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24章 巫清瀅

第1824章 巫清瀅

    黑劍!

    這口劍一出,雷帝一族的二皇子立刻警戒起來,後退了一步,甚至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姿態。

    什麼!

    而其他的皇族,更是一驚,其中幾人直接站了起來,甚至有幾位也想和雷帝一族的二皇子一樣走上前去助陣的人,此刻硬生生停住了步伐,僵直在原地,表情有些尷尬。

    黑劍!

    他們都曾听說過,和一個少年有關系。

    尤其是兩年前,听說那個少年也參與了那次遠航,將神皇子擊敗,更是重創了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讓兩人現在都沒有恢復呢。

    甚至有不切實際的傳言,說這個少年手拿一口黑劍,一劍劈死了他們的一位帝君。

    雖然這件事被極力的封鎖,但事無空穴來風,而且兩年前確實有一位帝君沒有回來。

    但是,不是說那個少年失落在天洞中了嗎?怎麼回來了?

    孫聖盤坐在那里,黑劍立在他的身邊,黯淡無光,但卻讓人莫名的心悸。

    對于域外人來說,這口黑劍,代表了死亡!

    雖然普天之下,黑色的劍很多,但是,能拿一口黑劍說事兒的人,只有一個。

    “是你!”

    雷帝一族的二皇子驚訝道!

    “哦?看來你認識。”孫聖笑道︰“那你應該知道,逾越這把劍的代價是什麼。”

    雷帝一族的二皇子咬牙,眼中涌動著寒光,身後雷霆浮動。

    但是,他的殺意卻起起伏伏,變幻莫測,很明顯,他在猶豫。

    “哼!”

    最後,這位雷帝一族的二皇子冷哼一聲,轉身離開,十分干脆。

    這位二皇子退卻了,竟然沒有敵對,這讓其中一部分皇子不能接受。

    這位二皇子明明很強大,難道說,他心生懼意了嗎?

    只有一部分人明白,雷帝一族的二皇子是明智之舉,這個少年,確實很危險。不管關于他的傳聞是真是假,但最起碼有五成是真的。

    他們還听說,有古老姓氏的幾個傳人在找他,這更加證明了這個少年不凡。

    “你說你尷尬不?”孫聖懶洋洋的丟出去一句話。

    雷帝一族的二皇子頓時身形一頓,臉上帶著怒氣,但最後,他還是忍下來了,一甩袍袖,離開了孫聖身邊。

    一時間,第二世界的人,則是心中唏噓,不動武力,僅僅是亮出了自己的兵器往那一放,便震退了雷帝一族的二皇子,這得是多大的威名啊。

    他們自問,在這一界沒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心中不禁震撼加激動,同時也感覺到一陣暗爽。

    能讓那些驕傲的皇族如此吃癟的人,估計也只有這個少年了。

    “哼,他真有這麼強嗎?”有域外的皇子和皇女表示懷疑,但也不敢上前,畢竟連雷帝一族的二皇子都退下了,不敢硬踫。

    一下子,這里變得安靜了起來,人人都在修行,渴望得到更大的好處,也沒有人再生亂子。

    孫聖的身上,聖光耀眼,凝聚成符號,纏繞在他的渾身上下,烙印在血肉當中,與之血肉融為一體。

    孫聖雖然盤坐著,但卻感覺像是在周游世間,游歷古今未來,仿佛冥冥之中,懂得了很多的道理,而這些道與理,都是促使一個人道法進步。

    一眨眼,數天的時間過去了……

    而就在這一日,遠處,仙凰齊鳴,那里神霞彌漫,有七頭金翅仙凰出現,不知血脈,但絕對和仙凰有關系。

    這七頭金翅仙凰,拉著一輛玉輦而來,而玉輦的兩邊,則是兩頭生靈,全副武裝,一名黑袍,一名白袍,身上散發的氣息格外強大,超越普通的半步大聖,不像是普通的生靈。

    “嗯?黑白雙戟!”

    “沒錯,真的是黑白雙戟,那是巫靈皇族的護族之寶。”

    “黑白雙戟,在沒有退守昆侖之前,是該族的兩大秘寶,流傳了不知道多少個年代了,是該族強有力的兵器。但退守昆侖之後,兵器失效,但黑白雙戟的器靈卻得以保存。”

    “威力不如以前了,據說,當初黑白雙戟爆發出最強之力,擋誅殺帝君!”

    “兩件兵器就能殺的了帝君?”

    “畢竟是巫靈皇族流傳了這麼多年的秘寶了,怎能一般?古往今來,與巫靈皇族作對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了黑白雙戟之下,只不過……”

    “退守昆侖之後,黑白雙戟顯化出器靈,威力打折扣了,不過即便如此,威力也不容小覷。”

    “這輛輦車是……巫清瀅的座駕。”

    “呵呵呵,難怪了,巫靈皇族最得寵的皇女,血統高貴,竟然讓黑白雙戟護航。”

    “她不是上次來過了嗎?這次有巫清瀅名額?”

    有人感到好奇,但是有幾位皇女則是露出了笑意,相互使眼色,有得意和得逞之色……

    七頭金翅仙凰落下,發出長鳴,看樣子,這七頭仙凰也感受到了這里莫大的好處,十分興奮,一來到這里,就貪婪的吸收聖根的氣息,生怕錯過了一樣。

    黑白雙戟,乃是器靈,但這聖根之氣,同樣對他們有好處。

    輦車中,並未有人下來,輦車上籠罩著混沌氣,隱約中可以看到里面,有一道美麗的身影坐在那里,十分尊貴。旁邊還有一道影子,侍奉在旁邊。

    “清瀅,你為何來此,據我所知,你上次剛剛來過。”雷帝一族的二皇子說道,像是和巫清瀅認識。

    “我來找狐天心的。”輦車內,傳來一聲悅耳,卻富有威嚴的聲音。

    聞言,很多人都明白了,狐天心和巫清瀅,貌似關系匪淺。

    而且巫清瀅青睞于狐天心,這是很多皇族內部都知道的事情。

    據說幾年前,狐天心和巫清瀅的血脈已經得到了匹配,比較適合。但最後這件事卻不了了之了,疑似听說,狐天心找到了更合適的血脈。

    一時間,很多人都想到了不久前,狐天心和另一界的一位白衣女子交談,難道說……

    很快的,人們猜測到了巫清瀅的目的,顯然是有人暗中通知了巫清瀅一些事情。

    這時,輦車內走出了一道身影,不過卻不是巫清瀅。

    這是一位銀甲女子,身上的氣息很強,不比其他的皇子差,但卻不是巫清瀅。

    “我听說這里有一個女人,狐天心皇子曾召見過她。”這名銀甲女子說道。

    果不其然,很多人心頭明了,看來巫清瀅是得到了什麼消息,專程為此而來。

    “是誰,站出來!”那名銀價女子說道,語氣十分倨傲。

    “你是什麼人?”蒼如月站出來說道,同樣曼妙動人,妖嬈萬千,紫衣襲襲,千嬌百媚。

    “就是你嗎?”銀價女子看了蒼如月一眼,說道︰“你的血脈,並非屬于我們調查的那個人,我听說她是什麼神體。”

    聞言,很多人看向了龍吟雪,因為在這里,神體只有一個,就是她,而且剛才確實是狐天心和龍吟雪在交談。

    “看來是你了?”銀甲女子立刻就看了出來,朝著龍吟雪望去。

    “是我。”龍吟雪睜開了雙眼,淡淡的說道,白衣如雪,高冷如盛開在極寒之地的雪蓮,但偏偏又多了一種神聖飄渺的氣息。

    “哼!”

    這時,輦車當中,傳來了一聲冰冷且威嚴的聲音︰“果然是有些姿色呢,但是……你的血脈我嚴重懷疑,所謂的神體,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聞言,龍吟雪微微皺眉,蒼如月的臉色也寒冷了下來。

    那名銀甲女子則是說道︰“跟我們走,有些問題,想要請教請教。”

    對方的語氣十分不善,所謂的“請教”是什麼,眾人心里有數。

    “無需請教了,我對你們看上的男人,沒有興趣。”龍吟雪平淡的開口。

    但是這句話,非但沒有讓對面的那些皇女放松警惕,反倒是讓他們一個個怒目而視起來。

    “哼,好囂張的女人,她剛才在說什麼?看不上狐天心?”

    “太自以為是了,她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竟然對狐天心評頭論足。”

    “狐天心血統高貴,只有他能看不上你,你也配說出這種話來?”

    “什麼神體,血脈很高貴嗎?你覺得自己能配得上狐天心?”

    “呵呵呵呵,另一界,貌似多出名婊啊,依我看她是不敢承認而已。”

    那些皇女們剛才還悶不做聲,但現在卻一個個站出來說話了,很明顯有煽風點火的意思,暗中請動巫清瀅前來的,很可能就是她們。

    “你覺得自己的血統很高貴嗎?”這時候,輦車內,巫清瀅終于開口說話了。

    龍吟雪微微皺眉,說道︰“你們貌似听不懂我說的話,我對你們看上的東西不感興趣,不要來煩我了。”

    “呵呵呵,不承認也罷,那就抓過來,讓我研究一下你的血脈,銀衣,去把她帶過來。”輦車內的聲音說道。

    “是。”那銀甲女子點點頭,邁步向前走,身上籠罩著一種銀色的焰火。

    一時間,眾人紛紛唏噓,孫聖等人也在皺眉,這位皇女明顯過了,她為了狐天心而來,醋意橫生,心生妒火。

    而龍吟雪的話,她明顯的不相信,還要刻意刁難。

    “你們是不是過了,阿雪已經表態了,你們何須如此?”蒼如月冷哼道。

    “她的血統是高貴還是骯髒,要我家皇女驗證過才知道。”銀甲女子說道,身上籠罩著銀色的焰火,十分強勢。

    蒼如月還要說話,但這時候龍吟雪站了出來,說道︰“那就讓你們家主子親自來驗證吧。”

    “哦?你也配染指我家皇女嗎?不適應抬舉,除非你能過的了我這一關,如若不然,你的血脈……我會強行收走。”銀甲女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