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功勞者

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功勞者

    孫聖回到了昆侖,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這里的神奇變化。

    空氣中流動著聖輝,這是聖根的氣息,即便是不知道遠隔多少萬里,都能聞得到。

    當初,孫聖將聖根扛出來,與聖根親密接觸的時間很久,故此這股氣息他不會認錯。

    看來,聖根已經被安全的帶回,留在這里造福世人了,這讓孫聖欣慰的點點頭。

    如果當初聖根出了意外,那真是白瞎了他這一番功夫啊。

    “哥哥∼∼”

    “孫聖。”

    “小靈兒,你們回來了。”

    蒼寶兒、帝清、以及聖庭的一批人走了過來,幾位王也朝著這邊簇擁了過來,將他們圍了個水泄不通。

    “我回來了,諸位可好。”孫聖笑道。

    看到眾人,他非常的滿意,因為他發現每個人都有所提高。他在回來的路上耽擱了不少的時間,算上之前幫助萬靈王通關,差不多得有兩年的時間了。

    這兩年的時間了,他們的修為都有所突破。

    尤其是蒼寶兒,寶體晶瑩,肌體散發著光芒,血肉之中,有先天道紋浮動。

    這是先天道體成長到一定程度的表現,可見這兩年來她的成長不低。

    還有帝清,肌體如玉,燦燦生輝,煙霞之氣彌漫全身,更加神聖了。

    每一個人,都和當初相比,功力提升了一大截,想必是那株聖根的關系。

    這時候,那批回歸的古人也迎了上來,不過不是奔著孫聖的,而是奔著古創來的。

    “大家都還好吧?”古創問道。

    “嗯,我們回去再說。”雪劍飛在場,此刻說道。

    當即,那批回歸的古人立刻離開了這個地方,如避蛇蠍一般的避開了孫聖。

    “哼!”蒼寶兒再次冷哼一聲,貌似對這些回歸的古人印象極差,比當初還要差。

    “出什麼事了嗎?”孫聖一眼就看出來這里面有事兒。

    “哼!”蒼寶兒再次冷哼一聲,說道︰“真是越看這些人越不順眼,一群虛偽的小人,偏偏還無法拆穿他們。”

    “他們做了什麼?”孫聖不禁問道。

    蒼寶兒冷哼道,講述了一段事情。

    原來,這事還要從兩年前說起,當初他們帶著聖根回來。結果這批回歸的古人,愣是把所有的功勞都霸佔了過去,甚至對外宣稱,聖根是他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死傷慘重,將其從那個地方撈回來的,讓不明真相的世人對其崇尚有加,更是信奉他們。

    可是,當初前去遠航的那一批人都知道,聖根是孫聖帶出來的,拼著燃燒自己的血肉之軀,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

    可回來之後,他們覺得孫聖落入了天洞,回不來了,故此將所有的功勞都搶了過去,絕口不提孫聖的名字,這實在是要多過分有多過分,要多虛偽有多虛偽。

    故此,從那之後,蒼寶兒越看他們越不順眼。

    偏偏,這件事她們還不能拆穿,即便是幾位王,都受到了叮囑,說是這批回歸的古人將會有大作為,不要拆穿他們,就讓他們得到這份榮譽也罷。

    甚至就連豬聖,對此事都不發表任何看法……

    聞言,孫聖心中不禁冷笑,這幫人……還真是不省心啊,什麼樣的功勞他們都要霸佔著。

    就好像是當年參與那個大計劃一樣,明明是不屬于他們的榮譽,卻狐假虎威一般加在自己的頭上,讓世人對他們尊崇。

    他們這麼做的原因,無外乎想要集眾人的信仰,他日希望得到世人相助,尋找當年大計劃的核心力量。

    但是現在……

    孫聖呵呵一笑,當年大計劃的核心力量已經被他先一步找到了,這些人的戲碼,差不多也快唱完了,該到了大結局的時候了。

    “走吧,我們回去。”孫聖說道。

    “哥哥,他們搶了你的功勞,你真的會甘心嗎?雖然豬聖前輩不讓說,但我就是氣不過,憑什麼可以這麼無恥。”蒼寶兒不服氣道。

    帝清則是嘆了口氣,說道︰“豬聖前輩覺得,這批人要有一項大行動,需要得到世人的支持,所以就不計較了。”

    孫聖笑了笑,難怪這幫人剛才看到自己的時候變顏變色,原來是他們以為自己活不成了,獨攬了功勞。

    現在自己回來了,這幫人生怕他拆穿他們。

    “放心吧,馬上這些人,就會親自來找我。”孫聖笑道。

    他現在有底氣,因為這些回歸的古人要找的東西,就在他的手中。

    當下,眾人返回……

    途中,孫聖詢問了釋如來的去向,怎麼這家伙沒有跟著眾人一起來接他?

    結果被告知,釋如來在回來之後,便跟著豬聖前輩去修行了,想要早一步邁出那一步,成為大聖。

    孫聖點點頭,他也想早日證就大聖道果,但這件事急不來的,多少人窮其一生都無法達到的高度,豈能和其他的境界一樣,說突破就突破呢?古來又有多少位大聖?

    哪怕是區區半步的距離,也是路漫漫其修遠兮。

    眾人回返到了領地。

    即便是在這里,都能感受到聖根的氣息,那株聖根的光芒,像是普照世間了一樣。

    接下來幾天的時間,孫聖可以說是清閑聊賴,他感受著這里的神奇,心里想著有時間一定要去那株聖根的附近再去看看,也不知道聖根扎根在這一方天地,究竟有了什麼變化。

    就這樣,孫聖這幾天的日子,倒也是過得清閑,除了自己修行之外,便是指點一下其他人。

    現如今,孫聖開始修行在萬靈王那條路上得來的經卷,其實那並非是一部經書,而是一種古法,和當初他修行的域外的那種古術差不多,都是講戰力最大極限發揮的術法。

    不過很顯然,這種古法,比域外的那種古術更加玄妙。而孫聖兩種方法全都修行了,竟然有種相輔相成的感覺。

    他才剛剛修行了一部分,便感覺體內的那座門開啟的更大了,里面噴吐神霞,讓孫聖的戰力有了很大的發揮空間。

    故此,孫聖也不吝嗇,將這種古法交給了蒼寶兒、嫦清等人,讓他們全都修行這門古法,提高自己的戰力,假以時日,他們必然都是一頂一的強者。

    尤其是蒼寶兒,先天道體本就強大,配合上這篇古法之後,所發揮出來的戰力更加強大。

    ……

    但就在這一天,平靜得日子,被打破了,有一批人找上了孫聖。

    這批人不是別人,正是那些回歸的古人。

    他們來了,而且是兩位大聖帶頭,其中一人,赫然是東極聖主,還有一人是當初去面見赤帝和南道主時所看到的那位大聖。

    這人其實是南道主的弟子,也是一位大聖,此刻找上門來。

    “孫聖,出來見我。”東極聖主十分干脆,一來就要求要孫聖出來見他。

    “喲,這不是有著蓋世功績的一批人嗎?感謝你們費盡千辛萬苦,將聖根帶回。”孫聖出現了,盤坐在一座山上,雲淡風輕的看著他們。

    听到這句話,東極聖主等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因為他們心里清楚,這份功勞,是屬于這個少年的。

    只不過兩年前他們都看到孫聖沖向了天洞,覺得他不可能回得來,故此將這份功勞攬到了自己的頭上。

    但是,尷尬歸尷尬,這些人依然沒什麼好臉色,東極聖主冷哼一聲,說道︰“孫聖,這件事連豬聖和同行的另一位大聖都不會插嘴,你的嘴巴最好嚴實一點。”

    聞言,孫聖不禁眯起了眼楮,內心中有股火意。

    這幫人,好像沒有絲毫的愧疚心理,明明是獨攬了屬于自己的功勞,卻還要拽的跟二五八萬一樣,甚至還要出口威脅他。

    雖然這份功勞並不能代表什麼,也沒什麼獎勵,頂多就是贏得世人的心,孫聖並不是多麼看中。

    但這些人的作風,讓孫聖十分的反感。

    “哼,你們就一點臉都不要了嗎?今天到這里來,不會是專程為了警告我,不要拆穿你們的吧。”孫聖冷哼道。

    “跟黑暗人,無需講什麼道理,你本身就是不詳生物,我們放你一馬,你最好老實一點。”那名南道主的弟子冷哼道。

    當初他就看孫聖十分不順眼,對孫聖身上的黑暗物質十分反感,曾露出過殺意。

    這一次,自然也是毫不掩飾。

    顯然,這批人心中的想法是根深蒂固的,黑暗人就是不詳的代表,無論孫聖做什麼,都不會得到他們的認可。

    “你們就這麼看不起黑暗人?呵呵呵,一群無知的人。”孫聖嘲諷道,當初的真相,只有赤帝和南道主那樣的人知道,這批人,根本不了解實情。

    “怎麼?說錯你了嗎?不殺你,就要記我們的恩情,膽敢多嘴,勢必要你這黑暗人吃不了兜著走。”南道主的弟子冷聲道。

    “回去問問赤帝和南道主,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黑暗人究竟是什麼存在,我覺得現在他們沒有必要隱瞞了。”孫聖說道。

    這是實情,這批人之所以攬下當初的榮耀,是想要贏得世人的信奉,到時借助世人之力,找到那個地方,拿到當初大計劃核心的力量。

    但現在根本不用了,那種核心的力量在孫聖的手中。

    這批人狐假虎威了多年,恐怕絕大多數人,並非是真的抱著為世人做打算的心理,而是長期頂著這份榮耀習以為常了,狐假虎威的作風已經行慣了。

    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包括東極聖主在內,看中的只不過是自己的地位而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