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08章 劍劈帝君(上)

第1808章 劍劈帝君(上)

    古來有傳說,有大能者,能頂住一片天,承受一片天的重量,但那些都是亙古的神話,被杜撰出來的天神。

    真實的歷史上,有多少人能承受得起一片天的重量?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無稽之談。所謂的頂天,有絕大多數,都是古代聖賢為了勉勵後世人而杜撰出來的。

    在這個紀元當中,所謂的頂天者,也許有,但恐怕只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因為連古之大聖都承受不起這樣的重量,豬聖和那名域外帝君嘗試過了,全都失敗,他們無法撼動這種重量。

    “什麼!一片天的重量,有人能扛起一片天嗎?”眾人表示不相信。

    尤其是域外皇族的人,看著那位帝君,說道︰“前輩,真的有如此夸張嗎?”

    “毫不過分,那是一片天的重量,連我等人都無法撼動。”那名帝君確認無誤道。

    “前輩,你怎麼知道它有一片天那麼重,畢竟誰也沒有扛過天。”天鸞聖女諷刺的笑道,表示不相信。

    “去接觸那種重量,自然會有一種意志傳達,讓你們明白它究竟有多重。”那名帝君說道。

    這一下,域外皇族的人全都無語了,包括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臉色難看,十分尷尬。

    扛起一片天,這在他們眼中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這個少年卻做到了,非但做到了,而且還扛著走了那麼遠,天曉得,他背負著這株聖根走了多久。

    一時間,域外皇族當中,有些人臉色漲紅,因為不久前,還有人嘲諷孫聖不行,被一株樹壓得慘不忍睹,甚至是出言奚落。

    此刻得到證實,這聖根,竟然有一片天的重量,連古之大聖都撼動不了,簡直超越了神話。

    一時間,那些之前出口奚落、譏諷的人,不禁臉色通紅,打臉打的“啪啪”的。

    “哎哎哎,那孫子,你再往後躲?你躲到天邊我也認得你,出來,扛一個試試。”釋如來一眼就盯住了其中一位皇子。

    “哼!”那名皇子冷哼一聲,退到了一邊,開玩笑,他才不會站出來。

    “孩子,你先放下吧。”這時候,一位大聖走過來說道。

    此刻,連古之大聖都對孫聖肅然起敬了。

    “放不下。”孫聖依然被壓著,說道︰“此乃聖道之根,落地生根,一旦讓它落地,誰也不能再將其連根拔除。”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情!”

    “不愧是聖根,竟然這麼神奇。”

    “那你是如何將其搬運出來的?”這時候,古創走過來問道。

    “得到一人相助,就是那棺中人。”孫聖看了這些人一眼,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一部分人皆驚,他們之前共同經歷過,開啟了一口石棺。此刻孫聖說棺中人,他們都想到了那口石棺。

    看來當時確實發生了什麼,孫聖認識了那石棺中的生靈。

    “先別說這麼多了,想辦法將這株聖根安置,畢竟不可能讓他將這聖根背出去。”這時候,那位大聖說道。

    “我們來吧。”

    這時候,一位域外帝君開口,他取出了一枚青銅劍,青銅劍上,紋路縱橫。

    這位帝君劍指蒼穹,在催動某種秘術。

    不多時,“轟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是那輛黃金戰車,他們乘坐來到這里的交通工具,沒想到域外的帝君將其搬運到這個地方來了。

    而那口青銅劍,正是操控這輛戰車之物。

    戰車停在了這個地方,一道道神鏈從里面飛了出來,纏繞住了這株聖根,將其吊了起來。

    一片天的重量,真的被吊起來了,可見這戰車中所蘊含的力量有多麼可怕,非人力所能為之。

    孫聖終于得以喘息,立刻盤坐下來,開始恢復自己。

    這一次他實在是太淒慘了,被壓得殘破不堪,即便是不死物質,此刻都難以恢復他的傷勢,因為他的血肉和骨骼,都已經被燃燒的不像話了。

    眾人等在這里,研究那株聖根,越看越覺得激動。

    這株聖根,其氣息,實在太了不起了,聞之讓人得道,如果長時間接觸,每一個人,都有證就大道的機會。

    即便是屹立在道之巔峰的古之大聖,此刻在這聖根之下都能得到好處。

    眾人都在研究著,域外人也很激動,但是很快的,這些人中,有人把目光盯住了孫聖。

    天鸞聖女,十二道生以及域外的兩位帝君,此刻眼神變幻莫測,盯著孫聖的眼神,充滿了異樣的目光。

    “不好,我覺得這幾個貨不懷好意。”釋如來突然說道。

    “哼,我早有預感了,孫聖雖然扛出了這株聖根,但難免會有人猜忌于他。”帝清也說道。

    而孫聖,依然坐在那里,修復著自身,他的血肉和融化的骨骼,都在慢慢的修復。

    不死物質還是給了他很大的幫助的,雖然每一次提供幫助,都會在孫聖體內滋生出大量的黑氣。

    但是,自從十幾年前孫聖黑化之後,那不死物質滋生出來的黑氣,仿佛正在被他的黑暗法力給吞噬,這倒是讓孫聖沒想到。

    所以,眼下不死物質給孫聖帶來的威脅,並不是那麼大了。

    漸漸地,域外的幾人開始議論起來,隨後他們的議論聲音開始變得,听到了幾個情緒激昂的域外皇子說著什麼“讓他交出來的”話。

    他們的帝君,也是臉色冷冽,其中有兩人,眸子冰冷,另外兩位帝君則是沉默的皺眉。

    終于,這些人按耐不住,開始朝著孫聖靠近,其中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走在前面,在他們身後,還有兩位域外帝君,顯然是來壓陣的。

    “做什麼!”釋如來呵斥道。

    “做什麼需要與你說嗎?”天鸞聖女十分不客氣的說道。

    “小和尚,這里沒你的事情,我們有些話,想要問問你的朋友。”這時候,一位域外帝君冷著一張臉說道。

    這名帝君身材消瘦,眼皮耷拉著,蒼老到了一定的歲數,身上的歲月氣息十分驚人,絕對有著百萬年以上的壽命了。

    此人在這些人當中很有身份,一身黑衣,肩頭上卻蹲著一頭血紅色的烏鴉,並非生靈,而是他的道法所化。

    “阿彌陀佛,幾位,有何不妥嗎?”豬聖這時候也說道。

    那名黑衣帝君冷笑一聲,道︰“道友,不用緊張,我們只是問他一些問題。”

    說完,那黑衣帝君朝著天鸞聖女使了使眼色,天鸞聖女立刻會意,朝著盤坐在地上療傷的孫聖呵斥道︰“孫聖,不要假裝你看不到,站起來,我有話問你。”

    孫聖自然早就注意到了,但眼皮都未抬一下,說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問我話,滾一邊去。”

    這句話,十分不客氣,可以說是當眾打臉,對天鸞聖女進行呵斥。

    天鸞聖女是個十分驕傲的女人,血統高貴,比一般的皇子和皇女都要高貴出去一截,而且被譽為聖女,自然有其過人之處。

    平日里,這樣的女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若是那些古老姓氏的傳人不出,他們這種身份的人,幾乎可以橫著走。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驕傲的女人,被一個少年當眾呵斥,看都不看她一眼,這是*裸的打臉啊。

    一時間,這些域外人全都怒目而視,這也太過分了,絲毫不給面子,而且他們的帝君還在場呢,這少年依舊我行我素。

    “孫聖,你好大的膽,知道在跟誰說話嗎?”十二道生說道。

    “哦?”聞言,孫聖睜開了眼楮,說道︰“你很高貴嗎?我記得不久前,某些人連站出來與我一戰都沒有勇氣,現在狗仗人勢了?”

    “你……”十二道生頓時臉色通紅。

    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孫聖一句話,可以說是*裸的撕開了他們的傷疤。

    不久前,孫聖一戰神皇子,結果讓十二道生和天鸞聖女都不敢出手,雖然很多人都知道,但這時候說出來,還是讓他們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哼。”孫聖冷哼一聲,說道︰“你的問題不用問了,你張嘴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

    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的臉色都變得蒼白,最後鐵青,從來沒有人用這種話羞辱過他們。

    “哼,小小年紀,何其猖狂!”這時候,那名黑衣帝君說道︰“你說他們沒身份,老夫來問你如何?”

    孫聖看了那名黑衣帝君一眼,沉默不言,一位帝君,可能是來自皇族,確實身份高貴。

    黑衣帝君冷冷一笑,說道︰“我听他們說,你們尋到了一口石棺,石棺中有復活的生靈?他是什麼身份?”

    “這就是你想問的?”孫聖冷笑道︰“還是直奔主題吧,你們不就是覺得,我將這聖道之根扛出來,懷疑我私吞了里面最大的造化嗎?”

    此言一出,域外人沉默不說話,其他人也紛紛盯著孫聖。

    其實,這樣懷疑的人,不在少數,即便是那些回歸的古人,比如說東極聖主、雪劍飛、聶天承等人,也都有這種想法,只不過沒有明說出來而已。

    “是也不是?”孫聖問道。

    黑衣帝君眯著眼楮,冷笑一聲,道︰“那你就實話實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