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00章 降臨

第1800章 降臨

    黃金天神驚訝無比,盯著下游的孫聖,眼中,有冰冷的殺意,而且這眼神,真的可以絕殺一個大高手。

    孫聖站在遠處,卻感覺到了徹骨的寒意,那黃金天神的眼神,像是一口利劍斬殺過來一樣,讓人很不舒服,甚至肌體有些疼痛。

    這還是他,如果是化作了一般人,在這眼神之下,恐怕當場就要解體了。

    不過,很快的,黃金天神便沒工夫去盯著孫聖了,因為武靈帝已經殺到,帶動神荒骨的力量,凶猛的撲殺過來。

    兩人迅速的展開了交鋒,但是,很快的,黃金天神再次被擊飛了。得到那座水壩之力的相助後,這位黃金天神可以說是戰無不勝的。

    但是,面對神荒骨的力量,這位黃金天神被擊破,被武靈帝打的倒飛出去,口吐鮮血。

    這時候,即便是大天魔都不插手了,站在一邊,目光注視著次元深處的那座大水壩,不知道在警惕著什麼。

    “啊!!不可能!”黃金天神慘叫起來,無法相信,他怎麼會被擊破,明明得到了水壩的力量,即便是眼前的這兩個人再強,他也不懼,怎麼會變成這樣?

    最後,黃金天神再次盯住了孫聖,他知道,一定是這個少年體內的力量關系,賦予了武靈帝特殊的力量,所以他才能無視水壩中力量的壓制。

    “這小子有什麼古怪!”黃金天神說道。

    “現在你還有功夫去操心這個?去死吧!”武靈帝嬌喝道,殺了上來,一拳落下,震碎了這位黃金天神身上的甲冑。

    與此同時,在這位黃金天神體內,有一些神鏈崩潰,那是水壩中的力量,此刻被神荒骨的力量打破了。

    神荒骨之力入體,幾乎是以摧枯拉朽一般,粉碎了那些秩序神鏈。

    “噗!”

    黃金天神吐血,本來高高在上的他,此刻十分淒慘,被武靈帝一拳接一拳的擊飛出去。

    這一幕,讓次元深處那些大壩上的人影十分驚慌,很不安靜,甚至有人發出了驚呼之聲︰“老祖!老祖敗下陣來了!”

    “怎麼會,區區幻物,本就不該存在的東西,竟然能把老祖擊傷!這成何體統!”

    “老祖身負天壩之力,是無敵的,那個女人到底是如何擊傷老祖的。”

    大壩上,顯然有一些年輕人,此刻不甘的怒吼著,不敢相信,似是在他們的印象中,下面的生靈就應該被彈指間滅殺,就應該被他們壓制的喘不過氣來才正常。

    故此,這些人都不敢相信黃金天神會敗下陣來!

    然而,他們的怒喝,並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身負神荒骨之力的武靈帝,大開大合的攻殺,這位黃金天神身上的甲冑全都被擊破,骨斷筋折,大口吐血。

    那天壩的力量再次落下,飛進了黃金天神的體內,似是想要救援。

    但可惜,神荒骨之力無堅不摧,無往不利,幾個回合之後,那些進入到黃金天神體內的秩序神鏈再次被擊破,根本就抵擋不住。

    最後,黃金天神想要逃走,但卻被武靈帝“砰”的一聲攥住了雙腳,左右一扯,“嗤啦”一聲,將這位黃金天神給撕碎了,狂暴的鮮血宣泄下來,染紅了這里的河水。

    “老祖!”

    天壩上,很多人在驚呼,有年輕人的聲音,也有老人的聲音。顯然,這位黃金天神雖然看上去年輕,但實際上輩分極高,連一些老人都稱呼他為老祖。

    “誰也不能擋我,我勢要殺進去!”武靈帝說道,得到神荒骨之力相助,可以說是勇猛無敵,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都不可擋。

    武靈帝身上紫光瑩瑩,被紫色的光焰護佑著,使她看上去美麗而夢幻,曼妙的身姿,籠罩著紫霞,青絲遮雲月,明眸燦生輝。

    這一刻的武靈帝,少了一種妖嬈和嫵媚,多了一種舍我其誰的風采。

    她逆天而上,沿著這條禁忌之河,直逼那座天壩走去。

    這一下,天壩上的人,都開始有些慌亂,或者是有人惱羞成怒的辱罵,因為他們的一位老祖被武靈帝給擊殺了,這對他們來說關系重大。

    “瞎比比什麼,誰敢攔我誰就死!”武靈帝說道,逆著禁忌之河而上。

    大天魔身上黑暗氣息沸騰,他也跟著一同前往了。雖然大天魔只是一具外殼,真正的大天魔早已不在這具肉身當中,但大天魔的外殼誕生出靈智後,貌似也有當年的夙願。

    而這種夙願,便是殺出這里,要進入天壩的後面。

    “我看你們敢!”

    天壩之上,再次出現了一道強大的身影,這人身材高大,同樣渾身上下綻放出金光,像是一尊黃金巨人一樣,高高的站在天壩之上。

    “始祖,要為老祖報仇啊,殺了下面的妖孽!”天壩上,一群人說道,一個個義憤填庸,帶著滿腔的殺意。

    他們這一批人,傳承不知道有多麼的久遠,他們不但有其老祖,還有所謂的始祖,而且更加強大。

    “我知道,放心,他們過不來,有天壩堵在這個地方,而且我們守護這里的期限也到了,*則將會永遠的封鎖這里!”那名黃金巨人說道。

    “轟隆隆!”

    越是接近天壩的位置,禁忌之河的河水就越是沸騰,武靈帝和大天魔逆著水流而上,一個黑暗氣息滔天,一個紫色光焰滔滔,強*人,越來越接近天壩的位置了。

    “哼!”

    這時候,天壩上的黃金巨人大喝一聲︰“幾位老朋友,出來幫忙吧。”

    頓時,天壩之上出現了好幾尊強大的身影,每一個人身上,都光輝照九霄,並不比那尊黃金巨人弱,顯然,鎮守這里的強者不止一批。

    “轟隆!”

    下一刻,那座天壩再次光芒大放,而且比第一次發作的時候更加耀眼,無數的秩序神鏈沖天而起,同時還伴隨著驚天動地的法則,一起壓落下來。

    巨大的壓迫力,讓武靈帝和大天魔止步了,這是來自一種*則的壓制。

    此刻,就算是站在下游的孫聖,都感覺到了一股慘烈的壓迫,這種感覺,讓人渾身冰涼,讓人骨頭都咯吱咯吱作響。

    這種壓迫,像是與生俱來的一樣,即便是孫聖現在蛻變的如此強橫了,但此刻,竟然感覺到了一種渺小。

    這種心理,直接來源于內心,讓人很不好受,即便是怎麼想要拒絕都不行,這種自卑,像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來的。

    孫聖咬牙,這種感覺,讓他很討厭,仿佛受到了壓制一樣。

    而且,在這種壓迫下,孫聖身上神荒骨的力量,更加沸騰起來,化作紫色的光焰在他的身上熊熊燃燒著。

    “轟!”

    而禁忌之河上,可怕的力量大爆發,天壩的力量壓制下來,對大天魔和武靈帝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壓制。

    “吼!”

    大天魔吼叫,極力反抗,黑暗物質大爆發,在轟擊天壩的力量。

    但是可惜,即便是大天魔很強大,他依然只是一具外殼而已,即便是有強大的黑暗之力在身上,但他所謂的運用,只不過是將這種力量全力爆發,並不懂得怎麼施展。

    所以,即便是大天魔全力反抗,也只能是勉強對抗天壩的力量而已。

    這個時候,就要看武靈帝的了,駕馭著神荒骨的力量,武靈帝無所能敵。一拳轟出去,天壩之力炸開,被強行轟出了一條通道,但是很快的又有大量的天壩之力壓落下來。

    天壩之上,幾位強大的存在催動天壩的力量,一重重壓制下來。

    這若是換做一般人,即便是古之大聖來了,面對這股力量,估計都要形神俱滅。

    由此可見,大天魔和武靈帝的強大,那都是禁忌一般的存在,和女帝一樣,是禁忌中的人物。

    即便他們沒有走那條特殊的路,但這兩個人,一個是大天魔,一個是武靈帝,乃是先天神,存活了一個紀元的時間,本身他們都是禁忌的存在。

    “神奇的力量,能對抗*則,這股力量來自哪里!”天壩上,那尊黃金巨人說道,聲音威嚴,高高在上。

    “回始祖,是那個少年身上的力量,她從那個少年體內抽取出來的一種力量。”天壩上,有人說道。

    “哦?”

    下一刻,孫聖感覺到有一雙視線落在了他的身上,感覺自己的血肉像是燃燒起來了一樣。

    “我開闢一條通道,你們下去查查看那個少年,這里竟然有能對抗我們*則的力量,是個禍端!”那黃金巨人說道。

    緊跟著,天壩之上,一條大道被開闢出來,直接來到了禁忌之河的下游,出現在孫聖的面前。

    而就在這時,在這條大道上,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現,這些身影,全都很年輕,有男有女,還有兩位老者,此刻從上面走下來。

    幾步之間,他們便已經出現在了禁忌之河的下游,從那條大道上走了下來。

    這幾個年輕人,都太過不凡了,這是孫聖見過的最有風采的年輕人,即便是域外的皇族都比不上,他們一個個,骨子里都透著一股神聖,那種神聖,不摻雜任何的雜志,像是與生俱來的天之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