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黃金天神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黃金天神

    黃金門被擊穿,大天魔的戰矛插在上面,錚錚作響。

    但是,他們並未結束,武靈帝嬌喝一聲︰“大猴子,閃開,讓我來!”

    大天魔听懂了,主動的退開,武靈帝則是勇猛上前,帶動神荒骨的力量,向前轟殺過去。

    “轟!”

    黃金門上,那道缺口真的是越來越大了,在神荒骨的力量下,缺口崩潰,直到最後,轟然一聲巨響,黃金門崩潰了,在這座黃金門的背後,是一片次元空間,連著未知的地方。

    “轟隆隆!”

    水流入駐,滔天的河水傾瀉下來,幾乎要把這個地方給徹底淹沒了,那是禁忌之河的河水,其源頭,就在這個地方,從未知的次元當中流淌下來。

    “原來禁忌之河的河水,是從這里流淌下來的,那里是什麼地方?”孫聖忍不住問道。

    “那里有我族的來歷。”武靈帝說道。

    大天魔則是沉默不聲,只是死死的盯著那片次元,像是在追憶著什麼,又像是有什麼苦大仇深一樣。

    奔涌的河流,從次元中落下,攜帶著次元雷霆,常人無法靠近,即便是孫聖,都得遠遠的躲開才行。

    恍惚中,孫聖看到了一座水壩,出現在次元的盡頭,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但是卻很大,孫聖只是看到了一角,禁忌之河的河水,從那水壩當中流淌了下來。

    “小子,還給你。”武靈帝說道,一道道神光從她體內飛了出來,武靈帝倒是言而有信,真的把神荒骨的力量還給了孫聖。

    其實……孫聖不知道,即便是武靈帝不想還也不行,因為神荒骨的力量,已經與孫聖化為一體,可以說,孫聖就是神荒骨。

    即便是這種力量被借走了,但只要超過了一定的時間,這股力量立刻就會回到孫聖體內。

    神荒骨的力量回來,孫聖通體上下,布滿了紫色神光,這股神光,快速的收斂,在血脈中流淌。

    但是,神荒骨的力量並沒有像以前一樣直接隱去,貌似被武靈帝抽走了一次之後,這神荒骨的力量更加依賴孫聖了,在血脈中流淌,表示親昵,不願意歸隱。

    “我要進去!”

    而就在這時,武靈帝說道,向前踏步,出現在了那條禁忌之河上,踏著水浪前行,那恐怖的次元雷劫,竟然奈何她不得。

    大天魔沒有說話,也跟著踏上了這條河……

    大天魔此刻變得和正常人差不多大小,一身棕黑色的毛發飛舞,黑暗之力化作了一對黑色甲冑,穿在他的身上,威風凜凜,像是大天魔神一樣。

    他同樣的走上了這條河,想要進入到另一個次元當中。

    “你們要去哪里?”孫聖不禁喊道,沒有跟上去。

    “尋源頭、尋故鄉,我能感覺得到,我們來自那里!”武靈帝說道,不再嬌媚,而是充滿了傷感和淒迷。

    “故鄉,是和先天神的來歷有關系嗎?”孫聖問道。

    “沒錯,我們來自那個地方!”武靈帝說道。

    “等等!”孫聖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不是眾生皆虛幻,我們是從那座牆上投影出來的嗎?什麼故鄉?莫非先天神來自其他的地方?”

    “哦?”聞言,武靈帝回眸,望著孫聖,說道︰“你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洞悉了真相?不錯,眾生皆投影,皆幻物,但我們不是……我們不是!我姐姐她錯了……”

    這……

    孫聖無法形容自己內心當中的驚訝,先天神,還有其他的來歷嗎?當初仙母留言,聲稱世人皆是虛幻,所謂的大世,不過是一座牆投影出來的。

    起初孫聖半信半疑,直到他真的見到了那座強,看到了上面的規則,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如今武靈帝卻說,先天神另有來歷,眾生皆投影,皆幻物,但他們不是,這是什麼意思!

    “吼!”

    大天魔發出了一聲咆哮,似是在回應什麼,這讓孫聖心頭驚訝,難道說……大天魔的來歷和先天神一樣嗎?他也是來自那個地方?

    他們沿著這條禁忌之河,走向了那片次元當中,似是要翻越那座巨大的水壩。也不知道那水壩後面到底是怎樣的一副光景。

    孫聖很想跟著一起過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天知道那水壩的後面到底是什麼,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孫聖不想要擅自行動。

    “停下你們的腳步,我只說一次!”

    就在這時,在水壩的上方,那片次元當中,傳來了一聲威嚴的聲音,高高在上,猶如天神一般,但卻看不到身影。

    “終于出現了嗎?曾經守護這里的人,原來只是退守到了這里而已。”武靈帝則是顯得十分平靜。

    “吼!”

    大天魔也發出一聲劇烈的咆哮聲,苦大仇深一般,像是在示威。

    “我再說一次,再往前一步,讓爾等形神俱滅!”那威嚴的聲音再次傳來,而且這一次,對方露出了真身。

    在這條禁忌之河的另一端,那座高聳的水壩上,一道身影出現,起初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但是很快的,那道身影一步走了下來,出現在這條河上。

    “轟!”

    下一刻,河水沸騰了起來,那道身影走下來,掀起了滔天的氣勢,禁忌河水沸騰,涌動出沖天的大浪。

    要知道,這禁忌河水,沉重異常,越是接近源頭,越是沉重,一滴水珠,都能壓塌萬古。

    而這位天神一般的存在降臨,震得河水沸騰,大浪沖天,這得是多麼強大的力量啊!

    此人,並不高大,保持著青年姿態,一身金盔金甲,連頭發絲都是金色的,皮膚也呈現出了金色光彩,像是一尊黃金天神,從水壩上走來,強大的氣息雖然沒有壓落,但已經讓人絕望了。

    “你們是沒听懂嗎?”這位黃金天神說道,用的是一種古老的語言。

    而這種語言,讓孫聖心中一動,因為酷似黃金域的話,雖然略有不同,但卻十分相似。

    “我在尋歸鄉的路。”武靈帝說道。

    “歸鄉?你們?呵呵呵,這里沒有你要走的路,爾等幻物,早早退去吧,自生自滅,那是你們的歸宿!”這位黃金天神說道。

    “我族不是幻物!”武靈帝說道。

    “呵呵呵……”那黃金天神笑了起來,說道;“你們和那邊的眾生一樣,都是幻物,要有自知之明!”

    武靈帝搖了搖頭,說道︰“我族從這里走下來的,我要沿著這條路歸鄉。”

    聞言,黃金天神沉默了一下,說道︰“確實,在很多年前,有幾個人從這里走下去了,他們奉命堅守一座牆,但是,後世出了問題,爾等已和他們同類。”

    “吼!”

    大天魔咆哮,似是要應答什麼,可惜卻說不出話來。

    “哼,還找來了幫手嗎?奇怪,這生物身上的黑暗氣息,貌似有些熟悉!”那黃金天神說道。

    “吼!”

    大天魔直接撲殺了上去,沒有 攏 佣 諫 矯  幌倫擁閎劑甦交稹br />
    武靈帝也出手了,她知道,想要談判是談不攏了,如今只能打進去才可以。

    大戰一觸即發,他們在禁忌之河上開戰了,一片片神光,將那里籠罩住了,水浪滔天,無法想象那是一種什麼規模的大戰。

    孫聖站在禁忌之河下,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一時間心中百感交集。很多事情,都太過深奧,比如說先天神們,他們的來歷,讓孫聖動容。

    他曾在仙母遺言中得知,即便是先天神,也是虛幻的生靈。但武靈帝卻說,他們從這條路上走下來的,說他們不是幻物,而且說眾仙之母錯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充滿了玄秘!

    不過,最讓孫聖動容的一句話,還是那黃金天神的那句話,他說什麼當初有幾個人從這里走下,負責鎮守一座牆,那座強……難道就是投影出來眾生的那座牆嗎?

    先天神,到底有什麼秘密?還有就是這黃金天神,他又是來自哪個地方?和黃金域又有什麼關系呢?

    紀元末,在這個特殊的年代,許多不可考察的事情,如今已經紛紛現身了,孫聖有種不祥的預感,未來的路,可能比他想象的更加艱難,會涉及到很多的東西。

    “轟隆!”

    大戰爆發,大天魔和武靈帝合力大戰那尊黃金天神,以他們的力量,普通的大聖都不是對手,更不要說合力了。

    那尊黃金天神確實很強,和大天魔以及武靈帝交手了十幾個回合,但是,他們合力之下,即便是這位高傲的黃金天神也不行,被擊的節節敗退。

    “哈哈哈哈,當年你們成群結隊的阻攔我,現在你以為我還會懼嗎?”武靈帝笑道。

    “吼!”

    大天魔則是配合著咆哮,攻擊異常的凶猛,那口黑色戰矛被他祭出,上下舞動,攪動出滔天的黑暗之力。而大天魔自身,則是揮動著拳頭,朝著那尊黃金天神轟殺。

    “砰!”

    黃金天神被擊飛了,臉色凝重,盯著大天魔和武靈帝,冷笑道︰“雖然是幻物,但實力還真是貨真價實的,那座牆真是神奇。”

    “哼!”

    武靈帝邁步向前,一拳轟殺過去,“砰”的一聲正中這黃金天神的下巴,將他的下巴打裂,流淌出了鮮血,說道︰“我等若是幻物,那你流的血是真實的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