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827章 古老術式

第1827章 古老術式

    接下來,孫聖以一種霸道的姿態,連劈數劍,那些朝著他攻殺過來的皇子,全都遭遇了重創,被一劍一個劈飛出去,傷痕累累,有的甚至渾身噴血,站都站不起來。

    這畫面,實在太震撼了,很多人一生都無法忘記。

    數位皇子聯手壓制,他們的血統高貴,即便不如狐天心,但也都是皇子中的翹楚,結果就這麼被這個少年一劍一個劈飛,彪悍的不像話。

    他們之前確實听說過這個少年的傳聞,但今日,親眼得見他的凶猛,還是心中大駭。

    還有幾位原本要出手的皇子,此刻全都停下了步伐,不敢上前。

    他們確實高貴,驕傲,但是也有恐懼之心,面對一個實力碾壓他們的人,換做是任何人都要肝顫。

    “女人打架,老爺們兒少摻和。”孫聖再次說道。

    這一下,沒人敢出手了,再看那些皇女們,一個個被教訓慘了,美麗的她們,此刻臉頰腫脹,順嘴流血,牙齒都給達飛出去了,好幾個臉已經被摑爛了。

    但是,不得不承認,這些皇族血統的人,肉身恢復能力太強了,被摑爛了之後,血肉再次復甦,有好幾位皇女,摑爛了一層又一層,都恢復了。

    但這種超強的再生能力,對她們來說,卻成為了一種煎熬,一種恥辱,因為她們在不斷地被掌摑。

    “打!狠狠地打,我最喜歡看女人打架了。”孫聖比誰都興奮,揮舞著拳頭加油︰“寶兒,扒光她們的衣服。”

    “你可以了,不分場合是嗎?”帝清在旁邊嬌喝了一聲說道。

    孫聖這才意識到失態,忙道︰“呵呵呵,不好意思啊,太激動了。”

    “轟!”

    而就在這時,虛空中,巫清瀅和龍吟雪也即將分出勝負了。

    龍吟雪積蓄了可怕的力量,驟然反擊,一下子反壓制住了巫清瀅,將其打的吐血。

    而巫清瀅也看到了下面的情況,忍不住心懼,節節敗退,嘴角溢出鮮血,額骨被神體劍胎擊中,直接裂開,有道之精血流淌出來。

    “殺!”

    龍吟雪白衣翩然,縹緲出塵,但卻殺伐凌厲,神體劍胎配合大龍邪的攻擊,強悍絕倫。

    這口大龍邪,也叫青天霸刀,是一件神秘的武器,當初跟隨過孫聖一段時間,可惜沒研究出什麼卵用來,一度被評為“被人遺忘的武器”,但此刻在龍吟雪手中,卻煥發出了奪目光彩。

    “噗!”

    刀劍合擊,巫清瀅一下子被攔腰斬斷,鮮血淋灕,最後被龍吟雪一腳從虛空中踩了下來。

    “這……巫清瀅也敗了!”

    那些域外皇族無法接受,強大的巫清瀅,高貴的血脈,竟然也不敵,被人斬斷了肉身,而且沒有愈合,因為她的道骨被擊傷了,自愈能力跟不上。

    “所謂的高貴血脈,不過如此,我只用了七分力!”龍吟雪這般說道,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說刻意的羞辱巫清瀅。

    但是這句話奏效了,巫清瀅惱羞成怒,羞憤到了極點,此刻大聲喝道︰“給我殺!!”

    終于,黑白雙戟動了,突然爆發出驚天的殺意,化作了一黑一白兩口戰戟,直接朝著龍吟雪轟殺過來。

    太突然,但卻生猛無比,霎時間,可怕的異象爆發,諸天星斗粉碎,大乾坤崩塌,有遠古仙人的尸體浮現出來,場面震撼到了極點。

    這就是巫靈皇族的護族之寶,強悍至極,曾經斬殺了過好幾位帝君了。

    即便是退守昆侖之後,黑白雙戟只能化作器靈,但也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此刻黑白雙戟沖著龍吟雪轟殺過去,帶著星河斗轉的力量,誅滅乾坤。

    這一刻,即便是在聖根籠罩的地方,都感覺到了一股肅殺之氣,每一個人都心頭冰冷,暗道不愧是巫靈皇族的護族之寶,這股力量,無與倫比。

    “哼!”

    一聲冷哼,孫聖出手了,他早就防備著黑白雙戟呢。

    他身形一動,突然擋在了龍吟雪的面前,黑劍橫檔,“鏗鏘”一聲,架住了兩口黑白雙戟,將它們擋住。

    兩股力量對持,雙方之間火星四射,黑暗聖劍對決黑白雙戟,使得這片虛空當場扭曲起來,扭曲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可怕黑洞。

    “轟!”

    最後,孫聖一劍橫掃,黑暗劍氣震飛了黑白雙戟,使得黑白雙戟再次化作人形,懸浮在遠處,一臉警惕的盯著面前的少年。

    “你……你果然和她有一腿!”巫清瀅說道。

    “屁話,這是我的親梅竹馬!”孫聖說道︰“他狐天心想要來提親,過我這關了嗎?什麼高貴的血統,在我眼中,所謂的皇子,不過是我的獵物而已。”

    此言一出,有人惱怒,有人驚訝,這名白衣神女,竟然和這名手持黑劍的少年有關系,說什麼青梅竹馬,貌似關系匪淺啊。

    難怪他要出手,鬧了這麼一出,煽動人去教訓那些口不擇言的皇女,原來有這層因果關系。

    “給我殺了這對狗男女!!”巫清瀅呵斥道。

    黑白雙戟嗡鳴,再次化作了兩口戰戟,向前殺來,一黑一白,相互合擊,有著經天緯地之能。

    孫聖一抖手,黑暗聖劍祭出,這口黑劍直接對上了那口白色戰戟。而孫聖自己,則是朝著那口黑色戰戟攻殺過去。

    此刻,孫聖演化處一種術式,不屬于神通、不屬于仙術、不屬于絕學,但卻瞬間醞釀出了強大的氣息。

    此刻在孫聖的身體周圍,仿佛有史前星辰在排列,排列成一道圖案,出現在孫聖的身後。

    這史前星辰上,竟然還浮現出了生靈的樣子,上面像是有生靈在活躍,古老異常,賦予了孫聖一種無匹的力量。

    “轟!”

    孫聖演化出這種術式,而後一掌拍了上去,震動那口黑色戰戟,將這口戰戟震得嗡鳴。

    這是孫聖從一座石碑上得來的……

    當初遠航,在那座巨大的山包上,孫聖將最高處的幾塊石碑給取了下來。而在回歸的途中,孫聖也沒閑著,研究了石碑上的這些手段,那是幾種術式,看上去平淡無奇,但實際上返璞歸真,具有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

    此刻被孫聖以自己的道法催動,展現出了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

    “鐺!”

    黑色戰戟發光,斬落下來,但卻被孫聖一掌劈退,震出大片的火星。這些火星像是流星雨一樣墜落,轟在地面上,若非此地被聖根保護,早就被摧毀了。

    “果然不簡單!”孫聖驚愕道。

    這些術式,孫聖一直未動用過,如今第一次使用,沒想到這麼強大。

    當下,孫聖演化這種術式,身後的史前星辰發光,仿佛上面的生靈都在怒吼一般。

    孫聖再次拍出一擊,其動作,輕描淡寫,就是很普通的拍掌,但卻賦予了他無與倫比的力量。

    “鐺!”

    這口黑色戰戟再次受到了莫大的震動,火星四射,嗡嗡作響。

    黑色戰戟上攜帶著強大的力量,但此刻這種力量,根本奈何不得孫聖分毫,那種術式一出,將黑色戰戟上的力量擋住。

    孫聖大踏步的向前走去,與黑色戰戟硬踫硬,這巫靈皇族的護族之寶確實不簡單,如果是一般的皇子,挨上孫聖這一擊,早就被轟殺的連渣滓都不剩了。

    而這口黑色戰戟,卻能和孫聖抗衡,與他所施展的那種術式抗衡。

    目前,孫聖只動用了其中一種術式,便已經很強大了,即便那黑色戰戟能擋住,但在孫聖接二連三的轟殺下,這戰戟的力道越來越弱。

    “鐺!”

    “鐺!”

    “鐺!”

    ……

    孫聖連續拍擊出去數十次,終于,這黑色戰戟承受不住了,轟然一聲,土崩瓦解,黑色戰戟破碎,漫天凋零。

    這是器靈,強大無匹,是巫靈皇族的護族之寶,但此刻卻被孫聖轟殺了,將其打的灰飛煙滅。

    “不!”

    看到這一幕,巫清瀅大聲喊叫,這可是他們族中的寶貝啊,即便是化作了器靈,但只要蓄養一段歲月,它們依然可以恢復當初的光彩,擊殺帝君。

    但此刻,其中一個竟然被孫聖轟碎,這可是大禍事,即便是巫清瀅在族中很受寵愛,但也免不了被責罰。

    而孫聖,則是看著自己的手掌,第一次施展這種神秘的手段,沒想到威力這麼不俗。

    這是這術式本身就強大的原因?還是說和自己的道法有關系?

    但是,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孫聖一回頭,那口白色戰戟和黑暗聖劍在對抗。

    兩者打的難舍難分,那是聖體法在單獨對抗那口白色戰戟,少了孫聖道法的支持。

    孫聖走了過去,再次演化出那種術式,連續轟擊數次,和黑暗聖劍合力。

    最終,砰的一聲炸響,這口白色戰戟同樣分碎掉,被轟殺于無形。

    此時此刻,眾人驚顫,尤其是皇族中人,全都不能自持。

    巫靈皇族的一對護族至寶,傳承了這麼多年,如今,竟然被這個少年毀掉了。

    這對器靈十分珍貴,即便是不如當年,但只要有時間蓄養,不出百年,就能恢復當年的風采。更何況昆侖山中造化如此之重,恢復的時間會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