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10章 威懾

第1810章 威懾

    孫聖主動去挑釁一位帝君,這在所有人看來,都是一種可笑的舉動,和找死沒什麼兩樣。

    即便是豬聖都是心中一驚,不知道孫聖要做什麼,以他現在的修為,挑戰一位帝君完全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對方還是一位來自皇族的帝君。

    但就在這時,黑劍之上,浩瀚劍氣爆發。

    這股氣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沉重的壓力,那名黑衣帝君也是當場變色。

    因為這股氣息,超越了大聖,超越了帝君!

    “什麼!這是……什麼力量!”一瞬間,域外的這兩位帝君全都變色。

    而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等人,更是大駭,因為這股氣息他們感受過。

    不久之前,孫聖正是借助這種力量,劈開了那座巨大的山包,打開了進入造化之地的大門。

    這股力量強大的嚇人,要知道,那座山可是連古之大聖都無法撼動的,但當初孫聖卻借助這種力量將其斬開,可見非凡。

    他們一直以為,孫聖當初已經把這股力量揮霍干淨了,實在沒有想到,他還有所保留。

    此刻,這股浩瀚的劍氣爆發,光芒萬丈,而後被孫聖駕馭著一劍劈向了那名黑衣帝君!

    “前輩快閃開!”天鸞聖女等人驚呼道。

    他們深知道這股力量的強大,即便是帝君,也無法抗衡,故此開口提醒。

    但可惜,這一劍落下,已經鎖定住了那位帝君!

    這名黑衣帝君也感覺到了頭發發麻,知道危險,故此鼓動出強大的道法。

    “啊啊啊啊啊!”

    無數的血烏鴉騰空而起,這些血烏鴉,全都是這位帝君的道法精髓所化,能化作活生生的生靈,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但是……

    這浩瀚的劍氣壓落下來,血烏鴉粉碎,炸碎成了血霧,那浩瀚的劍氣直接朝著那名黑衣帝君劈斬下來。

    即便是這位帝君全力抵擋,但最後,依然被斬開了道法,慘叫一聲,浩瀚的劍氣,將他從中間劈開了。

    這幅畫面,震撼人心!

    這可是一位帝君啊,和古之大聖一樣,都是道之巔峰的人物,但此刻卻被一位少年劈開,其震撼程度,太有沖擊了。

    “不!!”

    黑衣帝君大叫,驚恐無比,因為死亡已經籠罩住了他,即便是身為帝君,也無法抵擋得住這種力量。

    這位黑衣帝君從中間劈開,肉身碎開了,連強大的元神都被斬裂,轟然爆碎。

    天地間萬籟俱靜,浩瀚劍光過後,那名黑衣帝君,只剩下殘破的尸體倒在地上,鮮血淋灕。

    死了!

    一位強大的域外帝君,而且是來自皇族的一位帝君,就這麼死了,死在了一位少年的手中。

    孫聖劍劈帝君,而且是一劍將其劈殺,這就像是噩夢一般的畫面一般,讓人不敢相信,尤其是域外的皇子皇女們,一個個瞠目結舌的站在原地。

    “我靠,這麼凶猛!!”連釋如來他們都被嚇到。

    即便是豬聖、東極聖主和另外一位大聖,此刻眼中都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孫聖的戰力,在半步大聖當中,確實有無敵的風範,但打死他們都不會相信,他竟然能擊殺一位帝君,這也太夸張了。

    那名黑衣帝君,幾秒鐘前,還是一副霸道不容置疑的態度,即便是豬聖他們都不放在眼中,在這里頤指氣使,指點河山。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他會被一個少年就這麼劈殺了,什麼驕傲?什麼帝君尊嚴,都不復存在。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你怎麼還保留有這種力量,不是已經耗干淨了嗎!”十二道生驚恐道,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而天鸞聖女也不再驕傲,惶恐的向後退去……

    “還有你們,挑撥是非,當斬!”孫聖喝道,再次一劍劈了上去。

    這口黑劍當中,還殘留有一小部分那種力量,此刻全部爆發出來,一腳掃殺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

    他們當即色變,根本不敢迎戰,轉身就跑。

    但最後,兩人還是被這浩瀚的劍氣擊中,“砰!”、“砰!”兩聲,這兩位血統高貴的皇子和皇女,肉身頃刻間炸開,爆碎成血霧。

    不過他們並沒有死,元神逃了出來,不過也殘破不堪,連元神都在吐血,其道基被毀掉了,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力量。

    即便是這種力量只剩下一小部分了,但也不是半步大聖可以扛得住的。

    這也就是他們,如果這一劍落在了遠處那批皇子和皇女的身上,絕對能滅殺他們一片。

    高貴的天鸞聖女,驕傲的十二道生,此刻道基被毀,元神吐血,其道根被毀掉,想要恢復,即便是他們,沒有百年的時間也不可能了。

    “不!不要!!”

    “救命啊!”

    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大聲呼救,驕傲如他們,此刻惶恐到了極點,豪不顧身份的在這里大叫著。

    不久前,正是他們慫恿那黑衣帝君對孫聖出手的,但誰能料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他們沖向了某位帝君,那位帝君出手,將兩人的元神擋在後面,一臉警惕的盯著孫聖。

    孫聖並沒有追擊,他知道,有那幾位帝君護著,想要殺死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估計是沒有機會了。

    而且,這口黑劍中已經沒有那種力量了,當初孫聖劈開山包之後,所余下的力量,只夠斬出一劍。

    剛才他一劍劈殺了那名黑衣帝君,已經把這股力量揮霍得差不多了。

    現在又重創了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那種力量已經發揮完畢了。

    但是,外人並不知道。

    所以,孫聖依然保持著從容的姿態,擦拭著手中的黑劍,冷冷的盯著域外的那些人,說道︰“諸位,還要審問我嗎?”

    “你……”

    和黑衣帝君站在一起的那名帝君咬牙,但眼中,也有惶恐之色,倒不是忌憚孫聖,而是忌憚孫聖突然爆發的那種力量。

    “你竟敢斬掉我界的一位帝君!你闖下了大禍!”那名帝君呵斥道。

    “自己作死,怨得了誰?閣下也要試試嗎?”孫聖冷聲道。

    “哼!”那名帝君咬牙,說道︰“你剛才是依靠的一種外力,我不相信你還能發揮出那種力量!”

    “是嗎?那就來啊,放縱吧,反正有,大把時光。”孫聖笑道,提著黑劍就向前走去。

    “這……”

    “難道那種力量他還有?”

    “不可能吧,不久前他劈開那座山,應該已經把那種力量耗盡了。”

    “不過他如此有底氣……難道真的……”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一時間,眾人紛紛低語,即便是不敢相信,但也不敢冒這麼大的險,因為這是拿生命在做賭注啊。

    一旦這個少年真的還保留有那種力量,那便是大禍,連站在道之巔峰位置的人,都無法承受那種力量,直接被擊殺。

    “夠了,住手,還要鬧下去嗎!”這時候,遠處一直沉默的一位帝君說道。

    豬聖也出現在了孫聖的身邊,雙手合十,說道︰“孫聖,算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這句話,听在這些域外人耳中十分不好受,總感覺被人欺凌了一樣,高傲如他們,何曾這麼被動過?

    他們本想針對這個少年,想要借帝君之手將其毀掉,卻不料突然被對方反殺,甚至對方還有要繼續欺凌他們的意思,讓每一個域外皇族的人心中都感覺到憋屈無比。

    “不能再有道之巔峰的人隕落了,這次我們的任務,是安全護送聖根回昆侖,缺少道之巔峰的戰斗力,這一路上不知道要受多少波折。”域外的一位帝君說道。

    “但是我界死了一位帝君,這事兒不能就這麼算了的。”不久前和黑衣帝君站在一起的那位帝君說道。

    “回去再說,總之在這里,不能再生事端了。”剛才開口的那位帝君說道。

    孫聖冷笑,他知道,對方這是怕了,自己狠狠地震懾了他們一回。

    當下,孫聖也見好就收,畢竟,如果真的繼續打,他可沒有那種力量揮霍了。

    孫聖退了回去,將黑劍收回,他的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了。

    釋如來等人圍了上來,一臉興奮之色,對于孫聖剛才的表現,他們激動無比。

    包括幾位王也來到了孫聖的身邊,他們也由衷的表示欽佩。

    劍劈域外帝君,這種事,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出來的。

    但是孫聖卻做到了,大大的震懾了域外人。

    混沌子和聖嬰也在其中,雖然表面上一句話也沒說,但此刻心頭復雜無比,當年的那個少年,還曾被他們看不起過,沒想到如今已經成長到了這種高度,他們確實不如。

    劍劈帝君,這是連他們都不敢想象的。

    雖說借助了外力,但如果沒有絕對的實力和魄力,這種力量他根本駕馭不了。

    “哥哥你好厲害,不愧是我頭號崇拜的偶像。”蒼寶兒雀躍道。

    “傷勢要緊嗎?”帝清則是問道。

    他們聚在一起,相互交流著,這時候,域外的那名帝君說道︰“我們現在應當盡快的護送聖根回去,這個世界……可能要消失了。”

    聞言,眾人心中皆是一沉。

    他們也在這里耽擱了不短的時間了,但就在幾天前,他們發現這片天地正在慢慢的消失。

    此地乃是仙道法則凝聚成的一個世界,但不知為何,幾天前這種法則消弱了,用不了多久,這個仙道法則凝聚出來的天地,便會徹底消失。

    再待下去,他們可能會有麻煩。

    而且聖根也可能會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