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22章 聖根進化

第1822章 聖根進化

    現在不似從前,當初域外人將第二世界的人視為人體大藥,會將他們吞噬。

    這一點直到現在孫聖也搞不明白,為什麼域外人可以將他們化為人體大藥,肆意采摘。

    但現在不一樣了,他們共處一界,雖然爭斗很多。但是有時候,卻也要聯手合作。比如說上次尋找聖根,就是兩界人一起合作的。

    因此,這一界當中,很多天賦異稟的人,瞞不住域外人的眼楮,遭到了挖牆腳。

    其實孫聖並不知道,這些年來,已經有幾位得天獨厚的人,被挖過去了,連幾位王都被域外的大族挖過,只不過是在暗地里進行的而已。

    而先天道體這樣的人,自然也遭到了域外人的重點對待。

    他們挖過蒼寶兒,但是被蒼寶兒拒絕了,還有不久前,有一大皇族悄悄的去向龍吟雪提親,開出了豐厚的條件,甚至當時大道統的幾位老大聖都動心思了。

    但這件事最後也不了了之了……

    一眾人離開了這個地方,進入了大荒當中,孫聖和幾位王走在一起,麒麟王和萬靈王也在。而混沌子和聖嬰,雖說和孫聖保持著距離,但也是走在一起的。

    這兩人現在變得識大體多了,不像當初趾高氣揚。

    不單單是因為被孫聖干過,挫了銳氣這麼簡單,還因為現在局勢不同,比他們強的大有人在。

    所以,這些王基本上都抱團兒了。

    孫聖再次看到了四法青雲,那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家伙,還是一副大大咧咧的姿態,整天纏著神劍王秦欣,看到孫聖之後,還熱情地打招呼。

    關于這家伙,孫聖一直好奇,這家伙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曾經說過一段玄妙的話,他能幫自己擋住一命,至今孫聖也不知道是什麼含義。

    大荒中,神聖的氣息更重,到處都彌漫著聖輝。

    這里的一切生物,都變得茁壯起來,草木成精,甚至有極道領域的草木精在大荒當中活動,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聖根扎根在這里,讓這片大荒煥發出了生機。

    而且這兩年來,有不少人把自己的道場都搬到了這地方來了。

    孫聖也在琢磨著,要不要在這里重建一座道場,或者是說,開啟武靈帝留下的那座道場也行。

    他們朝著聖根飛去,越是臨近聖根扎根的地方,大荒中的聖輝就越是彌漫。

    孫聖在大荒中,見到了許多以前沒有見到過的生靈,而且都很強大。

    比如說一株老樹,其本體比山峰還要高出去一截,卻縮小身軀,和正常人大小,盤坐在大荒之中,攝取這聖輝修行。

    最關鍵的是,這株老樹,已經有半道的修為了,是一位半步大聖。

    甚至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他們比普通的半步大聖還要強一些。

    這些生靈,其實在世人退守昆侖之前,就已經存在于這片大荒中了,是這大荒中的草木精靈,修行歲月久遠,開了靈智。

    這些生靈,原本隱藏在暗中,和退守到這里的兩界人井水不犯河水的。

    但自從兩年前聖根到來,這些生靈也不平靜了,全都露面,爭取靠近聖根的一些地方去修行。

    緊跟著,孫聖看到了一株老藤,竟然有化作真龍的姿態,盤繞在一座山峰上,同樣在攝取聖輝。

    遠處,有一塊石頭,化作人形,有鼻子有眼,身上流動著寶光,一看就肉身堅固,它趴在地上,通過大地攝取聖輝。

    一處水潭中,一條大魚躍起,渾身通紅,覆蓋著紅艷艷的鱗片,但卻生有真龍頭顱,肋下生足,十分神異。

    這些都是大荒中的精靈,平日里蟄伏不出,是最近兩年,他們才出現的,而且由于聖根的關系,都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修為突飛猛進。

    終于,孫聖再次看到了聖根,忍不住一驚。

    這株聖根,金光璀璨,聖光照耀天際,它扎根在一座大山之上,其根睫,不知道扎根地下都多深。

    相比較當初孫聖扛出來的時候,這株聖根變得不再一樣了,聖光沖天,而且生出了不少的枝丫,這些枝丫,蔓延向四面八方,像是在扎根一樣,或者是深入地下,或者是纏在山上,甚至有的,蔓延出去了好幾十萬里。

    這株聖根在自主的尋找大荒當中的一些造化之地,枝丫蔓延過去,能借助那里的造化養自己,同時又能將自身的聖光釋放出去,普照世人。

    孫聖驚訝不已,沒想到聖根來到昆侖,竟然如魚得水,與昆侖的氣息相輔相成,形成了一種相互供養的狀態。

    聖根進化了,變得比過去更加不凡了,難怪短短的兩年時間里,就能讓世人受到莫大的好處,有成批成批的強者走出來。

    此刻,在這株聖根的兩邊,分別有兩界的大聖和帝君坐鎮,駐守在這個地方。

    當然,這兩個坐鎮的人,也是隔一段時間換一批的,不然長期在這里待下去,即便是古之大聖都能受到莫大的好處,誰不嫉妒?這可是個肥美的差事啊。

    孫聖他們走進了這里,來到了聖根的附近。

    由于聖根的原因,這里的地質也發生了變化,土質中,攜帶著聖輝,導致這里的土地,變得跟禁區中的那塊大陸一樣,堅固不朽。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但每一次體會到這種神聖,都感覺自身的道法蠢蠢欲動。”

    “是啊,仿佛這造化,可以永恆的為人提供力量一樣,要知道,其他的一些造化,即便是再怎麼豐盛,但隨著境界的增長,都會顯得供應不上需求,而這聖根則是不一樣,每一次來,都有新的體會。”

    “那是自然,你沒看到連古之大聖都不舍得離開這里嗎?”

    “據說,幾位大聖研究過這株聖根,上面曾經結有果實,根據痕跡留下的信息,能分辨出一些……貌似曾經這株樹上接下的果實,能讓人立地成就大聖道果。”

    這樣的話,引來了很大的轟動,但巨大多數人,都表示不相信,這個說法夸張了。

    畢竟在世人心中,古之大聖還是高高在上的,矗立在道之巔峰的大人物。

    這樣的強者,怎麼可能是吃一枚果子就能變身的呢。

    只有孫聖知道,這是真的,曾經聖根上,真的有這般造化。

    只是可惜,這種造化,早在八百萬年前,甚至更久遠的年代,就被人帶走了。

    “嗯?域外人來了。”這時候,有人說道,露出了警惕之色。

    雖然共處一界,但是兩界人還是不睦,時常的發生踫撞,甚至會有一些流血的大戰發生。

    而這些,不管是域外的帝君,還是這一界的大聖,都不會插手,並非是他們樂的看到如此,而是他們一出手,事情就容易鬧大。

    其實不光是下面的人,即便是雙方的帝君和大聖,彼此也不和睦。

    域外的人來了,果不其然,都是皇族,而且其中,還有血統高貴的一批人,他們的身份,都和十二道生以及天鸞聖女差不多。一個個光彩言言,氣質非凡,身上纏繞著各種霞光,當真是美得美,俊的俊。

    兩撥人,都是被送過來修行的,而且要在這里待上三個月的時間。

    雖然彼此不和睦,但是時間有限啊,三個月的修行,對他們來說都是十分珍貴的,畢竟下次再來,就指不定是什麼時間了。

    如此寶貴的時間,自然誰也不願意浪費,全都用在了修行上。

    故此,這兩年來,兩界的一批天驕與皇子接觸,雖然有磕磕踫踫,但是並未引起什麼大規模的戰斗,因為他們都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

    但是對方有一個人,吸引了孫聖的注意……

    這應該是一位血統高貴的皇子,身邊跟隨了一些皇女,即便是高貴的皇女,都對他露出了花痴的神色。而且這男子確實英俊的不像話,他的本體應該是一只狐狸,身後有九根白色的狐尾,一身白衣,身材修長,俊秀儒雅,只是眼神十分高傲,目空一切,即使同行的皇子和皇女,他也不看在眼中。

    這個人,讓孫聖不禁懷念起了下界的一個人,狐公子!

    那也是一只狐狸,曾經是他要好的朋友,但現如今,下界早就不存在了,當年的人……也不存在了,一時間勾起了孫聖無盡的回憶。

    還真是懷念當初在下界時,冷凝兒、狐公子等一些朋友刷刷怪,下下“副本”的時光,

    但是很快的,孫聖又發現了不對勁兒,這俊秀儒雅的皇子,竟然朝著龍吟雪走了過去,高冷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蒼如月也在那面,和那名男子打招呼,但是很快的,這男子就和龍吟雪聊在一起了,而蒼如月也主動的走開,似有深意的朝著孫聖看了一眼,不過並不明顯。

    “搞什麼?”孫聖不禁無語。

    “這就是向龍吟雪提親的那個皇子。”神劍王秦欣在旁邊說道。

    其實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只是局限的那麼幾個人,而幾位王,他們身份不比一般人,自然是知道的。

    當即,神劍王講述了域外某個皇族來提親的事情,疑似是想要把這一界的神體和先天道體都據為己有,成為他們那邊的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