不亞于仙術的力量,此刻集中到了黑暗聖劍之上。

    下一刻,這口黑暗聖劍光芒大作,黑劍不再黑暗,而是暴漲出一種浩瀚之光。

    “我靠!”

    釋如來驚呼,向後退去,帝清、蒼寶兒和雷獒王也全都向後退去,並非他們自願,而是被沖擊的向後退出去。

    “帝君的力量,不……更強!”域外眾人驚呼道。

    十二道生和天鸞聖女也露出了驚異之色,此刻,這口黑暗聖劍不再黑暗,充滿了浩瀚的氣息,這股力量,比他們見識過的任何帝君都要強大。

    “斬!”

    孫聖一劍劈了上去,浩瀚的劍光向前劈去,這一次,直接斬入了山中。

    “ 嚓!”

    像是一道驚世神雷轟落下來,這座不朽的大山,堅固異常,但是此刻,這道劍氣竟然斬了進去,將這座大山的一部分劈開。

    這是凝聚了此地的力量,此刻被孫聖收納入劍中,全力釋放。

    這樣的力量,即便是孫聖現在施展起來都險些駕馭不住,因為這是一種比古之大聖還要強大的力量,而孫聖堪比半步大聖而已。

    駕馭這種力量,自然困難無比!孫聖必須盡快將這股力量釋放出去,不然太危險了,即便他現在走上了特殊的路,也會被壓爆的。

    “轟!”

    又是一劍劈了上去,浩瀚劍光,斬入了山中,將這座大山的一部分斬開。

    “呀啊!”

    孫聖大吼著,狂劈亂斬,一劍一劍劈上去,全力釋放,浩瀚劍氣斬落下來,劈向這座山。

    “轟!”

    “轟!”

    “轟!”

    可怕的浩瀚劍氣落下,最終,這座山,被徹底的斬開了,上面上千塊石碑全都分碎掉,崩塌,而這座巨大的山包,則是從中間裂開了。

    與此同時,孫聖手中的黑暗聖劍光芒也熄滅了,再次化作了一口黑劍,只不過在這黑劍的中間,依然存在著一股浩瀚之氣。

    之前的力量還沒有全部發揮掉,還能斬出一劍!

    “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眾人驚呼道,一個個全都想前望去。

    因為,他們都想知道山底下到底藏著什麼,這座山下,有一條永無止境的河流在流淌,而山上,更是記載著驚人的力量,天曉得在這山中,究竟藏著什麼。

    “快看!”

    人們驚呼,因為就在這座大山底下,人們看到了一口地泉,娟娟的水流,從這地泉當中洶涌出來,那禁忌之河的河水,也是這地泉當中洶涌出來的。

    “禁忌之河的水,就是這口地泉,地泉之下,還有廣闊的空間。”孫聖張開神目觀察,不禁皺眉,原本以為,打開了這座大山,就能找到禁忌之河的源頭,沒想到還不是。

    “我們早該想到了,禁忌之河永無止境,不可能只是從一座山下流淌下來的。”帝清白衣出塵,站在孫聖身邊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蒼寶兒問道,看向孫聖。

    “自然是進去。”孫聖說道,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他非得要尋到源頭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什麼!

    當下,孫聖毫不 攏 苯猶讜徑穡 蛄四且豢詰厝 br />
    他剛才已經用神目觀察過了,這里面沒什麼危險。

    孫聖動身,釋如來自然也不會干等著,也跟著騰躍下去。緊跟著,帝清、蒼寶兒、雷獒王也全都跟了下去。

    “走,這里肯定不一般,說不定我們要找的造福世人的造化就在里面。”古創說道,帶著這批回歸的古人,也跟下去了。

    聶天承、雪劍飛和姬無常傷勢也修復了一些,可以行動。

    “發消息給幾位帝君,就說我們找到了重要的地方,讓他們速速趕來。”天鸞聖女對身邊的人說道,而後帶著一批人進去,留下了一部分守在外面。

    這地泉中的水,並不冰涼,內部有神聖的氣息。

    而且水中,並沒有什麼禁忌,眾人很順利的便進入到了地泉當中,以自身的法力劃開水流,感覺就像是進入到了一條普通的河水中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這些水流,全都沉重的嚇人,一滴水珠,都像是可以壓塌一座萬古山脈一樣,以法力劃開水流,還是十分困難的。

    好在,這一批人都不是弱者,不然的話,普通的真君進來,恐怕都是寸步難行的。

    孫聖在最前面,他穿過了這口地泉,直接出現在一片神秘空間當中。

    這片空間,暗無天日,像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一樣,昏暗的天空之上,雷鳴滾滾,那不是普通的雷電,而是次元雷劫。

    這種雷霆,熟悉它的人,都不敢輕易接近,因為涉及到了次元的問題,稍有不慎,便會形神俱滅。

    即便是古之大聖,也別想輕易的觸及次元雷劫。

    而在這暗無天日的蒼穹下,是一片銀色的大漠,這大漠充滿了神聖,即便是暗無天日,但整個大漠依然有神聖的光輝流動,就好像是黑夜之下的皚皚白雪一樣。

    “轟隆隆!”

    水流湍急,一條大河,在這片銀色的大漠當中流淌,奔流不息,流向外界。

    河水中的神聖氣息,正是從這銀色大漠上帶走的,是這片大漠,賦予了這條河神聖。

    只不過,這條河將會流淌向禁區,再從禁區中進入虛無,成為了一條不詳的河流。

    “這是……什麼地方?”眾人來到這里,全都驚呼。

    上方是可怕的次元雷劫,下方是神聖的銀色大漠,奔流不息的河流從這里經過,它們從哪里而來?

    “找到了,就是這個地方!”這時候,天鸞聖女不禁驚呼道︰“按照那艘古船上留下的一些線索,說是造福世人的造化,應該就藏在一片銀色的神聖之地,不正是這里嗎?”

    此言一出,人們紛紛激動起來,沒想到機緣巧合,竟然讓他們比大聖和帝君先找到了這個地方。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要歸功于孫聖,若非是他,他們怎麼能來到這個地方?

    孫聖邁步向前走去,順著這條大河前進,他想要看看源頭究竟有什麼。

    眾人也全都跟了上去,雖然有些人想要朝不同的方向走,但是初到此地,誰也不敢保證這里到底有什麼,故此不敢擅自行動。

    河水奔騰,十分壯觀,泛著神聖的浪花。

    漸漸地,有人發現了不對勁兒,他們越是往前走,越是接近這條河的源頭,就發現水中似乎有若隱若現的雷電。

    漸漸地,當他們走出了將近萬里之後,那水中的雷電已經清晰可見,每一道雷霆,都有手臂粗細,在水中晚宴,像是一條條銀蛇亂舞。

    “次元雷劫!這河水中,具有次元雷劫的力量。”眾人驚呼道。

    “這……難道這條河……是穿越了次元而來的?不然怎麼會有次元雷劫?”有人懷疑。

    再次往前走了一段距離,這水中的次元雷劫已經越發的恐怖,雖然不比蒼穹之上的雷霆,但也很可怕了,一般人觸及到,頃刻間就會化為飛灰。

    “快看,前面那是……一道門!”這時候,有人看到,在正前方,出現了一道古老的門戶。

    這古老的門戶,並不宏偉,就像是一條小門一樣,但卻不知道是什麼材料造成的,看上去有點像是泥土,感覺像是泥土堆積出來的一道門戶。

    這條河,正是從這條門戶內流淌出來的,門的後面,那條河已經消失了,是一望無際的銀色大漠,這說明,這道土門,是進入特殊地方的一道門。

    “棺,一口石棺!”

    有人驚呼,在這座門戶的前面,有一口石棺,斜著卡在了這座門戶中間,埋在水里,而且這門戶之內,可怕的次元雷劫彌漫,不仔細看的話,真的很難看到那里有一口石棺。

    “這口石棺……應該是逆流而上,卡在那里的!”古創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就不能是從里面流下來的嗎?”域外的一位皇子冷哼道,不贊同古創的觀點。

    “確實是逆流而上的,這口石棺的位置和角度,都不像是從上而下來的,而是由下而上,逆流前進,卡在了那里!”孫聖點點頭說道,贊同了古創的說法。

    這話听得讓人心寒,這棺中,到底是什麼存在?它逆著河流而上,想要做什麼?

    最關鍵的是,這里次元雷劫這麼恐怖,這口石棺,竟然在里面不朽。

    此地被塵封了不知道多久,這口石棺存在的時間,想來是個天文數字,究竟是什麼材料鑄造的,竟然無視次元雷劫的侵蝕。

    “此地次元雷劫恐怖,想要穿過去,很難。”有人搖了搖頭,別說是他們,就算是古之大聖來了,也得堵在這里,就此止步。

    “孫聖,你有什麼打算?”帝清問道,她雖然比孫聖年長許多,但是現在也全听孫聖的安排。

    “我先去把棺材撈上來,這棺材有古怪,打開瞧瞧。”孫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