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09章 劍劈帝君(下)

第1809章 劍劈帝君(下)

    既然孫聖如此說了,對方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讓孫聖如實交代。

    “你最好仔仔細細的說清楚。”另一位域外帝君也說道,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孫聖。

    孫聖也眯起了眼楮,內心中生出一團火氣,他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將這株聖根帶出來,結果卻還要引人猜忌,這種感覺太不好受了。

    而釋如來比他還急,大叫著說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老孫費力巴拉的尋來了造福世人的造化,你們卻要猜忌?沒有他,你們誰能進去把這聖根扛出來?”

    “住嘴!”

    那黑衣帝君直接呵斥道,瞪了釋如來一眼︰“你這小和尚,沒大沒小,是誰的弟子?”

    這人是故意的,他知道釋如來跟隨著豬聖,此刻這麼說,大有叫囂豬聖的意思。

    “沒大沒小?哈哈哈哈,我倒要問問,誰打誰小?”釋如來依舊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即便是面對帝君的威脅,依然哈哈大笑。

    “我等詢問一些事情,一個小輩亂插嘴,成何體統,退下,不然重罰。”另一位帝君冷漠的開口說道。

    釋如來脾氣很沖,剛要說話,卻被孫聖抬手打斷了。

    孫聖說道︰“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尋到這株聖根之時,它就是這個樣子,那里除了這株聖根之外,我並未得到任何東西。”

    “你糊弄誰?”

    聞言,天鸞聖女冷笑,道︰“我們觀察過了,這聖根之上,曾經結著果實,這果實去哪了?你肯定私吞了。”

    “你一個人獨佔了所有的聖根果實,也太貪婪了吧,交出來,公布與眾!”十二道生寒聲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驚,什麼!聖根之上結著果實?可是他們並未看到。

    也就是說,孫聖只是把聖根扛出來了,但是上面果實,被他一個人私吞了!一時間,一道道火熱的目光投向了孫聖。

    這聖根如此神異,能造福世人,那這上面的果實,必定有著驚人的效果。

    “快說!是不是你全部私吞了!”天鸞聖女說道,眼神中難以掩飾的火熱。

    在眾人的目光下,孫聖平淡的坐在那里,說道︰“用你們的眼楮仔細去看看,上面確實結有果實,但很多年前便被人摘下了,其摘掉的地方,有歲月印記,連我都能看得出來,我不相信你們看不出來。”

    “這……”

    此言一出,人們頓時看向了那株聖根,但也對孫聖的話表示懷疑,畢竟這種時候,換誰都要多想想。

    “哼,你以為你的片面之詞,我們就會相信?”天鸞聖女冷哼道。

    而這時,豬聖和另外一位大聖則是走向了那株聖根,仔細的檢查,最後說道︰“確實,有歲月痕跡,其采摘的時間,最起碼是……八百萬年前了!”

    什麼!

    一時間,眾人皆是驚呼,八百萬年前,那是什麼時代?太久遠了,久遠到他們無法考察。難道說八百萬年前,就已經有人找到這里了嗎?他們是如何尋到的?

    那種歲月痕跡,其實很模糊,不仔細看的話,其實是看不出來的。

    聞听此言,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的臉色都很不好看,即便是那名黑衣帝君,也是臉色微微尷尬了一下。

    “確實有歲月痕跡,難道兩位道友沒有看出來嗎?”另一位大聖也說道,大有奚落的意思。

    “他能看出來什麼?估計是腦子光想著從別人嘴里搶吃的了。”孫聖不禁笑道。

    聞言,那黑衣帝君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他確實沒仔細看,看到那處痕跡的時候,就斷定是孫聖采摘走了。

    “嗯?不對,還有一處新的痕跡。”就在這時,又一人說道。

    是某位皇子觀看之下說出來的……

    聞言,眾人再次議論起來,而那名黑衣帝君則是看著孫聖,說道︰“你作何解釋?”

    “哼,依我看,就算孫聖拿走了一枚果實,也不足為過。”帝清這時候站出來說道︰“沒有他,誰能將聖根帶回?孫聖吃盡了苦頭,就算他真的拿走了一枚果實,又有什麼不對,難道說某些人坐享其成,就應該把什麼東西都分給他?”

    “對對對,某些人就是想瞎了心了。”蒼寶兒也在旁邊附和道。

    這句話,引起了共鳴,很多人也覺得有道理。

    如果這聖根之上的果實,全都被孫聖采摘走了,那不得不說有些過分。

    但他只是拿走了一顆,而且拼著燃燒自己的血肉將這株聖根扛出來,這點酬勞,倒是不足為過。

    即便是那果實再怎麼珍貴,其他人又能說什麼?沒出工沒出力,憑什麼把什麼東西都交出來?

    只不過,抱有這樣想法的人,畢竟不是全部,依然有一部分覺得應該把所有的造化都拿出來,公布于世。

    “哼,你們這些人,實在不知禮數,我界帝君訓話,是誰都可以插嘴的嗎?”天鸞聖女朝著帝清和蒼寶兒看了一眼說道。

    孫聖抬手制止住想要呵斥的釋如來,說道︰“最後一枚果子,不是我摘得。”

    “不是你,還能有誰?”黑衣帝君說道。

    “你是不是滿腦子光想著怎麼坐收漁翁之利了,忽略了我方才說的話?”孫聖不禁嗤笑道。

    這句話,充滿了諷刺的味道,讓兩名域外帝君和一些皇族成員都在咬牙切齒。

    “孫聖,你最好端正一下自己的態度,你要曉得你在跟誰說話?”十二道生忍不住呵斥道。

    孫聖則是看都沒看他一眼,說道︰“我之前就說過了,我並不是一人進去的,那石棺中的生靈將我擄走,要我幫她。那上面最後一枚果實,被她采摘走了,作為合作的條件,她拔出了聖根,我將其背回。”

    “哼,鬼話連篇!什麼石棺中的生靈,我們並未親眼得見。”天鸞聖女說道。

    那些域外的皇子和皇女也十分沖動,不管如何,他們絕不會相信孫聖的話,因為他們都對孫聖充滿了成見,不管孫聖解釋什麼都無用。

    “愛信不信。”孫聖也懶得搭理這種人了。

    那名黑衣帝君則是眯著眼楮,最後冷哼一聲,道︰“小子,如果你真的清白,可敢讓我探查你的全部?”

    “什麼?”

    聞听此言,別說孫聖惱怒了,釋如來等人也全都急眼,這是擺明了要故意刁難。

    孫聖身上的秘密,十分重要,這名帝君竟然說要探查他,這怎能允許。

    “道友,你過了!”豬聖說道。

    “呵呵呵,怎麼,道友信不過我嗎?這樣吧,我只探查他的紫府,看有沒有那枚果實。”黑衣帝君說道,向前邁步,不容置疑。

    這一下,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對方就是在刻意刁難孫聖。

    這名黑衣帝君要做的,不僅僅是要找到那枚聖根上的果實,他很可能想要毀掉這個少年。

    探查一個人的紫府,而且是被一位帝君級別的強者探查,那太危險了,天曉得他能做出什麼事情來。

    帝君的力量萬一侵襲到了紫府中,很可能會將其紫府炸裂,甚至會對元神下手。

    這黑衣帝君明顯是故意的,一時間,有些人想到孫聖不久前教訓神皇子的事情,這黑衣帝君極有可能是替神皇子來報復的,不僅僅是找到那枚果子這麼簡單。

    “道友,何必為難一個小輩?”這時候,另外一位大聖也站出來說道。

    “為難?這叫什麼為難,只不過是我們要公正行事,給大家一個公道而已。”另一位帝君說道。

    釋如來冷哼一聲,說道︰“我就笑了,明明是有些人想要坐享其成,還說什麼公道,況且,你們有什麼歹毒的想法,別以為我們不知道。”

    他們想要毀掉孫聖,尋找那枚果子,只不過是個借口,只要是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能看得出來。

    “哼!”

    一聲冷哼,那名黑衣帝君身上散發出來一股強大的氣息,鎮壓向釋如來,喝道︰“一個小小輩,屢屢頂撞,你該當何罪!”

    話音落下,這名黑衣帝君向前一步,“轟”的一聲,強大的帝君之威外泄,震得釋如來步步後退,胸口發悶。

    即便釋如來如今也已經蛻變的超凡脫俗,但萬萬不是帝君的對手。

    這些域外人太過霸道,他們底氣十足,不單單是因為他們的手段,還因為此番他們來了四位帝君,而這邊只有三位大聖。

    就算真的開打,也攔不住他們。

    “嘿嘿嘿嘿……”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都在暗暗冷笑,他們樂的看到這樣的畫面,尤其是希望將孫聖結果掉,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少年對他們威脅太大。

    面對域外人的霸道,豬聖和另外一位大聖也不能忍了,紛紛向前踏出一步,釋放出了大聖之威。

    而就在這時,孫聖也站了起來,直奔那名黑衣帝君而去,一口黑劍,出現在他的手中……

    “嗯?”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即便是豬聖等人,也都是臉色一變。孫聖這是要做什麼?他難道想要去……挑戰一位帝君?

    開什麼玩笑啊?

    但是,孫聖此刻怒發飛揚,提著黑劍,直接朝著那名黑衣帝君走去,冷冷說道︰“你覺得自己身為帝君,很威風,很了不起是嗎?”

    “小子,你想來自尋死路?”黑衣帝君不禁冷嗤一聲,實在沒想到這個少年敢自己送上門來。

    “不,我是要……斬你!”孫聖喝道。

    話音落下,孫聖手中的這口黑劍,光芒頓時明亮起來,一股浩瀚的氣勢,轟然爆發,此刻,這黑劍之中,凝聚了一種超越大聖、超越帝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