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誰打誰的臉?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誰打誰的臉?

    巫清瀅被插在地上,鮮血入柱,觸目驚心,淒慘到了極點。

    她這一輩子,都沒有這麼慘烈過,被人像是畜生一樣的釘殺在地上,毫無尊貴可言。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心寒無比,同時暗暗驚呼孫聖的勇氣,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這個舉動,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挑戰狐天心。

    狐天心的臉色也極度難堪,布滿了寒霜,一股股凶煞之氣在他身上繚繞。

    一股澎湃的血氣,從吞天狐的身上散發出來

    這股澎湃的血氣,化作了幾頭獸影,還有一株大樹的影子。這是狐天心剛剛在大荒深處吞噬的強大的生靈,還沒有來得及把他們全部消化掉。

    “你在做一件很愚蠢的事情。”狐天心說道。

    “是嗎?”孫聖冷笑道,一腳踩在黑劍的劍柄,笑著說道︰“你想要救她嗎?”

    狐天心冷笑,說道︰“你這麼做,是想讓我高看你一眼嗎?很可笑的做法。”

    听到這句話,孫聖不禁無語,這個狐天心,確實很驕傲啊,是他見過的最驕傲的一位皇子,比之前的天鸞聖女和十二道生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認為,孫聖這麼做,不過是想要得到他的認可一般,這是將自己擺在了至高的位置上。

    “呵呵呵,不裝你會死嗎?”孫聖冷笑道。

    狐天心寒聲說道︰“我听說過你,一個特殊道路的人……不知道走上特殊道路的你,血脈是否特殊,能否為我提供修行。”

    說完這句話,狐天心突然看向了龍吟雪,面對白衣如雪,冷傲如霜的龍吟雪,突然說道︰“這就是讓你拒絕我的那個人?”

    龍吟雪沒有說話,籠罩在神光之中,血肉之內,神紋彌漫。

    “你想要做什麼?”龍吟雪問道。

    狐天心笑了起來,說道︰“呵呵呵,看好了,我會當著你的面,將其摧殘連渣滓都不剩,讓你看清楚你的選擇多麼可笑。”

    這絕對是囂張的話,但同時也表現出了狐天心強烈的自信心。

    “轟隆!”

    虛空抖動,乾坤失色。

    在狐天心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已經動手了,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直接一掌朝著孫聖擒來,宛如在捕捉自己的獵物一樣。

    但是,這一招,可不是普通的招式,而是吞天狐的霸道道法的提醒。

    吞天狐並非吞噬什麼東西的時候一定要用口,有時候一掌落下,獵物便已經被他吞在體內了。

    據說吞天狐的先祖,是真正吞過天的牛人,所以才有了吞天狐這麼一個稱號,簡單直接,霸道有力。

    故此,他這一掌,絕非簡簡單單的想要鎮壓孫聖而已,而是想要把他吞噬掉。

    同時,狐天心也在暗中出手,想要解救巫清瀅,看來他還是很在意巫清瀅的死活的。

    孫聖微微冷笑,黑劍一挑,將插在劍上的巫清瀅給舉了起來,揚在空中,將其當做擋箭牌,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

    巫清瀅大叫,膽戰心驚,沒想到孫聖會拿她做擋箭牌。

    “無恥!”

    而這番作為,被域外人看到,更是大聲辱罵,因為這在他們看來,是投機取巧的做法。

    狐天心眉頭一皺,果然手掌了,冷冷的盯著孫聖,道︰“怎麼?你不敢跟我交手?”

    “是啊,好怕怕哦,我快嚇尿了。”孫聖笑道。

    但是,這句話,沒人會當做真的,看他那賤兮兮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在刻意為之。

    “哼!”

    狐天心冷哼一聲,再次出手,無盡神光涌動,伴隨著血煞之氣,朝著孫聖壓落了下來。

    “啦啦啦∼∼”

    孫聖舉起了巫清瀅做擋箭牌,迎了上去,不像是在戰斗,像是玩鬧一樣。

    這一下,實在是讓那些皇族中人郁悶的吐血,這少年太賤了,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忌憚狐天心,這樣的做法,著實的無恥。

    “太卑鄙了,不敢應戰,就采取這樣的方式!”

    “無恥到了極點,可敢與狐天心正面一戰?”

    “這算什麼?偷奸耍滑嗎?卑劣之徒!”

    那些域外人怒道,不但是為了羞辱孫聖,更多的則是孫聖這樣的手段,讓他們感到憋屈,這是在褻瀆他們的皇族之威。

    “轟隆!”

    這一次,狐天心沒有收手,直接壓落下來一掌,將孫聖和巫清瀅一起囊括了進去。

    難道狐天心已經不顧一切,勢要殺死對面的少年?

    就在所有人以為,狐天心已經不顧忌巫清瀅死活的時候,突然,那漫天神光當中,再次出現了一只手掌,他這看似毀滅的一掌下,其實另有乾坤。

    這只手掌,飛快的裹挾住了巫清瀅,將她帶了回去,與此同時,漫天的神光集中于一點轟殺向孫聖,一瞬間將其淹沒在內。

    成功了!

    域外人激動無比!

    沒想到狐天心竟然有這種手段,在強烈攻伐的同時,將人救了下來,這絕非是一般人的手段,就算是大能者都未必做得到。

    因為這需要對戰局的掌控達到一種駭人的境界才可以,可以說是獨掌戰局的情況下,才能做得到。

    巫清瀅被救了下來,被狐天心裹挾著向後退去,而孫聖,則是被神光淹沒。

    域外人不禁興奮,這個無恥而囂張的少年,總算得到了報應,狐天心用實際行動,狠狠地打了這個少年的臉。

    “呵呵,不過如此。”狐天心一擊得逞,冷冷的笑道。

    “轟!”

    然而,就在狐天心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那漫天的神光當中,突然有黑暗雷劫騰空,九十九道黑暗雷劫沖天,撕裂了所有的神光。

    孫聖雲淡風輕的立在九十九道黑暗雷劫當中,那些黑暗雷劫,全都圍著他旋轉,像是雷劫凝聚成龍卷風一樣。

    孫聖長發飛舞,根本沒有受到絲毫傷害,而後抬手向前點指,指向了巫清瀅。

    “轟!”

    霎時間,九十九道黑暗雷劫飛了上去,全部集中于一點爆發,擊中了巫清瀅。

    “啊!!”

    巫清瀅淒厲的大叫,根本躲閃不開,更承受不住,要知道,其中一道黑暗雷劫,便已經恐怖難當了,此刻九十九道黑暗雷劫集中于一點爆發,威力可想而知。

    巫清瀅肌體裂開,從肌體裂縫當中,黑色雷光噴吐,她的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布滿了裂痕。

    “狐天心救我!”巫清瀅大喊一聲,最後“轟”的一聲炸開了,身死道消,不復存在,連一滴血都沒有留下來。

    “耶∼∼”孫聖比劃出了兩根手指,十分欣慰這樣的結局。

    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誰都沒有想到,本以為巫清瀅得救了,這少年自身難保。

    但沒想到,後者突然反擊,于一瞬間,擊殺了巫清瀅,讓狐天心都沒有來得及救援。本來眾人都覺得狐天心打了孫聖的臉,但誰打誰的臉,現在才知道。

    “從我的手中救人,你行嗎?”孫聖背負著雙手,迎空而上來,踏空而行。

    黑暗聖劍伴隨在他的左右,沒有祭出,但卻散發出可怕的劍威。

    同時,孫聖微微皺眉,因為他感覺殺了巫清瀅之後,一股強烈的詛咒侵襲他的元神,但還是被孫聖壓制下來。

    “你……非死不可!”狐天心咬著牙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下一刻,狐天心暴動,向前殺來,他真的怒了,殺意驚天,籠罩乾坤。

    “轟!”

    狐天心向前出手,吞天狐的驚天神能爆發,乾坤破滅,扭轉星斗,仿佛中,人們似乎看到了尸橫遍野的景象,那些尸體,都是仙人、聖者。

    吞天狐嗜殺成性,其血脈中,流傳下來了千古殺孽,這本是大因果,可是卻被吞天狐一族祭煉成了一大戰力。

    孫聖眉頭微皺,感覺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襲來。

    不過他並不忌憚,雙手結印,再現出不久前的術式。

    史前星辰在他的身後排列,成為了古老的圖案,星辰上,生靈怒吼,戰火濤濤,充滿了不甘的怒意。

    “咚!”

    這是天塌地陷的一擊,相互對持,導致周圍布滿了黑洞,肆虐出一股可怕的風波。

    這還是此地有聖根守護的原因,如若不然真不知道會爆發出多麼可怕而驚人的景象。

    這一擊,誰也沒有奈何的了對方,兩人的手段雙雙浸滅在虛空中。

    緊跟著,他們再次出手了,狐天心渾身放光,九根狐尾齊動,帶動神聖的波動,像是九條巨靈的手臂一樣,揮灑自如,竟然全都在釋放一種秘術。

    這等同于九種秘術在一起施展。

    孫聖抬手演化術式,其實這種術式,並非只是一種,他其中蘊含著十幾種變化,而孫聖到目前為止,所動用的只有七種變化而已。

    這是他目前所能研究到的極致了,後續的變化,還需要時間來感悟。

    “轟!”

    “轟!”

    “轟!”

    “轟!”

    這場大對決,驚人無比,打出了驚世駭俗的波動,即便這里是昆侖,秩序強悍,但依然被擊穿了一個又一個的黑洞。

    孫聖以同一種術式,對抗狐天心九尾上的九種秘術,神能無量,崩裂長空,打出了一道道數萬里的裂縫。(未完待續。)